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勾指起誓(一发完/小甜饼)

总目录

这是一个本子的印调

久违的更新~没错,我就是短怎么滴吧【理直气壮】


勾指起誓


0-

赵云澜有个不得了的恶趣味。


他喜欢看沈巍看不惯他又舍不得骂他的样子。


1-


众人皆知,沈老师君子端方,温润如玉,说起话来也是斯斯文文,出口成章。


这样的人,个性温温吞吞,待人有礼,连气都极少生,想来也是不懂得怎么骂人的。 

赵云澜也不知道得了个什么“吃饱了没事做闲得慌”的毛病,可能也是仗着有人爱,被骄纵得有恃无恐吧。


他就是喜欢惹沈巍生气,沈巍不准他做什么,他偏做什么。


知道有胃病还是要喝酒,说不准下地星他赵云澜非要下,嘱咐了一日三餐要定时吃,他赵云澜就是要睡到昏天黑地,等着沈巍回来说他,才起床吃饭。


知道的是别人情侣间的情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不对付。


你要我往东,我偏要往西。


我气死你……


2-


赵云澜快活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被人捧在手心里惯了,越活越回去。


3-


“幼稚!”


沈巍不舍得对赵云澜生气,也不知道该怎么生气,遇到实在没办法的事了,就大声叫几声赵云澜。


赵云澜叫完了,半天也憋不出个字来。只知道通红一张脸,瞪着那双大眼睛,噔噔噔得在哪儿气呼呼的来回走。

赵云澜双腿敞开,坐那儿,两只手往内撑着,对好,跟一只哈士奇一样,眼珠子就跟着沈巍转,表情一脸的无辜。


等了好久才听到一句“你不能这样。”


这可稀罕死赵云澜了~


沈巍对赵云澜从来都是没有脾气的,万年天性的隐忍以及沈巍刻意往斯文君子方面的学习造就了现在这幅个性。


不是会生气的人,但是不怒自威。


没有人会觉得温温和和的沈教授好欺负,他虽一惯是带着笑的,但要是不笑了,旁人也不敢出声。


至于黑袍使,他们连正眼看都不敢看,只知道那是个乌七八黑的大BOSS,万丈长刀“砰”得一声立在地上,没怂到“扑通”一声跪地上,你就很有出息了好吗?


惹黑袍使生气,怕是要昆仑借你一个胆了。


哦,昆仑的胆有点太大了,你怕是借不起。


赵云澜就是一只能捅天入地的孙猴子,天不怕地不怕,在如来佛掌中都能惬意地撒泡尿。


旁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儿,赵云澜非逮着做。


本来是一件儿腥风血雨的事儿,他赵云澜硬是做得满天都飞粉红泡泡。



4-


沈巍不会骂人,对着赵云澜又冷不了几天。

我们的黑袍使大人没出息的很,哼哧哼哧生着气,心里明明都已经下了决心要几天都不理人好好给他个教训,结果还没过一个上午,就巴巴地向着办公室门口,等着那个腿长腰细,笑得春花灿烂的人打着哈哈来接他。



沈巍也觉得自己没出息,可那是赵云澜啊,他少一秒不想着,都觉得亏了。

他对赵云澜的爱,就像一道奶油蘑菇汤,浓浓稠稠,甜甜腻腻,丝滑的口感配上浓郁的奶香,整个人都裹着一层蜜,吃到最后,也要拿面包一点一点地抹干净,不舍得浪费一点。


赵云澜这个坏人,就是知道这个,才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去逗弄他的小鬼王。


只有一次,沈巍是在是气得狠了。


5-


赵云澜不听话,非要去碰圣器。沈巍憋了一肚子火,眼睛都气红了。狠狠地敲了一把桌子,咬着牙就把人往床上扔,这回儿连赵云澜都叫不出来了。


赵云澜终于有点心虚地咬了咬嘴唇,看着扑着他身上的沈巍,想着他要干什么。


沈巍通红着一双眼,直直往赵云澜手臂上咬,张嘴的时候架势做得倒挺足,赵云澜还以为会是“嗷呜”的一大口,眼睛都闭好了,没成想还是蜻蜓点水的一小碰。


沈巍咬完人,什么也不做,就抱着赵云澜的腰,把脸埋在他肩头里,也不说话。


耳边一声一声隐忍地喘息声像一阵风一样,割得赵云澜这心啊,是又酸又疼。


他知道沈巍是真的生气了。


现在这样子,怕是已经控制不住了,是不想面对自己的时候失控吧。


赵云澜轻舒了一口长气,拖拖拽拽的尾音扯住了空气中一缕无奈与宠溺,带着低哑,叫出了爱人的名字。


“沈巍啊…”


赵云澜既然敢惹,那他安抚沈巍的法子也是熟门熟路了。


日常琐事就亲一口,实在不行就丢个面子撒个娇,再不行?没有什么事,是干一炮不能解决的。


但这真真正正地触及到沈巍心里底线的事儿,赵云澜还是第一次做。

 

他心里也没底了。



6-


赵云澜像往常撸大庆一样,一下一下有规律地,轻柔地摸着沈巍的头,一丝不苟的发型已经被破坏了,现在软软地塌了下来,还有几撮碎发被赵云澜捻在指尖转着。


“对不起。”


是沈巍说的,不是赵云澜。


“你说什么?”赵云澜问。


“对不起,云澜。”


又一次。


“你跟我道什么歉啊?这话不应该是我说吗?”赵云澜苦笑。


“对不起,云澜。


“我没有保护好你。”


“对不起。”


赵云澜卷着头发的动作停下来,原本轻松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变得讶意和痛心。


千万波酸楚的潮水从四海八方蜂拥而来,铺天盖地地淹没了赵云澜一颗滚烫赤红的心


他就像是被泡在了腌罐子里的一颗菜心,酒和醋,火速腐蚀着他的身体,辛辣又酸涩。


他的沈巍。

老是这样。




“你是白莲花吗?怎么什么错都爱往自己身上揽。”


沈巍当然听不懂什么是白莲花,赵云澜也没想着他能听懂,他只想让沈巍停止重复着“对不起”,他按住挣扎得要起身问他的沈巍,收紧了搂着人的力度,在沈巍微红的耳边亲了亲,勾住了他的小手指,开始满嘴胡言乱语。


“你以后不许和我说对不起了,不然我可真的要生气了。我要是生气了,就可能不要你了,我要是不要你了,你就该哭了。我又舍不得看你哭,我舍不得,心里就会难过,心里一难过,就不能好好生活了。”


沈巍慌慌张张地要坐起来,却被赵云澜按得紧,他想说什么来辩解,被赵云澜一个吻止了话头。

 

吻到情动时,赵云澜却难得的清醒,他轻轻地,不失强硬地说


“所以,沈巍,你给我听好喽,我赵云澜不需要谁来保护,我需要的是能够经历风雨的时候,让我放心靠着的后背,是在我踏遍万水千山的时候,在陡峭的石坡上拉我一把的人。”


“我守着你,你守着我。”

 

“我们一起看月色真美,我们给彼此岁月。”



7-



沈巍没有立刻回答,但赵云澜知道他是听进去了。


肩上的呼吸逐渐平稳绵长,手底下毛绒绒的头微不可及得往脖颈处蹭了蹭。


许久,静涩的空气中才有了声响。


带着大雨刚洗过春草的干净嗓音含着笑轻轻说道:





“就许你不听话吗?”

 



卧槽?

“沈巍,你幼不幼稚!”



8-


今天的特调处,又是充斥着粉红泡泡和沈老师一口一声“赵云澜”的一天。




9-



“赵云澜,我让你多穿件衣服出来,你怎么就是不听!”


“赵云澜,我说了多少次了早上要记得喝牛奶,你别以为你倒了我就不知道了。”


“赵云澜,我要你别喝酒了,你不知道胃疼起来有多难受吗?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赵云澜,你简直……”


END



10-


“太招人喜欢了?”

“有辱斯文!”








评论(136)

热度(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