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起风了(一发完)


起风了


BGM


正文开始


0-


杨修贤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

对象是杨修贤那在国外八百年都不曾回来的老爹给安排的。

杨修贤只看过照片,人没见过。


但他却答应了,甚至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



1-


女孩儿叫苏柠,是杨修贤父亲挚友家的宝贝女儿。

身高腿长,相貌不算出众,却也标志,蓄着鸦羽一样乌黑亮丽的长发,打着薄刘海,一袭白色长裙,长袖,娃娃领,袖口用两排白色纽扣牢牢地扣着,胸前一朵小白花,穿着一双圆头小皮鞋,手里抱着一本厚厚的“西方音乐史”站在杨修贤父亲的边上,笑得温和乖巧。



不是杨修贤喜欢的类型
这是罗浮生看到照片后在脑子里立刻跳出来的第一句话。



“那你觉得我应该喜欢什么样的?”杨修贤穿着一身灰色棉麻短t,两根手指划拉着面前玻璃杯里的酒和冰块,大半个身子都倚在罗浮生身上,整个人双颊通红,狭长的眼眯着,带着点迷离和茫然,像一只刚吸了猫薄荷的猫,没吸多少,刚刚上头。

罗浮生一只手托着他的腰,另只手里还攥着一杯酒,抿了抿唇:

“大长腿?”


“她有。”


“长得非常好看?”


“其实她多看几回,也挺好看的。”


“enmm?…随性奔放?”


“吃辣的这么久了,有点上火。我觉得我该试试清汤寡水了。”


“那…”


罗浮生皱起了眉头,贴在杯壁的手不自觉得收紧。


“那……那她连高跟鞋都不穿!你上回还和我说,不穿高跟鞋的,都不算是真正的女人。”

“那你也不看看你上回带来的人是个什么水平,我以为你在我边上耳濡目染这么多年了,审美多少也能受点影响,持平不说,至少得挨点边吧?”


杨修贤说着说着似乎有些不耐烦,从罗浮生身上长回骨头后,把自己用手指划动过的酒全数倒进了罗浮生的杯子里,然后给自己倒满了一杯新的。

“你看看你,上次那个,穿得土不说,居然还扎俩麻花辫??我那饭局适合这种扎麻花辫的蠢女孩儿进来吗??多少也是个洪帮二当家,一声罗少爷也不少人叫,怎么还不知道挑人?”



“你别这样说天婴。”



“你不准跟我提这个名字!”



“那你就准随随便便找个根本不认识女人结婚?!”

玻璃杯撞击吧台的声音无比清脆,只是在这喧闹的酒吧里,这点儿声响过于微不足道了。

杯子的底端已经有些碎玻璃屑了,白色的晶状体和橙黄的威士忌斑驳的黏在杨修贤的手指上,他搓了搓手指缝里的颗粒,低下了头。

较长的卷刘海松松散散的散落在眼睛前面,杨修贤眼皮动了动,抬眼看着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变得气呼呼的罗浮生。


薄唇轻启,说着薄情的话。



“我和谁结婚,跟你有关系吗?”



2-



两个人自从上次不欢而散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罗浮生那天之后一直挺丧的,窝在家里喝了好几天的酒,浑浑噩噩的,没个人样。

杨修贤比较没良心,玩得比以前还要疯,单身派对一个开得比一个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杨修贤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派对的邀请函,杨修贤连和他有过一夜露水的炮友都给了,对他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竟是一条短信都不曾发过,已经把自己喝懵的罗浮生越想越委屈,抱着个酒瓶子就睡在地上哭。



偌大的房子里,就他一个人。

怎么哭也没人听见,自然也没人知道。



罗浮生喜欢杨修贤,喜欢了十年。



那时候他十五岁,父亲刚去世,家里没人了,罗浮生就被父亲的朋友也就是现在的洪家的大当家领了回去。

一个刚失去亲人的孩子,就这样被领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纵然那个领他回去的人是他喜欢的叔叔,纵然那个家有个软乎乎的小妹妹和温温柔柔的阿姨,该有的生疏感和对新地方的畏惧也是一分都不会少。

初到洪家的时候,他不和人说话,,只是搬个小板凳坐在大门口,托着下巴看着外面的大槐树,看上一整天。

洪家夫妇刚开始的时候也会劝劝哄哄,可罗浮生不搭理他们,渐渐的也没了耐心,他们看着罗浮生能吃能喝,再加上现在又是初夏时节,也不怕冻着他,也就随他去了。



罗浮生就是在这个夏天遇见的杨修贤。



夏风渐起,桂花香浓,这个带着漂亮桃花眼的小哥哥扑着小蛐蛐儿就闯了进来。


小蛐蛐儿跳到了罗浮生的脚边,这个小哥哥也就一头撞了过来,把乖乖坐在小板凳上的罗浮生给撞倒了。

被撞到的罗浮生还没说什么,这个压在他身上的小哥哥反而先叫了一声“哎呦~”


罗浮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也许是安静了太久的缘故还是被砸懵了,他竟然由着那个人在他身上慢吞吞地起来。

罗浮生就看着那个妹妹头在他眼下晃了晃,然后白藕一样的手突然按住了他的小肚子,还在上面使劲儿揉了揉。

肚子上的痒痒肉被摸了个遍,罗浮生已经奶声奶气地笑了出来。

身上的人好像并没有在意自己现在正压在别人身上,只是在罗浮生肚子上摸索片刻后,半跪了起来,双手捂着什么东西。

他让罗浮生自己坐起来,然后把一直捂着的东西放到罗浮生眼前,挣开了一点手指缝,示意罗浮生凑过来看。

罗浮生照做,缝隙中的点点光,让他看见了包裹在手掌心里的小蛐蛐儿。


男孩子对这种小虫子总是意外的有兴趣,罗浮生也不例外,他眼睛还没对着小蛐蛐儿扑朔几下,自来熟的小哥哥就已经在自我介绍了。


他脸上扑了些灰,但是笑得像朵向日葵,带着细闪的阳光和夏风,就这么到了罗浮生幽暗潮湿的心里。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是心动。



这一动,就是十年。



3-



这十年里,罗浮生陪着杨修贤。


尝尽了少年路上几乎所有的第一次,第一次打架罗浮生陪着,第一次夜不归宿罗浮生陪着,第一次抽烟罗浮生陪着,第一次恋爱是罗浮生帮送的情书,第一次上床罗浮生帮开的房。

罗浮生觉得自己就在犯贱,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床伴换得比脱衣服还快,他甚至还觉得这样挺好的。近乎病态的觉得这样的杨修贤至少不会这么轻易爱上一个人,至少“找个伴侣安定下来”的计划可以再往后推迟一点点,让他可以再拥有只是一个人的杨修贤再多一点点时间。

能晚一点点,就晚一点点。

他不求能有这份龌龊的心意被摊到阳光下的一天,他只求,能够作为好兄弟陪在杨修贤身边。



罗浮生的喜欢,太难了。



把持不了分寸,就要万劫不复。



现在杨修贤要结婚了,他不能在做噩梦的时候抱着杨修贤睡觉了,他也不能在他受伤的时候,赖在杨修贤家里不肯走,让他做好吃的养伤了。他不能…他不能在杨修贤喝醉的时候偷偷亲他了。

罗浮生四肢摊开,躺在地板上,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呜咽声,他拼命揪着地板上的毛,企图让从心脏处流到四肢百骸的疼痛能够不那么明显,不那么让他在意。

可是,积赞了十年的苦楚和爱意,成了利刀从心里开始,一刀一刀的往外戳得痛,怎么能够轻易被忽视呢?



罗浮生疼。



疼得让他,都不愿意看见杨修贤了。



4-


才结束完几场局的派对大户杨修贤带着一身疲惫地回到了家。

他换下酒臭味的衣服,躺在床上,打开了手机的开机键,铺天盖地的短信和未接来电。



杨修贤翻了翻,没有他想要看到的那个人。



罗浮生没有找他。



离他的婚礼只剩三天了。



那个傻逼…

居然还没有找他。



“傻逼。”

杨修贤眼色一暗,扔了手机,自己裹着被子转了个身,就在被子里露出了一双眼睛在里面飘忽不定,睁开又闭上,如此反复,视线范围却一直都停在手机所处的位置。

“傻逼。”


5-



杨修贤找不到罗浮生了,在婚礼前还剩三天的时候。



电话不接,酒吧不去,洪家不回,罗诚不带。



无论杨修贤怎么找,都找不到这个傻逼。



傻逼!



傻逼!!



傻逼!!!



6-

杨修贤在婚礼当天,才有了罗浮生的消息。



他让罗诚给杨修贤送来了一个粘着血的小盒子,杨修贤看过小盒子,红着眼睛又骂了一句傻逼。



可不是傻逼吗?



要不是傻逼,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就带一把刀闯进对家的地盘,二话不说就要打架呢?

摆明了就想找死了。


罗浮生被砍了七八刀,带着一身的血回来了,把攥在手里的小盒子给了罗诚后,整个人就不行了。



送去医院的时候,血把整张手术床都染红了。

救了一天一夜才救回来。


杨修贤在病房里不吃不喝的守了一天一夜,也才一天一夜的功夫,憔悴得都不像人了。



罗浮生昏睡了将近半个月才醒,他看着瘦得都脱相的杨修贤,醒来的第一句话,不是要水,也不是叫杨修贤。

而是无比艰难地从干涩的嗓子里硬挤出来的四个难听得要死的字。



“新婚快乐。”

我快乐你妹啊!



杨修贤懒得和一个傻逼计较,他拿出那个已经被他搓得掉色的小盒子凑到罗浮生眼跟前。

打开了它。

一对泛着银光的男式对戒被取了出来。

带在了罗浮生干燥的手指上。



床上的人动弹不得,只能瞪着双大眼睛不解地看着杨修贤。



犹如十年前那双眼睛一样。



“你以为我是真的连只蛐蛐都抓不到吗?”

“你以为那只蛐蛐儿还能翻了围墙跳到你家院子里的?”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在你面前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生段天婴的气?”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突然想和一个陌生女人结婚?”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在每次喝完酒之后装睡?”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自己好好想想,之前你列出的那几点我喜欢所要达到的要求凑吧凑吧是不是就是你了?”



7-



隔壁的洪叔叔家来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弟弟,从小就是个颜控的杨修贤天天都借着围墙下面的一个小狗洞偷看这个弟弟。

这个弟弟每天都会坐在门口,大大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围墙边上的大槐树,一动不动。



杨修贤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他,但他总觉得,这个漂亮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的眼睛里不应该是这么黑沉沉的一片,应该有萤火虫在里面闪闪发光的。

他笑起来也一定很好看。

毕竟是这么漂亮的人。


观察多日的杨修贤,对他的喜欢和好奇日复一日的积累着,到这个初夏的季节,溢出来了。



杨修贤不想再这样偷偷看下去了,他要去和他说话,他要去和他做朋友,于是他从狗洞钻过来,把自己藏在口袋里的小蛐蛐儿,往大门口一扔,自己满心满意地扑了上去。



抱到了。



真软。


真好看。


8-



罗浮生的喜欢都装在那双被杨修贤放满萤火虫的眼睛里了。


他每一次看向杨修贤的时候,最大最亮的萤火虫都出来迎接杨修贤了。

亮过了星星,亮过了太阳。



尽管这个傻逼如何掩饰,如何装作毫不在乎,杨修贤都只看到那双眼睛里的光一天比一天亮,都亮堂到他心里去了。


当他发现罗浮生是个傻逼后,杨修贤再也忍不住了,他得行动起来,不能再只等着罗浮生开窍了。


杨修贤迫不及待地要让萤火虫飞出来,光明正大地对着他发光发亮。


9-

罗浮生出院的时候,初夏已经过去了。



两个人走在排列着大槐树的道路中央,踩着落叶啪啪作响。



一阵风吹过来,吹起了落叶和沙石。杨修贤被尘土逼迫着闭上了眼睛,待耳边尘埃落定,再睁开眼时,带着相同银戒的双手交握,最初的那个人和现在的他。



还是那个初夏撩拨心弦的一笑生花。


END


10

新年快乐!!!!


底线蹦迪真的不可取,我写到后面已经困成居居了,错字病句啥得等我有时间来改!

我不是要DISS段天婴的,这只是杨修贤在吃醋而已


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68)

热度(1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