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一夜惊喜(冯豆子×尤东东)(有生子/带球跑/13

总目录

之前的戳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一夜惊喜


13


冯豆子这次算是正面被拒绝得干干脆脆,尤东东连他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拉了另一边的车门直接要走,冯豆子怕他在这大寒冬夜里打不到车,连忙自己先跑了下去,脚才刚一落稳,车就毫不留恋的走了。 
 
冯豆子送走了尤东东,又缩着身体蹲在马路牙子上,话说他和马路牙子还真是有缘,这段日子几次人生的大起大落都在这种地方发生的。 
 
凌晨两点的夜很冷也很黑,街道上连辆车都没有,正好可以让冯豆子安静的思考自己的心。 
 
他一直觉着自己是个洒脱的人,至少在他30岁之前得是这样。在花丛中过去处处留情,但又能将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把控的很好,次次都只到点到即止的程度,便于抽身。为情所困这个词好像永远都不是用来形容他的。 


凭着一张好嘴和上乘的相貌,哄过许多女孩儿给他掏心,所以冯豆子在感情上,来来去去快得很,唯一折腾的最久的就只有毛毛。虽是冯豆子主动提的分手,但他心里也还是不好过的,交往了这么久,不能说放下就放下了,他又不是没有感情的杀手。所以那段分手的“过渡期”持续的特别久,他甚至对下一段感情没有了期待感,难得出现了“玩累了”的情绪,直到他在黄小米的生日会上看见了尤东东。


尤东东长得特招人稀罕,唇红齿白的,两只小眼睛笑起来像两弯月亮,说话还奶里奶气的。冯豆子就算当时喝醉了酒也知道自己睡的人超可爱。像只小奶狗一样,一欺负就会红着眼睛呜呜叫,明明就气得不得了,可又偏偏骂不出什么话,说过最脏的词怕就是傻逼了。


尤东东可是个文化人,要说是从小到大的乖宝宝也不为过,从小妈妈就教他说话要文明,不能说脏话,他就乖乖听着,做了快三十多年文明人。可冯豆子路子野,从小打架骂人习惯了,沾了一身市井气,一张利嘴就跟棵加了速率的豌豆炮一样,开口就嗙嗙嗙往外吐豆子,还不带重样的。要不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有这么个祸害在,乖巧懂事的尤东东潜移默化中就把这些脏词儿就记到脑子里了,有时候冯豆子在床上欺负他狠了,骂起来的气势倒也一点不输冯豆子。 

他得承认,这样的尤东东确实比毛毛处起来要痛快很多,该奶的时候奶,该辣的时候辣


可是对于尤东东,冯豆子到底对这样的尤东东是只是单纯的贪图一时的爽快还是真的想要好好对待的人,这个他自己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

他只知道他现在很难过,这心里像是灌了一斤柠檬汁,酸酸涩涩的,冯豆子不知道他该不该去追回尤东东,追嘛觉得自己没资格,不追,又不甘心。

所以他买了几听生啤坐在这里,把酒问青天。

酒喝完的最后,还是青天给了他答案,一枚硬币,正反两面。正面去找尤东东复合,反面回家睡觉。这枚硬币在冯豆子热切的目光下抛向天空,等落下时,冯豆子没有去接,而是拔腿就跑。

冯豆子初中叛逆期时,学着别人早恋。为了撩妹子,多看了几本言情小说,那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当时觉得肉麻,现在就觉得简直对得不行。

当你无法决定选择的时候,可以抛硬币来决定。重要的不是掉下的那一面,而是你抛向天空时,心里最希望出现的那个答案是什么。

冯豆子在马路上大步奔跑着,风灌进耳朵疼得很,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和不断冲击胸腔的心跳。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尤东东抱着怎样的情感,但是至少在这一刻,他是不愿意让尤东东走的。

他想再去试试,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坚持都会有结果的,就比如冯豆子拼死拼活的在马路上跑得像只死狗,也没有车经过。

他本来想着跑到大马路上就会有车,可跑了这么久连个鬼都没有。冯豆子喘得像哮喘病人发作一样,一边咳嗽,一边抵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他今天本来就有点低烧,在警察局哭了那一会儿后,身体就直泛凉。加上这一回剧烈运动,脑子都懵了,耳朵里一直都在鸣叫,最后直接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醒过来时,已经在医院吊盐水了。 
 
冯豆子更懵了,刚好有个护士进来给他换瓶子。 
 
“护士姐姐,这…这谁送我来的啊。” 
“哦,一个的士司机。” 
 
怎么又是司机。。。 
 
冯豆子拍了拍头,整个屋子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昏昏暗暗的让人不清楚时间。他的手机闷在外套口袋里,去拿的时候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吴宇时打过来的,最早的一通是凌晨五点的时候,最后一通是一个小时以前。 
 
他和吴宇时唯一的交集就是尤东东,冯豆子这段日子一直让吴宇时帮着照顾尤东东,他自己拉不下面去照顾,只能让吴宇时帮着看着,有什么情况打电话告诉他,毕竟做了这么大的手术不养养好,落下了什么病根,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了。 
这次催的这么急,不会是尤东东出了什么事吧。冯豆子赶紧回了过去,对方开头第一句就是骂他。 
 
“你tm去哪儿了,打你电话打这么久都不通!!你知道出大事儿了吗?” 
“我在医院呢,一时半会儿也和你说不清,是不是尤东东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尤东东走了!” 
“你说什么?!”冯豆子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就是铺天盖地的恐慌袭来。 
“今天早上我起来尿尿的时候,路过他房间门,看到里面都用白布遮着,柜子里一件儿衣服都没啦,唉,冯豆子,你和他怎么回事儿啊,他走了没告诉你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呐!” 

“你说说看,这都有孩子了没什么事过不去啊,他现在确实是特殊时期,情绪不稳定,你就多让让他,哄哄他呗,至于还把人气到跑吗?”


“我们已经没有孩子了。”冯豆子眼睛红了,哽咽着声,坐在床边看着灰色的窗帘布。 

“啥?你的意思是说尤东东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他肚子里哪还有孩子,早没了。我害没了。”


“不是,你开什么玩笑,他这几天工作的有点狠了,都流血了,昨天上午我还看到张扬陪他去医院了,他还要我别告诉你呐?”


“喂?冯豆子?你说话啊?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这孩子不会真不是你的吧兄弟?” 

冯豆子脑子里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崩了。他抓着手机一头就往外面扎,道上的车笛声,撞到路人的斥责声,他一点儿也没听见,脑子里此时被清空了一样,就只剩一句“尤东东的孩子还在”不断回响。

尤东东为什么不告诉他?

冯豆子难以想象自己对尤东东带来多大的伤害才会让这个大大咧咧的人瞒着自己,甚至要偷偷跑走把孩子生下来。尤东东一定认为自己不会要的,尤东东一定是害怕他又要把孩子打掉才走的,尤东东已经对他已经放弃了,彻底失望了。

偶像剧和生活是不一样的,就像男主角能帅气的奔跑在马路上,最后喘着气将女主拥进怀里,再来个声泪俱下的告白最后两个人冰释前嫌幸福的牵手回家,而冯豆子只能错过尤东东,放着肺部灌着冷风呛得他生疼,眼泪和着冰渣子在脸上飞扬,狼狈不堪,原本就苍白的面孔上更是毫无血色,布着泪和血丝的眼睛里有着无尽的仓皇和绝望。

尤东东怕他。

所以离开了。

得出结论的冯豆子心脏仿佛就要被冰锥刺穿了。

当冯豆子冲到尤东东家门口的时候,样子就像刚从大海里抢救回来的溺水者,他浑身湿透,冻得僵直,他站在门口弓着腰用一种要被内脏都倒出来的力气咳嗽着,最后呕出了一滩酸水,才缓了过来。

他口袋里一直装着尤东东家的钥匙,这些日子被他搓得标签都掉了。

冯豆子用袖口用力的擦了擦嘴,打开了门。

房间里很安静,吴宇时不在。

他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尤东东房间,这里和吴宇时说的一样,所有的东西都被蒙上了一层白布,已经没有了人气。

冯豆子哭着去翻尤东东的抽屉,柜子,和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

他不相信,尤东东一点线索都没留给他。


这个房间不算大,当时他和尤东东住在一起的时候还嫌弃太小,夸张的说过连身都转不过来。可现在这里突然变得好大,朦胧着泪眼的冯豆子无措着翻着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却怎么翻也翻不完,怎么翻也翻不到。他只要一点点线索,哪怕是一个地方的明信片也好,让他可以抓到一点蛛丝找到尤东东。

可什么也没有,尤东东什么也没有留给他。

冯豆子把整个房间翻得像个狗窝,攥着一张被揉得皱巴巴的纸木然的坐在地下,靠着床边。

这是一张b超的检查报告,日期是昨天。上面印了张黑白图,有个黑黑的轮廓依稀能看出人型,缩在白白的背景里。

他的孩子真的还在。

冯豆子拿着那张纸抽动着鼻子在床上铺开,将每一个揉皱的地方都小心抚平,可那张纸已经揉得不成样子了,拿熨斗来都烫不平了。冯豆子抱着头,看着那张报告啪嗒啪嗒的流着眼泪,嗓子不知道怎么的被卡着生疼,张了几次嘴都发不出声音。

房间的窗帘被吴宇时进来的时候拉开了一道缝,刺眼的阳光透了进来,照在了冯豆子边上,这里安静的很,安静的仿佛能听见光里无数灰尘在飞扬,交缠的声音。

他突然后悔了扔那枚硬币,因为如果不扔,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心里是多么的在乎尤东东,也不会在尤东东彻底不要他的现在,那么的痛。

TBC

 


评论(188)

热度(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