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小段儿

“我觉得你真的不能这样对我。”


“这不公平。”


赵云澜带着一顶黑色渔夫帽和一次性口罩,黑框眼镜,穿着一件黑白格子衫,里面没有再穿衣服,露出白花花的肉和锁骨。


整个人坐在沈巍的办公桌上,把腿盘着,竖起个兰花指就能立地成佛的那种。


委委屈屈得看着低头批改文件的沈巍,搓着屁股底下坐着的试卷。


“沈巍,你看看我呗。我待会儿就要回片场拍戏了,咱们好不容易见一次,就别把时间浪费在吵架上了,行吗?”


此话一落,一直在低头忙碌得人才终于给了一个眼神过来。

几个月没见,又瘦了不少,脸色也不好,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都快赶上国宝了。


沈巍叹了口气,三分无奈七分纵容。放下了拿着水笔的手,把赵云澜脸上的口罩勾开,捏了捏他的小脸。


满手的胡渣扎得他手心痒,上面还有点湿汗全抹到了赵云澜脸上,不过这人也不在意,因为在沈巍抬眼看他的一瞬间,就笑得像只流氓兔了。


这个笑起来能让九百万男女都为之疯狂大声叫宝宝的可爱男人,在自己恋人的手心下乖巧得像只小猫咪。


甜得像朵玫瑰花。

“离你回去还剩多长时间?”


“十五分钟吧,我是从剧组偷跑出来的。”

“你怎么又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沈巍笑得一脸无奈和勉强,“十五分钟的时间连吃顿饭都不够,你是打算让我抱着你坐在这里磨完着十五分钟,还是趁学生们都在上课,一起在大学里散散步?”


赵云澜搓了搓自己有些凉意的手,灵活地跳下了办公桌,熟门熟路地从沈巍那堆的满当当的架子上抽出了一本书,然后一个猛扑,扑到了办公室里的皮质沙发上,一手拎着书里的小红绳,一手拍着自己旁边的空位置。


“快过来给我讲故事。”

沈巍看着赵云澜孩子气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捏着书角坐在原地没有动。


“沈老师,你再磨蹭,就只能给我讲10分钟了。”


沈巍本来还想再等等,看赵云澜还能做出什么可爱的举动,不过经过他这么一催促,突然发觉到他们的时间确实有限。

原本开始升起的喜悦心情,瞬间被打回了谷底。


沈巍快步走了过去,,刚一坐下,如一条鲶鱼般的赵云澜就扭动着身体窝到了他的膝盖上,抓着他的一只手,仰头看着他。


“开始吧。”


“我等侯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


“我和那个女孩儿真的没什么,那天晚上就是因为我们在外面聚餐吃得太晚了,我出于人道主义送她回酒店,我看她安全到房间了就直接出来了,那群媒体拍到了但故意不放出来。”


“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你知道的,我们需要给这部剧提热度,让它多些关注率和爆点,所以工作室那边才没出来澄清。”


“专心听,别打岔。”


“你明明知道我醉翁之意不在酒。”赵云澜扒开挡住沈巍脸的书,两只手伸过去捧着沈巍的脸“别生气了,我只爱你。”


“我没生气。”

他本来是不想在这短暂又珍惜的相处的时间里聊这种事的,可赵云澜非要提起,大有股他不表态就誓不摆休的架势。


可他表不表态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重要吗?

无论他生气与否,都不能改变什么?


这是赵云澜的工作,他要理解。


这只是一个开头,今后随着拍摄的进度推进,他还会看到许多自家的小男友和那个女人的暧昧标题以及被刻意曲解却不能多加解释的亲密行为。


赵云澜管这个叫营业,这是每部戏的宣传期间,必不可少的环节。


他都这么说了,沈巍还能说什么?


在决定和赵云澜在一起的那一刻起,就应该做好面对这些“所谓营业”的准备了。


只是沈巍现在还做不到豁达,他生气,他憋屈,却还是要在面对赵云澜的解释时,笑得云淡风轻。


“我知道的,我能理解,需要我亲你一口表示诚意吗?”




沈巍顶着满嘴的甜蜜送走了赵云澜,自己整理了一下凌乱的沙发,待在突然安静的办公室里发呆。


空气里还有那个人身上未散去的玫瑰香水,现在经过时间的推移尾调已经变成了温暖的雪松香。沈巍贪恋得深吸了几口,直直地歪倒在沙发上。


手机从口袋里掉了出来,上面的界面还停留在“当红小生赵云澜深夜送祝红回酒店”的大红加粗标题。

一连拉下来都是这个,满屏满版的都是赵云澜和另一个女人。


沈巍的眼神幽黑得就像是一口深潭,表情从如沐春风瞬间转化成了面若寒霜。


他搓着手机屏幕里赵云澜的名字,突然收紧了力道,不留余地地向正前方一扔,黑色的手机带下了赵云澜选出来的书,直直地撞向大门。

随着“砰”的一声脆弱的声响,
整个物件瞬间支离破碎,成了一堆废零件。


沈巍别过头,不去看那堆残骸,而是拿着赵云澜抱过的那个枕头捂在脸上,遮盖住了现在出现在他脸上不甘又无力的表情。


除了忍耐,他还能干什么。

 
 
 
赵云澜到片场后就给沈巍打电话报平安,却打了好几个都没有人接。 
 
 
赵云澜心里失落极了,却还是要打起精神来面对朝他跑来的女演员。 
 
 
今天这场戏有媒体来探班,他必须配合好祝红,这是公司交给他的任务。 
 
 
今天这场戏刚好是场亲热戏,男女主正好时隔多年久别重逢第一次见面,有哭戏,有吻戏,要动情。 
 
 
赵云澜演不好,他满脑子都是想着沈巍没接他电话,他的小老师在自己生闷气,想回去给他跪个搓衣板什么的。 
 
 
好在这场戏的主要部分几乎都在吻戏上,用不了太多演技和情绪,赵云澜以为很快就能过,没想到导演就像是故意一样。 
 
 
亲到口红都糊了才叫停。 
 
 
好几台照相机对着他嘴上的口红印拍,赵云澜都能预见到明天的热搜是什么了? 
 
 
“ 赵云澜祝红片场激情拥吻,疑似假戏真做” 
 
 
把搓衣板换成榴莲吧。 
 
 
不用考虑了,今晚回家就买。 
 
 
TBC
 
 


评论(47)

热度(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