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时见鹿(一发完/粗长?/AU/小甜饼)

总目录

祝酷蚊 @Morwen 11号生日快乐【×】,原谅我现在才肝出这篇。

鹿精巍×摄影师澜?【我总不能让巍巍变成蚊子啊。。】


时见鹿


0.

赵云澜穿了一身看起来鼓鼓囊囊的黑色冲锋衣,背着稍大的旅行包,站在一栋白色的三层楼房前的木桥上,太阳晒得他头有点发昏,连带着头发丝儿都是滚烫的。赵云澜捻着手指头,深吸了一口气。


像是做了个什么重大的决定,轻拍了几下自己鼓起来的衣服,迈着誓死如归的步伐,走进了那栋小房子。


1-


“你好,我上周六在你们这电话预订了一个房间,住一周的。”


“我叫赵云澜。”

“赵先生是吗?您稍等。”


服务员在电脑上敲打了一会儿,要了赵云澜的身份证,随后递了一张白色的磁卡给他。


“祝您入住愉快。”


赵云澜没看几眼这个笑得满脸褶子的大叔,挥了挥手象征性地示意了一下,就急匆匆地要上楼去了。

在迈台阶的时候,由于太匆忙,反而一不小心撞到了木制的楼梯扶手,在他稳定身体平衡的同时,不知从哪儿传来了一声“mua~”不大不小,却在这只有两个人的宽大空间里显得特别突兀。


赵云澜慌忙捂住鼓起来的衣服,迅速跨上了好几个台阶。


“赵先生。”


老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赵云澜只觉得头皮发麻,整个背都要倒出了汗,身后的目光仿佛要将他烤灼,他吞了一口唾沫,缓缓向后转身。


对上了老板的目光,布着横肉的脸上夹着一双充满笑意的小眯眼。


“小心一点儿,赵先生。”


“好,多谢提醒。”

赵云澜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被发现。 




赵云澜躺在白色的席梦思床上,侧过头去轻轻抚摸着一只淡棕色的小鹿。小鹿的腿上绑着一圈绑带,现在似乎是被吓坏了,蜷成一团,在赵云澜的手掌心下瑟瑟发抖。


“你可要乖一点,不要乱跑乱叫,不然我不仅要付违约金,你还得被赶出去。”

赵云澜试探性的去抚摸小鹿细软的毛,小心又轻柔。也不知道这鹿是不是真的能听懂人话,还是赵云澜表现出的友善让它放下了防备。

反正说完之后抖得也不是很厉害了,逐渐平静一段时间后,还试图拿自己的小耳朵去蹭赵云澜的手。没成年的小鹿,身上的冬毛摸着特别舒服。


赵云澜伸了个懒腰,用自动遥控器打开了窗帘,他随意地摸着小鹿的脊背,看着外面树木森森,翠绿生机,旅程的疲惫从这一刻席卷全身。


湖边清爽的风和和旭的阳光穿过巨大的落地窗跑了进来,禁止携带宠物入内的小木牌还立在窗子外的木桥头上,被风吹得摇摇晃晃。


2-


也不知道这趟旅途是好是坏。


刚到这地方就撞上了一只漂亮的小鹿被困在的捕兽夹里。那时候赵云澜正走在来民宿的石头路上,就听见右侧森林里面传出了 “mu~mu~”的声响,那叫声太过惨烈了,让他没有办法忽视。


在幽静陌生的树林里钻了好几个树丛的赵云澜,终于顺着声响,扒开了一层又一层的草堆后,看到了一双他这辈子见过最明亮漂亮的眼睛。


湿漉漉地,亮晶晶地。

 

直击心灵。


赵云澜是个摄影师。


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于是他废了半天劲儿掰开了那个已经生锈掉渣的捕兽夹,把已经怕得把头埋进草堆里的傻小鹿揣进怀里,然后通过导航,半摸半走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荒郊野外,找到了最近的动物诊所。


上过药后,在那双眼睛的驱使下,鬼使神差地把它藏在衣服里,偷偷带到了民宿。


冲动了…


赵云澜睡醒后看着蜷在床上与小鹿同款姿势和同款小耳朵以及的陌生男人,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往脸上打了几巴掌。


是疼的。


他没在做梦。


真的冲动了…



3-


赵云澜。


一个从小接受高等教育的二十一世纪良好青年,一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


在经历那个奇怪的人头上似真似假,揪了好多次都揪不起来的耳朵以及被疼醒来的人给了一爪子并且看到了那只小鹿的同款大眼睛特别是他还开口说“谢谢你救了我’之后存在了二十八年的社会主义科学价值观。

彻底崩塌了…


我救的小鹿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




4-

赵云澜花了半个小时接收了自己救回来的小鹿是个妖精并且会说话名字叫沈巍。


虽然对方还给他科普了一大堆关于他们种族的历史和来源,并且赵云澜也完全明白,这小孩儿像倒彩虹豆一样把自个儿的来历背景都告诉赵云澜为得就是怕赵云澜一个不小心就把他扔了。


大大地眼睛里充斥着慢慢的恐惧和小心翼翼。看着可怜极了。但是赵云澜依旧听得漫不经心并且没记住多少。



明明看着年纪挺小,怎么说起道理来像个年过半百的老学究。


“哎,小孩儿,你今年几岁了?”


赵云澜捏着手心里嫩黄柔软的鹿耳朵,一边好奇地问。


照这模样,还是个小崽子。


“2416岁”


对不起,打扰了。



赵云澜不想去了解这种远古种族的年龄是怎么个算法,反正他专注薅小家伙毛的时候,小差还不至于开到海那头去,依稀有点印象

。这个小崽子好像是说,他前天成年礼刚办,也是当天才得到出林子的资格,没成想,经验不足,一出来就被以前偷猎者遗下的捕兽夹给夹住了腿,在那儿嗷呜叫了一天一夜也没人理他,直到遇到了自己…


按电视剧里的情节发展,下一步直接就该为了报恩,以身相许了吧?


赵云澜摸着自己许久未打理的胡渣,把这漂亮小孩来来回回地端详了好几遍。

一双汪亮汪亮的大眼睛像沉在湖底的黑珍珠,在盈盈秋水里发出烁烁的微光,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粉嫩的薄唇,会在受惊时发出虚弱娇气的呜呜声,再下面是还未发育好的喉结与在晶莹皮肤下包裹着的漂亮锁骨。

 

赵云澜脸上有点发热,并且某个不听话的地方有点按捺不住了。

 

“你给我变回鹿的样子!!”

赵云澜捂着眼睛,用手指着懵懵懂懂的小孩儿,语气凶横。

 

“变回来了。”

小鹿的声音还有点颤抖,眼睛里也有些怯意。

赵云澜松了一口气,安抚着小鹿又在心里默默地骂自己禽兽。。。

 

这还是个孩子啊。。。

赵云澜。。。

你们不仅物种上有障碍,年龄上也有差距啊,、。

 

你清醒一点儿!!!

 

要说赵云澜,也不是一般的人。,短短时间重塑了价值观,接受了一只成了精的鹿在他边上呼呼大睡,还能对着它动着流氓心思。

在沉默中变会儿态之后,他还能装成一种,正在撸大庆猫的架势,泰然自若地摸着小鹿屁股上的毛。


欣赏着窗外的日落和湖边吹来的风。


把这一小意外当做是这次旅行的惊喜。

 

心比湖大。



5-


赵云澜是来这里采风的。


原来说陪他一起来的朋友,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所以这趟不长不短的旅途,只有他一个人。

赵云澜本来就是订得双人间,所以沈巍变成人形跟着他进进出出的,民宿老板也不会起疑。

所以他就天天出去溜沈巍,完全没有CARE这次旅行的重点是什么。



他的工作迟迟没有起色,所以主编给他放了一个长假。


让他在这段时间里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的脑子,争取能像小说里写得那样,从大自然获取到某些不知名的灵感,拍出了惊世之作,拿个像模像样的奖什么的。


赵云澜一笑置之。当然为了面包他还是要迎合着老板,表现得“卧槽你这个想法真不错”的谄媚样儿。


有个屁用。


拍不出来就是拍不出来。


他来这风景挺好,信号好不好的荒郊野岭感受什么?


泥土的清香还是青草的芬芳?


赵云澜真的没有这种文艺情怀。


他学摄影,只是想拍自己喜欢的东西。


而不是为了去迎合普罗大众而刻意去拍得沾满铜臭味的图。


赵云澜曾经太多次为了生活放下原则,拍出了一堆垃圾,但那群人却当成宝的东西。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青草芬芳,鸟语花香,信号不好的荒郊野外,他突然就想撂挑子不干了。


赵云澜走在那条白石子儿路上看着已经在草丛里撒了欢滚圈圈的沈巍。


整个人趴在有点小花的草上,头顶肩头还有衣摆上都或多或少地粘上了一点泥土和叶子。


他就这样撑在哪儿,戴着赵云澜给他的帽子。


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睛就这样湿漉漉地看着赵云澜,干净得像被雨洗过的天空。


整个人都散发着温和兴奋的情绪,赵云澜提着他的相机,一步一步地走近。想象着被黑帽子盖住的地方有一双软乎乎的耳朵在扑腾着迎接他过去,布在上面的绒毛就像蒲公英上的小絮,轻轻柔柔又挺立。他手心都在发汗,心里突然酥酥麻麻起来,脸颊有点发烫,嘴角也不知不觉就扬了起来。


赵云澜的脚步像是踩着铃铛,几乎是每一步都响着轻扬。

他到了沈巍边上,蹲下身,捏了捏对方的小脸。


然后拿起了他的帽子,将自己的双手盖在了上面,开始轻柔地揉搓起来。软软的耳朵蓬蓬的毛,比家里养得猫咪,触感还好。


这是沈巍最敏感的地方,家里的老祖宗说,耳朵是只有自己喜欢的人才能碰的地方。不经人事的小鹿,不知道如何反抗,只知道红着脸,趴在自己救命恩人的膝盖上,乖巧地把耳朵递给对方,一团小小的短尾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在裤子里面轻微的抖动着。




他们老祖宗说过,救命之恩,是要以身相许的。




6-


小家伙长得漂亮,但始终是个孩子,而且他们是露水情缘,他马上要离开,而沈巍要回森林。


赵云澜是情场老手,关系亲疏把握有度,沈巍眼睛里的小心思也看得完全。

只是可惜,不能接受。


但他又舍不得看见小家伙眼里的失望,所以,当沈巍竖起耳朵想凑过来与他亲热时。赵云澜就骗他说你太小了,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对我做这些事了。


沈巍也很乖,每次他都变成小鹿的样子窝在赵云澜身边,赵云澜不去逗弄他,他也不主动靠近。


“等我长大了就能亲你了?”


“当然可以。”


好,那我要快点长大。


然后亲你。



一人一鹿,硬是把一周的日子过得像是半辈子,赵云澜又续了房费,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也是毫无意义,这只会让离别的痛苦加深。

 

可是他就是舍不得。

舍不得就这样放开他纯真清澈的小鹿。



沈巍自愈能力不错,再加上有赵云澜的药,腿上的伤好得挺快,伤口基本愈合,就是行走时骨头还会有点痛,但是过一段时间就能好了。

最让赵云澜忧心的是大腿接近屁股那里有块被蹭掉的毛,怎么也长不好,油光水滑的皮毛上,就有这么一块丑到爆的秃皮。


赵云澜强迫症有点儿犯了,对着鹿得屁股端详了好一会儿,在小鹿彻底变成烤鹿的之前,拿起自己的剃须刀,嗡嗡嗡几下,在那块地方剔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爱心。


“你看,你连毛长得都是爱我的形状。”


小鹿很高兴。


因为他爱赵云澜。


这里的天气多变得很,前一天还是暖阳高照,后一天就已经是冰天雪地了。


小鹿怕冷,赵云澜也怕冷,两个人就这样窝在暖气房里烤着炉火不愿意出门了。

严峻的天气让赵云澜果断放弃了,沈巍的每日一溜。


沈巍在睡梦中醒来,浓烟已经布满了整个屋子,他咳了几声,发现着火源是离床不远的壁炉,赵云澜睡觉时忘记灭火炉里的火了。

他推着赵云澜要他起来却发现对方一点也不应他。


要看这火舌要滚到床单上来了,沈巍着急地架着赵云澜,把人往外面拖。他小没什么力气,腿也没好,赵云澜的体重不轻,他硬是把人撑了起来,带着哭腔叫着赵云澜的名字,拖到半路,一个火柱子朝赵云澜正面掉了下来。



7-



赵云澜因为浓烟吸入太多,住进了医院


醒来后已经是第三天了,他一睁眼就问:


“他的小鹿呢?”



大家都说没见过,以为赵云澜这几天睡迷糊了,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他所有的东西都在那场大火里烧没了,相机也是,小鹿也是。


他回去找,人说根本没有这个人,也没有这只鹿。


一切就像真的是场梦一样。

但是赵云澜心里清楚,这不是梦。


那日带着森林里的松树香伴着湖水底水藻的气味还萦绕在他的鼻尖久久未曾散去。

那是森林的味道,那是他的小鹿,每次扑向他时,首先灌进鼻腔的味道。

 

从赵云澜出院,到那次大火,再到他再次回去,又再次离开。

时间过得飞快,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

赵云澜辞了职,成为了一个自由摄影师。


他辗转于各个城市,进入过各种森林。

他也不知道自己再找什么,再期盼着什么。


或许。

只是想再见他一面呢?


赵云澜不是没有想过,他的小鹿是不是已经在那次大火里为了救他,已经被烧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但是他不愿意相信。

毕竟人啊。

总是要给自己留点念想的。

不然,怎么能支撑得下去呢。

 

今天的赵云澜难得给自己放了一个假,睡了一天的他,半夜两点多跑出来觅食,经过转角的垃圾桶边上时,突然被一个人扑倒在地。


大半夜的被扑倒是个人都会觉得不妙。


赵云澜看也不看的就伸手把人狠狠一推,落在手心里的重量轻的可怕,赵云澜听到远处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就是一声“mua”。


他整个人都僵住了,手维持着挡在眼睛边上的姿势,不敢放下。手里的橘子散落一团,滚到了远处,撞到了一个易拉罐,轻响了一声,吓跑了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吃的猫。


赵云澜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抬下手臂,心里忐忑不安,闭着一只眼睛,想睁开却又不想睁开。

 

“赵云澜。”

不是他的声音。。,

心里腾起来的激动瞬间消散,血液在这一刻瞬间冷却,失落感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赵云澜整个人就像蹦过极一样,激情过后,只剩满身的冷汗与持久未能平息的心跳。

他在裤腿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站在灯下看着坐在黑暗里,像个乞丐一般却认识他的人。

“你是谁?”

不远处传来石子摩地的声响,赵云澜猜测这人应该是站起来了。

“赵云澜。”

来人的声音多了哽咽。

赵云澜越发疑惑了。

随着黑暗里的人影,走进光里。

整张脸的轮廓一点一点地从黑暗中显现出来。


8-


赵云澜在看清楚的这一刻,心如刀搅,无数酸楚不知从何处淹没了整颗滚烫的心,他鼻头发酸,眼睛灼热无比。

 

白净的脸上布满灰尘的,身上也是破破烂烂的,整个人就像是从淤泥里爬出来一样,只有一双眼睛还是明亮。


赵云澜站在原地,不敢动,他生怕这只是一场梦。


然后他看着他的小鹿,湿润着一双眼睛,一步一步,赤着脚,踩在滚烫的柏油路上。


啪踏啪踏。


每一步都踩在了赵云澜的心上。


青草的清香带着森林的味道撞进了怀里,撞进了心里。


他的小鹿在哭,哭得很大声。


赵云澜紧紧地搂住了他,血液仿佛在这一刻沸腾了,咕咚咕咚得在冒着大大小小的泡泡。

“沈巍。”

赵云澜听见自己沙哑地声音叫着他在心里,在梦中,重复了无数次却不敢叫出来的名字。


然后他的沈巍一边哭着,一边开始伸着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赵云澜的胡子,粉嫩的舌尖一点一点的,软乎又湿润地在赵云澜脸上经过,一双湿漉漉地眼睛又可怜又可爱,小虎牙在口中若隐若现着。


这是他们表达喜欢的方式,是沈巍曾经对赵云澜说的。


赵云澜眼神炙热,喉头开始发紧,他终于开始好好看看自己的小鹿。


原本像小树苗一样的身高在短短半年时间成了大树,头发也长长了许多,眉眼也越发精致了。


“你长大了?”赵云澜说。


“嗯,所以你可以亲我了。”


9-


沈巍替赵云澜挡了那根柱子半脱半爬着吐着血把人从着火的房子里脱出来,严重的伤势让他无法再变成人型了,他看着远处跑来的人们,想着不能给赵云澜添麻烦,于是,怯怯用舌头舔了一口赵云澜,就钻进树丛里藏着,直到看着赵云澜被救走后,才放下心来,可惜这力一卸,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以为他要死了,死之前还想着:亲了赵云澜一口,不算亏。。。


他醒来时是在自己的山洞里,整个人都泡在腰痛里,唯一的弟弟守在边上,看见他醒来就过来对着他哭。


他擦着弟弟的眼泪,听见弟弟说他昏迷了好长时间,担心他再也不能醒过来,沈巍觉得很愧疚,弟弟担心了他这么久。。他却一门心思地想着:“他已经离开赵云澜很久了。。。”

沈巍恢复后,又在家里养了不少时间。身体好了之后,他就再也待不下去了。

想念那个人的声音,想念那个人贴在脸上微微刺痛的胡须,想念在他温暖的怀里听着起伏的心跳,想念那人柔软好亲的嘴唇。


想念他。

想亲他。

想抱他。


沈巍觉得自己着魔了,他不惜违背族规,丢下了自己的弟弟,去森林的深处,喝了能加速生长的药。


因为赵云澜说,自己长大了就可以亲他了。

 

那种药很苦,吃完后效果来得很快,四肢抽长的痛苦比那个时候大柱子砸背还要痛,沈巍蜷着身子,咬着自己已经湿润的头发,在草堆里挣扎翻滚。

给他药的老婆婆说,这个药吃了很痛,他可能会疼死。

可沈巍不能死,他还要去报恩,他要长大了,以身相许。


10-


来到人类社会的沈巍,虽然已经是一副成人模样,但是心性却还是孩子。

他胆怯一切,不敢与人交流,只能缩在幽暗的巷子里等到天黑了,慢慢赶路。

渴了喝河水,饿了就吃青草。

他不能变成鹿的样子,因为赵云澜曾经和他说过,像他这样漂亮的鹿,被人类看到了,会被抓进笼子里的。


沈巍要找赵云澜,不能被抓。

 

他一步一步地走着,想象着每走一步,就能离赵云澜更近一点,带着这样喜悦的心情

每一脚踏在地上都是一个响亮的吻。


他要

跨越千山万水,淌过山川河流,用短短数月的时间,走过了上万年的岁月。


然后去报恩。


END




评论(48)

热度(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