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赵云澜的猫(小甜饼/一发完)

总目录


澜澜猫指路:这里


重发。送给玉儿~


赵云澜的猫


0-

 

赵云澜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老高了。

 

今天是冬日里难得的晴天,太阳已经透过窗户帘子细碎地打在了床上。他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听到了舒服的两下“咔咔”声后,开始寻找着沈巍的身影。

 

1-

周末大学没课,沈巍也没什么朋友,不会独自出门,往常这个时候,他应该在书房的小阳台上,泡着麦片看书。

 

赵云澜穿着拖鞋一边挠着自己的背一边踢踢踏踏地晃到阳台。

 

奶还泡着,冒着热气,一本精装书折着页,盖在竹藤椅上,可这人没了。

 

沈巍是最爱惜书的人,他的书看完就算不能及时放回书架,也是夹着漂亮的书签平平整整地放在桌子上的。

 

此时此景,就像是人匆忙离开一样。

 

难道,地府又出什么事儿了??

 

赵云澜就起桌子上的奶漱了漱口,香浓的奶香味冲了不太清醒的脑子。他揉了揉自己没洗的脸,看着他正准备坐下的椅子上放置的书里,溜出了一截毛绒绒的灰白色尾巴。

 

赵云澜眨巴眨巴眼,又喝了一口奶,懵了一会儿,看了看书页里露出来的尾巴,在确定自己眼睛没花之后,把藏在书下面的东西给单手揪了出来。

 

2-

 

一只穿着白衬衫的猫?

 

一只穿着快要把白衬衫扣子挤得崩掉的猫?

 

一只穿着快要把白衬衫扣子挤得崩掉的没有脖子的胖猫!



一只穿着快要把白衬衫扣子挤得崩掉的没有脖子但是长得很好看的一只胖猫!

 

3-

 

赵云澜发誓,这是他成年以来做过最愚蠢的事。

 

对着一只胖猫叫沈巍。

 

而且,还叫了三遍以上。

 

赵云澜一遍叫的比一遍大声且尴尬,椅子上的猫在呼呼大睡,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好歹我也算是个人啊,能不能对比你高级的生物表示一点尊重。

 

 

赵云澜觉得此刻自己就是个傻逼……

 

他怎么能因为上回他变成了猫,自然而然的就以为这睡在椅子上,穿着沈巍衣服的胖猫,就是沈巍呢??

 

赵云澜觉得自己奶没喝够,还不够清醒。

 

当他准备再奶一口的时候,原本还在呼呼大睡的小胖猫,正翘着粗长且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尾巴,用粉嫩的舌头,小口小口的舔着杯子里的奶,可是,杯子太高,头太大,舌头又短,猫舔完上面的一层奶后,够不着里面了。

 

不够清醒的赵云澜和一只猫怄起了气。

 

 

“鱼唇的生物,谁让你刚才不理我,我就不帮你喝奶,我急死你。”

 

赵云澜就在边上看着,那只猫因吃不到奶,呜呜喵的叫,两只爪子焦急的扒着杯壁,不管不顾地就把头塞了进去,结果拔不出来了。

 

杯子在桌子上被打得嘭嘭响,剩下的奶在这只猫的东跌西撞下撒得满桌到处都是,还溅了几滴在沈巍的宝贝书上。

 

赵云澜终于看不过去了。

 

你无视我可以,但你不能动我宝贝儿的宝贝儿书
 

赵云澜捏着它的后颈,帮它把杯子转了出来。

 

被奶泡得湿漉漉的猫头转了过来,赵云澜心里好像被这小猫儿的小尾巴大面积的扫过去一样,整片整片都是软乎乎的。
 

他用纤长的手指头捻着被牛奶结成一小簇的白毛,趴在猫的面前,一动不动的看着它的眼睛,福至心灵后缓缓唤出了它的名字:

 

“沈巍。”

 

“喵~”

 

4-

 

“哟~的亏你们还能轮着变,不然,我那廉价的猫爬架可没有给三只猫挂的地方。”

 

大庆扭着自己河豚般圆滚的身体,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在舔自己屁股上的毛,一边舔着,还不忘看一眼头埋在一坨白球里吸得欲仙欲死的赵云澜。

 

啧啧…

 

趁着沈老师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啧啧…

 

禽  兽。

 

啧啧…

 

这蓬松的毛,这修长的腿,这粉嫩的肉爪子,这胖乎乎却不失优雅的体态,还有这乌溜溜水灵灵的大眼睛。

 

嘤嘤嘤~我也想吸。

 

嘤嘤嘤~它真好看。

 

“死猫,你撅着个屁股嗷呜嗷呜乱叫什么?”

 

嘤嘤嘤~我想…

 

卧槽?!!!

 

意识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大庆如梦初醒,本来就圆溜的眼睛像见了鬼一样瞪得都快掉出来了。

整只猫如被雷劈了一样定在原地,它看着赵云澜怀里眯着眼睡觉的沈巍,又看着皱着眉不明所以的赵云澜,凄厉地叫了一声,连滚带爬的拖着肥胖的身躯窜走了,仿佛赵云澜这边有什么洪水猛兽要来抢它的小鱼干!

 

“哎,你说,它跑什么啊?”赵云澜问沈巍。

 

沈巍没说话,他一直也没说过话。只是在赵云澜怀里转了个身,拿自己的胖脸去蹭赵云澜的手心。

 

自认为和沈巍心有灵犀的赵云澜觉得对方现在的意思一定是“莫管它,你撸我就好。”

 

沈巍变成的猫赵云澜也说不出是什么品种的,但是真的是好看极了。

 

 

反正比他那时候变的猫好看,虽然有点胖。



柔顺的长毛,白棕相间,一双本就漂亮的眼睛在此刻这张小猫脸上变得越加水灵漂亮,还有点泛蓝光,从眼到鼻,从鼻到嘴,再到粉色的小肉爪,每一处都是好看得让人心神荡漾~

 

赵云澜笑得眼睛都没了。

 

他把有点小重的沈巍抱了起来,自己一仰头倒在沙发上,把这通体雪白的猫饼摊在脸上,这身上还有刚刚撒在毛里的牛奶香。

 

香香甜甜,软软乎乎。

 

可爱~

 

真可爱~

 

5-

 

“沈巍?你怎么不说话呢?”

 

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像两颗宝石珠子一样藏着光为难地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受不了这样,有点上头,血槽得空。

 

“好嘛,不说话就不说话了,咱们玩球去~”

 

6-


沈巍虽然变成了猫,但又好像并没有得到猫的一些行为习惯,除了喜欢喝牛奶和被人撸毛以外,那些个猫喜欢的东西,他都无感无觉。



就不像上回赵云澜那样,沦陷得迅速又彻底。


沈巍变成的猫,性子也和沈巍一样,不喜欢玩球也不喜欢逗猫棒,无论赵云澜怎么逗他,他都只是安静地窝在自己的西装上,仰着头用那双大眼睛盯着赵云澜。

 

不是赵云澜吹,就算沈巍成了猫,他也能在这猫眼里看到对方对他那婉转千回的绵绵情意。


“宝贝儿,你说句话呗,我都快一天没听你说话了。”


沈巍摇了摇头,白色的胡须扫过赵云澜的耳边,整只猫都在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赵云澜看他不为所动,心里也料到了这人估计就是不好意思了。

 

“变成猫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啊~你看看我上次?玩大庆的球玩的多HIGH啊,你不要压抑你身为一只猫的天性,动起来啊~宝贝儿~”

 

赵云澜想以身作则带动起沈巍身为一只猫的热情,撑着猫的两个胳肢窝?就在原地开始转圈圈,一边转还一边假装兴致很高地“呜呜呜”叫。

 

 

沈巍被颠的头晕,实在没法子了,奶声奶气地哼唧了一声后,扒着赵云澜的手爬到了他的肩上,骨碌着眼睛看着赵云澜脸上的小胡子。



他畏畏缩缩地把头探过去,迟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伸出了舌头。



感觉到脸颊上一阵温热还有点刺痛的赵云澜僵直了身体,此刻唯一能动的眼睛斜了过去,看到了正在专心舔着他脸的沈巍。



一张如墙皮厚的老脸突然红了起来,然后开始发烧。

 



卧槽…这…这也太刺激了吧。

 

巍巍在舔我哎~



7-



房间里传出一声响亮的喵呜声,随即而来的就是赵云澜的甜丝丝笑跟着咕噜咕噜咕噜冒泡泡似的声响,就像彩虹豆的广告一样,“哗”得一下五颜六色的甜豆子全都呼啦啦得向平静后回来的大庆滚过来。



赵云澜抱着猫扑倒在床上,整颗头都在人家那肉肉的小肚子上拱,还拿着小肉垫的爪子在猛亲。


啧啧。。。

吸得丧心病狂这一人。。。




被赵云澜埋在脸下面的猫,微眯着一双眼睛促狭地看着大庆逐渐扬起来的尾巴,成功地把刚冷静回来的失宠小猫咪吓得毛都炸起来,并且又骨碌骨碌地跑了。




8-



赵云澜宝宝作息,吸累了就想睡。

 

临睡前在床上给沈巍铺了一个窝,然后握着他的爪子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赵云澜被沈巍叫醒。



他被沈巍抱了起来,坐在床上。他没骨头的赖在沈巍怀里,猛吸了一口衬衫上的奶香,开始胡言乱语:“唔,你变回来啦。”



“虽然你变成猫的样子很可爱,不过,我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抱着舒服,说话还好听~”



一大早起来被赵云澜撒着娇要抱抱的沈巍一脸疑惑。



“云澜,你在说什么啊?”



“猫啊,巍巍。”



“你是说大庆吗?”



“不是,是你啊。”



“我不是猫,云澜。”



沈巍揉着赵云澜的头发,把他搂住了轻声哄着。



“你是啊,你看我还给你做了个窝。”



说着便抬起手指向枕边,那里什么也没有。

“?我给你做的窝呢?”

赵云澜想揉眼睛却被沈巍一只大手拦下了。



“别揉,对眼睛不好。”



“你是不是睡迷糊了,云澜?”

赵云澜迷茫地抬起头看着噙着笑意在细碎阳光里正对着他的沈巍。



一不小心被迷了眼。



脑子清醒了大半。



“那我没有猫了。”赵云澜惋惜地说道。



“大庆不是还在吗?说到大庆,春天到了,我们是不是该考虑考虑有关于让大庆绝育的问题了?”



赵云澜:“嗯??绝育???”



沈巍笃定地点点头:“对,绝育!”



赵云澜:好端端的怎么就想到要绝育了??



“那大庆估计得闹了,必须得绝吗?”



沈巍:“他晚上叫得越来越厉害了,估计就。。。差不多到了那个时候了。”

赵云澜秒懂。

 

“都听你的。”



9-

坐在餐桌前等吃的赵云澜玩着手机,不小心翻到了回收站里的一张图。


他撑着头盯着背对着他耳尖通粉的沈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哎呦呦,可惜了我梦里的那只漂亮的小猫咪~我还没和他告别呢,就被你叫醒了。”

赵云澜坏笑地看着已经快烧到脖子上的沈巍,起身过去抱住了他,下巴垫在那人的肩上,隔着衣服都能感到这下头的热度。



“沈巍。”

“啊。。。啊?”

“水烧开了。”

赵云澜说完便放开了沈巍,撩完就走。

 

顺利地看见一向冷静稳重的沈教授手忙脚乱地在灶台忙碌着,锅碗瓢盆噼里啪啦的响。



10-

赵云澜退到后面,把回收站清空了。

沈巍害羞,不想欺负他。

 

我至少见过了,就足够了。



END


赵云澜的手机图





本来这个梗上个星期前就有打算,昨天晚上到学校想开始写的时候,我们群里的太太有难过的事情,就想着,是不是就别写了,可今天早上听了夏目电影的主题曲,见了猫咪老师,心里突然一片柔软,我觉得我还是想写。

 

我写得不好,没办法表达出我心里所想的那份感动,但也还是想写。我也喜欢猫,我养过的猫也离世了,虽然我和它只相处了不到半个月,但我抱过它,摸过它,因为它生病不吃饭而忧心过,它真的很乖,连走的时候也很乖,它藏在水池子下面,桶的后面,安安静静的坐在那个角落里,在一个冬日的清晨,连太阳都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无声无息地走了。

 

我也没有想在老福特传播什么负能量,我说这个,

 

只是我想宽慰她:像歌里唱的那样,它虽然离你远去,可这不是告别,即使再也无法相会,但这份温柔依旧会照亮你前行的远方。

 



评论(70)

热度(1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