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节日快乐,孩子们,想着一定得在今天磨出一章祝你们节日快乐才行(*^▽^*)写的匆忙,错别字啥的,明天再来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杨修贤懒得理他。

 

罗浮生是在刀口上过日子的人,别说脸上挂彩了,就是哪天没了胳膊缺了腿,这也都是常规操作。这点,他在决定和罗浮生在一起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得很通透了。

 

哭了帮着哄,伤了帮上药,残了帮着养,死了帮找墓,自己招惹上得人,跪着都要陪着混完这一生,谁让他招惹得不是一般人呢。

 

其实对于罗浮生受伤,杨修贤早就习以为常了。可他今天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这这些花花绿绿的玩意儿就这样肆无忌惮得横在罗浮生那张好看的小脸上,就觉着刺眼得很,也心烦得很。

 

他想不通这是个什么感觉,心里酸酸涩涩得就跟灌了几斤醋一样,从心头蔓延开来,一寸一寸驱赶着热血,刺激着脆弱的血管,发软,发凉。

 

他不想看到这样子的罗浮生,也不想面对现在的自己。

 

 

罗浮生什么时候把命当命了?你这反应怎么倒像是第一天认识他一样?杨修贤,你只是怀个孕,又不是变个性,怎么还多愁善感起来了。

 

杨修贤推开跪坐在他边上的罗浮生,自己撑着腰下了床。

 

“哎, 你去哪儿啊?”罗浮生没想到杨修贤会是这个反应,他以为只要像平时一样插科打诨混过去就没事了,现在怎么一句话不说就要走啊?

罗浮生紧忙跳下床,却因动作太大不小心扯到了背上的伤,一阵皮肉的撕裂感疼得他下意识的倒吸一口凉气,成功吸引了杨修贤的目光。

 

罗浮生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的表情已经僵了。

 

 

“脱了。”

“我不。”


“你脱不脱?”


“我…”

罗浮生捂着自己的衣服不敢动。


“让孩子看了不好。”


“我可去你的孩子!不脱就算了,以后你死了都跟我没关系。”

“哎,别呀。”


杨修贤力气没罗浮生大,根本拽不动他,两个人就这么僵着。


本来心里就不好受的杨修贤,现在看着罗浮生又是这种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的态度,心里的那几斤醋呼啦啦的就往喉头上涌,冲得他眼睛都酸了。

罗浮生看着杨修贤眼睛都红了,一下就慌了,手足无措着解着扣子。

“脱,脱,这就脱,你别急别急啊。”


罗浮生那白花花的皮肤露得越多,杨修贤这眼睛就越红。罗浮生看得心都要疼死了。

一条长到吓人的狰狞刀伤,几乎横贯了整个背部,渗着黑血,伤口里头还有没上匀的药粉,斑驳得沾在鲜红的软肉上,边缘破开的皮缠上了衣服的线头,硬皮和线被血混成一团,呈现出糟糕的颜色。

杨修贤看着头都在发晕,眼前一片模糊,抖着手按了急救按钮。

耳边充斥着刺耳的警报声,他看着罗浮生拉着他的手,嘴巴一张一闭得,就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杨修贤烦躁得说了一句闭嘴,果然看见罗浮生瞪大的眼睛里全是诧异,直愣愣的看着他,话也不敢说了。

随后就是闻声而来的护士医生,在看到罗浮生背上的伤口后,急忙忙得把人送进了缝合室,杨修贤非要跟进去,罗浮生自己被按着,怎么拦也拦不住。

罗浮生被打了麻药,现在摊成了一张猫饼,软绵绵得趴在手术台上,杨修贤就撑着腰站在一边,冷冷得看着。

 

他看着医生用镊子剥开了皮肉上缠住的线团,他看着一大瓶消毒水就顺着那道伤口流下冲洗过里面的杂物,露出一片干净的软肉,他就看着那根锋利的针缠着黑线轻松的扎破罗浮生的皮肤,一点一点得扎出无数个洞,最后条条黑线将破开的伤口拉紧,直到看不见里面的软肉。

整个过程用不了很久,可杨修贤觉得自己在这里待了一个世纪。肚子里一缩一缩的疼,里面的孩子因为他的情绪波动,拳打脚踢的,踹着他的胃,杨修贤攥紧了椅子上的扶手,忍下这一波剧烈的胎动。

等到罗浮生被推出去的时候,他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早就一身冷汗,手在止不住得颤抖,双腿发软,腹底发硬,试了好几次才站起来。

他推开想要搀着他的护士,自己扶着墙颤巍巍得走回了病房。

 

所以他才不愿意和罗浮生领证照罗浮生这种不要命的活法,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丧偶人士了。

 

罗浮生的药效可能还没过去,现在正趴在床上睡得正香,他倒是睡得挺舒服的,口水流得把杨修贤的枕头都给打湿了。

杨修贤剥了早餐还剩的鸡蛋,在罗浮生青肿的地方轻轻滚动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滚得太舒服了,手底下的人奶奶的哼唧了一声,悠悠转醒了。

杨修贤看罗浮生醒了,脸瞬间拉了下来,一颗又白又滑的鸡蛋就放在了他脸上,罗浮生斜着两只大眼睛,盯着脸上这颗蛋,动都不敢动,生怕咕噜一下,滚了。

“你怎么不帮我滚了?”

“自己滚。”

“别啊,你滚着舒服。”

“想舒服啊?”杨修贤挑了挑眉。

“嗯啊。”罗浮生本来还想点个头表达一下他对滚鸡蛋的强烈欲望的,但是碍着脸上的鸡蛋生生止住了头的抖动。

“我们好好谈谈吧。”

“谈什么?”

“谈未来,谈人生.”

“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你还是自己滚吧。。。”

“我错了。”

 

杨修贤看着罗浮生这副懵呆呆的样子,把到了嘴边的走心又全吞了进去。

你觉得他会听吗?杨修贤?

他罗浮生要做的事情谁能拦得住,都腥风血雨大半辈子了,能为你说改就改?


算了吧,杨修贤,你还是把孩子生完跑路吧。。。

罗浮生?指望不上了。。。

 

“不谈了。”

“???”


罗浮生就眼巴巴的看着杨修贤站起了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边上的沙发上一边喝一边看着他,丝毫没有要把他脸上的鸡蛋拿下来的打算。


“杨修贤?”

“嗯?”

“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什么?”

罗浮生拼命使眼色往蛋上瞅。


“哦。。。你自己滚吧。”


“╭(╯^╰)╮”


TBC

 

 

 




评论(34)

热度(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