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别看不起小狼崽,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生子)

总目录

没赶上尾巴给你们发文,但是正好可以祝你们新年快乐呀!!小狼崽完结倒计时!!请给我多多的评论呀~

新的一年从被屏和限流开始【微笑】解屏失败。。只能重发。。

谢谢给我私信祝福的小可爱!(*^▽^*)。

前文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两个人酱酱酿酿半天,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戒指也带好了,杨修贤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他拼了命生下来的两个孩子还可怜兮兮的在保温箱里头插着管受苦。

杨修贤一巴掌糊在了正在凑他身上嗅奶味儿的罗浮生的脸上,问了一句孩子怎么样了?然后就看见了罗浮生那飘飘忽忽又迷迷茫茫的眼神。


哦,没去看是吧?


杨修贤可以当他是因为太担心自己了顾不上去看孩子,这个能原谅。

可您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呢?


“孩子是什么?”


杨修贤差点儿没一口气背过去,他咬着牙看着面前这张好脸从歪着头疑惑到恍然大悟是真的很想拿一个酒瓶子砸过去,可是他现在没什么力气,身边也没有酒瓶子,只能赶紧打发人去看孩子,然后自己在床上不断地深呼吸并且催眠自己“不要和一个傻子计较,这不值当,杨修贤。”

 

他肠子都悔青了。

 

这个罗浮生既然对孩子这么不上心,那自己至于受这七个月的苦还差点把命都搭上,就为了给他生这两个孩子吗?为什么不干脆一开始就打掉算了,你不喜欢孩子为什么要对别人家的孩子露出这么渴望的表情?!果然得到了就是不知道珍惜!

 

抠着自己新戴上的戒指看着罗浮生一瘸一拐出去的背影,杨修贤锤天问地心如死灰。

 

归根到底还是要怪当初为什么连个套都不带!!

 

杨修贤是不喜欢孩子的,他对柴米油盐的平常日子也没多大的向往,要不是罗浮生天天在他面前搞生离死别这一套,他也不会想着要生个孩子来给罗浮生多一点活下去的信念支持。

 

他也觉得自己真的是对罗浮生够好了,他亲爸都没享受过他这掏心掏肺的待遇。

 

罗浮生说他想有个家,杨修贤就给他。

 

可你看看,杨修贤用自由为代价帮罗浮生换来了这个家,这个人还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杨修贤躺在床上认真算了算自己这笔买卖,得了罗浮生一个祖宗,却赔了三个大宝贝给他。

 

这简直亏大发了。


 

新生婴儿病房里放了两排保温箱,里面都是插着细管的婴儿,又红又小,看得人心肝疼。罗浮生在护士的带领下,穿着消毒服来到了专门隔开来的两个箱子面前。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孩子,这一眼,直接让罗浮生的心被人生生剜走了,四肢仿佛是被卸了骨头一样,绵软无力,连贴上保温箱上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罗浮生怕伤到孩子,连忙畏缩着收回了手,贴在消毒服上也还在止不住的微颤。

 

真的太小了。

 

两个孩子,加起来才只有罗浮生的巴掌大,胳膊腿还没有贴在身上的医用管那么粗,两个瘦弱的小小家伙就在保温箱里头努努力力的呼吸着。就那么丁点小,没有一个地方是发育好的,罗浮生甚至就觉得,两个小家伙活命的心脏还没他的指甲盖大。

就这么点儿的小东西,可以活下来。

 

一把长刀一条人命的罗浮生,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如此地敬畏生命。

 

“宝宝好,我是爸爸。”罗浮生抖着嗓音轻轻地说,里面的一只小的,仿佛听到了罗浮生的声音,很给力的抖了抖自己的小腿儿,就好像在回应罗浮生一样。

 

罗浮生的眼睛又红了。

 

“宝宝真乖,你们要把身体养得好好的,等出了这个小箱子,然后被我们当做宝贝一样呵护着长大,听到了吗?”

 

罗浮生盯着里面的小家伙许久,也没有等到再一次的回应,护士催促着要出去,罗浮生丧气的低下了头。只不过在转身的一瞬间,里面的两只小爪子不着痕迹得往前伸了伸,但是罗浮生并没有看到。

 

他出来后站在门口呆了很久也不敢再看孩子一眼,然后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深吸了一口气,挤着笑回了杨修贤病房。

 

罗浮生推门而进,就看到杨修贤撑着自己试好几次也没从床上坐起来,心下一惊,急忙跑了过去,扶上人的腰就吼。

 

“你干什么!”

杨修贤被这一声儿吼懵了,皱着眉看向罗浮生,就看到离开前还一副醉奶样迷迷糊糊的罗浮生,才一会儿功夫这眼睛就红了,杨修贤顺念一想,以为孩子出问题了连忙抓着罗浮生的手询问。

 

没想到这个傻逼顺着他的手就开始抱着他,就抱着也不说话。这到让杨修贤放心了些,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罗浮生只会找借口结结巴巴搪塞过去,不会这样粘着他不动的,应该不是什么能危及性命的大事,孩子出来的太早,杨修贤早就做好了应付这两个小家伙各种并发症的心里准备,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其他的对于他来说都是好事儿。

 

于是,他安抚性得拍了拍罗浮生的背,等着人开口,

 

许久,怀里才闷闷地说了一句让杨修贤哭笑不得的话。

 

“他们好小,连动物园里刚出生的小狼崽子都比他们大。”


“杨修贤,就这么小的小崽,真的能活下来吗?”


“医生怎么说?”


罗浮生沉默了一会儿。

“他们说能活。”


杨修贤彻底松了一口气,才温声温气的安慰罗浮生:“他们本来就没待够日子,小是正常的,你看看别人家早产的,这病那病的,搞不好还都得夭折,你再看看我们家这两只,完美地继承了你那顽强的生命力,无病无灾的,只要在保温箱里头睡几个月就能又哭又闹了,你这样想,是不是好受很多?”

 

“嗯。”

罗浮生回答的毫无灵魂,杨修贤无奈地叹了口气。

 

又等了一会儿,发现罗浮生还没有要松开他的打算,在膀胱炸裂之前,杨修贤终于忍不住了。

 

“我要尿出来了,罗浮生。”

 

怀里的人才恍然清醒,手忙脚乱的抱着人进了卫生间。

 

杨修贤被放好在马桶边上,当他准备脱裤子的时候,发现罗浮生并没有要走的架势,抓着裤 裆的手顿了顿,然后直接脱下。

杨修贤大摇大摆地在罗浮生面前溜着鸟,叮叮咚咚的水声在不大的空间里回荡,一股炙热如火的视线明目张胆的盯着杨修贤的那个部位。


杨修贤脸不红心不跳,视若无物的解决着自己的生 理需求,放的差不多了,旁边的人很自觉得帮他冲了马桶。

在抽水声响起的同时,自己就被抵到了墙上,后脑被护在手心上,腰被人轻轻搂着,嘴巴已经被堵得严实,病号服被掀开了,肚子上附上了一只热手,在还未消的肚子肉上轻轻揉搓着,让杨修贤舒服得不由自主的从唇齿中溢出一声吟  叫。

 

罗浮生开始亲他亲的毫无章法,裤裆下的yin 物已经抵着杨修贤的大腿,在腿肉上形成了一个小坑,可罗浮生除了亲嘴以及摸一摸杨修贤肚子上的肥肥肉,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

 

刚生完孩子的杨修贤整个人都莫名地散着一股香甜无比的奶香,让身为甜食控的罗浮生闻着简直都要疯了。香香软软的杨修贤,抱着软软的,舔着甜甜的,吃起来。。。。

 

罗浮生不敢吃,这才是刚生产完的第二天,现在的杨修贤脆弱得像朵棉花糖,一抿就化掉了。

 

所以他只能亲,亲得非常用力。一嘬一个印,带着滋滋作响的水声,杨修贤被亲的发晕,脑子发烫,裸 露在外头的部位被罗浮生蹭得出了水,整个身子都滩在人身上了。

两个人的喘息声在这个空间里不断回响环绕透露着糜?旖,他们亲得忘我,唇  齿交 合得啪 啪作响,全然没注意,悄悄推开的门。

 

突然有一股不知名的怪力扼制住了罗浮生的喉咙,他被提溜着离开了杨修贤的嘴,这两只手还维持着抱抱的姿势,在空中划了两下。

 

堂堂前洪帮二少爷,那能受到这样的武力压制和生理中断,他不要面子的吗?

 

罗浮生反手就是一个肘击半点没留力,身后的人大叫了一声卧槽,把提在手里的领子用力往后一揪,借着罗浮生没把气喘顺过来的空挡,压着罗浮生的脖子就往墙上按,罗浮生整个人被压在墙上动弹不得,刚要上剪刀腿往上夹的时候,余光瞄到了大腿光光的杨修贤,啐了一声,被身后的赵云澜敲了个叮咣响,罗浮生疼得嗷嗷叫还不忘咬牙切齿的要赵云澜闭眼。

 

“杨修贤你把裤子给我穿上!!”

“赵云澜你不许看!!”


赵云澜又给了他一个弹脑蹦。

“杨修贤小的时候我还给他穿过开档裤呢,什么我没见过!”


这两兄弟像是故意要气罗浮生一样,杨修贤从呆滞的状态下清醒过来后看了眼对面两个人的体位,然后慢条斯理的扯着那条单薄的裤子,赵云澜也是,毫不避讳的欣赏着他兄弟的鸟,还捧场似得啧啧了几声,全然没把罗浮生放在眼里。

 

罗浮生脑子彻底充血了!

 

这还得了了,当着他的面勾引别的男人!

 

他突然发力,挣开了赵云澜攥着他的手并顺势锁住了赵云澜的腕子,把人直接往墙上一拽,咣当一声,两个人的位置掉了个个,赵云澜被撞得眼冒金星,呲着牙大叫着要弄死罗浮生!

 

杨修贤听着这一身肉撞墙上的声儿,自觉玩大了,连忙扯上了自己的裤子,扶着墙就要挪过去,拉开罗浮生。

 

罗浮生看着杨修贤这磕碜的走路姿势,顿时心疼的不得了,哪还顾得上生赵云澜的气了,连忙过去扶着。


失了禁锢又打输了架的赵云澜,这哪能罢休啊,活动了一下被掐疼的手腕挥着天马流星拳就要攻击敌人的背部,被杨修贤一声喝住,尴尬的定在了原地。

 

“行了,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玩什么菜鸡互啄,要玩回去和沈巍玩去,你别在这闹我。”

 

为了杨修贤身体操碎了心的赵老妈子,本来是想摆上大家长的架子好好教训一顿发了情的泰迪崽子罗浮生的,被反杀不说,还被自个儿表弟帮着外人来嫌弃。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进入“这人还没嫁出去就帮着夫家人了”的妈妈桑心态,就看到杨修贤手指上闪瞎他眼的戒指,然后立马转换成“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的爸爸桑心态了。

 

赵云澜委屈,他在杨修贤这里得不到爱了,想巍巍抱,可巍巍已经被他送回学校去了o(╥﹏╥)o。


TBC

 早上被屏那条里的评论




评论(19)

热度(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