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一夜惊喜(冯豆子×尤东东)(有生子/12)

总目录

 

妈耶,这都快和焚情一个进度了。。我这些日子在干嘛??

光排查敏感词都费了快一个小时了。。对乐乎我真的是无语了。。。

前章戳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一夜惊喜

12

冯豆子一直觉着他劝着尤东东把孩子打掉是为了他好。这两个人都是年纪轻轻,事业未成的大男人,实在是没必要留着一个因为意外而来的小崽子。

可他没想过他那天一时嘴爽说出的话会对尤东东打击这么大,当他接到张扬电话的时候,还以为尤东东被他骂醒了,想明白了,真听话的立马就去医院做了个手术。

他是真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是在大冬天的马路牙子上意外流掉的。

老警/察眉头一皱,额头上挤出了一大片沟壑,开水壶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砰”的一声把面前背手端坐着的两个人都吓得一抖。

“年轻人不要心浮气躁的,动不动就打人,瞧这脸上,都挂彩了。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少做啊,既然双方都不追究责任,把罚款交了,找人过来做个担保领回去就成。”

“啊~警/察叔叔,一定得找人过来吗?”冯豆子一张脸上大大小小的地方都不均匀的带着青,两只大眼睛布灵布灵的眨着,里面全是孩童般希翼的光芒。“我给自己做个担保成吗?我保证再也不打人了!真的!”

警/察叔叔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又喝了口热水。

“不找人,那就在这继续待着吧。”

“哎呦喂。”

这老警/察长得就像他小学时总板着一张国字脸天天罚他顶水盘子的班主任,冯豆子凭上学时从没他班主任身上求到任何特例的经验看,这人就是个老顽固,只认规矩的死脑筋,说没得商量那确实就是没得商量了。

想透了这件事,冯豆子这个刚刚还装得好好的守法市民一下子就变成街边小混混样儿,摊在椅子上,生无可恋的看着天花板上一摇一摇的旧吊灯。

他姐那边铁定是不能告诉的,这些天因为尤东东的事,他姐天天在他面前拿着菜刀当镜子照,有他不把尤东东带回来,就不放刀的架势。看得冯豆子是心惊胆战的,要是他姐来保他,问起了这倒霉司机缘由,他冯豆子会没命不说,他姐也得蹲小黑屋里头了。

哪个姐都不能告诉,这些可都是埋在土里隐藏的地雷,保不齐就炸了。唯一的亲友大姐夫为了进一批锅出差了。

真是没想到他冯豆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竟会如此凄惨的沦落到进了局子没人领的地步。

正当冯豆子还在感叹如今愁苦的命运时,旁边的猪队友拍了拍冯豆子的肩。

“哎,兄弟,我要是知道这是你相好,我肯定不说他没人要了啊,可那天人上我车上的时候确实惨得像被人赶出来的小三儿啊,好家伙,那一坐垫的血啊!啧啧,把我吓得魂都没了,哎,当时你干嘛去了?”

“给我滚!!临走了还想挨打啊!!”冯豆子听着心里那团火又冒了出来,也不知道是气司机嘴臭,还是气自己那天不是个人。

的车司机本人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冯豆子已经握紧了的拳头,,摸了摸脸上的通红的牙印,还是缩着肩膀和担保他的伙计离开了。

现在整个警/察局,就剩一颗绿豆半死不活的横在椅子上,头埋在领口里只露出了一搓头毛在外面和一个在值夜班捧着热水壶的老警/察。

是啊,当时他在干嘛。

冯豆子钻到羽绒衣里头的眼睛酸了,喉咙里哽着一把刀,刺着气管疼。

他和毛毛在舒服的宾馆里看了一晚上的恐怖片,他还在沉浸在白月光重回怀抱的喜悦之中。他是真的不知道,尤东东那天会这么惨。

他不是故意的,真的。

冯豆子在外面的一撮头毛彻底缩进了绿绿的羽绒服里,他还在椅子上扭动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在老警/察眼里,就是一只绿色的蚕蛹要进化成扑凌蛾子。

老警/察的蒙了一层白雾的眼睛越发深邃了,他拿起冯豆子的手机,没带老花镜的警/察看不清字,就直接拨了电话本排在第一的号码。

“喂,请问是冯豆子的家属吗?你们家孩子在警/察局搞人体艺术呢,能带回去关屋里让他自己慢慢搞吗?我们警/察局没地儿给他,这么大一人是吧,影响也不好啊。”

“你就来×区×街的那个派出所,他就在这,这么久了也没人保他出去,你赶紧来一下吧,我这马上要交班了,他不好再放在这儿了。”

尤东东觉得自己真的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在大晚上的挨着腰酸来警/察局来领自己的前男友,还是很渣的前男友。

他怎么就忘记了把冯豆子的电话号码拖进黑名单了呢。

尤东东撑着腰帮冯豆子办好所有手续的时候,冯豆子还在办公室里装蚕蛹,他在准备进化,对外界一切的动静都自动屏蔽了。

“唉,小伙子,醒醒,有人来带你回去了。”
冯豆子“梆”的一声从衣服里钻出来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的,鼻涕什么的想是已经全抹在衣服内芯上了。

“我还没打电话呢?谁来了?”冯豆子的声音闷闷的,带了点鼻音。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有点小胡子,高高瘦瘦的一个小伙儿。唉?刚刚还在这儿呢?怎么就不见了。”

冯豆子脑子里刷的一下,一道雷炸开了。他拿着手机顾头不顾腚的就往门口冲,像一阵绿旋风一样灵活的绕开了错杂的办公桌,还带下几张废纸。 
 

警/察叔叔喝了一口热水,顶着像见了奇行种一样的表情感叹道:

嗯,这是进化完全了啊。

 
冯豆子追出来的时候,尤东东正在不远处拦车呢,刚好一辆的士停在了尤东东面前。 
 
冯豆子生怕人跑了,鼻孔和眼睛一起放大,伸出手,对着那辆车大吼一句:师傅,我拼车!! 
 
尤东东看见了冯豆子的傻逼德行,想都不想的就上了车,可是腰上挂了个不大不小的球,动作很自然的就小心了些,等坐稳了,打算关车门了,就被像一只泥鳅一样的冯豆子就着车缝强行溜了进来。 
 
“滚下去!”尤东东现在只要想着和冯豆子呼吸得是同一地区的空气他就觉得反胃,跟不要说是同乘一辆车了。 
 
“东东,你听我说啊。”冯豆子一脸哈巴狗狗样看着尤东东,两只红红的大眼睛惨兮兮的下垂。 
 
“你不下我下!”说着就挪着身体要去开另一边的车门,被眼疾手快,行动敏捷的冯豆子一把搂了过去。 
 

“嘶~”冯豆子的贱手箍到肚子了,腹中一片翻搅疼得尤东东一身冷汗。

“松手!”
“不松。”

“你好好听我说话我就松。”

冯豆子说着就要往尤东东身上蹭,生怕被发现秘密的尤东东此时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连气都不敢大喘。

一边抵着疼,一边还在祈祷着冯豆子千万别察觉到他肚子哪里有不对劲。

 
偏偏这个时候肚子里这个不争气的小崽子隐隐有要翻身的趋势,按照这些日子,尤东东和这个崽子的磨合,下一个动作怕是要冷不即的踹他一脚了,虽说穿着厚厚的羽绒衣,可能也感觉不到什么动静,可尤东东心虚啊,而且就在他自己肚子有的事儿,感受被放大了几百倍。他几乎是瞬间的功夫想推开冯豆子。 
 
推了一巴没推动,尤东东急了。 
 
MD,这个小崽子都在他肚子里吐羊水了。 

“我答应你!我好好听你说,所以你先松开!”

尤东东咬着牙的推着冯豆子已经贴在他肚子上的脑袋,身体真的是死命往边上挣。

冯豆子见尤东东这么抗拒他,想着还是不要再惹人生气了,便小心的移到座位的最边上去了。

 
尤东东刚想松一口气,却在挨了一脚后直接疼得岔了气,他又不能让冯豆子看出来,一手就托着腹底,一只手死死的攥着车门,忍过了这一波疼痛。 
 
“东东,我错了。” 
尤东东的手指在腹底暗戳戳的打着圈儿,偏过头去,专心致志的看着窗外,没理冯豆子。 
“我那天不该和你说这些混账话,我…我不知道,你那天晚上是真的不舒服,要是我知道的话,一定会赶回来送你去医院,不会…让你……让你一个人疼晕在车上。” 
 

“所以呢?”尤东东转过头来,看着眼睛已经通红的冯豆子,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觉得自己很可悲。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碰到了那天送你的的士司机。”冯豆子低下头,揪着手。 
“所以你打了他?是怪他救了我?”尤东东到警/察局保人的时候,警/察给他的拘留理由就是“恶意伤人”,打的就个司机。 
 
“不是,我哪会这样想,他救了你的命,我连谢谢他都来不及怎么会打他呢。是因为他骂你。” 
 
“我把别人干干净净的车座都弄脏了,人确实该骂我。” 
 
“东东,你别…”冯豆子听了这话就像当场抽死自己,这心呐,就跟针扎了一样疼。 
 

“所以你今天知道了原来不是我自己去把孩子打掉的,而是意外流掉的,就觉得自己对不起我,想补偿我来减轻心里的一点儿内疚感?然后要我原谅你吗?”

“不是的…东东”

“冯豆子,从我从医院出来都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我在公司进进出出没有看见过你,就连这唯一的一通电话都是警/察打过来让我接你出来的!”

“你哪怕真的有一点点,有那么一点点在意过我,就不会这些天都杳无音讯。” 
“我只是…” 
“你不要再说了。” 

尤东东把头靠在椅背上,不去看冯豆子这一脸的衰样儿。他这些天一直都在赶一个他从张扬那里要来的一个大项目,已经很久都没合眼了,肚子里的崽子这段日子没少闹他,时不时出点血,还有点胎盘早剥的迹象,没少跑医院。

他现在很累,好不容易得了休息,根本不想再废脑子去处理他和冯豆子这些烂事儿了。

反正,过了今晚一切都要结束了。

他再也不会见到冯豆子了,就当这些日子发生的这些荒唐事都是个梦吧。梦醒了,他就带着孩子好好活呗。

“今天我来就是想同你说一声,我们以后没有关系了,也别再联系了。”

“冯豆子,我们真的结束了。”

tbc

 

 

评论(46)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