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你别看不起。(有生子)

总目录

肝都要废了啊。【扶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罗浮生觉着自个儿这点刀伤不算什么事儿,缝好了就能直接蹦跶,根本不愿意好好待在医院里,杨修贤看罗浮生蹦跶了两步,心里不平衡,也闹着要出院。

他胎位过低,孩子不稳定,本来是需要在医院好好养着,最好少折腾的,但是杨修贤不肯,说什么在医院睡和在家睡不都是睡吗,干嘛还让他天天待在消毒水味里头,这理由让罗浮生一时无法反驳,只好顺着办了出院手续。



两个病号就这么互相搀着回了家,也不知道通知一下在远方为他们焦心的赵老妈子。


等赵云澜忙完工作来医院的时候,病房里都换了号人了,气得赵云澜直接一个电话怼过去把罗浮生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说出院你就出院啊?!!就杨修贤这样儿的,能乖乖在床上躺着吗?!!你知不知道胎位偏低是会流产的!!出了事怎么办?三条命呐罗浮生!!你有没有脑子啊!!”

“什么?你说他现在为了孩子挺安分的?罗浮生,你怕不是在梦里吧!这货三个月的时候,找我喝了一晚上的酒,四个月的时候,被我从蹦迪台上拉了下来,五个月的时候的亏肚子显了,人酒吧不让进了,我想着总该消停了吧,没想到,直接拉着我通宵玩游戏,你不陪他,他就天天晚上打电话骚扰你。六个月时候的消停全都是因为你受伤了要照顾你!现在你没事了?他自由了。下一步就可以放心上天了!”

“我为什么现在才说?这不是局势所迫吗?再不说,我那可怜的干儿子们都要被折腾没啦,我还敢瞒着吗?罗浮生你也是要当父亲的人了,能不能别只想着杨修贤,救救孩子不好吗?!!”

反正,要么你就寸步不离得给我看着他,要么你就把他给我送医院来,我待会儿就过来批评杨修贤,把门给我留着,你不舍得骂,我还能不舍得?”

放了电话的罗浮生拿着菜刀面无表情得对着案板上扑腾的鱼看了许久,最后眼神一暗,狠狠得劈了上去,手起刀落,鱼首分离,而菜刀牢牢得立在菜板上,因着力度过大导致的余震,还在微微晃荡。



罗浮生板着一张脸进来的时候,杨修贤正打着游戏,嘴里叼着葡萄,整个人趴在床上的小桌子上,肚子垫在桌下的抱枕上,整个一单身的死肥宅样儿,哪还有当初混迹夜店的浪里小白龙的影子啊

“怎么?你饭做好了??”
杨修贤专注着自己手里的游戏,根本没看罗浮生。

“没。”

罗浮生在衣服上擦了擦黏在手指头上的鱼鳞,深吸了一口气,幽幽得飘到杨修贤身边,幽幽得看着他,幽幽得发言。

“我觉得你不爱我。”

“哟,你还知道啊。”

“……”

杨修贤忙着五杀,根本分不出眼神给罗浮生,就只知道旁边的床垫下陷又弹起,随后就是翻箱倒柜的声音。

“你找什么呢!!”
回答他的是从远处飞过来打掉他手机的一个盒子。

杨修贤挂了……

刚到手的五杀没了……

段位还掉了......

“罗浮生你是不是有病啊!!!”
杨修贤拿着盒子就要给他扔回去,却在指尖的神经触摸到那个盒子的大小和质感时,被一阵酥麻感蔓延至心底。

杨修贤低头看着那个小盒子,黑色的,方方正正,拿在手里重极了。

“你干嘛?”
“打开它。”

罗浮生一脸霸总样,叉着腰对着杨修贤命令道。

杨修贤难得一次没有损一损罗浮生这二货样。

盒子打开了,里面的东西和杨修贤想得无差,就连戒指的样式都是他意料之中的,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银色圆环,比一般戒指宽大些,边上镶了圈钻,戒指内侧刻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字母,他没带隐形眼镜,看不清。


“带上。”
杨修贤挑了挑眉,揉着发酸的腰,一只手指头勾着那个盒子,笑得玩味儿。
“凭什么啊?”


罗浮生沉默了,脸色也变的不太好看。

他和杨修贤在一块都好些日子了,两个人虽说没有领证,但过得日子已经和老夫老妻形式差不多了。

可罗浮生就老觉得这人像个大风筝,指不定什么时候线一断,就跑得没影了。

他心里早就认定杨修贤一个人了,到死也没别人了。可他就是不知道杨修贤是个什么想法,杨修贤对他的感情,罗浮生从没怀疑过,可杨修贤这个人爱你和他要跑路完全不冲突啊。杨修贤不愿意和他领证,也不愿意戴他的戒指,甚至连他的孩子都不在乎。种种行为,让罗浮生越发怀疑这人是不是生了孩子就想溜了。就这么想着,就越想越气,这嘴都要鼓成一只河豚了。

你凭什么不带我戒指啊,你都是我孩子他妈了,你凭什么不带我戒指啊。

罗浮生就这么想着,他就真这么说了,还是不带任何文字加工的那种,话是实话,可落到杨修贤耳朵里,就有点奉子成婚的意思了。

“我们孩子都要出生了,你凭什么不戴啊。”
罗浮生这话说得理直气壮的,杨修贤虽是心里听着不舒服,但他纵着罗浮生惯了,也不想去追究。


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他也不是矫情的人,不会闹脾气等着罗浮生去猜。

这太幼稚,而且不适合罗浮生这种一根筋的傻子。

“罗浮生,我想要我的孩子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可以自己单独去上学。”

“可以啊,他们大一点就可以自己去了啊?”

”我说的是一个人而不是被好几个巨型保镖在暗处偷偷跟着。你要是能做到,这戒指我就戴。”


杨修贤就是一个画画儿的,他不懂罗浮生的世界,也不想去懂。他就是想当一个自在在的画家,白天画画,晚上泡吧,能在自己这个小圈子里玩得开心,日子过得舒坦安稳,就足够了。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而杨修贤贪了一时的美色招惹上了罗浮生,本来是想一夜鱼水之欢,却没成想让罗浮生硬生生扒开了他世界里的大门。


这是他飞行史上唯一的一次坠机。

可就这一次,就再也没能飞上去。



杨修贤把罗浮生照顾着巨细无遗,他很难想象罗浮生万一没了他会是什么样子。

应该会死吧。

杨修贤觉着他自己是没机会离开罗浮生了,可他就是不甘心啊。凭什么他要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凭什么他的孩子将来也要过这种日子,凭什么罗浮生的命要天天放在刀刃上,凭什么罗浮生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安稳得活着。这些凭什么,就像一座座大山,压在杨修贤心上,天天让他喘不过气。他只要一想到这些,他就无论如何都戴不上这枚戒指。


杨修贤等了一会儿没听见罗浮生的答案,自嘲得笑了笑,把盒子盖上又扔回给了罗浮生。

“去做饭吧,我饿了。”

罗浮生戒指拿到手的时候,还是懵懵得,他的脑子还不能及时的组织出语言来回答这个问题,但他知道这怕是杨修贤一直以来为什么不愿意和他领证的原因了。

“我。。。我需要好好想想。”

这是真话,不是敷衍,杨修贤知道的。


罗浮生把戒指顺手揣兜里就出去做饭了,对他来说,现在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能让杨修贤饿着了。


杨修贤一个人待着房间里,重开的游戏局无他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他就对着炫目的游戏画面发呆,直到“嘭”得一声,房门上被抖下了一层石灰粉,把杨修贤从神游是世界里拉了回来。

“罗浮生?!!”
杨修贤撑着腰下床,却起得过快,导致头部一阵眩晕反而摔了一个趔趄。

他的胎位略低,还是双胎,干什么都得慢慢来,杨修贤甚至连他自己的肚子都不敢碰,这一次动作直接带来了一阵剧烈的宫缩,疼得他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杨修贤撑着床在原地缓了一会儿,动也不敢动,却在越发浓烈的烟尘味下咬着牙走了出去。

这是个什么现世报!

客厅已经没法看了,全是灰蒙蒙的一片,杨修贤一边掩着鼻一边唤着罗浮生。

烟雾源是在厨房,杨修贤越往那里面走,就呛得越厉害,还没进去呢,就听见里头的罗浮生嗷嗷叫着灭火器!然后就是一个卷毛头从里面冲了出来,杨修贤一把拉住。

“你烧房子啊你!”
“卧槽!你怎么出来了!快进房间去别呛着了。”
罗浮生脸上东一块黑,西一块黑,活像个刚从矿里头出来的媒老五。

“你不是在做饭吗?你这架势是要做自己啊??”

“哎呀,这时候了就别说风凉话了,,你别在这待了,我去拿灭火器啊!!”

“你知道灭火器在哪儿吗?!!不是…我这哪里有灭火器!!一个电磁炉你也能弄出火来?!!!”

“不是,那个就是,锅炸了啊!”

“能把锅做炸了你也算是天赋异禀了!你tm敢动我的画你试试!!”
“那怎么散烟,这儿就你的画最大了!!”

“傻逼油烟机你不会开啊!!”

“你给我好好坐着,别靠近那个地方!!!”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杨修贤和罗浮生脸上都抹上了碳灰,罗浮生是拿锅的时候抹了一手自己擦脸擦上,杨修贤是被罗浮生用手捂着嘴的时候蹭上的。

所以赵云澜来得时候,看见了两个在脸上画水墨画的人,和桌上一滩不明的黑色物质,一句话不说就拉着杨修贤要走。

“我们回医院!立刻!马上!”

TBC


 


评论(66)

热度(1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