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别看不起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有生子/短)

总目录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我又来开坑了,对生贤好一点,巍澜客串!这篇是甜饼,妈妈说标题要长。

满脑子的都是小奶生的我已经疯球了!!


别看不起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

1.

“哎,你说,罗浮生最近是不是提前步入更年期了啊。”


“老弟啊,你男人身强力壮中二病严重得是叛逆期才说得过去。”


“你那是没见着他现在的样子,好家伙,莫名其妙发脾气不说,还跟个怨妇似的顶着双大眼睛天天看着我,还老在我面前哼哼,问他怎么了他还说没怎么,可我又不瞎!他这嘴撅得都能挂夜壶了,还硬着给我说没事。”

“最要命的事,他黏的太狠,一回家就往我身上跑,又亲又摸就是不上床!还拽着我不许我去泡吧!你说他这是在干什么?跟我玩纯爱吗?这是我们俩的相处模式吗?”

所以这才是重点吗?


“那你就哄,罗浮生可比我家巍巍好哄多了,几袋生煎就能把嘴撬开。”


赵云澜打了个哈切,看了一眼时间。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从杨修贤跑他这里说要和他喝酒的时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整整三个小时,战果斐然。


 


他们清空了特调处开party时囤积的第三罐啤酒,其中两罐还是赵云澜喝完的。



“别提生煎了,这傻缺前几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一口气怼了三袋生煎下去,结果上火了,现在扁桃体还发炎呢。”

“那你还不回去看着他?罗浮生是个生煎怪你不知道?。”
赵云澜抖着腿,手里攥着手机,表情冷漠,整个身体都在急切的向杨修贤传递着不耐烦,可杨修贤就好像没看到一样,又开了一罐啤酒。

“我让罗诚看着呢。”

“来,继续喝啊。”


 
赵云澜心态崩了,杨修贤喝酒的速度很慢,大约要半个小时才能消耗完一罐。但是这货平时一直都是拿酒当水灌的,有这速度明显就不是要好好喝酒了。 
 
他不是个喜欢当别人垃圾桶的人,拿出三个小时来听杨修贤在这逼逼叨叨已经超额完成了他作为一个表哥应尽的义务了。 
 
从现在这一刻开始,赵云澜决定,要是杨修贤再提一句罗浮生,就掐死他然后走人,回家抱巍巍,明天再来收尸。 
 
“怎么了?哥?喝啊。” 
杨修贤把自己喝过的那罐啤酒递到赵云澜嘴边,还晃了晃,赵云澜能清楚的听见里头满当当的液体在晃动时那沉重的撞击声。 



喝你个大头鬼吧!!。


 
“这叫喝酒?过家家了吧你。” 
“啧,哥,这不是我本意。罗浮生不是把自己作病了吗?我不让他喝酒,他不肯,我就和他说我陪他一起不喝酒,这才听话的。” 
“那你还来找我喝酒?!!” 


赵云澜彻底爆发了!


“我告诉你啊,杨修贤,我放下脱的光溜溜在床上等我的大宝贝不去宠在这给你当三个多小时的知心大哥哥已经是对你仁至义尽了,你tm要还在这给我秀恩爱就真的别怪我不念兄弟情义了。”

“我哪有在秀?我明明是在嫌弃罗浮生好吧…喂?罗诚?你说罗浮生把自己吐虚脱了?!还死活不肯去医院??好了,我现在就回来,你给我奶着他,别让死了啊。”

杨修贤挂了电话,皱着眉从三个小时没挪屁股的沙发上起身,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踉跄,在原地缓了一会儿后很严肃的对赵云澜说道。
“哥,我觉得罗浮生应该是有了。”


赵云澜给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

“我倒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是他发现了你有了,然后不让你去泡吧,不让你喝酒,天天粘着你不让走。”

杨修贤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站在哪一动不动好像是在仔细思考着赵云澜讲的话,最后脸色越来越难看,这让赵云澜看着心里有点方,紧接着他自己的表情也变得欲哭无泪。


“卧槽!!!你不会真的!!!!”

“我先走了!”


杨修贤就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留下赵云澜看着桌上那空了的三罐啤酒,脸上一片惊恐。




杨修贤回来的时候,罗诚在门口守着,看到他来了就简单的说了一下今天的事,末了还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和他大哥吵架了。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就是最近大哥心情特别的不美好,脸都板的死死的,整个公司的气氛这几天都搞得很是沉重,今天还因为一件儿小事大发雷霆,把一小新人都吓哭了。”

杨修贤想着赵云澜和他说的话,头疼的挥了挥手。

“我来调节调节,你先回去吧”



杨修贤轻手轻脚的进去,却发现本应该好好睡觉的人正裹着被子坐在床上,脑袋一磕一磕的当小鸡呢。

“你怎么不睡啊。”
罗浮生见杨修贤回来了,眼皮抬起了一点,然后直挺挺的往边上倒了下去,彻底昏迷了。

杨修贤:。。。。。。

杨修贤走上前去,托着罗浮生的脖子,把人揽进怀里,另一只手抽出被罗浮生卷着一团的被子,铺开,再把人塞了进去。

罗浮生长得白,脸色只要有一丁点不对劲,都能轻易看出来。现在脸上这一道不自然的红晕,再加上这烫手的温度,杨修贤认命的叹了口气,帮人把被角掖得严丝合缝后,朝房间的小浴室走去,不一会儿端出了一盆水,里面还飘着条毛巾。

罗浮生感觉自己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身上又冷又热,喉咙疼的要死,仿佛每一次呼吸都能将喉咙灼伤,就像只小火龙张大嘴巴开始吐火球时,要先在嘴里冒火星的那种。


半梦半醒之中,罗浮生感觉有人在掐他的脸,掐完之后是揉,揉完之后就拍!是谁?是谁敢这么对待小火龙的脸?信不信我吐火球烧死你! 


罗浮生暴躁的醒了,在发现是杨修贤后又焉怂怂的泻了气往人身上倒去。

杨修贤体温很凉,再加上穿着皮衣就更凉了。一只小火龙突然变成了一只找奶吃的小狼崽,就在杨修贤身上蹭来蹭去的,把这个地方蹭热了就换个地方蹭。

“别蹭了,睁开眼睛吃药。”


“我不想吃。”


“那你就等着自燃吧。”


杨修贤一把抓住罗浮生的后颈把软在他身上的人给提正了,伸出一只手就把人掐成一只大金鱼。 
 
罗浮生终于睁开了眼睛,嘴巴啊呜啊呜的挪动着。 
 

“泥肝森么?”


“吃药!”


“布…”


罗浮生想偏过头去,可现在的力气根本挣不开杨修贤扼着他脸的手,只得瞪大了眼睛怨气冲冲又有点委屈的看着杨修贤。 
 
呦呵,你委屈什么?我大半夜的不睡觉伺候你这么老半天了都没说什么!你在这委屈什么? 
 
“我告诉你啊,罗浮生!你今天晚上要是不把你这几天犯神经病的由头说出来,我就搬到客房去睡!!” 
 
杨修贤松开了罗浮生的嘴,还在床单上蹭掉了手上的少许口水,扶着腰站了起来,看着一只小火龙眼睛开始发红,抓着床单的小肉手不断收紧,苍白的小嘴开始瘪了下去,情绪慢慢低落,刘海渐渐遮了半张脸。 
 
杨修贤:。。。。。。 
 
“祖宗!!你能别在这演古装剧成吗?给我个痛快话不行吗?!!” 


杨修贤差点没给他跪下,这些天罗浮生床也不和他上,看着他的眼神老是一股难过和委屈在里面!对对对,就是现在这眼神!还有好几次叫住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又说没什么。


不用等罗浮生憋死自己,杨修贤都要被他憋死了。

所以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有什么事居然能比和他上床重要??

杨修贤深吸一口气,笑着抚上了罗浮生的手,特别真挚又温柔的看着罗浮生。

“你抬头看着我。”


罗浮生乖巧的抬起头,认真的等着杨修贤说话。


 

“你是不是有了我的孩子?”


“没有。”罗浮生懵懵的摇摇头。


他还回答你这是最骚的,不过这倒是让杨修贤松了一口气,看罗浮生这反应也不像是知道孩子的事。 

“那你到底是怎么了?”


“你不是喜欢这样吗?”


“我喜欢什么了?”


罗浮生把头低了下去,沙哑的嗓音缓缓说道。 
 
“沈巍啊?你不是就喜欢沈巍这种又含蓄又体贴温柔的吗?” 
 
杨修贤感觉自己在梦里…罗浮生居然说他杨修贤喜欢沈巍?这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艹人,自我感觉好的要爆炸的龙城小霸王罗浮生吗? 


“你想什么呢!那可是沈巍!我要是喜欢他,会被赵云澜掐死的!”
“这和你喜欢沈巍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烧糊涂了?”

“没有!”

“那你智商怎么下降的这么快?”杨修贤这么想着,又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妥当,又换了一句。

“你是什么时候把脑子丢了的。”

以罗浮生的智商?往哪儿降?

“杨修贤!你要是想分手就直说!我罗浮生不是那种会缠着人不放的人,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讽刺我没有沈巍懂得多!想走就走,我绝不拦你。”

杨修贤挑了挑眉。

“真的?”
“…”

“反正我会吃生煎先把自己吃死!!”


这就是你连怼三袋生煎进肚子的原因??


TBC


评论(61)

热度(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