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我的一个直男朋友(罗浮生×杨修贤/一发完)

总目录

这是一个本子的印调

上回发了把刀,有小可爱说,看得都想退生贤坑了。【我尔康手】你们冷静,生贤还是很美好的,欢迎来为TAG添砖加瓦啊!

5000+激情码字,全程小学鸡互啄,胡言乱语系列【我其实不是想写成这样的,你们信吗。】


我的一个直男朋友


0-


“赵云澜,你想亲我吗?”


“不想。”


“那上床呢?”


“杨修贤,你看到我这骨节分明,细如葱白的纤纤玉手了吗?”


“看到了。”


“信不信我给你一个大嘴巴子。”




1-


罗浮生来到酒吧的时候,正好看见赵云澜顶着恶狠狠表情扬着一只手,向杨修贤有点红乎乎的脸上拍过去。

他一个大跨步,搂过了杨修贤的腰,灵活地一个转身将软在赵云澜肩头上犯迷糊的人带进了自己怀里,并且用同等恶狠狠的表情对赵云澜喊道:


“你干什么啊!”


整套动作一气喝成,速度之快赵云澜甚至才看到一撮有点油的头毛,肩头上哈着酒气的杨修贤就到了罗浮生怀里。


秃了指甲的手在那细腰上摸了又摸,还将自己的脸有意无意地往正在用头舞动奇迹的杨修贤嘴上凑。


啧啧啧…


罗浮生啊罗浮生…




2-



“这货一喝醉了就爱找人发 情 撩 骚,我们家巍巍要下课了,我得去接人,他我就交给你了,你好好把握住机会,撤了啊。”


赵云澜顶着一脸“我懂”的诡异表情挥了挥衣袖,没有云彩可带,留下茫然无措一脸人畜无害的罗浮生依旧摸着人的细腰,蹭着人的脸。


“哎,赵云澜,你把他扔给我算什么回事儿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罗浮生对着赵云澜的背影嚎完之后,见人不理他,转头就在酒吧柜台开了一间大床房。


啧啧啧…


罗浮生好不要脸一男的…




3-



酒吧里的房间一般都是给喝醉了回不去的人用的,价钱不便宜,所以,一般人都只开一间单间,既便宜,休息办事也两不误。

贵宾级的大床房,是这个酒吧隔音效果最好的,任楼底下的人吵翻了天,想和太阳肩并肩,这楼上也听不见任何一点声儿。


贵得很,杨修贤常订。

 

罗浮生自己有个美高美,所以一般不去其他地方玩,这种房间,他还是第一次来。


 

一打开门,迎面就是一阵甜得发腻的香薰味儿,呛得罗浮生轻咳了几声,他摸了摸鼻子,适应了一会儿,才搀着杨修贤进去。

地上铺的紫色地毯过于厚实,拖出来的褶皱把罗浮生绊了一跤,两个人就这样磕磕绊绊地倒在铺满玫瑰花瓣的床上,罗浮生吹开了飘在自己脸上的花,把盖头挺尸在床上的杨修贤翻了个面,四脚朝天地躺在床上,观察起了这个带着旖旎色彩的小房间。


灯光是彩色的,绕着圆圆床安了一大圈,稍稍有点暗。靠着床的墙壁挂着一副几乎铺满整张墙的画,上面是一朵绽开的粉玫瑰。

 
浴缸和洗漱台就安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只有稀疏的几条珠链子挂在哪儿当隔断。


玫瑰色的纱分布在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床头柜上摆满了平平整整的防护用品,以及看起来就不太健康的碟片。


整个房间又俗又艳,罗浮生不是很喜欢。


床挺软,但如果是方的,就更好了。 


杨修贤一个骨碌滚进了罗浮生摊开的手臂上,罗浮生顺势把人搂了过来,轻轻拍着他的背。


香薰用得太辣眼睛了,需要换点儿柔和的


杨修贤轻哼了一声,两条大长腿缠住了罗浮生的腰,整个人跟只猫儿一样,往罗浮生颈窝里蹭。


罗浮生摸了摸他的头发,下巴垫在了杨修贤发旋儿上。


整个房间的设计,摆设,配色丑到令人发指,玫瑰用得太频繁了,一点新意都没有,等杨修贤醒了之后得和他讨论讨论,美高美的小房间用小雏菊为主题怎么样…


杨修贤睡在罗浮生身上,无意识地嘟囔着。


“罗浮生,亲我。”


罗浮生听到,吧唧一口。


说亲就亲。


“乖,睡觉了。”



4-


杨修贤第二天顶着宿醉的脑袋醒来的时候,罗浮生在边上搂着他的腰睡得七荤八素口水直流。


他看着罗浮生身上万年不脱的白背心,又看了看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只脱了一只袜子的装备,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杨修贤一脚把罗浮生踢下床后,自己穿好一只袜子和鞋无视了坐在地上嗷呜乱叫挠着自己炸开毛的罗浮生,头也不回地走了。



5-


杨修贤和罗浮生认识有两年了。


两个人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的,不,应该说,是什么时候开始走偏了呢?


新开的美高美娱乐会所的老板,罗浮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阅人无数并且是阅美人无数的杨修贤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对自己胃口的美人了,心猿意马地来到了这个灯开得堪比白天的娱乐会所,点了一杯伏特加,仗着自己背后有背景,张口就要见罗浮生。


美高美这地方,除了酒好点儿,其他的一无是处,要不是为了见那个所谓的美人,他早拍拍屁股走人了。


来这地方开酒吧,要是不知道杨修贤这人?那你这酒吧多半也不用开下去。


整个地界都是他家的,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将来这些地方,也都是他的。


罗浮生来这之前自然也是打听好了,美高美要想开得长久,与杨家搞好关系必不可少。



杨修贤看着一身白西装配着夏威夷衬衫的罗浮生从里间走出来的时候,审美挑剔的艺术家难得没有一句吐槽。


应该说,他那张小白脸,在那儿就吸光,把杨修贤的目光全吸过去了,谁还注意他穿什么啊。

此时此刻,杨修贤突然智商下线。往日里哄人的甜言蜜语,撩人的熟练套路,几乎都忘记了,他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

 

直到罗浮生在他面前站定, 他也没缓过来。杨修贤在情爱方面几乎是无师自通,面对难得让他怦然心动的人,他却表现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傻小子,在面对心上人时,满心的手足无措以至于他对罗浮生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



“我觉得你们家装修不是很行。”


这是一开始就跑偏了??



杨修贤躺在赵云澜的床上使劲儿揉着沈教授等身抱枕,一脸生无可恋。


赵云澜嫌弃地过去从他怀里拯救出了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沈巍枕头,拍了拍上面的褶皱,坐在杨修贤边上。


“你们就这样头靠头一点没脱睡了一整夜的觉?”


“准确地说,是脱了一只袜子。”


“我看他也不是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啊?所以这罗浮生是真的君子不乘人之危?他要真有这品质,那我倒是小看他了。”


“我要罗浮生亲我,抱我他都不排斥,有时候还会占点儿手上便宜,按道理,也不该是个直的,就算他是个直的,在我这英俊潇洒的相貌下也该弯了啊。”


赵云澜给了他一个白眼。


“我看他也不像是直的,难道?他对你没兴趣?”


“不可能!”杨修贤蹭得一下坐了起来。从盘古开天辟地到08年奥运会他杨修贤就没遇到过他下场去撩,对他没兴趣的人。


如果是这样,他宁愿相信罗浮生是直的。


“那可是你养了两年的小羊羔,你就这样放弃了?”


杨修贤闭着眼睛,脑子里浮现出了罗浮生那张笑得像个小太阳的脸,长而浓密的睫毛像鸦羽一般低垂在跟黑葡萄一样透亮的大眼睛前,生动又可爱。


一头小卷毛又软又篷还带着和他同款洗发水的香味,一身紧实的肌肉就像躺进了自带按摩效果的弹簧床里,窝在他怀里,整个人都舒服的不得了。


低音炮从唇红齿白中漏出,靠在耳边轻轻低语着。


“杨修贤,别闹。”

 

MD!


人间精品。




“卧槽杨修贤你给我滚蛋!!”


赵云澜一脸惊恐地看着在他床上开始兴奋起来的小杨修贤,连手带脚地把人轰下了床。


“憋着!给我憋着!我和我们家宝贝儿恩爱的地方容不得别人!”


“啧,赵云澜你怎么这么小气呢?!要是把你亲爱的弟弟憋坏了怎么办?!”


“表的!!找你的罗浮生去!!”


“不用你说我也会去找。”

杨修贤理了理自己凌乱的衣襟,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熟悉杨修贤的人都知道,这个小妖精,怕是又要开始施法作妖了。



想让他放弃罗浮生?想都别想。



6-


所有人都知道杨修贤喜欢罗浮生,只有罗浮生自己还在装傻充愣,哦…也许是真的傻。


罗浮生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叫许星程。


他知道杨修贤喜欢罗浮生,逮着机会就在杨修贤面前看似不小心地说着罗浮生的坏话。

 

因为他也喜欢杨修贤。



这种以为在背后说人坏话就能离间别人的思维方式,杨修贤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不屑一顾了。

 

再说了,杨修贤喜欢罗浮生看中的是这个人的人品吗?


今天的许星程又来找杨修贤说坏话了。


杨修贤难得没有甩脸子给他,这让许星程以为自己说的坏话终于影响到杨修贤了,他开始对罗浮生厌烦了。


于是许星程兴致更高了,一张嘴吧吧吧地更起劲儿。


杨修贤听得耳朵都要炸了,他喝了一杯酒,故意靠在许星程的肩膀上,手有意无意地摸过他的腰,露出了一个无人可逃脱的惯用微笑,带着刻意扭捏的语气,懒懒洋洋地说


“你陪我喝酒吧,我们这回儿,不聊罗浮生了。”


已经被美色冲昏头脑的许星程没有多余的理智去思考杨修贤突如其来的转变,他顺着杨修贤的动作一把搂住了他,用自以为及其帅气性感但在杨修贤耳朵里听着十分做作并且恶心的语气说道:“今天让小爷好好地来疼疼你。”


在被扔在床上的时候,杨修贤看着跪在他上方生硬地学着霸道总裁解领带的许星程,心里仿佛有万只草泥马奔过。


他尽全力笑得好看,然后一手拉住许星程的领带将他拉至刚好顶着鼻尖的位置,吐了一口气,轻轻地说:“你不如先去洗个澡。”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声以及并不好听的哼唱,杨修贤垮着一张脸,轻咳了几声,拨通了罗浮生的电话。


几乎是在打过去的一瞬间就被对方接了起来,罗浮生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叫着他的名字,杨修贤忽然就觉得委屈了。


他在这里对着一个讨厌至极的男人还要装做很喜欢的样子和他上床,他图什么啊…


不就是为了能听到罗浮生说一句喜欢吗?


就是这个人朦朦胧胧的态度一直吊着他的胃口,杨修贤就觉得他和罗浮生就差一层窗户纸了,可当他要去捅破的时候,才发现窗户纸里面还有一层透明玻璃。

这要是别人也就算了,直接灌倒了开房,可这偏偏就是罗浮生,他真正喜欢到心里去的人,杨修贤不想这么随便就拥有了他。

听着浴室里越来越小的水声,以及想到待会儿即将要发生的事,杨修贤从胃底涌上了一股恶心劲儿,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喑哑了起来。


“罗浮生……救我。”


7-


罗浮生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连钥匙都没用,他气喘吁吁地踹开门,映入眼帘 的就是他的好兄弟俯在杨修贤身上,粗鲁地扯着杨修贤的衣服。


他脑袋顿时就充血了,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许星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口腔里一阵血腥味冲了鼻,还有硬物脱落在里面。


罗浮生竟把他的牙都打掉了,一向被人当中心围绕的许星程没想过有被罗浮生揍这么一天,大少爷脾气的他也充了一肚子的火,吐了一口血沫就朝罗浮生扑了过去。


在打架方面许星程就是个弱鸡,罗浮生几乎是全程吊打,桌椅器皿被打得坏得坏,碎得碎,许星程早就躺在地上求饶说对不起了,罗浮生还打的不尽兴。


杨修贤没打算闹得这么大,在劝架之前裹了件外套,还不忘滴几滴眼药水。


“罗浮生你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你给我闭嘴!”


罗浮生听到他的声音后几乎是瞬间就把目光转向了他,杨修贤被看得虎躯一振,心里还有点打抖。


他从来没看过这样的罗浮生,赤红着一双眼,宛如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凶狠得看着每一个人。


罗浮生面对他的时候,总是笑得连眼睛都要没了,从来没有对他这么凶过。


杨修贤被吓懵了,眼睛里的眼药水顺着脸颊掉了下来,有点痒,他下意识地抹了一把。


在罗浮生眼里就是一个可怜巴巴的人被他的混蛋兄弟差点占了便宜,怕得哭了出来。


他又踹了一脚在地上没有力气反抗的许星程,啐了一口,一手扛着杨修贤就走了。


突然被扛在肩头上的杨修贤对这失重感不是很适应,他挣扎着叫了一声罗浮生,被对方咬着牙喝了一声闭嘴还不够,屁股还被打了一下…


卧槽……


这情况有点不妙啊……


8-


杨修贤被罗浮生扔衣服一样,扔在了床上,然后罗浮生自己进了浴室。


杨修贤挫败地坐了起来,心想:“难道这次又失败了?”


罗浮生进了浴室没多久就出来了,他把不知道在神游什么的杨修贤推倒,开始扯他已经所剩无几的衣服。


杨修贤心底的希望死灰复燃。


当他被脱个精光后准备闭着眼睛开始享受的时候,他又被扛起来了。

 

我怕不是个沙包哦。。。


随后他被丢进了已经放好水的浴缸里,从字面意思上的按摩服务来一套到真正意义上的按摩服务来一套。


罗浮生在给他洗澡?


倒了一缸的沐浴露和香精薰得杨修贤有点头晕,而且,罗浮生手底下的动作大有要把他光滑无痕的肌肤擦破一层皮的架势。


起先杨修贤还能惹,到后来皮肤上灼热的触感强到真的要烧了一层皮后,一直沉默装鸵鸟的杨修贤终于出声了。


“我疼。”

罗浮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低下了头,无数的泡沫从海绵球里跑出来布满了罗浮生握得紧紧的小拳头。


“对不起。”


“你肯定吓坏了吧,我是不是来迟了。”


“都怪我…没有早点看出来许星程对你的心思,才害的你遭遇现在这样的事。”


“以后不会这样了,杨修贤。”


罗浮生猛地抬起了头,两眼通红地看着杨修贤,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像是在心里默念了千百遍的话。

“你以后要是想喝酒了,你就叫我过来,我陪你喝。”


“这样,你喝醉了,就只能亲我,只能抓我和你上床。”


罗浮生小心翼翼地拉着杨修贤的手,笨拙地凑过去在杨修贤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不要怕,我以后会保护你,不会再有今天这种事情发生了。”


罗浮生这纯情小男生的模样和刚刚揍人的修罗模样又是一个天差地别,这让杨修贤有点适应不过来。


不过,这人握着他的手倒是挺温热的。


杨修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满心的柔情蜜意都从那双盈盈的笑眼里像个瀑布一样,呼啦啦的蜂拥而来,一泻万里。


他双手捧着罗浮生的脸,虔诚地说


“我其实什么也不怕,我只怕,你不喜欢我。”



9-


罗浮生当然喜欢杨修贤,从美高美第一次见到杨修贤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


小眼睛里藏着全是亮堂堂的星星,微卷的头发就像一根猫尾巴,一点一点地,挠动着罗浮生的心。


拿着酒杯的手,盘在高凳子上的腿,挂在唇边若有似无地旖旎笑意,以及出口时,那清透好听的嗓音,如一股流水,一点一点弯弯绕绕,潺潺地,柔柔地,从四肢百骸灌进罗浮生心里去。


罗浮生是个对待感情认真的人,他知道杨修贤爱玩,所以对杨修贤刻意的撩拨和暗示都当做没看见。


罗浮生不是不心动。


他只是不想成为杨修贤玩过之后就随手丢掉的人。


今天他看见有人正在强迫杨修贤的时候,理智和心里的那条线,全都被抛在了脑后。


连他的好兄弟都可以不顾及他的感受肆意地对杨修贤做这种混蛋事,凭什么他罗浮生,还要在原地自己给自己画圈儿。


凭什么他要怕,凭什么他要让,凭什么他要躲。


罗浮生把杨修贤从浴室抱到床上的时候,身上的草莓种得是又大又深。


他撑在杨修贤的上方,看着杨修贤那带着轻扬弧度又粉嫩无比的薄唇,摸了摸上面那颗小痣。


带着不容拒绝却温柔地语气问出了他第一次见到杨修贤时就想对他说的话:


“我可以亲你吗?”


10-


两个人在一起后,罗浮生当真就像个鹌鹑一样天天跟在杨修贤后边儿,生怕这人一喝醉,就随便跑去抓人亲。




杨修贤被盯得头皮发麻,一点自由都没有,只好坦白。




“我喝醉了只会睡觉,根本没有什么要找人亲的毛病,那只是我为了要睡你随便编的。”





整天提心吊胆就怕自己头上变绿地的罗浮生听了之后气得都快哭了。


END








评论(105)

热度(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