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这章没内容,就是发糖的小甜饼。奶奶生哥OOC预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罗浮生打架靠得是一股劲儿,又仗着自己有个好身手,打起来架来不管不顾,一把刀从巷头砍到巷尾,都不带停的。刀棍不长眼,难免会受伤但他要是打得爽快了,这些小伤小痛的根本不在乎。


要不说装逼一时爽,事后真酸爽呢。 
 
当时是爽是爽快了,可这股气过去后,没了热血沸腾给他做麻醉剂,这些毫不在乎的伤痛密密麻麻的涌了上来,身上没一处是舒服的。 
 
罗浮生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本来疤都没消的脸上直接成了调色盘,青青紫紫的滚了好几个鸡蛋都没丁点用。


他冲了身上的血,又抹了些香香皂在身上遮了腥味。背上多了一道跟对角线似得刀伤,是他没注意被一个小喽啰砍的,砍得还挺深,现在还往外冒血呢。罗浮生对着镜子,用毛巾把伤口擦了擦,呲着牙,倒了半瓶云南白药粉在上面,好家伙,这酸爽,简直能让黑帮大佬疼得现场翻白眼。

罗浮生打完架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晚了。但他不敢在家里睡,因为他知道,就凭他今天这样造,要是睡了,明天基本上就是起不来了。

他还得照顾杨修贤呢。


所以罗浮生强打着精神,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到了医院,看着杨修贤睡得正熟,蹑手蹑脚的猫进了房间,鉆进了他的被窝里。

被窝里温温热热的,全是杨修贤的味道,罗浮生背上的伤疼得厉害,只能趴着,他用下巴在枕头那儿杵住,把自己向上挪了挪,头正好卡在杨修贤肩上,随着人浅浅的呼吸声微微起伏,他的视线正对着杨修贤美好的下颌线,再往上点是漂亮的粉唇,旁边有一颗他亲吻时最喜欢抚摸的小黑痣。

罗浮生傻傻的笑了。

他前一秒仍在胆战心惊,这一秒却突然放心了。

 

幸好,杨修贤没事。

 

罗浮生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窝到杨修贤边上,这心那,就如照进了一滩暖阳,温温乎乎的,盛满了光芒。

 

他这心一放下,脑子里绷着的神经就松了,这疼啊就铺天盖地的向他涌过来,这四肢就像被重卡车撵上好几回一样,沉沉重重得让他动弹不得。

罗浮生又疼又累,咬着牙捱了一身冷汗,朦胧着眼就睡过去了。

然后就真的睡死了。。。



杨修贤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对自己边上突然多了一只抱着他腰的小狼崽,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看着罗浮生脸上这些多出来的花花绿绿,眼神暗了暗,然后直接一被子把人给盖了,眼不见心不烦。 

正当杨修贤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烦见到罗浮生的时候,赵云澜刚好来给他送早餐。大嗓门的赵处长正准备要说话,就被杨修贤一个枕头砸了脸。

赵云澜:“???!!!”

赵云澜早上的起床气还堵在胸口,拿下脸上枕头刚要暴走就看见杨修贤抱着肚子已经忙着要下床了,吓得他一口气‘嘎’的一下卡在了喉咙间,差点没被呛死。

“你别逼逼。”杨修贤轻喘了一口气后低声说道。

一句话没说出来的赵处长心里委屈,却在看到被子里露出来的一撮卷毛瞬间翻了个白眼。

 

杨修贤你就惯吧!早晚把人惯成个祖宗!

 

赵云澜端了把凳子过去,看着杨修贤皱着眉头在揉着自己腰,脸色还不太好,放了早餐赶紧过去扶着。

“你没事儿吧?有那里不舒服?”赵云澜压着声音问道。

 

杨修贤摇摇头。

“老毛病了。”

“。。。。你这话说得好像是有了个什么陈年老疾一样,没多少月你就卸货了,再忍忍啊。”

“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你怀一个试试?”

“我可不,生孩子可麻烦了,要浪费一年的时间不说,还不能喝酒抽烟,我一个老烟瘾可受不了,我还是喜欢拿现成的,你这里面不是有两个吗?要不分一个给我呗?”

赵云澜笑得一脸欠揍样,挑着眼睛就上手去摸杨修贤的肚子,那里已经和他之前摸的触感完全不一样了,不仅硬得像块石头,还烫的不行,难道是孩子大了的缘故?

“你别碰我肚子。”杨修贤推开了赵云澜的手。

“哎呦,还不让摸了。你就自己摸着良心,我这些日子都怎么照顾你的,医院处里两头跑,帮你取药,带你散步,还咨询了医生怎么把孩子养好,每天拉着我们家巍巍起大早给你做营养餐,都快把罗浮生的孩子当我自己的养了。”

“我。。。”杨修贤欲言又止。

“哦对,还有昨天为了帮你男人遮聚众斗殴的事情,一晚没睡,你倒好啊,一句感谢的话没有就算了。连我干儿子都不让我摸一下,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杨修贤!!你还记着我是你哥吗?你还记得吗?!”

“真是秋风落叶洒满地,吾弟重色伤我心啊。”你不送我一个孩子安抚一下我受伤的心灵你心里能过意得去吗?”


所以你说了一大堆,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杨修贤头疼得扶着额,瞄了一眼还在睡的罗浮生,拉着还在乱突突的赵云澜小声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虾米?

“真的?”

赵云澜表情一下就变了,谨慎的凑了过去,两个人跟个地下党接头一样,防着床上睡着的罗浮生。

“其实你要是能说服罗浮生把孩子给你,我是没什么意见的。”

“。。。。你觉得可能吗?”

“我觉得没可能。”

“那你还说。”

“那你还问。”

“行了,我不逗你了。快把粥喝了,不然要凉了。锅底下还给罗浮生做了一份,省得你老是把自己的粥塞他嘴里。我处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赵云澜起身拍了拍屁股,准备走了,只是这人刚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以迅雷眼耳之势?反正是杨修贤赶不上的速度,往被子里那凸起来的一大团狠狠得拍了一巴掌。

那啪的一声巨响,杨修贤都能感觉到床在震动,可见这一巴掌的威力。


你是不是有病???杨修贤护着罗浮生的头着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赵云澜。

“早起对身体好。”

“本来就智商不高再给打坏了怎么办?”

“坏不了,本来就这点水平,走了啊。”

杨修贤无语的看着赵云澜带着功与名扬长而去的背影,忽然感觉自己手心下的大脑袋动了动,然后蒙着一层被子发出了一声奶不拉及的嗷呜声。

然后抖动着一头乱毛钻了出来,把杨修贤抱了个满怀。

温温热热的鼻息就扫荡在杨修贤脸上,就像被风里的蒲公英用絮毛招惹过一样,轻轻痒痒的,让人止不住的想从心里发笑。

罗浮生嘴角带着蜜,眼里盛着星,声音懒懒糯糯:

“杨修贤,早上好。”



沈巍的手艺总是好的,黏糯的粥裹着红枣片,沁人心脾的谷香中带着甜钻进鼻中,勾着躁动的胃咕咕作响,罗浮生几乎是火速就吞了一碗下去,他虽然和沈巍不对付,但是对于吃,罗浮生还是挺看得开的,有得吃不吃是傻子。

孩子顶着杨修贤的胃,他也吃不下多少,象征性的往嘴里送了几口,就放碗了。

“你就吃这么点儿啊?”罗浮生皱着眉看着杨修贤。

“早上能吃这么点不错了。”

罗浮生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看着杨修贤的眼睛却又不敢说了。今天早上的杨修贤看起来特别不对劲,怎么老是觉得脸是拉着的。


罗浮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小心碰到了自己脸上的伤口,表情差点失控。

他突然想起来了。。。

他昨天是去打架来着。

罗浮生猛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又因为昨天四肢活动过度的后遗症,让他忽的软了下来,膝盖先着了床,手顺势就搭在了膝盖上面,所有动作行云流水正好凑成了一个乖巧坐。


“我错了。“

“是我不好。”

“我以后不敢了。”

反正他打架的事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去了,就干脆破罐破摔吧。


先来个道歉三连发总是没错的。


TBC









评论(53)

热度(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