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文风突变预警。

这章我在写什么ლ(ٱ٥ٱლ),文笔不够,写不出那种感觉,但我真的尽力了,求不嫌弃,我知道这章写得很糟糕。。o(╥﹏╥)o

往前戳: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杨修贤胸口被放上了一块上百斤的大理石板,紧紧贴着他的胸骨,压迫着里面脆弱的内脏,随着时间的流逝,胸骨被外力压得变形,承受不住断裂,扎进原本被护好的心肺里,一寸一寸,一点一点,把能供他活命的东西扎穿。


他的鼻腔被石灰粉堵得死死的,拼尽全力也吸不到一口气,所以杨修贤开始张大了嘴巴,不停的喘息着,宛如一条被扔在沙滩上濒死的鱼,身体被烈日灼烤着,感受着仅剩的水分带着生命被一点点吸走。


他拼命扭动着身子,却移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得看着自己在沙子里越陷越深,直到沙粒灌进嘴里,堵住能呼吸的鳃,最后连光都看不见。


杨修贤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只知道他等了很久,久到他的眼睛出现了雪花,耳朵里有台坏了的广播器一直在拖着“嗡嗡”长音,用来呼吸的气管也仿佛被拿到火里烧了一遍,又干又疼。,他靠在墙面无力得偏过头去呛咳着,把脸都憋红了。

然后他咳不动了,周围便没了声响。



很静,静到连杨修贤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突然“砰”的一声,打破了这段静。

门被踹开了,一道光照进了杨修贤涣散的瞳孔里,紧接着是海的腥味,和无比美好的夏风。

他那被吵了很久的耳朵十分庆幸得还能捕捉到罗浮生急得发抖的声音,只是眼睛被蒙上了一层白布,里面白茫茫的,啥也没有。

罗浮生把他抱得紧紧的,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脸,杨修贤嫌弃得想要躲开,却没丁点儿力气动。




哭什么?我又看不见。



这是杨修贤意识彻底远离前,脑子里闪过的最后一句话。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再醒过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黑压压的一片,要不是还能看见门缝下透出来的光,他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瞎了。

杨修贤想动动手,发现动不了。手上压着一个东西,压得他发麻,还有扑哧扑哧的热气在往他手臂上吹,惹得他发痒。他偏过头来,蹭了一脸的卷毛。


这罗浮生不是怕黑吗?怎么连个小夜灯都没开。



被子里隆起的地方就就像一团火球,滚烫无比,从下腹直冲上喉部,烧得他生疼。

杨修贤难受得叫了声“罗浮生”,边上立刻冒起了一颗头,紧接着就是灯被打开的啪嗒声。

一道白炽灯的光还没来得及窜进杨修贤眼睛里,就被一张大手中途截胡了。


温温热热的小软肉裹着杨修贤的眼睛好一会儿,直到有些细密的汗液生出来,才有几道细细碎碎的光从指缝里漏下来,然后逐渐扩大,慢慢的露了全景。


杨修贤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脸上全是泪痕,眼睛肿得像颗核桃,嘴还撇着的罗浮生就这么巴巴的看着他,活像只才被找回来的迷路小狼崽。

杨修贤张了张嘴,却对着这样的罗浮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就干干的问了一句“你吃饭了没?”

没想到这人听了,本来就哭得没样儿的眼睛,又红了。

罗浮生突然低下了头,腮帮子绷得紧紧的,肩膀还在微微颤抖,又大又圆的泪珠子不要钱的从眼眶里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大多都掉在了罗浮生掐着自己膝盖的手背上,少数顺着高挑的鼻梁流下来凝在鼻尖摇摇欲坠,可能痒了,还是流了鼻涕,最后被他自己一袖子擦去。

杨修贤没觉着自己这句话有感人到把人惹哭的程度,他说得没毛病啊。

 

罗浮生胃还没好,怎么能饿呢。



他就看着罗浮生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所以你到底吃没吃?”边上这人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一直压着声,听的杨修贤心烦,他现在腰疼肚子疼得也实在是没心思哄,说话的语气也急躁了些。



“你别想着骗我。”
“没有。”
果然。

杨修贤挣扎着要起来,吓得罗浮生赶紧过去扶。

“你干什么!?”
“我躺着累,不如坐着。”

“那你叫我一声啊。”


罗浮生顺着杨修贤的动作把他半抱在怀里,搂着他的腰把人扶了起来,往他身后放了好几个抱枕做支撑后,才把人放下。

杨修贤揉着发酸的腰,无奈的看着还在哭的罗浮生说道。


“你怎么还在哭啊,我又没死。”
“我止不住不行吗?!”
说完眼泪掉得更凶了。

“也不是说不行。”


杨修贤费力得伸出手,用指腹帮他把还留在脸上的小珍珠擦去。“你一个二当家哭成现在这个傻逼样,要是被别人看见,多不合适啊。”

“看就看!谁敢说我!”罗浮生吸了吸鼻涕,瓮声瓮气的说道。


说是没人敢说你,可也没面子啊。

杨修贤身上还发虚,给他擦了几下之后就抬不起手了,眼里冒着金星,头靠在枕头上,喘着粗气缓神。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干嘛,医生说你差点都救不回来了!!不好好在这里待着休养,怎么还想着回去?!”
“我要是不回去,谁给你做饭?”

“……”


罗浮生不说话了,杨修贤听到了吸鼻子的声音,然后就是有节奏得吸个没停,随后自己的手被紧紧攥住了,隔着一只手都有温热的水渗进来。


杨修贤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了。

哭吧哭吧,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你去吃点东西吧。”


“我不吃!”


“可我饿。”


“那我让罗诚去买。”


“行,清粥就好。”杨修贤自己起身给人做饭的想法算是破灭得连渣都不剩了,所以退而求其次,外面的东西再不干净,也好比让罗浮生饿着好啊。

罗诚就在楼下买来了两份粥,罗浮生拿着勺子要喂他,可杨修贤现在这样哪还吃得下东西,不往外吐就不错了。


他就是为了哄罗浮生吃饭,才这样说的。


“你先吃,我再缓一缓。”罗浮生听完就放下了勺子,杨修贤怕他也不吃了连忙补了一句:“我都这样了你就别再让我还要为了你吃饭这种事糟心了。”

这才拿起碗乖乖的吃饭,杨修贤就撑着精神看着罗浮生把那碗粥喝得干净,才放心得又睡了过去。


罗浮生怔怔得坐在一边,看着睡梦中也皱着眉的杨修贤,心就一揪一揪的疼,他摸上了那已经成一团火的肚子,轻轻柔柔的说道:“你们要乖,不要闹了。”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用,只是让他就这样看着杨修贤受苦而什么都不能做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对不起。”罗浮生把头埋在了杨修贤的胸口,感受着这人平缓的呼吸声。“对不起。”他除了说对不起,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罗浮生一个人在刀口上飘零久了,在乎的东西不多。


洪家,兄弟,杨修贤。


洪家终归不是他的,再好的兄弟,无论多亲都有可能背叛你。


所以,


罗浮生就只剩一个杨修贤了。


他不在乎命,只在乎杨修贤,所以他把杨修贤看得比他的命还重要。


谁敢动杨修贤,就是在逼他玩命。

 

 

罗浮生知道赵云澜会来接他的班,所以,赵云澜一来,他便起了身,在杨修贤头上落下一吻,看都没看赵云澜,丢下一句:“替我照顾好他”,便推门出去了。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罗浮生布着血丝的眼睛瞬间变得狠厉了起来,所有的柔情和温顺仿佛都被关在了那间病房里,周遭的空气成了一束束无实体的利剑,绕着黑气和寒意,使旁人不敢靠近。


洪家的产业错综复杂盘踞了整个龙城,罗浮生身为洪家二当家,自然不是旁人想见就能见的,在码头以一抵百的玉阎王,兴隆馆的小伙计们也只是从道上的人嘴里得知的,没有人见识过,自然只当传说只是传说了,是真是假都不一定。

可是现在。。。


他站巷口,手里提着不知道从哪个倒下的小伙计手里捡来的长刀,从旭日里缓缓走出,影子被拉得修长,自带着渗人的气场。


随着那立体的五官一点点的从光里剥开,所有人都面露惊恐,吓得浑身发抖,仿佛看见得是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每一次的落步都像是要把心脏踩得稀碎。

罗浮生一身浴血,肩披余晖,脚踏道道金光,傲睨万物,笑得张狂。


长刀狠狠往泥土地里一插,“噹~”的一声巨响还带着冷冽金属的余震晃晃悠悠得飘在空中,钻进每一个人的脑子里。


他长腿一迈重重得踩在最近处一人身上,微微俯下身,眼神如一匹正在掠食的孤狼一般凶狠得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带着青紫色伤痕的薄唇轻启,桀骜的扬声道。


“谁再敢动杨修贤分毫,来试试?”

TBC

小狼崽快完结啦,一夜终于快更啦o(╥﹏╥)o。



评论(33)

热度(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