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妈耶。。。。我的杨修贤是不是OOC啦_(:з」∠)_

以往戳:

1   2  3   4


5.


赵云澜大步流星的直奔前台,气势汹汹的样子直接把已经昏昏欲睡的值班小护士吓了个清醒,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看向赵云澜的眼睛里都透着惊恐。

“给我找一个姓罗的人,直接从最近刚从ICU出来和还躺在ICU里面的名单里找,要快,多谢了。”

赵云澜开了一天的车,身上又酸又累,眼皮都快凑一起打架了,再加上杨修贤还在车里待着呢,他实在是没耐心用好脸色同别人细声细语。

小护士哆哆嗦嗦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也许是被赵云澜这幅医闹样吓着了,就这么点检索信息,还打错了好几回。

赵云澜倚在服务台上,随意的打量着四周,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指甲碰撞合成塑料的声音,一哒一哒的就同道催命符,打在小护士的心上,她看着电脑上一直在转圈圈的页面,急得都快哭了。

不过在她哭出来之前,不耐烦的男人像是突然看到了什么,匆匆说了一声“不用了”拔腿就往二楼跑去。

小护士惊魂未定的看着电脑上已经转出来的名单,捂着胸口松了口气,刚想喝杯水压压惊,正前方的自动大门又开了,走进来一个和刚才那个人很像的人,穿着宽大的冲锋衣,脸色苍白,但说话的语气却比之前那个温柔了许多。

“那个名单,你可以给我看看吗?”
“啊。。哦。。当然可以!”


他们是兄弟吧?小护士撑着脸看着那个背影迷迷糊糊的想着。

一只提着热水壶的筷子精被赵云澜拎着背带,挣脱不开。


“你还想往哪跑?!”


“哎呦,赵处长你怎么来了。”罗诚见跑不了了,就一脸狗腿样儿的看着赵云澜笑,心里头已经泪流成河了。

他为了帮他大哥瞒住杨修贤,这填写的住院信息可是一个真的都没有啊,天知道这人是怎么找到这的。


“废话少说!罗浮生呢?!”


“我…”


“我都找到这里来了,你就别想着蒙!!我告诉你啊,杨修贤可还在车上睡着呢!这罗浮生要是死了,你就痛快点说,我直接趁人没醒赶紧弄回龙城去,要是还活着你就带路,让我看个情况,也好让杨修贤有个心理准备。”

罗诚一听到杨修贤的名字,立马就慌了,从赵云澜手上扑腾着就要出来。他老大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不许让杨修贤知道,不然就有他好看。这下子人都亲自找过来了,怎么着都瞒不住了啊。罗诚回顾了一下以往他老大拙劣谎言被拆穿后的独守空房,然后拿他撒气的痛苦过往,再想到这回事件的严重性,就觉得后生一片凄凉。

“我…我带你去,但我老大到时候要是想杀了我,你可得帮我拦着啊。”

“行行行!赶紧带路吧,再墨迹杨修贤就该醒了。”



罗浮生住得是高级病房,一层就他一个房间,除了罗诚和护士,基本就没人走动了。

罗诚带着赵云澜出电梯的时候,看见病房前站着一人还奇怪呢,刚想开口问问,旁边的赵云澜带着一阵风就跑了过去。

“不是…你怎么还比我快呢!”赵云澜扶着杨修贤糟心的说。

杨修贤推开赵云澜摇了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这扇门。

“罗诚,开门。”

这声音一出,罗诚就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是,,大嫂。”

筷子精一脸悲壮的输着密码,随着啪嗒一声,门开了一条小缝,里面心电监测仪机的声音滴…滴…滴…一声声有规律的传出来,绕成一圈扼住了杨修贤的喉咙。

他脑袋有点发晕,深吸了一口气就准备进去,却被罗诚突然冲过来挡住了。

杨修贤猝不及防被撞了一个踉跄,腹部一阵尖锐的刺痛,差点让他疼得气都岔了,的亏边上赵云澜帮着搀了一把,让他倚着缓了缓。

“哎呦我去,你这个兔崽子!!这么没轻没重的是想让你家那个混蛋老大断子绝孙吗?!!”赵云澜瞪着眼睛伸着大长腿要往人命根子上踹,罗诚看这气势不像是在开玩笑,惶恐得捂住了自己的裆。


“那个,大嫂啊,老大这也是怕你担心才没告诉你的。”
“我知道,你让开。”

杨修贤皱着眉回道。


“老大。。老大这次伤得重,你进去的时候…就…别着急…他只是看起来可怕,但已经过了危险期了,“
“我知道。”

“唉…那个…”


杨修贤不想再听罗诚的废话,推开了人就推门进去了,赵云澜紧跟其后,狠狠得瞪了一眼罗诚。

杨修贤在来路上已经在脑子里胡思乱想过无数个,罗浮生现在会是什么的样子,可真正看见的时候,只一瞬间就让他的红了眼睛,心上连着腹底都窜上了密密麻麻的钝痛,全身冰凉,手脚发着虚,迸沁着冷汗。



他的小狼崽惨兮兮的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只要是他看得见的地方都布满了又长又深的血道子,,逆天的大长腿被绷带包成了一根肿肿的火腿肠吊在半空,Q弹粉嫩的嘴唇上被呼吸面罩罩着,上面全是快剥落的死皮和血疤,以前精致干净的脸上没有一块好地方,要么贴着纱布,要么就是已经在愈合的细碎小伤口。

 

罗浮生从来都没有伤这么重过,都支离破碎得没有人样了。

杨修贤头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钻心的痛,就像一只毒蝎子顺着血管一路拖着带毒刺的尾巴爬到心脏,再用锋利的钳子和刺一起在上面扎上千百回一样。

赵云澜就看着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的杨修贤,一双手已经在旁边就位了,生怕这位祖宗受不了倒了。

“我觉得他不告诉我是有原因的。”
杨修贤捂着冲锋衣下的肚子,虚浮着步子走向罗浮生。
“啊?”
“他肯定是怕自己毁容了被我知道后不要他。”

杨修贤的嗓音开始哽咽起来。


“啊?”赵云澜有点摸不准头脑,他小心翼翼的凑前去。“那个,人还活着就好,罗诚不是说了吗,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康复只是时间问题。你别着急啊,不然这病房又得加一张床了。”赵云澜不会安慰人,但杨修贤这白得像鬼的脸色实在是看得他心里发毛,所以怎么着也得说些什么给杨修贤听听。

“你还是再加一个床吧。”杨修贤坐在床边,帮罗浮生掖好被角。

“啊?”赵云澜愣了一下随后反应了过来。“你不会是想留在这陪他吧!”


“不然呢?指望罗诚吗?”

被点名的罗诚怂怂的躲在门外缩了缩单薄的小身板。

“这不行!你现在这特殊时期怎么能跟在这受罪呢,再说这罗诚不也照顾他两个月了吧,怎么就不能指望了。”


“这都照顾成什么鬼样子了,你不会看啊,我人都来了,怎么着也得试试罗浮生这脸还能不能救了。”

“反正你要是不给我弄床去,我就自己弄去!”杨修贤说完就撑着腰慢吞吞的站了起来,被一脸嫌弃的赵云澜给按了回去。

“行啦!行啦!你这个祖宗都这样了就别乱动了!我去我去!都交给我好了!”

“我这是上辈子欠你的吧!”


赵云澜拗不过杨修贤,也不敢惹他生气,粗暴的抓了把头发就踹着罗诚搞床去了,自己拿着空了的热水瓶骂骂咧咧的去打水。

病房里终于只剩杨修贤和罗浮生两个人了。。

杨修贤无法抑制的从嘴边流出一声闷哼,鼻尖迅速蒙了一层汗,他弓着身子,半靠在床边,一只手拢着肚子,一只手紧紧抓着罗浮生的手,眼里痛得一片涣散。

“你们安分点儿…会死吗?”杨修贤吞了一口唾沫,声音都抖了起来。

他下意识的揪紧了罗浮生的手,心里乞求着这波疼痛能赶紧过去,低着头忍受痛苦的杨修贤没注意,那静静塌在眼下的长睫微微扇动,随后紧闭着的眼皮慢慢开出了一条缝,那条缝隙逐渐扩大,直到灿若星辰的眼睛全部显露出来,诧异的看着他。

TBC



评论(50)

热度(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