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别看不起小狼崽,凶起来也是很厉害的(生子)【完结篇】

总目录

我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你们这么多喜欢。

前文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杨修贤的身体底子经过这一场硬仗算是彻底坏了,在医院里大大小小养了大半个月,这脸色才稍微好看点儿,只是身上还是虚的不行,连话都没多少劲儿说得大声些,就别说下床走路了。


现在正是刚入秋的时候,夏天的暑气刚刚散去,秋天的凉快也才刚刚上来,正是风吹得最舒服的时候。已经在床上养了半个月蘑菇的杨修贤看着外头卷着树叶跳舞的飒风,免不了感怀伤秋。


去年这样秋高气爽的季节,他正和罗浮生一人一件小外套穿着在环山公路上飚摩托呢,风卷起了山里的草树香裹着水泥路上的丝丝热气迎面而来,杨修贤就站在罗浮生的摩托车上的脚踏板上,和他背靠着背。


他看不见前面的路,只能看见后面疾速远去的公路和树枝,未知的前方,未知的路,不在视线范围内托付给他人的车头,带来未知的恐惧和逐渐飚到顶端的肾上激素。

整条路上都是他们两个神经病的呜哇呜哇的叫声还有轰隆隆听着吓死人的油门声,那个时候真的别提有多爽。你再看看现在,杨修贤只能端着一个保温杯看着窗外要落不落的几片黄叶子,


他见不得自己这副弱柳扶风的林妹妹样儿,根本不愿意听医生的话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天天就拉着罗浮生要办出院手续,这可苦了罗浮生了。

 

杨修贤这扶着墙走路都是晃得像朵蒲公英的模样,让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就这样出院了,一不小心就会被外面的秋风给刮散了。苦口婆心的一天天劝,实在劝不了就找赵云澜来嘴炮压制,其实找沈巍来文化荼 毒也是个有效的法子,可是罗浮生醋劲儿太大了,自从上回赵云澜有事打发沈巍过来劝了之后,他才只是去买个生煎的功夫,就失去了一个孩子的取名权。

 

那天之后,罗浮生就对沈巍这个名字过敏,一提就浑身难受,脑袋充血,所以他宁愿让杨修贤多挨几顿赵云澜的嘴炮射击,虽然赵云澜每次训完挨打的都是罗浮生自己,但是打是亲骂是爱,痛苦的接收杨修贤的爱也好比憋屈的被别的男人抢了风头强。

 

他这大半个月取的好几十个儿子的名字都被否决了,沈巍才来半天,杨修贤就给定了。


罗浮生闹脾气不高兴了,噘着个嘴好几天都没和杨修贤说话,杨修贤看这个人嘴噘得都快高到天花板,赶在天花板被戳穿之前连忙投降拉着人哄。

 

这事儿也是杨修贤有错在先,只是沈巍取得那个名字是真的和他心意,杨修贤也没想着征求罗浮生的意见,一拍脑门就自己决定了。

 

“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杨修贤还挺喜欢沈巍给他念的这首诗,就在句子里抠了“闻”生”两个字,又因为“生”字和父亲的名字重叠,所以沈巍便取了个谐音字写作“笙”。

 

罗闻笙这个名字就这样被定下来了,被沈巍和杨修贤两个人一起定了下来。

 

也难怪罗浮生要拿嘴捅穿天花板了。

 

 

 

杨修贤把女儿的取名权全权交给罗浮生,并且保证不再让任何人参与,这才勉强让噘起来的小嘴变回了原样。

 

罗浮生这些日子翻烂了新华字典也没取出个能和沈巍匹敌的好名字出来,头发被薅下来不少的罗浮生突然灵机一动,打算换个风格走。

 

名字嘛,日常叫着顺嘴好听最重要了。

 

杨安念这个名字就这样在顺嘴中应运而生。

 

杨修贤在起名字这件事上兴致缺缺,比起罗浮生之前取得那些个玛丽苏名字杨安念已经是超常发挥了,况且“安”“念”两个字也是好字,所以女儿的名字就这么定下了。

 

名字取好了,这罗浮生就开始天天在他耳朵边旁安念长,安念短的了,杨修贤耳朵都要起老茧了,也没从安念里面听见几个罗闻笙。

 

杨修贤觉得大事不妙,罗浮生这个人,怕是有重女轻男的陋习。

 

“重女轻男?我哪有?我也很爱我的儿子啊,你看看,笙笙的照片我也拍了很多!”说完罗浮生就给杨修贤划手机屏幕,献宝似得捧给他看。

 

这两个小团子,杨修贤虽然也没真的见到,但罗浮生手机里4个G的内存也不是盖的,好不夸张的说,他连他儿子女儿脸上几道大褶子他都能记得在哪儿。

小孩子还没张开,皱巴巴得像个猴子,这让身为艺术家的杨修贤有点接受不能,就算是自己家的孩子,不好看就是不好看,他不能像罗浮生一样欺骗自己。

这些照片他看来看去都是一个丑样子,罗浮生的手机划得他头晕,杨修贤赶紧结束了这个话题,不再多问。

 

只是日后的杨修贤,看见罗浮生把儿子当白菜女儿当花骨朵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悔不当初怎么就信了罗浮生的邪,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杨修贤顺着罗浮生的意,又在医院磨蹭了半个月,这次说什么都不愿意再住下去了。罗浮生还是以杨修贤的身体为第一任,在得到了医生确确实实的许可后,才放心让杨修贤出院。

出院前杨修贤去看了自己的孩子,没有比手机里的好看多少,甚至还要难看些,但是他这软软的心啊,就看这么一次就一直惦念着,欢喜着盼着能把他们抱进怀里,好好看看,最好能画下来。

当龙城的梧桐树彻底变得金黄色的时候,就可以来接他们了。杨修贤被罗浮生用轮椅推着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路边上一排一排梧桐树叶子已经黄绿了,正在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杨修贤拢了拢自己身上的外套,喃喃道:“就快了。”

 

两个准爸爸在孩子还在医院修养的这段日子享受着仅剩的这点二人空间,黏糊得像块糖糕。

 

杨修贤身体没好全,罗浮生就算硬得像块石头,他也不敢把杨修贤怎么样,哄着疼着,捧在手心上拱着,连说话也是温声温气,真把杨修贤当做是朵一吹即散的蒲公英了。

 

罗浮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煲汤煮面煎鸡蛋,当赵云澜和杨修贤第一次喝到罗浮生煲得鲜美鸡汤的时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神与自己同出一辙,都充满了“吾家有子终长成”的欣慰感,赵云澜和杨修贤噗嗤一声,在罗浮生疑惑的注视下端起了手里的鸡汤碰了碰。

 

确认过眼神,你是懂我的人。

 

家里多了好些赵云澜送来的育儿书,罗浮生平日里没事儿就在杨修贤画画的时候,端本书在那儿有模有样的看。

 

平日里连本连环画都不愿意瞄上一眼罗浮生居然能认认真真地看完这些连杨修贤都看不下去的砖头本,杨修贤心里头有些许微妙。

 

手里的刀换成了书,他对罗浮生这若大的转变有点适应不过来,但心里头又觉得这画面本应该如此,要不是罗浮生这悲惨的身世,说不定现在也能是个像沈巍这样带着书卷气的知识分子。

只不过,要是罗浮生真成了像沈巍这样的人,杨修贤说不准,就对罗浮生没兴趣了。

 

他这人爱刺激,就喜欢长着尖牙会咬人的狼崽子,沈巍乖巧得像只边牧,实在不合杨修贤的胃口,所以他就想不明白了,这只傻不拉几的蠢崽整天跟沈巍较什么劲儿呢?

 

指尖上的画笔画上了河上的最后一点光斑后,却伸向了一抹与画中山河相斥的驼色,大片的不着调的纯色毫不怜惜的盖住了色彩斑斓的山河,杨修贤灵活地转动着手腕,笔尖在颜料盒和画纸上来回切换,趁罗浮生不注意,在阳光下偷偷画上了一个他。

 

刀削斧凿般的好皮相在晚深秋的第一束光下,细致得连耳尖上的绒毛都看得见,罗浮生神色专注,长睫毛微垂,唇角带笑。

 

哪来的什么玉阎王,这俨然就是个祸国殃民的玉面书生。

 

杨修贤丢了画笔攀上了小书生的肩头,然后熟门熟路的坐在了他的怀里,杨修贤捧着罗浮生的脸,眼里流动着五彩琉璃的光,嘴角边的小黑痣止不住得向上跑动了起来,喉部甜甜蜜蜜得轻哼了一声,带着眉梢的一点笑意泄了满心的爱意柔情。

 

罗浮生被迷得心生荡漾,含着笑凑了上去。


两撮小须须凑在杨修贤脸边上摇啊摇的,须须扫到杨修贤的脸上软软痒痒。

 

随后就被扑了个大满怀,砖头厚的书被甩到了一边,露出了被红色荧光笔划得密密麻麻的书页。

 

“你是不是被如此认真的男人迷住了。”罗浮生趴在杨修贤身上不要脸地说。

“你哪来的自信?”

 

“因为我是罗浮生嘛。”

 

相同的话语让杨修贤恍若隔世。



烟草和朗姆酒的气息在记忆的深河里开始翻涌流动,包裹着炙热,从鼻到心,从皮到骨,牵动着那个夜晚两个人的初次见面。



他拿着酒,笑着把你搂紧怀里。立体的鼻梁蹭着你的下巴,带着烟酒的气息喷洒在你的心上。


他软乎乎的脸窝在你的胸前拱了两下后抬了起来,又向上蹭了蹭。



喉咙被舔了一口。湿湿漉漉的,你有点嫌弃。

下巴被亲了一口。温温软软的,你怦然心动。



你偏头看着这个突然跑过来抱住你的陌生人,他两目低垂,眼睫在灯下发着光,耳根通粉,不敢看你。

你搂住怀里的人,微低下头,对上了那一大汪满当当的双瞳剪水,灿若星辰。



他唇齿轻启,喉结微动,眼神做贼似得瞄了一周,然后发出了一个象声词。

 

“嗷~”

 


与记忆重合。

你笑眼如初。

并听见自己在说。

“傻子。”

星光满宙,你舍得让他就这样流走?

你那时这么问自己。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

他对你下了咒,才让你如此百般迁就。



“那你喜欢这个傻子吗?”


那个无聊的大冒险游戏结束后,罗浮生就被杨修贤拐到了床上,只是到了后半夜,两个人的位置掉了个个,杨修贤疼得迷糊的时候罗浮生亲着他问。


外面的梧桐叶已经铺满了整个龙城大道,金金黄黄,在太阳底下耀眼得不得了,杨修贤偏过头去,没有理会罗浮生,只是看着窗外纷飞的叶子温柔地说:“我们可以接他们回家了。”

 

 

同样的深秋,同样的路,与之相伴的还是经年前的那个人。杨修贤不是长情的人,罗浮生把这一片片他们踩过的梧桐叶裹着记忆和他铺天盖地的喜欢扒开杨修贤的心,把它们全数塞了进去,把那个拳头大的地方填得满当当的,再也装不下别人,也清不掉这一丝一毫的喜欢。

 

然后梧桐树的叶子开始腐烂,最后埋进心里,无迹可寻,潜移默化中已经占据了他的全身上下,从心开始,然后是肺,然后是各个器官,骨髓,最后逼近了他的大脑。

 

脑子已经被占领了吧。

 

杨修贤不甘心地想着

 

要不然他怎么连语言神经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在大白天清清醒醒的时候说出了当时在床上被伺候得晕乎乎时胡乱说的一通话。


 


喜欢。

 

当然喜欢。

 

谁让你是罗浮生呢。



❤END❤




龙龙的话:

这个故事在这里终于打上了END,这真是我第一篇打上END的孩子【骄傲】【为了自己撒花鼓掌】【×】

衍生里面我最爱的就是生贤这对CP了,所以才会在只看了罗浮生预告后打了鸡血一样的挖坑,然后。。。我就看到了罗福豆。。。

但是,就算是罗福豆。。我也喜欢。谁让我就是喜欢他们呢。于是,为了罗福豆。。我开了小狼崽,【这其实是一篇一发完,但我一下没控制自己的手,酿成了悲剧】 

我没有花太多的文笔去描写洪帮的二当家罗浮生,在我的文里,几乎全是在杨修贤面前撒娇打滚的罗福豆,我就是想让你们看见傻白甜的生哥,那个在东江码头里的玉阎王,我们就先把他遗忘在生煎摊上,小狼崽就是一篇甜度爆表的甜宠文,我在开头也说了,这文开出来,就是为了宠生哥的,所以我就真的让杨修贤把我们苦苦的罗浮生宠成甜甜的罗福豆,也许有很多亲都觉得这样的他们OOC了吧。请你们原谅一个在看完许你前二十集CUT后脑子里全是“我的崽崽真可爱”的妈粉吧。

反正我已经完结了,反正我不管了,反正我的生生世界唯二可爱,还有一个是贤贤。❤❤❤

爱你们,番外见。

 

附送两个每当我卡文就会去刷的B站视频

点我收获奶不拉几罗浮生

点我收获在线勾人杨修贤


评论(42)

热度(1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