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侧耳倾听(娱乐圈/一发完/有生子/祝红视角)

总目录


我本来想写一篇正经的娱乐圈文,但写着写着,就成了沙雕。。。没赶上百日但中秋还是能赶上的。

宝贝儿们中秋快乐啊。


提琴手沈×演员赵

侧耳倾听

祝红视角,我写的挺欢,但你们看了应该会无聊吧。

0. 


我叫祝红,是个经纪人。


而我的老板,是当今娱乐圈最火的电影小生,流量收割机,说一句话就能收获无数尖叫的,笑一笑就能送人进医院的超人气大帅哥赵云澜。

 
1.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背地里就是个大傻逼。 
 
 
“喂?你又溜出去吃肥肠了?我都和你说多少遍了,不要一个人偷偷跑到那些路边摊上去吃东西,那里人又多又杂的,被认出来了怎么办?也别把粉红豹裹衣服里然后埋在被子里当人!这招早对我没用了,你就不能想些新招来混我?” 
 
“行了行了,我也知道你心情不好,这次就原谅你了,吃完就赶紧回来,路上注意点儿,我在你房间等你。” 
 
我糟心的帮着粉红豹脱衣服,赵云澜这个傻逼把自己那些高定当粗麻绳一样里三层外三层的把一只好好的粉红豹捆成了一根火腿肠。看着这些合作商送来快抵得上平常人家半年工资的衣服上褶皱遍布,我这个心啊就可劲儿疼。 
 
这个赵云澜,要出气也别拿钱出气啊,打打小郭多好。 
 
帮赵傻逼把衣服一件件都摆好了,挨着摊在了床上,对,我就是不帮他叠,反正叠成什么样都没用。,给自己在边上扣出了一个小洞,就坐在那儿开始头脑风暴,其实也没想什么事儿,就是忙了一天了想空空脑子,这一空就拉不回来了,还是赵云澜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才把我晃回来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赵云澜手里还提着一碗火辣辣的抄手,隔着塑料袋都能透出来的红,我不禁皱眉。 
 

“不是要你别吃这么辣吗?胃不要了?嗓子不要了?”赵云澜前几年还没火的时候拼了命的拍戏工作,把胃搞坏了,再加上他又爱喝酒抽烟,所以平日里老是胃疼。


现在娱乐圈里不会唱歌的模特不是好演员,不止是外表上要保养好,能用上的所有部件也都要跟上了,全方位发展才是硬道理,所以对于饮食上我还是抓得他挺严的。

 
这些天他心情不好,大晚上肯定是背着我喝酒了。有好几次早上我敲他房间门催他起来工作的时候,总是隔着门板都能听见他在里面吐,这声儿听着像是要把肠胃都呕出来似的,本来还想骂骂来着,可这门一开看见人,这白得跟纸一样的脸色也是让我不忍心再骂下去了,喂了瓶藿香正气水就推着出去了。 

 

 

‘什么啊,这是给你带的,你不是喜欢吃后街那家的抄手吗?”

我听到这话脸色才好了些,接过那碗还冒着热气的抄手,就坐在床边开始吃了起来。

 

小兔崽子还想着我没吃饭,算有点良心,

 


赵云澜看了我一眼,笑了一声就在我面前脱起了衣服。


我带赵云澜已经有好几年了,从脆生脆生的学生娃一直看到现在这幅老油条样儿,这一路下来,没处成对象就是处成家人了,所以穿着衣服的赵云澜和没穿着的在我眼里都一个样儿,不像那些纯情的小姑娘,露个腰就尖叫个半天。这具身体,老娘已经吃得透透的了,在心里早就掀不起任何波澜。

 
我被辣得直嗦口水,热汗从额头上呼啦啦的掉下来,挂在睫毛上,有点迷眼。我抬起头,想喘口气,却在朦胧中隐约见着,赵云澜腹部那好不容易练下来的4块腹肌有些漏气了。 
 
“你最近是不是又没去锻炼,肌肉都松了。”赵云澜这个人,是万恶的吃不胖体质,一米八几的大个儿,才100出头的斤数,就这身上多了的这二两肉还是好不容易被某人给喂出来的。 

 

有了肥肉才能练肌肉,胖了几斤,跑了一段时间健身房,还真的让赵云澜这几年一直想着的腹肌出现了。

这是还没嘚瑟几天又回去了吗?

我看着赵云澜顿了一下,继续套着裤子。

“前些天跑健身房肚子一直不舒服,就没去了。”

“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又喝了点抄手汤,辣得喉咙刺着疼。“要不你现在就去吧,我陪你。这明天可还有场爆破戏呐,别出事了。”

“我拍完明天这场就去,你吃好没?我可困了啊。”

赵云澜在赶我,我见着他眼神有闪躲但也不好说什么了。


本来还有个不知是好坏的消息想告诉他,可我见着这脸色确实不好,也就想让他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晃了神出事了就不好了,这么想着就拿着我还剩一半的抄离开了。

 
赵云澜的戏份是在上午10点多的时候,所以我也没让他起太早。睡了大半天他起来后脸色确实看着好了些,附上些淡妆,又是精致的不得了。不愧是老天爷赏饭吃,这张脸被他这个糙老爷们怎么糟蹋了也还是这么好看,就是喜欢留小胡子,怎么看都有些邋遢。 
 
化完妆我就领着他去换衣服了,这场戏需要他跑过每一个炸点然后把处在危险中的女主一把扑在身下,动作幅度比较大,危险性也高。为了保险,还是给他穿了一件儿紧身防护衣。 
 
工作人员给他扣紧的时候,我很清楚的听到他倒吸了一口气,把给他穿衣服的助手吓得不敢动了。脸上粉底遮了脸色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就过去问着是不是勒着了,这本来就细着的腰这下勒的就像根硬竹竿,我看着都喘不过气来,何况他呢。 
 
赵云澜对我摆摆手,自己松了松裹在肚腹处的铁扣,说没事儿了。 
 
我看着他自己有了调整,导演那边又在催,我就又嘱咐了他几句,看他实在不耐烦了才又闭了嘴。 



赵云澜这场戏拍得挺好,爆点时间也抓得挺准,动作也够利落,就是女主哪儿老是出问题。她害怕,畏畏缩缩的不敢躺,就重拍了好几条。

 

我看着赵云澜不管不顾往地上这么一趴,激起了好些尘土,就算有软垫护着,我也觉着疼,拍了三遍后,赵云澜整个人都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连宽慰女主的话都说的软绵绵的,也不知道是赵云澜这幅累得虚脱的模样让这小女生不好意思了,还是赵云澜说的话起作用了,这场戏终于在赵云澜还站得起来时拍完了。

在导演说完一句“卡”,我赶紧跑上去扶住了这人摇摇欲坠的身体,我一个女人没多大力气,所以当赵云澜倒向我的时候,还踉跄了几步。

旁边那些没眼力劲儿的也不知道来帮我一把,正打算破口大骂的时候,身上的人被人接了过去,手臂一下就轻了。

“让我来吧。”
这温柔的嗓音我是最熟悉不过了,转头看过去。

 

沈巍镜片下的眼睛担忧的看着赵云澜,眉头皱起,我看着已经不知东西的赵云澜心里咯噔一下,玩儿球了,比祖宗还要祖宗的大祖宗来了。

3

沈巍。

这个名字几乎是我带赵云澜以来,职业生涯的一个魔咒,听赵云澜在嘴里提得最多的人,在画报上看得最多的人,这些年在圈里见过的最好看的提琴手,也是世界最著名的音乐大学柯蒂斯音乐学院里最年轻的教授。

君子端方,温润如玉,待人谦和近疏有度,站在那就是一幅画。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和赵云澜这个浪荡泼皮没个正型的人搅在一起。像沈巍这种国家级的提琴手,本来也不屑于进入这个圈子,如果没有那次拍摄,两个人可是八辈子都撞不到一起去。

可偏偏就是巧了,赵云澜这个待不住的浪蹄子,连中途休息的这几分钟时间都不想让我省心。

像只猴儿一样,在棚里窜来窜去的,就这么窜着,让他窜进了正在拍演奏会封面沈巍的摄影间里头,赵云澜叼着棒棒糖进去的时候,沈巍正好在拍摄中。


缘,妙不可言。


那一看不要紧,可是把赵云澜这个重度颜控给看愣了。


赵云澜在这之后花痴的同我说,他看沈巍的时候啊,那长出天际的睫毛低垂着,随着里头眼珠的转动轻颤,就像一根狗尾巴草在他这心里啊,一直挠啊挠的,TM痒得很却又抓不着,还有那像草莓果冻一样看起来就水润又弹性的嘴唇,只一眼,就想亲。

然后他就沦陷了。

赵云澜有着一张好皮相,说话又骚又圆滑,主要脸皮也厚。沈巍不搭理他,他就天天往人工作室凑,也不干凑,让我硬是给他找一些有关于音乐方面的工作,好让他带着给他去撩沈巍作掩护。

他总是笑得像只米老鼠,还带了工作来请教,沈巍脾气又好,自是没理由拒绝。一来二去,我们不入凡尘不管俗事,一直被世人供起来的沈大音乐家,还真被张云澜这只泼猴给拉了下来。

我只是以为赵云澜这个死颜控只是想吸吸沈老师那天仙一般的颜,等他吸够了也就没兴趣了,再加上沈巍在音乐界确实是大佬地位,让赵云澜跟着要好也能带带话题,所以我就随赵云澜去了,也没太管他。

可我万万没想到,赵云澜这个酒精上头,精虫上脑,色胆包天自1为是的混蛋居然把沈巍拐到酒店里去了。


等我忙完事情看见赵云澜手机定位再赶过去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我找到他们的时候,是沈巍开的门。他看见我的表情很尴尬,耳朵还通红的,脖子上还有没遮好的红印儿,我那瞪的老大的眼睛顺着他开门的那点儿缝儿,清晰的看见我那个不争气的老板,露出了一只手在外面,整个人在床上不省人事。我当时就感觉气血上涌,脑子里全是蜜蜂在里面嗡嗡乱撞,想当场去世。

可我毕竟是看过大风大浪的人啊,我故作淡定的收回了我的视线,用一种老母亲一般的眼光亲切的看着沈巍,颤抖的爪子拍了拍对方的肩,咬着牙让他继续温室种草莓,明天记得把人给我送回来就好。

我看着沈巍的眼神已经从慌乱转为惊讶了,还乖巧的点了点头,嘱咐我回去要小心些。

我带着血和泪看着那扇门关上了,心痛得无以复加。

 

是我没看好,让我山里的这只猴儿摘了天上的一轮月。

 

赵云澜那天来见我的时候提了一大堆东西放在我桌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A4纸,他让我坐下,然后自己站在那儿,用他那浓厚的嗓音操着一口播音腔就在那念。

稿子又臭又长,还文绉绉的,一看就不是他写的。我也压根没听进去多少,反正总体意思就是:“我是不会和沈巍分开的,他也不会和我分开的,我们知道我们这样的身份不能随便谈恋爱,所以我们选择可以先不公开,等时机成熟了再公开,以免粉丝被雷到。”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法子也是我想出来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但那时我是怎么回答他的,哦对,我让他把东西留下然后滚。

赵云澜你逆了老娘的CP了你知道吗???

 

他不知道,不然他怎么会在我面前心安理得的睡在沈巍怀里天天发骚。。。



4.
“赵云澜,你怎么样了?”

我和沈巍一起在保姆车上把赵云澜身上的紧身衣脱下的时候,上面还滴着水,我那时还以为是汗,就收了衣服,准备让旁边的人送回去。

 

赵云澜痛苦的弓起身子,死死的捂住肚子,痛苦的呻吟着,嘴都被他自己咬破皮了。

 

这完全就不是一个体力虚脱的人应该有的反应啊。

 

沈巍为了不让赵云澜咬伤自己的嘴,就把手指塞进了他嘴里,还分了一个眼神给我。



“你手上怎么流血了?”

流血?我低头一看,卧槽?全是血,还没干的。

“我没受伤。”

我和沈巍相视一秒,就开始扒赵云澜的裤子。

好家伙,整个裤管都是血。

“去医院!快!!”

沈巍当时眼睛就红了,一边抱着赵云澜一边催促着司机。

我这看着已经快要疼得晕过去赵云澜,就想给他一巴掌,心里是又心疼又气,憋了半天才哑着嗓子憋出一句话。

“你怎么都不戴套的!”

沈巍听了,抱着赵云澜的手收得更紧了,万念俱灰的喃喃道:他不知道。

哪还有平日里冷静理智的模样,我看着这对小情侣,眼眶里的眼泪说来就来。

不是,这都造的什么孽啊。


赵云澜是下午6点多进的手术室,出来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医生说是先兆流产,送的及时保住了,接下来最好先住院,等着看情况。

赵云澜被推出来的时候,沈巍灰沉沉的眼睛里才有了光,我叹了口气,拍了拍沈巍的肩就去办理手续了。

要说赵云澜也真的是小强,几个小时刚出的手术室,现在就能扔东西轰人了。

我拿着一碗热粥和站在那里挨打也不知道躲的沈教授面面相觑。



“你…帮我好好照顾他,他不愿见我,我就先走了,免得在这惹他不高兴。”

沈巍脸上全是无措,临走的时候还悄咪咪的看了一眼赵云澜,发现对方正在看窗外的风景没理他,捏着衣袖有些落寞的离开了。

啧,让这么一个大美人如此伤心,赵云澜真不是人。




我拉了把凳子,在地板上划出刺啦声,将粥打开,帮他撕了勺子的包装,双手虔诚的递给了赵云澜。

在看风景的爷终于回了脸,看着这粥又看看我,特别嫌弃的说了一句:“你不喂我啊?”

得寸进尺,但你是病人我不跟你计较。

我咬着后槽牙,努力给了他一个笑。

“能喂你的都让你给赶走了,这下还要指望谁伺候你啊。”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一只手捂着肚子,慢慢把自己蹭了过来,接过了我手里的勺,喝起了粥。

“你干嘛把人沈教授赶走啊?”

“分手不做朋友!”


“都有孩子了你们还分手?”


“奉子成婚不提倡!”


“单亲妈妈也不提倡。”


“谁是妈了?”


“你是妈!”


“闺女!”


我给了他一个爆栗。“德行。”赵云澜应该是饿极了,那碗粥干净得不剩一粒米,我帮他收着垃圾顺便往他那黏哒哒的嘴上糊了一张餐巾纸。

“擦擦。”
把垃圾打包,放在垃圾桶边上,用自以为很严肃的表情看着赵云澜。

“吃也吃饱了,我们谈谈正事。”
“好啊。”
赵云澜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根糖,给自己腰下垫了个软枕后翘起了二郎腿,就在半空中晃着。

我的表情快崩了,这样的人居然要做父母了,简直是不敢相信。

“你为什么不戴套?”

该严肃还是要严肃。

“是沈巍不戴套,主要责任在他。”

“人沈教授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要是没你窜着他会无证驾驶吗??”

“你怎么回事儿啊,你不去问责司机反而来怪罪受害者是几个意思。”

“再说你还是我经纪人呢!怎么一点儿不心疼我就算了,还向着别人。”

赵云澜这话说得委屈,可他脸上倒是没半点委屈,我也不怕他。

直接挽着手就在那对他开始嘴炮了。

“分手也是你提的,人也是你赶走的,弄成这样还不是你自己作的?!人沈教授在这照顾了你一晚上,连眼睛都没闭过,饭也没吃,你倒好,一醒来就赶人走骂不走就拿东西扔,你也不怕砸出个好歹来。”

“我扔得可都是轻物件儿,砸不伤的。”

“你也知道啊,那干嘛还要砸?你当初追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今天这一出?把人追到手了就喜新厌旧了?你这么像只猪蹄子一样啊。”

“你才是猪蹄子。”赵云澜把糖咬碎了,棒扔了。就滑进被子里去了,一张苍白的小脸露在外边儿,眼神空洞。我想来是刚刚的话起了作用,就留着他自己好好想想,毕竟追了这么久的人了,哪能说放开就放开啊,这两个人还有救。

这先兆流产可不是小事儿,医生说要他好好休息,我也不敢再闹他什么,再怎么是大猪蹄子他也是我祖宗不是,替人掖了掖被脚就让他好好休息了。

我没法在这多呆,剧组那边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的亏这戏也快接近尾声了,我去和导演交流交流排一下时间让他去亲个嘴再死一死就可以杀青了。其他没开始的通告可以推掉,最让我头疼还是他和沈巍的事儿。

两个小情侣玩玩你追我跑的爱情游戏倒没什么,可这赵云澜如今有了孩子,这肚子可都已经是有四个多月,没多久大起来了,这怎么和媒体交代。。

到时的公关,发布会,记者质问,网友讨论肯定是铺天盖地而来,我现在只需要想想,就头疼欲裂。

我上辈子一定是偷了赵云澜家里的鸭蛋,这辈子让我还债来了。



5. 

有些人,表面看起来来身形修长匀称,其实背地里松了气就是个胖子。


 
赵云澜在医院躺了几天,就闹着要出院,我拦不住就搬出沈巍来堵他。 
 
以前赵云澜把沈巍放在心上护着,百依百顺,现在分手,他依旧有用。 
 
赵云澜不想见到沈巍,自然不会因为这件事儿自己把他招来找不快活。 
 
就又在医院里拖了几周,我看着医生在赵大祖宗的热切眼神下勉强点了头,这回可是彻底没了拴住他的理由了。 
 
赵云澜又要撒欢儿了。 
 
好嘛,一出院就直奔火锅店,手里的干啤刚到嘴边就被沈巍黑着脸给拦下了。 
 
的亏老娘机灵,给赵云澜的手机里安的定位还没撤,还拉来了沈巍。 
 
沈巍这个人平时和颜悦色,脾气温吞,但偏偏是这种人,生起气来是最要人命的。 
 
我站在沈巍边上,赵云澜坐在位置上,看起来是理直气壮洒脱的不行,可他躲闪的眼光让我知道他心里已经怂成一团球。 
 
我和沈巍靠的比较近,所以能清楚的听见,他在极力忍耐的呼吸声,攥着衣角的手都蹦出青筋了。 
 
我们在一个包厢里,整个空间就只有我们三个人。沈巍就这样俯视着赵云澜,在侧面的我光是看着他的睫毛都能感觉到这死亡一般的压迫。 
 
我此刻就觉得沈巍就像个炸弹,正在蓄能,随时可能炸。目标是赵云澜而我会被波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觉得自己冷汗都要吓出来的时候,沈巍有了动作。 
 
他走上前,在我以为他可能要提起赵云澜的小身板打他屁股的时候,他居然坐了下来,拿过赵云澜面前的筷子,夹了片土豆放在锅里涮。 
 
“你只能吃清汤的,不能吃辣。” 
 
“哦。” 
 
赵云澜不亏是赵云澜,刚刚还被吓成傻逼的他,现在就能镇定的和沈巍共用一双筷子,并且吃着煮好的土豆片。 
 
“祝红,你不来吃吗?云澜他点的是鸳鸯锅,你可以吃辣的那一边。” 
 
“不,不不了,你们吃就好。” 
 
他们两个在吃完那一顿火锅之后,关系莫名其妙就缓解了不少,就像当初他们莫名其妙的分手一样,可是赵云澜依旧还是爱答不理,每天吃着沈巍做得饭,但依旧没有好脸色给人家。 
 
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亏你还做得出来。 
 
“我怎么了?是他自己要做的,送过来不吃我傻逼吗?” 
 
赵云澜脸上扑着粉,一直手还按着腰,不时的揉一揉。 
 
戏可以不拍,但是一些轻松的拍摄工作还是可以进行的,趁现在还能遮住点儿,能解决一个工作就解决吧。 
 

快五个月的肚子在赵云澜这小细腰上挂着,虽说现在也不是很大,但在这瘦削的小身板上也突兀的很,不过还好,杂志拍的都是些慵懒风格的,衣服也都宽大,为他贴身穿衣服的工作也都是我做的,就这样混过去了一个多月。


6. 
 有些事情,该发生的就会发生,你就算是个路障也拦不住。


赵云澜在拍摄的时候,我一般都是在一边盯着看的,生怕他有什么危险,不过今天我看着他坐在椅子上也挺安全的,就去冲了杯咖啡。

端着回来的时候,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人,到了地上,在边上还有一个大灯架。

我这浑身一下就凉了,脑门上霎时冒出一堆冷汗,扔了咖啡就跑了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儿吧,啊?有没有哪疼啊??去医院吗?”
我搀起赵云澜,一只手还护着他的腰,仔细着检查着他的全身,看看有没哪出血了。

“啧,我没事儿就是灯架倒了被带下来了。”

“真没事儿?”

他看我脸还是绷着,不忘在耳边还对我补了一句。

“这崽子还被吓着了,蹬了我一脚。”

赵云澜的孩子会动了,我把人安置好了转头就给沈巍发了条短信。

孩子他爸正在赶来的路上。



这天说下雨就下雨,好长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好像要把天劈了个对半,大雨倾盆,打得水泥地啪啪作响。

我觉得赵云澜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就留了下来,给他温了壶牛奶。

赵云澜套了件宽大的卫衣,衣服下摆有个大口袋。他解了束腹带,已经六个月的肚子像个小皮球一样,裹在衣服里。他又是盘着腿打游戏的所以肚子垂在中间格外的明显。

赵云澜的肚子已经不算很小了,为了掩饰好身形我特意咨询了一下医生有什么法子,能让肚子看起来小点。

这种弱智问题是赵云澜提出来的,我和沈巍本来打算让他后几个月就待在家里休息好了,给媒体丢一个出国进修的借口糊弄过去,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可他自己作死闲不住一定要出来搞事,娱乐圈就是这样,热度过去的快,你一旦消失在了大众的视线许久,想要再回来,就很难再有同之前比拟的人气了。

医生回答了我的弱智问题,说可以适当的用束腹带,但不能长期使用。我看着赵云澜每天把自己那滚圆的肚子勒成了一滩饼我就揪心,在边上一直让他轻点儿轻点儿。

整天处于一种“这样会不会把我干儿子勒变形啊”的恐惧之中。的亏沈巍不知道,不然一定把赵云澜按床上给锁了

 

我递了杯热牛奶给他,顺便同他说了沈巍正在赶过来的事。

赵云澜喝了一口奶。

“来了我也不见。”
“他招你惹你了,被你撂了这么多天了,你也该消气了。”
赵云澜又喝了一口奶。

“没消气,这辈子都不可能消气的。”

“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和他分手啊?”

“就是……”
在我认为我终于快要解答自己的多日以来的疑问时门铃响了。
赵云澜又喝了一口奶,把杯子往我手里一塞,抱着肚子一歪头倒在了沙发上。

我:????


“我喝醉了!”

这面前的是个傻逼吧。。。。

我去开了门,沈教授一身湿漉漉的站在门前,我赶紧把他拉了进来,就去浴室给他拿毛巾,没成想他一把拉住我,冰冷的指尖触及我的皮肤时的让我冷得一颤。

“他怎么了?”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向正在装死的赵云澜。

“哦,没事儿,就是醉奶了。”

沈巍:???


我给沈巍找了件儿衣服,给他换上。他换上后,就坐在赵云澜旁边,一直搓着这人的手。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赵云澜的肚子,我能感觉到他眼神里想触碰的热情。

沈巍现在应该是被淋得有点懵,不然他肯定能看见赵云澜的脸都红成猴屁股了。


7. 

如果一个人太作了,你就不能由着他作。

凭借着我的巧舌如簧,列举了赵云澜孕后的各种不适,我总算是说服了想要睡客房的沈教授进了赵云澜的房间。

那天晚上他们房门紧闭,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小提琴音给惊醒了。

凌晨两点半,不睡觉,为什么要拉小提琴??

我竖着耳朵听着,是雪绒花,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赵云澜在跟着调子哼。

所以凌晨两点半不睡觉为什么要开演唱会?

沈教授的曲子拉的轻缓柔和,在黑夜里奏起反而有平静安详的感觉,让人听了想睡觉。

这两个人不会是在哄肚子里的孩子睡觉吧?赵云澜最近确实因为束腹的原因,被孩子搅得很难入睡。不过有沈教授在,应该问题也不大吧,我就这样想着,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还没开始吃早餐呢,就被塞了一嘴狗粮。

雨后的空气带着泥土的清香从窗外飘了进来,赵云澜在阳台前伸着腰,沈巍在他后面搂着他,手轻轻搭在隆起的肚腹上,靠在他的耳边小声着说着什么。

两个人都笑了。

我摘了发财树上的一片叶子,遮住了我的脸,悄悄的看着,脸上露出了老姨母般的微笑。

和好了就好,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分手,不过管他呢。

7. 

我是祝红,是赵云澜的经纪人。

我快要被眼前这两个人闪瞎了。

赵云澜你是没骨头吗?至于天天就赖在沈巍怀里吗?你tm吃个葡萄都要别人递到嘴边才吃,也不怕懒死你。

还有去美国生孩子这种事你和我商量了吗?好吧沈教授我知道你懂礼貌,还知道在临走前通知我一声,真是感谢你了,但是丢给我的烂摊子依旧很多啊。

还有这个新人小郭,你要是再说什么兄弟情我就把你派到非洲去拍野生大狮子,什么兄弟情!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呢?!!!你从哪看出他们两个是兄弟了????





END


附赠沈老师







评论(102)

热度(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