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谁动了我的小蛋糕(小甜饼/一发完/生贺)

糕糕生日快乐。 @一颗棠梨糕 

还是赶上了,刚睡醒,脑袋有点懵,无营养小甜饼,啊。。就是纯秀恩爱


谁动了我的小蛋糕

0-

“面粉””

“到!”

“黄油”

“到!”

“砂糖”

“到!”

“牛奶”

“到!”

“鸡蛋”

“到!”

“奶油”

“到!”

“芒果”

“到!”

“大庆”

“喵嗷!”


1-

沈巍最近休假,于是乎,多了精力的他,把地上地下里里外外的事务都打理的整整齐齐,赵云澜的特调处,有了难得的清闲。


清闲的赵处长,窝在自己办公室里的皮制椅上,捧着一袋沈教授严厉禁止食用的油炸薯片,看起了美食栏目。


“鸡蛋打三个。”

“砂糖30g?这太少了点吧。”


大庆看着赵云澜飞快得搅拌着碗里由,很多砂糖,三颗蛋加少于蛋壳一起组合的混合物,纤长的胡子微微抽搐着。


“然后是,面粉100g,30g已经融化的黄油以及250ml的牛奶,小巍喜欢牛奶,可以多放点,然后使劲儿搅在一起就好。”


“不是还要再过滤一下吗?”


“什么?”

“电视里说,不是还要过滤一下的吗?”

“哦?是吗?我可能忘了。”

大庆在一边瑟瑟发抖,他看着赵云澜那一碗悬浮着不明块状物体的液体,心里为沈老师的肚子捏一把汗。


黑袍使是不会吃蛋糕吃死的。


对的吧?


2-


跟着赵云澜把奶油打得满脸满手满灶台的节奏,他开了火。


然后大庆看着锅里摊开的面糊,沾住了锅底,然后变得黑黑的,被赵云澜又翻了起来,拿新的糊糊遮住填平,大庆的小爪子在躁动不安,在逃跑的边缘试探。


三三两两的鸡蛋壳,将近半个罐子的白砂糖,用量比砂糖稍微谦虚的牛奶,没有过滤干净的面糊以及焦黑并且十有八九还有夹生的面皮。


会死的吧…


就算是黑袍使…也是会死的吧…


“大庆,我给你一个荣幸,让你成为我小蛋糕的第一试吃员!”


大庆竖起了自己的毛:告辞!!

3-

“你说云澜在家里做蛋糕玩?”

沈巍停下批改文件的笔,饶有兴趣地看着趴在桌上跑来告状的黑猫,还伸手捻去了它粘在耳朵上的点点奶油。

“不仅如此,他还无聊到给食材配音。”

沈巍轻笑了一声,“这很可爱啊。”


“你清醒一点儿,黑袍大人!你以为那是亲亲小男友体贴得给你做爱心便当吗?那可是赵云澜!鬼见愁赵云澜!趁他现在还没把成品直接做好端到你面前盯着你吃完,你现在还有机会回去阻止他!阻止不行,补救也好啊?”


“……云澜无论做什么我都会吃进去的。”


“包括鸡蛋壳和夹生的面皮?还是半罐砂糖和牛奶?”


“他不能吃这么多糖。”沈巍“蹭”得一下站起来。“我得回去看看他!”黑色的浓雾从脚底上来瞬间包裹住了沈巍身形,然后迅速消失,只留几缕未散的清烟。


大庆窝在原地,用爪子扒拉着被奶油润湿的小耳朵,一双翠绿的猫眼机智地看穿了一切。


“呵,男人。”

4-


沈巍到家的时候,赵云澜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沈巍定定心神,凑过去,给他盖了一张小毯子,再俯下身接近的时候,他觉得他的爱人,整个人都香香甜甜的,全是奶油味儿。


应该不会这么糟糕吧?

毕竟赵云澜甜得让他想立刻吃掉。


沈巍忍不住舔了一口赵云澜的脸,痒得人嘟囔了一声微微转了个身。


沈巍不敢再动作,生怕把人惹醒了,起身去了厨房。


一打开门,迎面扑来的就是和赵云澜身上如出一辙的奶香,随后就是如沙尘暴过境后留下来的灶台。


沈巍只觉得自己脑门上的青筋跳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见右耳边的闹铃声响,沈巍怕吵醒赵云澜,几乎是同时就打了一个能量球过去,把闹铃打停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被他忽视的蛋糕本糕。

5-


这几乎不能称之为一个蛋糕,该有的形状没有,松松垮垮地成了一滩液体,像生蛋液一样围着累了好几层的面皮。


而且看这个架势,应该是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把生的弄成熟的加工步骤了。


沈巍觉得自己不可以。


他很爱赵云澜,但这个他真的不可以。


5-


他就像做贼一样从门缝里看了一眼睡眠状态目前稳定的赵云澜,然后慢慢把厨房门合上,迅速处理完冰柜里那个如懒蛋蛋衍生食物般的蛋糕,撸起了袖子在灶台忙碌着。


他要趁云澜醒过来之前,做出一个新的蛋糕出来。


模样虽然不能做得好看,但至少它要是个能吃的东西。


云澜好不容易对烹饪有了些兴趣,他得鼓励他,让他开心。


沈巍的异能是学习,顾名思义,就是擅长学习。做什么一点就通,一点就会,学得快。


他做的过程比赵云澜顺畅太多,而且这个蛋糕也不复杂,就是冷藏的过程久了点,不过这可难不倒沈巍。


黑袍使是什么人。


走路自带万年寒冰气的人,他用掌心捂着蛋糕,不到一会儿就能成型。


既然要作假,就要做得像模像样。沈巍把冻好的蛋糕放进冰柜里,然后去叫醒还在睡的赵云澜。


“云澜?醒醒,你的蛋糕好了。”


“唔…”


赵云澜听见蛋糕后瞬间清醒了,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做蛋糕,兴奋劲儿还在。


三作两步地拉着沈巍就往厨房跑,然后献宝似得把小蛋糕放到沈巍面前。


连叉子都给他放好了,不大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就这么满怀期待地看着沈巍。

沈巍庆幸,还好他自己做了一个,不然,凭着赵云澜这个小眼睛,他肯定是没办法拒绝那个小蛋糕的。

成功地让自己的胃逃过一劫的沈老师在心里默默得給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你快尝尝!”


沈巍笑了一下,拿起了勺子,吃起了自己做的蛋糕。


他自己做的蛋糕当然没问题,不过为了迎合赵云澜的口味,他特意加了不少糖进去,样子他没有办法做到赵云澜那个懒蛋蛋的天才样子,但是对于丝毫没有厨房经验的赵云澜来说,这个样子是可以哄过去了。


一个小蛋糕快见了底,赵云澜还没有让他停下的意思,沈巍觉得自己被齁得脑袋疼。


还剩最后一口的时候,沈巍想着要喂赵云澜吃一口,却被赵云澜摇头拒绝了。

“你吃。”赵云澜说。

好,我吃。。。

沈巍面带微笑的全部吃了进去,看见赵云澜眼睛里的期待都快要溢出来了,就像他教的学生拿着做好的报告站在边上渴望得到他的夸奖一样。

 

真是可爱极了。

 

沈巍吃的蛋糕甜到心里去了,他现在想立刻抱着他的云澜,好好亲亲,却还是装作正经样子十分中肯的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有点甜,不过挺好吃的。”


沈巍看到赵云澜的脸色忽得一下变得很难看。


他突然朝沈巍扑了过去,用手托着他的脸。


焦急地说道:“张嘴!”


沈巍:“什么?”


“卧槽你没吃到我在蛋糕里藏得戒指吗?”


沈巍:“!!!!”


“去医院?你能去医院吗???卧槽?这么硬的一东西,你没吃出来???”

沈巍:“……”

“怎么办,怎么办……你有一个像你弟弟一样强大的胃吗??”

沈巍:“……”


他按住上蹿下跳的赵云澜,搂住了赵云澜,一吻封唇。


甜蜜的蛋糕加上芒果的清香在两人的唇齿之间流转,等到自己口腔里的蛋糕味儿都甜到赵云澜嘴里后,沈巍又顺势亲上了赵云澜的眼睛,趁赵云澜闭眼的功夫,手在背后悄悄地做着小动作。


楼底的垃圾堆莫名其妙地传出了哗啦啦的声响,吓跑了在那里踢小皮球的小孩儿。


没过多久,便安静了下来,随后,沈巍舞动的手掌心里多了一枚银色的戒指,在窗外的跑进来的阳光下褶褶生辉。



“戒指我很喜欢,戴在手上刚好合适。”


“你骗我啊。”


“下次不会了。”

END
 


评论(82)

热度(1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