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小狼崽生哥上线,轻微巍澜。

文风突变预警!!

这章生哥台词少得可怜!我觉着应该OOC了。

日更不易,求素质三连o(╥﹏╥)o

往常章节戳这里:

1   2  3   4   5


6-

罗浮生没想到他能再见到杨修贤,而且是在这间暗无天日的病房里。


他被罗诚从废墟堆里挖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没有知觉了,耳朵听不见,眼睛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

可是,长时间在地狱边上游走的罗浮生好像已经把抗拒死亡当成了一种习惯,他习惯性的渴望生,习惯性的将脑子里杨修贤的样子调出来回想,习惯性的在死神来临前偷偷藏着一口气。


凭着这一口气,让他有机会被送上抢救室的病床上,让他幸运的从里面出来,转到了ICU,让他还能够感受到痛苦,看见到医院天花板上刺眼的白炽灯。

他在这里生不如死,连呼吸都成问题,他昏昏欲睡的不知道时间,只知道已经有很久了,他很久没有见到过杨修贤了,久到他都以为他要死在这床上,再也见不到杨修贤了。


可现在,他朝思暮想的爱人就坐在他面前,还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甚至都可以感觉到手心间泌出来的汗液。


他兴奋至极。


罗浮生的肺腔开始发疼,胸前起伏不断,带着全身都在发抖,氧气面罩已经布了一层雾气,罗浮生看着杨修贤,干裂的嘴唇微微蠕动,气管收缩着,如刀割般剧痛,千言无语涌上嘴边却只能发出如细蚊般不成词句的呜呜声。

“罗浮生。”

杨修贤抬起头叫他了。

罗浮生的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从眼周落下,豆子般大的流过脸上的伤口,浸入白色的枕套,留下一点灰色的痕迹逐渐晕染开来。

他艰难的扯着杨修贤抓着他的手,呜呜的叫着。

杨修贤红着眼睛凑了过去,轻轻问他。

“你要什么?”


罗浮生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忍着全身的剧痛拼命仰着头往杨修贤脸上蹭。

你抱抱我。

罗浮生说不出来,但杨修贤知道了。


他小心的托住了罗浮生的后脖子,自己慢慢低下头,把下巴虚放在罗浮生的肩膀,带着罗浮生的手贴着自己胸腔那咚咚作响的心脏。

“别怕,我来了。”


杨修贤低哑的嗓音从耳边缓缓传来,短短五个字,就如一阵夏日的风,柔柔的从耳畔进入百孔千疮的身体,将里面被捣得稀碎的内脏重新拼在了一起,让他可以呼吸,让他感知到心脏真正有在好好跳动,让他对活下来彻底安心。

罗浮生不怕死,可他怕再也见不到杨修贤了。



这些日子的恐惧终于消散了,一根弦松下来的罗浮生哭得更凶了。

温热的眼泪肆无忌惮的从可怜巴巴的大眼睛里出来,都快灌进耳朵里了。


他的嗓子没有恢复,听起来细声细气的,又不会说话,埋在杨修贤衣服里呜哇呜哇的就像只讨不到奶的小狼崽,杨修贤听着这委屈又好笑的哼哼声心都要化掉了。

他用袖子小心翼翼的擦去这人脸上斑驳的眼泪,嘴角轻勾,漾起了一道宠溺的笑。

“别哭啦,不然脸上的伤口就要发炎了。”

“呜呜…”罗浮生吸了吸鼻子,脸上的表情更委屈了。

我现在是不是不好看了。

罗浮生这个人,在别人哪装得一副“天塌下来都有老子顶着,就这么点事儿就慌成这样,还要不要脸了”的大佬样儿,但在杨修贤面前可是把自个儿那些个隐藏的不知名属性开发的淋漓尽致,撒娇任性闹脾气这些在人前从不干的事儿,全给了杨修贤。

这人前,人后的面目都清楚了,再加上这么多年的摩擦,杨修贤对于罗浮生的了解已经到了“你撅个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屁”的程度了,所以就罗浮生这点小心思,杨修贤能看不懂吗?


你看看,归根结底,还不是自己丑了不敢来见人吗?


杨修贤心里翻了个白眼,故意装作没看懂的样子,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以后不许再瞒我了,听到没?听到就叫一声。”
“呜。”


“这就对了。”杨修贤坐着弯腰的姿势,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正压着他喘不过气来呢,就准备从罗浮生肩上起来,还想抽出自己的手。但罗浮生生怕他要走,攥得死死的,他怕弄疼了罗浮生,也不敢用力抽,酱酱酿酿的试了几次也没挣开。

“你松手,我不走,就脱个衣服。”杨修贤无奈的说。

罗浮生听了这话才松了手,看着那件一看就不是杨修贤的冲锋衣被脱下,那突兀的肚子显露出来,罗浮生看得都要晕厥过去了。

“呜呜呜…!!”
床上的人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了起来,把自己的氧气面罩都给抖松了,杨修贤急忙过去给人带好,却被罗浮生偏头撞掉了,他大口呼着新鲜的空气,目不转睛的盯着杨修贤的肚子,脸上全是跟见了鬼似得难以置信。

“怎么了?想不认账了?”杨修贤好笑的看着已经傻了的罗浮生说道。

“你……咳咳咳!!”

罗浮生感觉自己在做梦!!!要不他怎么一下的功夫就感觉不到疼了呢,而且整个人都像在天上飞一样,轻飘飘软棉棉的。

“知道你错过什么了吗?”杨修贤挑了挑眉带着罗浮生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宽大温热的手掌抚上肚腹的一瞬间,一直断断续续的疼痛好像减弱了一样,冰凉的肚皮有了暖意,就像是被注进了一道阳光,照得杨修贤舒服极了。

罗浮生眼睛都要瞪掉出来了,被拉住的手触碰着那一圈脆弱的弧度,全身上下都被过了电一样,酥麻无比,抖个不停。

“我…我我…”
“别我了,你还能说出一句整话来不成!”
罗浮生吓得快和铜铃一般大的眼睛瞬间笑成了一道弯月,不断起伏的胸膛满怀欣喜,兴奋和激动就像决了堤的洪水,扑哧扑哧的从心间间上大把大把的涌了出来。


罗浮生又想哭了。


他觉得杨修贤真的太爱他了,居然愿意为他生孩子。


没错,罗浮生对杨修贤作为一个伴侣的最高要求就是每天晚上记得回家陪他睡觉,再高的要求那是想都不敢想了,所以他都做好老了去孤儿院领孩子的准备了,就这么点出息。


你没打掉他真是太好了。


罗浮生眼睛里冒着亮星星,充满感激的看向杨修贤,这眼神看得杨修贤有点懵逼,正准备开口问问,就看到有点神经病的罗浮生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连忙偏过头去,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但手没舍得离开杨修贤的肚子。

“你干嘛呢?”
杨修贤对这傻狍子一样的操作表示不理解。

“我…咳…不…好看。”
被子里闷闷得出了声。
“so?”
“……”

“你不会是怕我看着你这样子,孩子也会跟着长歪吧?”


“……”

不说话就当你是默认了。。


“你是不是个傻逼啊!”杨修贤都被逗笑了。“你给我出来!!”说着就要从被子里挖人,还没上手呢,一根卷毛自己冒了芽,随后露出了一双哈巴狗同款委屈到炸裂的大眼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罗浮生表示,他现在能看的过去的只有眼睛了。



杨修贤:“………”






我觉得你应该考虑的是关于智商的问题,而不是相貌。

大佬。



大佬忙着摸孩子。

听不见。


TBC




评论(62)

热度(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