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晚安喵(赵云澜猫化/一发完/小甜饼)

总目录

我确实是晚上两三点才写完的。。。所以说晚安。。也不是不可以【嘻嘻】

我答应野的搞完啦。一个表情包引发的一发完。

龙龙的水煮蛋上线。



0-

今天的沈巍,看到了世界末日。

1-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末日还是天堂,一大早起来看见身边的爱人变成了一只猫,并且还是橘的,这究竟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2-

沈巍是什么人?——我们龙城大学最年轻的生物教授兼地星的黑袍使大人兼特别调查处的顾问兼赵云澜的男朋友。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赵云澜睡着睡着把自己睡成了一只橘猫吗?

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吗?

3-


沈巍托着下巴,站在床边歪着头看了床上那坨占着赵云澜位置的橘色猫饼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然后深呼了一口气,平静地看了眼窗外美好的雪景。

一把带着黑气的长刀在手上缓缓成形。

4-

刀身在空气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随后带来了一团黑气将橘色的澜澜猫裹了起来,片刻,逐渐散去。

澜澜猫依旧是澜澜猫,连撮毛都没有变。

沈巍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但他的眼神依旧淡然。淡然得像是看见赵云澜穿着红内裤在客厅蹭着大庆的猫爬架跳钢管舞那般    淡然。

他淡然的看着橘猫很长一段时间,又是一段死一般的沉寂,直到床上的猫发出了一声奶哄哄的咕噜声才把沈巍从入了定的石化状态唤醒。

沈巍诚惶诚恐地半蹲下来,用下巴撑在床上盯着预备醒来的猫,等着他睁眼。

5-

床上的澜澜猫继续发出舒服的咕噜声,软趴趴的身体反转了过来,露出胸前一大片白白毛和软肚肚,然后习惯性得蹬了蹬腿,一只粉嫩的肉爪子不小心搭到了沈巍的鼻子上,温温热热,又软又弹。

沈巍呼吸一滞,盯着自己鼻子上的那只爪子连头都不敢动,那只还在半梦半醒中的迷糊猫似乎觉得自己爪子下踩着的那个东西触感挺好的,又往上蹬了几脚。

蹬着蹬着就慢慢清醒了。

赵云澜一睁开眼就觉着他们家的灯变大了,然后就是手心里他们家小巍的鼻子。

又高又挺,还有弹性。

赵云澜又按了几下,打算去捏,却发现…他的手指头好像没了。



6-


“云澜,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变回来的。”沈巍看着正仰躺在他怀里玩他扣子的赵云澜哭笑不得道。

“没事儿,宝贝儿,变个猫而已,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赵云澜似乎对自己这个样子适应得很快。或者说他心确实大到连自己变了个物种都能淡定接受。

当他意识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后,先是用他那终于可以和沈巍比个高下的大眼睛表示了一下震惊,随后三作两步的跳到了房间里的换衣镜面前,伸出了两只前爪扒在了镜子上。

身为一只猫的瞳孔放大,带着小尖牙的嘴巴没有灵魂的张开了,许久之后,入过了和沈巍同一个定后的赵云澜终于接受了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带着条纹的橘白猫的这个现实。

他先是在沈巍忧心的眼神下遛了遛自己的尾巴,然后亮了亮自己唯一具有攻击性的爪子,用一张猫脸对着镜子里的沈巍作出了类似“邪魅一笑”的表情,最后,在沈巍跟见了鬼的目光下,迈着他刚获得的属于猫咪的骄傲步伐,走到了沈巍面前。

用那只踩过地的,脏不拉几的爪子继续按着沈巍的鼻子,还在上面蹭了蹭。

沈巍:……

7-


他查不出赵云澜是中了什么连斩魂刀都没办法驱散的黑能量,还在正在吸着大庆的猫薄荷吸得欲仙欲死的赵云澜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不适。

好像除了只是变成了一只猫,其他的也没什么问题。



并且沈巍还觉得……



这挺可爱的。



8-


拿赵云澜的不幸当快乐的沈巍羞愧地低下了头,假意扶着镜框的手遮住了上扬的嘴角,却遮不住已经窜上耳尖的粉红。

快被猫薄荷蛊惑心智的赵云澜以他身为猫而拥有的大眼睛看到沈巍又粉了以后,突然清醒了过来。

把调戏沈巍当作乐趣的赵云澜,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他变成可爱猫咪的机会。


澜澜猫的软肚子里装得全是坏水。



沈巍的诱惑大过猫薄荷,赵云澜甩掉了勾在爪子上的猫薄荷玩具,学着大庆平时蹭裤脚要小鱼干的谄媚样儿奶不拉几的对着沈巍“喵”了一声。

然后顺利的看到了沈老师的眼睛里炸开的烟花,和完全都不想遮掩的灿烂笑容。

赵云澜的猫弧也跟着沈巍的笑越括越大,他被沈巍捧到了手掌心里,然后听见那如冬日暖阳一般温和舒服的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缓缓抚过去。


“云澜,你想玩球吗?”


10-

又一次夜不归宿的大庆刚进门就看着自己平日里最爱的玩具球直冲他脑门蹦来,吓得都快要离魂了。

翠绿的大猫眼刚想闭上,就看见一道橘色的风景从他眼前闪过,随后可能会把他砸得当场去世的玩具球也跟着不见了。

橘色的身影轻巧落地,大庆蹬大了猫眼看着面前这只叼着他球的猫,毛一下就炸开了。“喵呜”一声就直奔沈巍,肥胖的身体越过沙发,越过水果盘,站在沈巍面前奋力一扑,两只爪子作势就要刨沈巍的头发!

“死猫!你敢碰他头发试试!信不信我扣你小鱼干!”

赵云澜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大庆伤心欲绝根本不想回头去理,反正刨完这个,赵云澜就是下一个了。


小鱼干算得了什么!你们都要领二胎了还不准我刨个头发了!



两只大爪子刚勾到一根头发丝,自己的脑壳就被一只厚重的爪子拍了下去,力度之大差点让猫脑震荡!大庆扒着沈巍毛衣上的细线,转头去看,就看到那只鸠占雀巣的小野猫正仰着脖子看着他,态度及其之傲慢,大庆的毛又炸了起来。

“再变刺猬我真扣你小鱼干了!”

赵云澜的声音从那只小野猫的嘴里传了出来,大庆倏得一下爪子就松了,一大坨肉直直地掉在了沈巍的腿上,然后凄厉地发出一声喊叫。

“虾米?!!!!!!!”

12-

“所以,在找到原因之前你就要一直做只猫了?”

“可以这么说。”


“我的小鱼干是不会分给你的。”


“愚蠢!谁要吃你的小鱼干,我只是外表变成了猫,可习惯和吃食却还是人”

哦…是吗……


大庆看着跟着那根逗猫棒跳得起劲,并且企图用爪子去捞的赵云澜一脸冷漠。

大庆已经玩那根逗猫棒玩腻了,沈巍平日里拿着逗,他也不跟着动,好没意思,现在这根逗猫棒迎来了第二个主人,赵云澜。

并且他还很活跃,这让沈巍开心的。

撑着头在哪儿笑着逗,一逗就是半个钟头。。。


为了哄沈巍开心的赵云澜实在是蹦不动了,摊在沙发上和大庆蜷在一起一口咬住了那根棒子,并且垫在身下不肯动了。

沈巍看赵云澜不想玩了,摸了摸两只猫咪的头,拿来了一张小毛毯盖着两只猫,然后轻轻地挪到边上,用大手呼噜着赵云澜的下巴,一下又一下得哄着他睡。

赵云澜舒服得咪上了眼然后深陷在沙发上的身体拱了拱,四肢伸展开来,小肉垫在空中晃了晃,搭在了沈巍的手臂上,又开始咕噜咕噜。

像个面团子,又圆又软。

13-

暖黄色的灯光,适度的空调温,羊绒料的毯子,温热的大手,舒服的抚摸再加上疲惫的四肢很快就让澜澜猫睡得昏天黑地了。

沈巍感觉到手心下平缓的呼吸声后宠溺地笑了笑,摸了下在一边昏昏欲睡的大庆的头便离开去书房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糊的赵云澜缓缓转醒,毛还有点乱,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睡在他旁边的大庆,甩了甩头,然后追着书房里射出来的暖光而去。

14-

赵云澜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来,也就是还没有睡醒的意思,他只是模模糊糊地看见了沈巍在灯下的身型,然后懵懵地走过去,来到沈巍的裤腿边,懵懵地跳了上去,窝在熟悉的温度里后又再度睡了过去。

好像他就从来没醒过,刚才只是梦游。

专注查阅典籍的沈巍没有注意到已经进来的澜澜猫,直到腿上多了温暖物件后他才看见的赵云澜。



写写画画的笔并没有停,而只是分了一只手出来,温柔又细腻的拂过这油光水滑的毛,在灯下,多了一只猫的影子而已。


15-

晚安~

喵~










评论(73)

热度(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