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短)

总目录

小奶生预警,巍澜客串。

我是想高产来着,但是打字太慢了。。


前文戳:1


2-


杨修贤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软到他腿上的罗浮生扯得离他小腹处远了点,一边拧着毛巾往这人脸上擦。

“谁和你说我喜欢沈巍的?”

“我自己看见的。”杨修贤的毛巾松松软软的,还竖着小绒毛,又浸了温水,烘在脸上暖乎乎的,罗浮生舒服得哼哼了几声,四肢扒得开开的,闭着眼睛放松的躺在杨修贤软软的大腿上,这享受的表情就像是在夏威夷海滩上做着spa,全然忘了自己在讨论的是一件困扰他多天,而且差点就让他被生煎撑死的终身大事。

“你看见什么了?”
“就上回。你生日那天,好好想想干了什么事?”

杨修贤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把毛巾从小狼崽的衣领后面塞了进去。

“我去,你干什么?!”

罗浮生被杨修贤这一骚操作搞得猝不及防,“蹭”得一下坐了起来,提着自己的睡衣就在那抖,一大坨湿湿的毛巾卷就这样在罗浮生背上滚了一圈后直接掉到了床上,给他留下了一片清清凉。

“你说,你是不是心虚了?”

罗浮生跪在床上往前蹦了几步才扯到了杨修贤的领子,自己手上却没什么力气拽过来,就直接扑了过去,以自己的体重压制住了杨修贤。

“怎么?你都快熟透了还想着要压我啊?”杨修贤说着就用手去捏罗浮生粉嫩嫩的脸,一边扭着腰想从罗浮生身下扭出去。

其实罗浮生也不是很重,杨修贤要是吃饱了饭还能给他一个公主抱呢。再加上罗浮生也没全把他当肉垫,那一只膝盖还顶在他两腿间借力呢,所以这点重量杨修贤还是能承受的,充其就呼吸困难些。

但是他现在就怕一个不小心惊扰了肚子里的祖宗,以至于面对着这胸贴胸,JJ贴JJ的情况有点发怵,,


杨修贤领教过肚子里这货的威力了,就在他生日那天,也就是罗浮生这个傻逼误会他那天。


好家伙,那疼起来,能直接要了他半条老命。




因着明天是杨修贤的生日所以那天晚上罗浮生做的特别狠,足足做到了凌晨4点钟才放过他,虽然杨修贤昏死前没想明白为什么明明就是他的生日而他却要满足罗浮生的要求。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谁而停止运转,就像你的生日在星期五,学校也不可能会因此多放一天假,但是,美高美却可以

 

今天杨修贤生日,停业一天。

 

罗浮生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精力,才睡了两个小时就窜了起来跑去美高美张罗为杨修贤办的生日会了,临走时特意给杨修贤调后了十五分钟的闹钟,还留了一张“放学后我来接你”的纸条压在下面,一大半都压住了,就露出了点纸边在外面。

杨修贤累得像条死狗,闹钟在脑袋边上催命似得响,他连伸出手按掉的力气都没有了,最后还是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起来,那时候已经来不及去学校了。

杨修贤干脆自暴自弃,坐在马桶上一边挤着粑粑一边打电话给赵云澜,让他今天送他的沈教授去学校时跟着进去帮着打个卡。

电话里面是他表哥一边嫌弃又难掩高兴的逼逼叨叨,杨修贤没心思听,反正赵云澜巴不得陪着沈巍进校园,而不是只能送到校门口,最好是可以搂着走进去的那种,好可以向那些觊觎他们家沈教授的那些人宣示一下主权,这点倒是和罗浮生心里想着的不谋而合。

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被血染红的厕纸上了,粑粑没挤出来,射出了一滩血。

这什么情况?昨天罗浮生不是帮他清理过了吗?怎么还有血从里面出来?


杨修贤擦了好几次才擦干净,不过他也没想太多,就当罗浮生没给他搞干净,就扯上裤子晃悠悠的出门了。


杨修贤在龙城大学兼职美术老师,一堂课的跨度很长,几乎是满满一个小时,中间只有五分钟休息,而且大学课堂里不仅是要会画还要会讲。


真正让杨修贤感到不对劲的就在他上到第二堂课的时候。那时候杨修贤已经站了两个多小时没休息了,腰腹处已经酸到连背都挺不直,怎么揉都不起效,腹中也是一片翻搅剧痛,这完全就已经不是做爱能带来的痛苦了。


杨修贤不动声色的撑着黑板上凸出来的边缘,一边咬着牙一边写着板书,腹中细细碎碎的疼痛一点一点的侵蚀杨修贤的理智,片刻额间就布上了一层薄汗。他指尖扣着粉笔,止不住的轻轻喘息着。


真TM太疼了。


他也不知道在疼痛的折磨中捱了多久,直到下体一股热流的涌出他才知道玩球了,随便丢下一句让他们自习的话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杨修贤捂着腹部指尖微微颤抖着,眼睛被汗蒙了一层,看不大清前路,不过他能感觉到,他每走一步,就跟着来了一道热流,裤子上面是怎样的惨相他已经无暇去管了,杨修贤只知道,要想今明天不在龙城大学论坛贴头条看见自己的话,就得赶紧去找沈巍,毕竟在这里只有沈巍能救他了。


杨修贤在自己彻底疼晕过去前,找到了沈巍,但是他还是上了头条。


因为他是被沈巍抱着去了医院,身上还盖着人家的西服。


两个被YY许久的龙大男神光明正大的凑在了一起,还是一个人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另一个走在龙城大学的大道上,那会是怎么样的轰动场面?

杨修贤那时昏过去了,他不知道。

但当天的“爆”话题,就是那时候沈巍抱着他走出去的照片。


虽然赵云澜那边及时派人清了贴,但是杨修贤万万没想到那天罗浮生自己去了龙大。


那些个孩子本来脑子里就有好些不可言喻的东西,再加上我们沈教授这直男一般的操作,整个校园估计全是在谈论他和沈巍的事情了,这罗浮生指不定就听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何况当天他刚得知了一件吓死人的事情,在医院吊了几瓶水后就拉着沈巍往外走,还警告了活雷锋沈老师不许把这件事说出去,最后被沈巍送回去的时候,都还是被搀着回的,美高美什么的,哪还有参加的力气。

 

“这就是一个大冒险,你知道的,我们当大学老师的得和学生多亲近些,这样期末的评估表上才好看啊。”

杨修贤说起瞎话来,连眼睛都不眨的。

“真的假的?”

罗浮生昏昏沉沉的,头直往杨修贤肩上掉。


“当然是真的了,沈巍和赵云澜的关系可没我们这么脆弱,你想太多了。”

杨修贤轻轻拍打着罗浮生的背,声音也刻意放得轻轻柔柔的,想着赶紧趁这只小狼崽迷糊的时候把这件事哄过去。



“什么叫做…咳…没我们脆弱!!咳咳!我们怎么了?!我们不是挺好的吗?”

原本快要被哄睡的罗浮生听完这句话后,垂下来的小脑袋又怼了起来,连整个身子都动了一下,让垫在他下面的杨修贤心累的很。

“那你还怀疑我?!!还吃生煎把自己扁桃体吃发炎?幼不幼稚?多大还玩自残?”

“那…那谁让我一去你教室他们都在说你和沈巍登对啊,这谁听了都会不高兴的!!”

“那你都知道怎么回事了,能好好睡觉了吗?我明天还得上课呢?”

“在睡。”

“大佬,咱能起来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哦。”


罗浮生微微一个翻身就从杨修贤身上下来了,杨修贤还没松口气,一只八爪鱼就缠了上来。


“。。。。。。”


算了,当抱枕也比当肉垫强。杨修贤心里叹着气,一边用脚勾着被罗浮生踢掉的被子,在勾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大佬,你是不是还没吃药?”

TBC


评论(34)

热度(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