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别看不起小狼崽,要是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有生子/短)

总目录

我想成为一名日更的人。。可是。。沈巍杀我。。


之前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急救室的手术灯亮着刺眼的红光就跟杨修贤的血一样鲜红可怖,刺激着人无比脆弱的视网膜。

赵云澜死死攥着电话,粘了血的手掌已经把电话屏糊了一层指印,斑斑驳驳的,看不清屏幕上的字。

他的眼睛胀得通红,手背上青筋暴起,在急救室门前来回踱步着。手机里头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冰冷女声就像一颗定时炸弹的倒计声,每响起一声,就离爆炸更近一步。

终于,在电话里的无人接听重复第五遍的时候,赵云澜炸了。

“啪!”的一声,在空荡的走廊上格外得响亮,手机支离破碎,黑色的零件飞了一地。


“王八蛋!!”

赵云澜大骂一声,转身就往沈巍坐着的那张长椅上猛得一踹,踹完似乎还不解气,正准备要踹第二脚,沈巍看不下去,把人拦了下来。

“云澜。”沈巍把赵云澜拉了过来,轻抚着他的背。“你别着急,要是三个保不下来,我们就要杨修贤一个,人总归是能救回来的。”

沈巍的西装已不复整洁,上面到处都是未干的血和羊水,散发出得一股股腥味刺得赵云澜鼻头发酸。

 
 
“我已经好久没和杨修贤喝酒喝到天亮了。” 
 
“我也好久没看见杨修贤偷骑我的哈雷开到我面前对着我欠揍的笑了。” 
 
“沈巍。” 
 
赵云澜的声音越来越小,整个人无措得抱着头微微发抖。 
 
沈巍心疼,抿着唇半搂着赵云澜,用温热的脸贴着他捂在眼睛上冰凉的手,轻轻擦蹭着。 
 
 
“凭什么啊,沈巍。” 
 
“我们家的人凭什么让他罗浮生这样欺负啊!” 
 
赵云澜的眼睛湿漉漉的,泪珠子都在里头打转,可就是死撑着不往下掉。沈巍除了在一边抱抱赵云澜,其他什么也没法做。,他不知道急救室里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他知道流了这么多血肯定得到鬼门关走上一遭。赵云澜和杨修贤的关系有多亲近他是看在眼里的,若是杨修贤真出了什么事,赵云澜会成什么样沈巍不敢想,他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赵云澜觉着急救室上的灯已经开始烧得他发烫了,那炙红的颜色从他的眼蔓延他的全身,一点一点的灼烤着他的身体。赵云澜脑袋发昏,四肢虚得没有一点力气。 
 
“叮”的一声,红灯熄灭。绿灯的到来没有让赵云澜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他推开沈巍的手,神经越发紧绷,一跳一跳的,随着心脏愈来愈快,愈来愈急,直到那两扇紧闭的门被从里推开。他脑袋里嗡的一声,紧接着血液像是凝到了冰点,带着冷到了绝境而茫然衍生的点点希望,迎上去。 
 
赵云澜直接忽视了想要和他说明情况的医生,一双眼睛就往他后面跟着的病床上看。 
 
他在找头。 
 
直到他看见了杨修贤带着呼吸管的头还在外面,这吊在脖子口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不管脸色白得有多像死人,只要头没被盖着,就是万幸。 
 
 
赵云澜看着杨修贤的床被推进了病房,脚步声和车轱辘声交错着冲惯着他的耳朵,唯独没有婴儿的啼哭声,这才想起要了解杨修贤现在的情况。 
 
他真的已经被吓懵了。 
 
“沈巍!”赵云澜慌忙转身找沈巍。 
 
“我在这。” 
 
“医生说我们送来的及时,只要之后的几天不大出血,那基本上就没什么危险了。只是他失血过多,又刚刚生产,接下来的日子一定要好好调养,不然很容易落下病根。至于孩子,月份太小,再加上在肚子里憋太久了有点缺氧,一出生就往育婴箱里放了,现在特护病房里,我们要是想看,可以透着玻璃去看。” 
 
赵云澜听到这才彻底松了口气,脱力般跌跌撞撞的软瘫在椅子上,侧着头,对上了沈巍的眼,两个人有默契的相视一笑。 


 
还好,还好。 
 
一条命都没有丢。 
 
 
杨修贤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似乎连抬起眼皮的力气也没有了,半睁不睁得露了一条缝,腰上的沉重感已经没有了,腹前一片平坦。鼻子上的异物感让杨修贤不习惯,但从异物里源源不断灌进的空气,却给他疲惫不堪的身体带来了舒适感。 
 
耳边有书页翻动的声音,杨修贤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不是罗浮生。 


 
这个没良心的狼崽子啊。 


 
杨修贤无力地在心里叹了口气,眼眶温温热,鼻尖突然涌上了一股酸意,喉咙也好像被什么东西扼住了一样,每通一口气就刺得气管生疼。 
 
他忍不住咳了出来,眼眶里的温热也在这时汇聚了一道水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你没事吧。” 
 
沈巍听到动静立马凑过去,用手抚顺着杨修贤的胸口,沈巍只对赵云澜的上心,所以看着杨修贤眼角的眼泪,他只当是咳得太猛,被呛出来的。 
 
杨修贤摇了摇头,抓住了沈巍的手。 
 
 
 
“孩子呢?” 
 
“孩子太小了,还在育婴箱里养着。等你好了,可以自己去看看,是姐姐和弟弟。” 
 
“那就好。” 
 
能活着就好。 
 
杨修贤拉着沈巍的手又紧了紧,他想问问罗浮生去哪儿了,可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他嘴边微张,顿了顿。 
 
“你想要什么吗?” 
 
“我想喝水。” 
 
“好。” 


沈巍提起热水壶,却发现里头空空如也。 
 
“你先休息会儿,不要乱动,云澜马上过来了,我去给你打点水。” 
 
“嗯” 
 
杨修贤看着沈巍离去的背影,这心呐,就跟泡了水的海绵,酸酸胀胀的,不是滋味。 


 
同样是一家兄弟,看看别人家的男朋友,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房间门又再一次被打开了,这轻快带皮的步伐肯定不是沈巍。 
 
 
杨修贤现在身心俱疲,他不想和赵云澜这个话唠精说话,一句话都不想说。凭着他眼睛不大的优点,成功装睡。 
 
赵云澜进来后看见还在睡觉的杨修贤自觉得放轻了脚步,悄悄挪到了床边的椅子上,帮杨修贤拉了拉被子,拿起一边的水果开始削皮。 
 
一边削皮还一边小声嘟囔。 
 
“沈巍刚不是说人醒了吗?才一会儿怎么就又睡了。” 


 
 
沈巍在排队打水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这瘦得根麻杆儿一样的身材以及这鼻尖上的黑痣,让沈巍只用看一眼,就轻易记下了。 
 
在龙城日报的娱乐板块上,他经常站在罗浮生边上。沈巍还特意去问了赵云澜这人是谁。 
 
“你是罗诚吧?” 
 
沈巍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任何失了礼的地方,可是这孩子怎么见着他,表情这么像被马蜂蛰了一样呢? 
 
“沈教授,真巧啊。”罗诚皮笑肉不笑“怎么每次都能在开水房碰见你们夫夫俩”后面这句他咬着牙说得小声含糊极了。 
 
“怎么?你认识我?” 
 
你被我们大哥当作头号情敌,还派我过去盯了你好几天,能不认识吗。。 


 
“那可不,我们杨少提起过您。说您老是在工作上照顾他,真是谢谢您啊。” 
 
“那都是应该的。”沈巍笑了笑。 
 
“罗诚,你知道罗浮生去哪儿了吗?” 


“我们大哥?他没回家吗?…那可能还在美高美工作吧,最近美高美工作忙,他从早忙到晚的都没时间回去。现在应该还在忙吧。” 
 
罗诚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可是罗诚……昨天……” 
 
“沈教授,我这还有事呢?就先走了,我们改天再聊哈。” 
 
说完一闪身就跑了,比兔子还快。 
 


沈巍一脸的莫名其妙,打完了水回去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赵云澜。 
 
没想到赵云澜也莫名其妙了起来,翘着二郎腿,用着阴阳怪气的腔调说道:
 
“在医院碰见罗诚了是吧?” 
“他在打水是吧?” 
“他跑得顾头不顾腚了是吧?” 
 
赵云澜咬了口苹果,看了眼还在睡的杨修贤。 
 
 
 
“那我们就可以当罗浮生已经死了。” 
 
 
沈巍:“???” 


 
tbc
 



评论(114)

热度(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