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一夜惊喜(冯豆子×尤东东)(有生子)(11)

总目录

我说是沙雕那它就真是沙雕,你们信我啊!!

前情戳这里:一夜惊喜(冯豆子×尤东东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一夜惊喜

11

尤东东既然已经看透了冯豆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那就不会让自己对他再有什么多余的心思了。

 

他让张扬送自己回去的路上,冯豆子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微信也一直在刷。尤东东没有接电话,但微信他看了。

 

这人嘴贱的很,让尤东东回医院休养都是连吼带骂的,没一句好话。尤东东看得心烦,直接拉黑了,还把电话卡都卸了。

 

他头靠在车窗上,身上盖着张扬的外套,缩成一个球,两只手交叉着护在腹前。窗外一棵棵包着稻草的香樟树快速的在他眼里经过,带着尤东东这些日子里的思绪渐行渐远。

 

就像做了一个噩梦一样,他稀里糊涂的被睡了,又稀里糊涂的怀了个孩子,出去吃了个粉条莫名其妙的遇上了冯豆子,然后还和他进行了一段自以为非常甜蜜的恋爱,最后又被告诉其实这段时间那些个把他感动得找不着北的贴心照料全是为了弥补当初睡他的歉疚。

 

现在梦醒了,冯豆子没了,孩子还在。

 

 

“东东,要不你今晚去我那吧,都这个时间了就别绕远回去了。”

 

尤东东本想拒绝,但他顺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钥匙带着身上那件带血的大衣一起落在医院了,想着吴宇时这个点也睡了,轻声嗯了一句,就又神游去了。

 

尤东东这不是第一次来张扬家里了,上次这里开PAITY的时候,尤东东还喝醉了睡在这儿了。所以这次也不用张扬做过多介绍,尤东东一进这栋大房子就捂着肚子愣愣的上楼去了,根本没看张扬,也没心思觉得自己这种反客为主的行为有多不妥。

 

张扬看着尤东东直接进了客房,没在意尤东东这无视他的态度,反而自己在楼下搭着楼把手笑了起来。

 

上一次尤东东醉酒后还是他给背上去的,那细软的腰肢和无意中磨蹭着他颈部的小胡子让他现在想起来,这还有些心猿意马。时过变迁,尤东东又再次回来了,这是个好开头,今后也会好的,张扬美滋滋的想着,开心的打了下手里的门把手就回房间洗漱了。

 

他的房间就在尤东东边上,张扬觉着现在的尤东东需要自己独处的空间静一静,所以看着那扇紧闭着的房门,张扬还是没有敲响他。

 

‘’东东,我就在隔壁,你有事可以叫我。”

里面没有回答,张扬也没想过尤东东能应他,反正他只想让尤东东知道,自己就在隔壁而已。

 

只要你需要,叫声张扬就行了。

 

 

张扬家里的床又大又软,连被子都是天鹅绒的。

 

真TM舒服啊。

 

尤东东弓着腰陷在里面,周围被软乎乎的枕头包围着,脸稍稍蹭着带绒毛的被子,猛吸一口还有好闻的香味。

 

比冯豆子带他去开的小旅馆舒服百倍。

 

尤东东和冯豆子在一起后,两个看对眼的气血方刚的年轻人免不了擦枪走火。家里有吴宇时在,尤东东面子薄,宁愿自己咬着被子脸憋得通红死撑着,也不叫出声。冯豆子做的不尽兴,就把他拉出去开房,挑的是那种80块钱一夜的小旅馆,房间小得很还有淡淡的霉味,弹性不算好的席梦思床上连被套都是小碎花的,尤东东被扔在上面的时候,还能震起不少灰尘来,呛进喉咙里让他有点反胃。

 

冯豆子那时候精虫上脑,才不管尤东东怎么样。脱了裤子就干,也不知道轻重,有好几次尤东东都以为孩子要操掉了,因为实在是太疼了。

 

这样自我又小气的冯豆子,还是会在尤东东疼哭的时候变得温柔的吻掉他的眼泪,也还是会在事后疲惫的时候,起个大早给他熬粥煮汤。

 

尤东东会喜欢冯豆子,也不仅仅是因为脸或是贪吃吧。

 

张扬家里很大,床很软,被子还是香香的,但是好冷。尤东东把自己缩成一小团,还是冷的厉害。从脚指头到心里,没有一丝暖意。

 

背后没有贴在他肩胛骨上的胸膛了,也没有惹得他起鸡皮疙瘩的炙热的呼吸声了,也没有冯豆子可以抱着他睡觉了。

 

他自己难过了许久,但尤东东实在是太虚弱了,就着冷被窝眨巴眨巴眼终于在后半夜睡着了。

 

而守在他家里的冯豆子,抱着那件带血的大衣,在沙发上干瞪了一夜的眼。

 

 

 

冯豆子在医院睡过了,醒来后找不到尤东东,就看见搭在椅背上的大衣。

 

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这个房间太冷清了,而这件外衣是尤东东剩下的唯一的东西,他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拿了过来。

 

冯豆子垂着眼用大拇指搓了搓衣服上那一大块儿已经发硬的地方,几坨深色的小毛球粘在了他的拇指上。

 

他愣了,鼻头突然一酸,冯豆子直接把脸埋进了那件儿不算干净的黑色大衣里,在上面来回蹭着。

 

闻到鼻子里全部都是血腥味,重得让冯豆子直犯恶心,但他不想抬起脸来。睁着眼睛在衣服上擦着,脆弱的眼皮在粗糙的布料上磨得又红又涩还发疼,但冯豆子似乎没感觉。来回的动作一次比一次重,直到额头发烫眼睛发肿他才停止这种自虐一样的行为。

 

冯豆子抬起头,眼睛触到光时还有点模糊。冯豆子用力揉了揉,干干涩涩疼的很,里头一点儿水汽都没有。

 

应该高兴的,困扰你这么些天的问题解决了,你应该高兴的,冯豆子。

 

“快笑。”

冯豆子对着空无一人的病房说着话。

“笑啊。”他给了自己一巴掌企图让自己愁苦的脸色有所转变。

 

没有用,他笑不出来。

脑子里一直在闪过尤东东那苍白如纸的脸色,那小身板弱小的好像他轻轻一扯就要折断了一样。

 

那么怕疼的一个人,尤东东这个被手工刀划破了点就要他呼呼的人,在床上他稍微一用力就疼得哭出来的人,这孩子从他肚子里没了的时候该有多疼啊。

 

冯豆子无措的捂住了自己的头,嘴里一直呜呜叫着,但通红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眼泪。

 

在张扬通知冯豆子的时候,他刚从毛毛的床上起来,人还是迷迷糊糊的。在听见那一句孩子没了,瞬间把冯豆子吓醒了。他一直拖着不敢来医院,他害怕。他害怕看见尤东东那小眼睛里的责怪与怨恨。

 

冯豆子没想到,他真的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和尤东东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就算他再觉得这是个麻烦,可是他是真的,有几个瞬间是想要好好留下他的。

他没想到这个孩子会以这种方式,就这样突然的离开他了。

 

 

在把自己的头发揪完之前,他还是来了。

 

可尤东东眼睛没有怨恨也没有责怪,里面还是亮晶晶的,看着冯豆子的眼神里有些害怕。

 

你在怕什么?

 

怕我吗?

 

你怎么不恨我啊?

 

 

明明昨天就在电话里同他说不舒服了,而他还当只是尤东东矫情,居然还说了一大堆狗屁话来骂尤东东,这孩子是他害死的。可尤东东这半点怨怪都没有的神情,让冯豆子心里更加沉重了,他都做好来这里被尤东东打骂的准备了。

尤东东没有怪他也没有骂他,还会为了想喝他的鸡汤而再次愿意在他面前露出平日里望向他的眼神。

 

有期待,又渴望,有欢喜。

 

让冯豆子洋洋得意。

 

这么好又这么傻的尤东东,你怎么能狠心伤害他呢?

 

冯豆子失魂落魄的出了医院,还不忘带上尤东东的衣服,这人一旦后悔了,那这心里就无比的难受,拼了命了就想找个人吐吐口水,也拼了命的想见到那个让他后悔的人。

冯豆子想看看尤东东,想问问他还愿意原谅自己吗?想和他好好道歉。

 

可是一室清冷伴着吴宇时震耳欲聋的鼾声,冯豆子等了一夜也没等到人。

 

孩子刚没就上赶着往别人家里去吗?是生怕这人会跑还是怎么样?

 

原本期待又紧张的心逐渐冷却,冯豆子阴沉着一张脸,将抱了一夜的衣服随意丢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tbc

 

 




评论(74)

热度(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