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几对CP的各种场合】如果他们上火了(一发完/沙雕向)

总目录


如果他们上火了。

赵云澜昨天晚上背着沈巍,和杨修贤,尤东东他们去了龙城新开的一家传说有着地狱般等级超辣底料的火锅店吃火锅,并且忘喝王老吉了,结果第二天都上火了。

巍澜场合:

赵云澜早上醒的时候,嘴唇就像张鳄鱼皮,又干又磕巴。
他习惯性的用舌头舔了舔,发现唇珠的地方格外的肿大,还很疼。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上火了。

他以前不是没有因为贪吃而嘴上长泡,但这次是最严重的一次。


它真的好大啊。


这个水泡说得好听点儿就是像颗珍珠,粘在了赵云澜的唇珠上,难听儿点这tm就是个鱼蛋蛋黏在了上面,还白里透红。

要说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呢,我们赵处长这副英俊的皮相,加上了这雷公一般的尖嘴,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丑。


乱心曲的美貌没有了。


立体有型的侧脸轮廓也没有了。。



完了,毁容了。。。



这就是不喝王老吉的代价。

这水泡,在嘴上,不用照镜子。光凭着你的眼睛也能瞄到鼻子下面突然凸起的一坨,存在感是极高的。

高到你控制不住的把自己的注意力挪到这上面,控制不住的用自己的舌尖去舔上面。

舔了会痛,可这tm就像做/爱一样,痛并快乐着,越痛越爽,特别是你用下嘴唇把它包进去的时候,用牙重重的一咬,好家伙,这酸爽,简直就是极乐之乐。

赵云澜就跟中了毒一样,把自己的那个水泡玩得不亦乐乎,隔一会儿咬下,体验着这瞬间的高/潮感。

所以当沈巍买油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赵云澜自己一个人,伸长了舌头在舔自己的嘴,舔一下,叫一声,叫得还很……有辱斯文。

沈巍站在门口,拿着油条的手紧了紧,眼镜在低头的瞬间闪了闪。

“咳!”

赵云澜听到声儿,下意识的捂住了嘴,他不想在他宝贝儿面前露出他如此丑陋的一面。
可沈巍早在他伸舌头舔着玩儿的时候就看到了嘴上那个不和谐的泡泡。他走了过去,掰开赵云澜捂在嘴上的手,拿起了一张餐巾纸小心的擦掉泡泡上的唾沫。

“别舔,舔破了要留疤的。”

“可我就是不舒服。”


赵云澜嘴上多个大泡泡,让整个上唇都像肿了一样,说起话来自带嘟嘴特效。沈巍被这样的赵处长萌到了,心里头乐得都开了一朵大牡丹,可面上也不能笑开。

赵云澜好面子,可爱这类的形容词是不能来形容我们威猛帅气的令主大人的。

可他确实可爱啊。

沈巍脸上的表情都快崩不住了,后槽牙都咬得死死的,却还是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赵云澜看见了。

说好的那怕你头生癞脚生疮,歪瓜裂枣,也在我心里也没什么不同呢?这都是哄他的吧!!

他这还只是长了个小泡泡就成这样了?!!!

“你嫌弃我。”赵云澜凄厉的喊了一句,还装成小娘子一般掩着嘴巴嘤嘤嘤。

沈巍对于赵云澜这种神经病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拿开了赵云澜又碰到泡泡的手。

“让你别碰了。”
沈巍笑着凑上前去,轻轻的亲了一口那肿得能挂灯的嘴,离开前还用舌头顶了顶那个通白的小泡泡。

“家里暂时没清火的药,我待会儿去买,给你拿点牙膏先抹点儿,免得你再舔。”

“哦,那你还舔。”


赵云澜感受着嘴上沈巍快速蒸发的唾液冷漠的说。



生贤场合:

杨修贤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肚子里一阵翻搅,他就去上了个大的。

于是就在厕所里蹲了很久。

久到已经烤完面包片,喝完自己牛奶的罗浮生都要以为杨修贤在里面晕厥了。

当他要把面包片烤成碳糊糊的时候,杨修贤终于出来了。

只是表情有点奇怪,走路姿势也有点奇怪。

罗浮生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心里马上就不高兴了,把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两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杨修贤,里面全写着老子不高兴。

“你当你男人我是死的吗?!!!”


杨修贤这边还没从便便郁结的痛苦中出来,就听见罗浮生这一句不要脸的话,立马就扔了他一卷还攥在手里的卫生纸,散了的白横条挂了罗浮生一头。

“大清早的叫什么春,老子我便秘!”

“哦。”罗浮生把挂在头上的卫生纸给卷起来。“那你便秘为什么要在沙发上蹭屁股?”

“……”


“我乐意!”



杨修贤这次总算是体会到了传说中“吃辣一时爽,菊花火葬场”的厉害之处了。

他的屁眼经过今天早上那一坨粑粑的揉拧,现在是又痛又痒还出水。

可这又是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总不能让他伸手去扣吧。但是又真的很痒,所以他只能去蹭屁股了。

这是一种不能言喻的痛!比和罗浮生做完后还不可言喻。

在他躺床上遭受着非人折磨的时候,罗浮生十分淡定听着杨修贤嗯嗯啊啊的背景音坐在一边打游戏。

还落井下石。

“你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我都从床上起来给你泡菊花茶了,你非不喝。看看现在,悲剧了吧。”


罗浮生打的是那种拳击游戏,只要打到npc身上就会有炸开的特效, 通红痛红的那种。

杨修贤扒开腿坐在床上,看着这画面就觉得那仿佛就是他今早的菊花,更生无可恋了。

罗浮生没听到杨修贤的嗯啊声了,就偏头过去看,发现杨修贤现在已经像只死鱼一样摊在床上了,小脸苍白,只有屁股还在动,他看着有点心疼。

扔了手柄,凑了过去,手在口袋里掏着什么,在杨修贤的瞩目下,伸出了两根金手指头。



指缝里夹着五块钱。



“不如,你去买两根火腿肠捅捅自己?上面还有油,怎么着也比你这样蹭舒服多了吧。”

杨修贤笑着把头埋进了自己臂弯里,深吸一口气。又笑着抬起了头,看着罗浮生说道。

“罗浮生。”
“啊?”
“我觉得我的×比你那玩意儿硬多了。”

“虾米?!!!”


豆东场合:

尤东东的体质比前两个货弱多了,他是又长泡,屁眼又疼。

现在正在床上哭天喊地呢,冯豆子穿着花裤衩坐在一边笑他,那笑声,真的,魔性的很。咯咯咯咯咯的,跟下蛋似的,而且还不喘气,还很响。一听就是使了吃奶的劲儿笑出来的,整个楼道都回荡了。

“你丫的活该!谁让你不带我去吃的。”说完了还在尤东东的翘屁屁上打了一巴掌。

疼得尤东东嗷呜一声,又因为嘴长得太大了,不小心绷着了嘴上的泡,又是一波的痛和快乐。

“你tm…咳!”尤东东被自己的口水呛停了接下来要骂出嘴的脏话,但又实在是惹不下这口气,伸长了腿就往冯豆子裆上一踹!

“嗷呜!”
这次叫的是冯豆子。

“哎呦我去,尤东东!”冯豆子挽起袖子,把尤东东捞了起来,扔到自己腿上,伸手打他的屁股。

“知道这是哪儿吗?!就敢乱踢!!你以后不想爽了?!”


啪。


“老子这可是一根铁杵啊,你也不怕伤了脚!”


啪。


“卧槽!冯豆子你…”
尤东东还没在大清早的被打过屁股蛋子,再加上屁眼又疼又痒,被冯豆子打着莫名的还有点舒服,这真是让尤东东快羞死了,拼了命的在冯豆子腿上挣扎,没想到想当泥鳅的尤东东,扭着扭着,居然把冯豆子给扭硬了。

尤东东当时就绝望了。

“不不不,豆子,你不能这样!你得忍住喽。”

尤东东像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看着冯豆子说道。


“我凭什么,你自己撩起来的火自己灭啊。”说着就把尤东东扔到床上,亲了他的嘴泡,捅了他的屁屁。

整个过程哀嚎不断还带着哭声,最后的最后,冯豆子亲了亲被摧残的不成样儿的尤东东,美滋滋的踩着人字拖去做清热食补了,留下可怜兮兮的尤东东捂着自己的屁股,舔着自己嘴泡,独自哀伤。。。


END

为什么豆东短了?因为他们有最后的最后啊~




评论(21)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