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孩子们有想扩列讨论剧情和我一起玩的吗?私信我啊~~


我一般从五点钟开始码字。。然后3000多字要到现在才能发。。然后发完之后就不想再码字了。。于是。。一夜惊喜就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更新。。。

我有罪。。。

前文戳:

1   2  3   4   5   6


7-

罗诚把手机地图上显示有可能出售床垫的店铺都去了一遍,都空手而归,毕竟,这个点儿还在营业的就只有理发店,

没办法,杨修贤累了一天了也等不了他再跑远去找,就只能凑合着用医院的床了。

罗诚推来了一个床架子放罗浮生边上,赵云澜就帮着放垫子,铺床单。


 
为了更利于病人的康复,医院里的床用的都是板床,最好的垫子也就只是乳胶材质,赵云澜伸手在上面压了压,都不带往下凹的,简直是硬得像块砖板。 
 
“要不,你还是和我一块去酒店吧,就这床你睡上一夜,明天估计就动不了了。” 
 
“说得好像我和你去酒店睡就能睡得好一样。”杨修贤撑着腰坐到了赵云澜刚铺好的床上,用屁股在上面怼了怼,怼得他屁股肉都疼。 
 
“其实就凑合一夜,我还是能忍的。”杨修贤看着明明眼皮子都快缝上了,却还硬着,不让自己睡过去的罗浮生,把脱口而出要和赵云澜一起走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你真要凑合啊?” 
“开一天车你也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我可回去了啊,有事打我电话。” 
 

“嗯…好。”



 
2个小时后…… 
 
 

所以他为什么不跟着赵云澜去酒店。。。


 
杨修贤在自己家那20多cm厚的超软席梦思上都睡得腰酸,就更别说现在这硬板床了。 
 

这床对于现在的杨修贤来说简直就是一块铁疙瘩!!!


 
杨修贤在硌着他腰酸背痛的床上辗转反侧,五个月的肚子已经很重了,他翻个身都挤着胃让他惹不住得想要干呕,最后被压得头晕的杨修贤直接放弃了睡眠,扶着肚子直接去阳台吹风去了。 
 

他蹑手蹑脚经过罗浮生病床的时候,还顺便帮着把露在外面的手塞进了被子里。




夜间的风还是有点凉的,不过杨修贤倒是不甚在意。毕竟他现在都快要被这两个孩子折腾疯了,哪管得上凉不凉啊。 

奔波一天的身体没有得到应有的休息,现在虚的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太阳穴也隐隐作痛,杨修贤的眼睛好累,他也是很想睡的,可是肚子里的两个祖宗一直在里面折腾个不停,都快把他的腰给踹断了。


他撑着栏杆,整个身体呈直角形,头低垂着,圆滚滚的肚子已经贴到大腿边,悬在空中摇摇欲坠,杨修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吐出。反复几次后还是忍不住从嘴里溢出一声闷哼,细密的汗珠布满额角,抓着栏杆的手已经爆出了粗大的青筋,微颤着,泌出黏腻的汗液,洗清了那一块落灰的地方。


天边的地平线已经露了一缕白光,逐渐驱散长达八九个小时霸占天空的黑暗。


真TM太能折腾了!



杨修贤这个姿势累了,就换成背靠在栏杆上,用力过度的手掌发着白,不停得揉着胀痛的小腹。

他的头发大半都湿透了,长一溜的卷刘海轻垂在鼻尖,精疲力尽的吹着风,透着窗户看着嘴角噙着笑睡得七荤八素的罗浮生,头一次羡慕能睡成一个好觉的人。

“可能就是我以前总不把睡觉当回事,所以现在落得个有觉不能睡的下场吧。”杨修贤叹了口气,用手指弹了弹肚子,得到了里头的某个小家伙一只小手手的回应。

还真是……

杨修贤无奈的笑了笑,想打打不得,想骂你们又听不懂,唯一能做出气筒的人现在还受了重伤躺在里面,堵了一腔哑巴亏就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他站在阳台被迫赏了一次日出,直到打了一个喷嚏后才抖擞着身子扶着墙进了屋。一双冰凉冰凉的手直接伸进了罗浮生的热乎乎的被窝里,不一会儿就恢复了常温。

杨修贤因着常年画画的缘故,老喜欢佝偻着背坐着,这罗浮生边上放的又是钉子凳,连个靠背都没有,所以他才坐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不能久站不能久坐不能久睡,这是简直是想要逼死他啊。

他掐着腰,扒开腿,难受得趴在床上,眼睛百无聊赖得在罗浮生身上转悠,直到看到罗浮生干燥的嘴巴。

杨修贤想着反正现在也没事做,就干脆帮他润润吧。

于是坐不住的杨修贤从床头柜里翻出一包棉签,粘了点水,就往罗浮生嘴上凑。因为嘴巴上伤口很多,所以杨修贤擦拭得十分仔细,注意力全放在了把一小块又一小块干裂的沙漠皮变成润润泥巴地上了。等全部擦完后,回过神来时直接对上了罗浮生笑意盈盈的眼睛。

 

也不知道这人醒多久了。



“你看着我干嘛?”杨修贤见罗浮生醒了也没什么反应,把用完了棉签拢在一起丢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

“我…没看你…”


那你看得是谁?

 

杨修贤对于罗浮生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了,说一句好听的话出来就跟要脱了他的红内裤挂棒子上当旗摇一样,有那么羞吗?

“能吃东西吗?”
罗浮生摇了摇头,瞥了眼还在吊的营养液,又点了点头。

“我…想吃。”

“那就是还不能确定能不能吃喽。”

杨修贤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

“等着,我马上回来。”

 

罗浮生的嗓子睡了一夜之后已经好多了,虽然还是哑得像只唐老鸭,但已经磕磕绊绊的能说出句话了。

这让杨修贤不是很理解,既然人已经可以拔呼吸机了为什么还要一直戴着。他得去问问医生,呼吸机能拔了,那营养液是不是也能停了,不然照医院这样“娇生惯养”下去,别等着孩子都要出来了,这罗浮生还在床上下不来呢。


罗浮生见杨修贤要走,以为杨修贤不打算给他吃东西了,一下就急了,抓着床单就哼哼。

“我…我饿!”
“我知道!”
杨修贤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撇着嘴不开心瞪着一双眼睛巴巴得看着门外的罗浮生。


杨修贤没被罗浮生盼回来,赵云澜倒先来了。他手里还提着几份吃食,罗浮生看着眼睛呼哇一下,都亮了。

“杨修贤呢?”赵云澜把塑料袋里的外卖一盒一盒的码在桌子上,罗浮生的眼睛就跟着这些外卖盒跑。

“他刚刚出去了。”

“没说去哪儿啊?”


赵云澜打开了一个外卖盒,里面甜腻腻的粥香立马就飘了出来,勾着罗浮生贫瘠了快两个多月的胃咕咕作响。 
 
他吞了吞口水,目不转睛的看着赵云澜手里的那碗粥,看着他放勺子进去搅了搅,翻起了一颗嫩红的虾仁,又搅了搅,肥美的蟹黄粘了一大片在勺底,罗浮生整个人都要疯球了。 
 
嘴里的唾液在不断分泌,吞都来不及。 
 
赵云澜等了半天也没听见罗浮生回答,于是抬起了头,看见一个傻子对着他手里那碗粥望眼欲穿,嘴巴都要合不上了。 
 
这还是赵云澜头一次看着这个小霸王这幅模样,就像发现个新大陆一样,乐呵得不行。 
 

“想吃啊?”


“嗯。”


罗浮生一个劲的点头。


“你能吃吗?”


“能啊。”


“可你总不能让我喂你吧,杨修贤还在呢,这不合适。”赵云澜说得理所当然,拿起盖子就要盖回去。 

罗浮生看着到嘴的吃的就要飞走了立马就不乐意了,连忙扭着身子像条毛虫一样往赵云澜那里靠。


“我…自己…能喝。”
“你想怎么喝?”

“你。。你扶我起来。”

罗浮生右手被包得像个粽子,左手又吊着营养液,所以赵云澜把他扶起来后,在他的指挥下给他托着碗,然后罗浮生自己凑过去,跟几百年没吃过饭的人一样,马不停蹄的吸着。

赵云澜手里的碗被罗浮生的嘴颠得一顿一顿的,都揪心这人会不会噎着。

“那个…你慢点成吗?别呛着了。”
“唔唔…”
“行吧,你喝吧。”

赵云澜本来是吃过早饭过来的,可看着罗浮生吃得这么香,他居然又吞了一口口水是怎么回事?



“罗浮生!!你给我住嘴!!”


杨修贤手里拿着一大堆单子,刚推开门,就看见赵云澜坐在里面,手里还托着一个在动的塑料碗。
再走近点,塑料碗后面还有一颗不停往里面凑的头.

 

是罗浮生的头!



关键是听到他的喊声,赵云澜都拿开了端在罗浮生面前的碗,这人还扬着手拖回了远去的碗,用嘴使劲儿得往里面凑。


杨修贤心累的很,刚刚医生还嘱咐了最好不要给病人吃东西,现在一大碗都快见底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杨修贤大步走了过去,赵云澜自觉得给他让了位,安静的站到了一边。


“谁让你吃东西的!”
“他!”罗浮生包得像颗汤圆的手指向了站在一边装背景的赵云澜,嘴上还粘着饭粒。

“嗝~”还打了个奶嗝。



“我tm…”突然被指认的赵云澜对罗浮生这过河拆桥一般的操作打得措手不及,差点就要上脚踹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罗浮生!!!我赵云澜算是看透你了!! 


TBC






 



评论(56)

热度(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