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提问:沈老师都这个年纪了睫毛还有长吗?(小甜饼)

总目录


沈老师都这个年纪了睫毛还有长吗?

不想更文的我又来沙雕了。【也不知道我最近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0


特调处升为特调局后,赵云澜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等级升到令人发指。

也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万恶资本家的享乐主义"。

手底下分支一大坨,只要不是特别严重的案件,到赵云澜手里头的就是一份完美的结案报告——他翻都懒得翻的那种。

局长大人恪守“两点一线”,整天混迹于龙城大学和特调处两个地方,平日里象征似的坐个办公室,到点儿了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下搂着老婆离开,一天天的,这日子过的倒挺有滋味。

祝红沉迷于研究如何让自己在进化这方面更加成功,林静依旧搞着他的发明,三天两头炸个几回抖抖房梁上的灰,老楚就玩自己的傀儡,有时候逗逗小郭。而小郭,不被老楚拉着的空闲时光就跑到别的工作点看看新人,装模作样的指点一二。

大家在闲得长毛的时间里也都能找到事情打发,只有大庆,真的只是在长毛……
1-

今年的冬天来得早,但雪下得却很晚。一月初始,才迎来了年冬的第一场雪。

外面的雪厚得都能当毛毯,长皮靴踩在上面一下就看不到鞋面了,走起来还噗嗤噗嗤响。赵云澜站在后院中间,怀里抱着一直在往他衣服里缩的肥猫,旁边站着沈巍。

赵局长感叹着祖国的大好河山,又担忧着龙城越发阴晴不定的天气,觉着世界末日可能又离他们更近了一步,刚刚拯救完世界的沈教授不予置评,而参与过的猫给了他一个白眼。

赵云澜把猫扔了。一个黑色的大圆球径直掉进了雪层里,“咚”的一声彻底不见了。猫懒得已经连挣扎一下都不愿意了,赵云澜无语的蹲地下刨了好一会儿才刨出浑身是雪花,冻得直抖的大庆。



从那天起,猫咪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出门了,成天就窝在暖气片旁边当娃娃,赵云澜用脚趾头怎么戳都戳不走,还抢了沈巍买给赵云澜的暖手宝,叼着回了窝里,一屁股就坐了上去。赵云澜嫌弃,不肯拿来用。于是沈巍就又去买了一个新的,旧的这个就由着大庆垫屁股去了。

大庆彻底成了只肥宅猫,在家里除了吃喝睡就只剩看电视娱乐了。猫大爷霸占着一整个长条沙发,65英寸大的三星液晶电视机上播放着人与科学。

本来他是看猫和老鼠的,但是被夜尊嘲笑后就发誓再也不看动画片儿了,可是又对其他的节目提不起兴趣,就用猫爪子百无聊赖的乱点一通,随机播放了。

杂乱纤长的线头被火光的外焰扫了一遍,再用指腹捻几下立即变得平整又卷翘,大庆看着这神奇的一幕,不常运作的猫脑子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挪动着肥胖的身躯到了书桌前,四肢微屈,大头仰起,蓄力一跳。成功的把前爪扣在了沈教授那百年檀木桌上,然后像一只肥豚一样扭动着上了桌面。

大庆用爪子在书桌上扫来扫去,终于在一堆纸里面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赵云澜的打火机。

他叼了起来,直直奔向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沈教授那里去。



龙城大学今天组织了一场演讲,沈巍是主讲人。他站在多媒体屏幕前讲了一天的课,现在实在是累极了。沈巍能感觉到大庆在向他靠近,但是酸麻的四肢和疲惫的感官让他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动。

胸口一道温热重击让沈巍差点把刚喝的水吐出来,但他依旧不想睁眼。伸出手拍了拍大庆不知道什么位置,就偏过头去继续眯。

沈教授长到逆天的睫毛静静的低垂在眼睑下,偶尔随着盖住的眼球微微颤动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投了了一片细碎的剪影,好看极了。

爬在坚实又暖暖胸口的肥猫,咕噜着绿眼睛奶奶的“喵”了一声。

在沈巍以为大庆只是想撒撒娇的时候,鼻尖涌进的一股汽油味让他感到疑惑。沈巍睁开眼,就听见“啪嗒一声”,眼前出现一道火辣的白光,随后睫毛处一片炙热,接着就是东西烧焦的糊味儿飘散空中。

沈巍:!!!

大庆:〣( ºΔº )〣

2-

“哎呦,宝贝儿,你就算睫毛少了半截也好看呐,这点儿小意外对你的颜值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赵云澜扒着沈巍的腰拼了命的拦着准备把自己烧糊的那半边睫毛全部剪掉的沈巍。


“真哒!你信我。”

沈巍拿着剪刀半信半疑的对着镜子观摩自己的长相,一会儿往前凑凑眨巴眨巴眼,一会儿又拖着腿部挂件赵云澜往后退了几步,看了好几眼后可能真的觉得看不出没什么不同,才放下了手中的剪子。



赵云澜松了一口气。

 

“宝贝儿,少了半截睫毛真的没什么,你看,我挨你这么近都没发现哪不对。”

赵云澜从腿上顺着沈巍的腰线像一只海豹一样攀到了他肩头,两条大长腿夹着沈巍的腰,把一张俊脸凑了过去。

沈老师被耳边热乎的吐气熏红了脸,低咳了一声,拖住了赵云澜紧实的翘屁股还顺便给自己扯了扯快要被蹭下去的裤子。

没了半截睫毛的沈老师,就算赵云澜说看不出来,他还是觉得不自在。特别是在在眨眼的时候,尤为严重。

这人啊,只要发现自己哪块地方不对了,就会一直在意,脑子里无论如何都留着这一块地方时刻念着,就算之前已经百般确认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可这潜意识里还总是不肯相信。

照说沈巍是只鬼,不该有人的这些小心理,可我们斩魂使大人在人界都待了上万年了,并且今后还会一直在这里待着,更别说家里头那个还是被烟火气熏臭的人间精品,难免要粘上些平常人的惯俗。


所以当沈巍跟着赵云澜去特调处的时候,连眼睛都不敢眨,瞪的老大在那,就生怕别人发现他没了那半截睫毛。


今天的特调处众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混蛋领导依旧混蛋,沈教授依旧温和有礼,死猫依旧在家里睡懒觉翘班,几个人聚在一起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到底哪哪不对。

“上班时间说什么小话!都不想要奖金了?!”赵云澜看着沈巍都悄悄把椅子转过去了,一半儿的耳朵都渡上了一层绯色,通粉通粉的。连忙过来解围,大长腿搭在办公桌上,脚跟狠狠的敲了几下桌面,以示警告。

 


领导发话了,众人也都只好鸟兽群散。


赵云澜用一只脚勾着椅子扶手,用了点力把背着他的沈巍给转了回来,本来是想着霸道一点直接勾过来的,可是我们柳若扶风的赵大官人试了几次,青筋都要爆出来了,也没成功,只能尴尬的转了个向,退而求其次得把自己送了过去。

车轱辘一滑,到了沈巍边上,伸手捏了捏沈巍的腕子。

被转过来的沈老师故作淡定的看着手里的资料,当然,拿着文件的角度是能与之平视的。

沈老师用资料挡住了脸,眼睛却悄悄偏了出去,正好对上赵云澜似笑非笑的表情。

 

完了,这下子领子以上的地方都红了。


祝红桌上有一面小镜子,让她天天臭美用的,就对着沈巍,但要是要照到还差些角度。

本来就很关注自家儿宝贝儿状态的赵云澜已经看见过沈巍13次偏过头去偷偷眨眼睛,9次以推眼镜的动作作掩护而去拨自己的睫毛了。现在他正在“以为自己悄无声息的”刻意往后面仰了仰,凳子脚离了地面一半,不断暗戳戳调整着角度,直到镜子里有了自己的脸。

赵云澜放下手里的报告,撑着头以一副昏君样看着沈巍加了倍速一样不断眨巴的大眼睛,笑得像个痴汉。

妈呀,这是哪里来的大宝贝居然成我的了。


他突然觉得大庆这件愚蠢的事做的还挺好的,能让他看着沈巍如此可爱的一面,早知道就不把那只蠢猫的头毛剃了,回去加点小鱼干补偿补偿吧。

 

赵云澜现在是这么想着的,可是回了家后,他立即就后悔了。


3.
他想凑近的时候,沈巍就刻意往后面躲,他想亲亲的时候,沈巍瞪得老大的眼睛就看着他亲,这目光灼热的,虽然也不是亲不下去,但亲吻的气氛和乐趣直接就少了一大半啊,但这些都还可以接受,最让赵云澜奔溃的是,晚上上床的时候。

你做爱的时候,对方要是瞪着像小兔子一样纯真可爱的大眼睛看着你,早硬和早泄那可都是一念之间。

“宝贝儿,咱能闭着眼睛做吗?实在不行你眨眨眼也成啊?你看这眼眶都红成什么样儿了。”

“不闭。”

斩魂使大人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连自己眨巴眼睛的频率都能把控的完好。


“那今天一定要做吗?”赵云澜不抱希望的看着已经在摘眼镜的沈巍问道。

“要。”

赵云澜如同一条咸鱼一样把自己大字摊开,在床上扭着蹭掉裤子,闭上了眼睛。

“来吧!”


4.
被操晕的赵云澜梦见自己变成了只灰兔子,在一块又软又白的地方嘭嘭嘭的蹦着,蹦到了一片萝卜地,灰兔子赵云澜呲着牙,抓住了一把萝卜叶就在哪拔,萝卜很结实,灰兔子的小尾巴都竖起来了,好不容易拔出来了却被强大的后作力弹飞了。

赵兔子落在了一个Q弹柔软的地方,还因为坐着太舒服了,用屁股在上面舒服得蹭了两下。

被摔晕才回过神的赵兔子发现自己手里的萝卜叶变成了一撮又黑又长的毛,那片又白又软的地方变成了沈巍的脸,萝卜地变成了沈巍闭着眼睛落在眼下的睫毛,而自己坐的正好是他日常喜欢亲的粉嫩嫩的唇。


赵兔子看着手里拿一大把睫毛,心疼得不得了。


完了,他们家巍巍的睫毛都快被他拔光了。


赵云澜一身冷汗的醒了过来,一侧身就能看见沈巍少了的半截睫毛,心里猛得颤了一下。


“卧。。。槽。。。”

5.

赵云澜顶着快拉到耳朵边上的黑眼圈醒来,焦躁的抓着头发,把目光转向正在明明头顶噌亮却还坚持把自己当做一块儿碳的大庆,气愤得扣了它好几天的小鱼干。

END


评论(27)

热度(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