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沙雕文,轻微巍澜。

最近脑子乱的,写不出东西来,句子和剧情也乱七八糟的,糟心的很。

之前的戳:

1   2  3


4.

罗浮生没有按时回来,杨修贤的孩子也没舍得打。

主要是他被唯一的知情人士也算是他的半个家属沈老师劝着去做过一次检查,查出是双胎。杨修贤寻思着,一下就抹杀两个生灵确实是缺德的很,加上他还想着等罗浮生回来和他好好探讨探讨这事,所以就这样拖拖拉拉一直放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狼崽子故意的,拖到现在孩子都已经五个月了,想打都打不了了。

他罗浮生牛逼啊,不仅砍人的时候能一击双杀,造人也不含糊,你大佬还是你大佬。


五个月的肚子在这大夏天里早就遮不住了,杨修贤已经把白t换成了黑t。为什么?

因为黑t显瘦啊。


当然胖得只有肚子而已,其他地方都是杆儿。


杨修贤本来就不是个会照顾自己的人,怀了孕也没有身为一个孕夫的自觉,什么营养膳食,保灵孕宝就不用想了,一天能吃够三餐就是杨修贤对罗浮生的崽崽们提供的最高待遇了。

他纤细的腰上挂了个皮球,看着都累极了。学生们每回看见杨修贤一边倚着黑板一边撑着腰写板书都会让他赶紧坐下来,课堂上少了许多睡觉说小话的。毕竟这样瘦弱的杨老师,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被肚子上的那个球带倒一样。

杨修贤也算是龙大的风云人物了,现在天天顶着个肚子在校园里面晃悠,而孩子的父亲至今不知所踪,难免会在校园里兴起一波腥风血雨的讨论。

杨修贤严格勒令过罗浮生不准骑着哈雷大摇大摆的进龙大,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杨老师有这么一个黑帮老大男朋友,所有的怀疑都对准了前些时候和杨老师一起上过热门的龙大男神沈老师,一时间各种猜测如雪花一样哗哗哗砸了过来,把沈巍和杨修贤都埋了。

可惜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太在意别人说法的人,沈教授就算被雪盖了头,也能也能不动声色改着卷子,而杨修贤能给自己刨出来,就算他自己刨不出来,也有赵云澜来替他刨。

说到赵云澜,他现在整个人都要炸了。眼睛里燃着大火,看着杨修贤的眼神就像要把他活活烧了一样,杨修贤也不怵,象征性的挺了挺肚子就把那团火灭了个精光,还冒出了点白烟。


龙大论坛的头版上“ 沈巍  杨修贤怀孕”老大的红字加粗标题都快从他手机上蹦出来了,林静删了一遍又一遍都没多大用,删了老话题又有新的话题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而且一个比一个说得离谱。

撤得多了,反而显得心虚了。

赵云澜可算是看透了,只要他杨修贤还挺着肚子在龙大晃悠,孩儿他爸没有确切答案之前,这事儿是过不去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老赵家算是有后了。”


“我姓杨。”


“差不多。”


“那不多在哪儿?”


“可这孩子是姓罗吧。”沈巍坐在一边推了推眼镜,打断了这两个人没有营养的对话。

“说到姓罗的,那姓罗的呢?”


“你没听见那群人说孩子的父亲不知所踪啊?罗浮生这都已经两个月没声没息了。”
杨修贤给自己垫了个软枕,揉了揉酸得不行的腰。

“那…电话呢?”


“联系不上!”


“那报警啊!”


杨修贤正了正身子,拿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赵云澜。

“哦对,罗浮生这家伙混黑道的,叫警察不是很合适。”

“我倒是和罗诚有联系,他跟着罗浮生去的,一直说还有点事,要晚些回来,罗浮生又从不让我接触他那边的事,我认识的只有罗诚,除了信他说的鬼话我能怎么办?”
说着说着,肚子上就顶出了一个小包,让杨修贤皱起了眉。

“卧槽?”赵云澜像是看见了什么新鲜事一样,立马扑了过去,凑到杨修贤面前,掀起了衣服就往人肚皮上摸。

里面的小家伙倒是很给赵云澜面子,一下在肚脐边踹出了一个包,又在腹底顶出一个球,赵云澜就跟在戳泡泡纸一样,一个包一个包的去按,玩得不亦乐乎,全然没注意到杨修贤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还是沈巍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才拯救出了快被玩死的杨修贤。

“咳,那罗浮生就放心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啊,万一摔着碰着怎么办?”

“我没告诉他我有孩子了。”杨修贤拿了一个抱枕蹭着圆滚滚的肚子,把肚子搓得暖和和了,企图把里面两个小小霸王给捂睡。

“啥玩意儿?这么大的事你没和他说啊。”
“我那时候不还没做决定吗?现在做决定了又找不着人了,我给谁说去啊。”

“要不我这边走个关系帮你找找?你说说这都两个月没声没息了,要是死了怎么办?”
“没死啊,罗诚打电话的时候他都会在一边“嗯”上一声啊。”
杨修贤说完也觉得这理由确实有点牵强,又补了一句。

“行吧,你给我找找他,别这些日子就给我放了个录音。”

“ok~你回去把罗诚电话发我。”


“来…你再让我摸摸我侄儿。”


“给我滚!”

赵云澜的速度确实很快,也可以说他们部门的那个带着眼睛的小哥很快,才不到半天就把罗浮生的定位给他发了过去。

是×市的一家医院。

杨修贤这些天猜得没错,这个罗浮生果然又把自己作进去了!

罗浮生这个人一点小伤就在他面前哼哼唧唧的,反而是大伤瞒得严丝合缝。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杨修贤不知道自己收拾了什么东西,反正胡乱的塞了一通进箱子就匆匆下楼了,还差点踩岔了直接滚下去。

里面受惊的两个小霸王每人直接给了他一个回旋踢,疼得杨修贤脸色发白,站在原地揉着肚子缓了好一会儿才安抚下这次的躁动。


“我告诉你们两个啊,现在我要去找你们那作天作地作自己的倒霉老爹,识相点就都给我安分些,找回来了就有你们的好日子过了,听见没有。”

杨修贤托着肚子,下楼的步子已经放慢了,嘴里念念有词的也不管这五个月的胎儿能不能听懂他说的话,反正现在是不再闹了。

他刚下来,就看到了一辆红色铁皮吉普车停在了几步外的花坛边,赵云澜坐在车里一只手伸在窗外夹着烟,烟蒂落了一地,看样子已经等了有些时间了。

杨修贤紧了紧拉着行李箱的手,走了过去。


“我猜你肯定待不住要去找他,我可不能由着你这货就这样带着我侄儿一个人跑这么大远去。”

“不过我先说好啊,他罗浮生要是还活着,我就放你在哪儿,要是死了,无论如何你都得先随我回来!”


“行吧。”

赵云澜得了回答后迅速下了车,帮杨修贤把行李箱放好,喷了几泵空气清新剂,盖了盖烟味,再把人扶上了车。

他本来还想帮杨修贤把安全带也顺便系了,宽大的灰色带子拉了半截出来,却在那隆起的肚子前生生停住了。

“你这怎么搞啊?”赵云澜为难的说道。

没成想杨修贤不耐烦的握住赵云澜的手径直拉了下去,弹性较好的安全带还重重的在那脆弱的弧度上弹了一下。

“卧槽!!”

“开车!!”

 

“你要是腰酸了就调个座椅,躺躺也行啊。”赵云澜一边开着车,一边注意着杨修贤的动静。

他看着杨修贤手就没离过腰,一直就在揉着,不时还挺着身,抽着安全带换个坐姿,脸色不是很好。

“没事,你好好开车。早点到,我也早点舒服。”

就杨修贤这么点小腰,本来就撑不住两个孩子的重量,这长时间又不动的坐姿带来的滋味简直是不可言喻。

他现在很难受,却没法子缓解。怀里就像揣着一个铅球,重得要命又丢不掉,压得他连气都喘不顺。只得不断的扭着身子想寻摸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可这腰酸腿麻的,还被一根安全带束住了活动的空间,哪能好受。杨修贤就觉着自己被裹在了一颗快化了的太妃糖里,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开黏着他死死的糖浆,反而越动越多,越缠越紧,一口闷气没地方出,心里是又急又燥,就又怪起了罗浮生。


要不是罗浮生,他能天天苦成这样吗?吃什么都吐,什么也吃不下,这也都算了,更可恶的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这两个现世报还老喜欢在里面乱动,疼得他不得安宁。

杨修贤想着想着,TM鼻头就有点酸了,脱口骂了一句“操!”把正在开车的赵云澜吓得一居灵。

“我后悔了。”

“你后悔啥了?”

“早知道就打掉了。”

“你给我清醒点!!”

“我又没睡!”杨修贤用袖子遮着眼睛,心里莫名其妙的涌上了一股悲伤,直冲眼眶。

“你为啥不待见我这两个侄子啊。”赵云澜看着杨修贤这样,就猜着肯定是罗浮生这事刺激到他了,心里担心身上又难受,憋得太久了没处抒发,只好拿孩子出气。赵云澜怕他再胡思乱想什么,连忙软下声来,准备再做一回知心哥哥,好好哄哄这个情绪脆弱的孕夫。

“我本来多潇洒一人啊,你看看现在,有了这两个小崽子,酒不能喝,烟不能抽的,连夜店都不让我进了,而他罗浮生还给我玩失踪!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啊!!自己找罪受!”

“这都是要孕育生命而付出的代价,你想着再过几个月就能卸货了,那时就轻松多了嘛。”

“我轻松个屁!!嘶。。。”杨修贤说到一半突然脸色发白,捂着肚子呻吟起来,赵云澜看了急忙想拉手刹却被杨修贤冰冷的指尖抓住腕关节制止了。

“继续开,这两个小兔崽子又踢我了,等消停点儿就好。”

杨修贤已经疼出了一身冷汗,后背直嗦嗦的冒着凉气,肚子里绵绵细碎的疼痛令他托住腹底,细细的在上面打着圈儿,企图想安抚躁动不安的两个孩子,却没什么用。

“你确定?”

赵云澜揪心的看着这剧烈的胎动,心想着这孩子就算不在他肚子里,他看着都觉着疼,更何况是怀着他们的杨修贤呢。

“嗯。”

说得是嗯,这脸上倒是一点也没看着放心。

高速路上又没医院,赵云澜除了看着杨修贤疼,能做的就只能开好自己的车,快速并且安全得把他送到目的地。


车子直到傍晚才到了医院,杨修贤已经被折腾得受不住睡着了,赵云澜也不叫醒他,自己悄悄关了车门,先进了医院。

他可得去先打个头,万一这罗浮生真有什么事了,再把杨修贤给吓着了怎么办。


你说说,这罗浮生到底是做的什么孽啊,搞出这些事来烦人。

TBC

 


评论(40)

热度(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