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非】罗非的橡皮鸭子(一发完/小甜饼)

总目录

每一个非非都应该有只属于自己的橡皮小鸭子。【这是什么沙雕发言。。】


0-

罗非最喜欢的时间,是每天晚上泡在浴缸里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松了一身疲惫的筋骨,躺在合适的温度里,水汽托着他的身体,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舒服得过了头。他会选择眯一会儿,然后开始思考事情。


有时候是当时没有解决的案子?有时候是以前存有疑点的案子?有时候是本杰明从各地搜刮来考他的解密题?反正总是要想些什么。


只有当身体舒适后,头脑才是最适合思考的。

罗非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1-


他只要一开始进入自己的头脑风暴,就会过分专注,就会忘记时间,就会忘记自己是躺在浴缸里,没穿衣服。

每次都是要被冷掉的水冻得嗦牙花才会顶着一身鸡皮疙瘩裹着小毯子火速奔向自己的床。


他瘦,也不爱运动,身体又不好。

 

状态不好的时候,第二天起来总是会有点头疼脑热的小毛题,昏昏沉沉难受了老半天后,也学不会教训,当天晚上还是要在浴缸里继续像泡冬菇一样泡着自己。


2-


和罗浮生在一起后,罗非基本上,就没有这个时间了。


因为某些不要脸的人会不要脸的闯进来,然后强行挤进单人浴缸里,把浑身裹着泡泡一脸懵逼的罗非从浴缸里捞起来,放到自己身上。


罗浮生不重,但是大只。这么大只的罗浮生放在弱柳扶风的罗探长身上,会让探长喘不过气来。罗非也很大只,但是罗浮生身体强壮,可以很轻易的捞起一只罗探长,所以单人浴缸里,两个人的正确姿势只能是罗浮生在下,而罗非隔着一层水就这样贴着罗浮生一片肉。

这样的罗非不能好好思考,也不能再浴缸里待很久。

 

因为。。。

这样坚持下来的后果,对第二天的罗探长是很不友好的。

 

罗非也试过,锁上门。

可是他只要一锁浴室门,罗浮生给到了他认为足够把自己洗干净的时间后,就会顶着嗓子在外面一边乱嚎,一边敲。

 

“罗非,你开门啊!”

“罗非你把门打开啊。”

“罗非,你把门开开啊!”


沙利文公寓的隔音效果不好,罗非丢不起这个人。


3-


罗浮生洗澡的时候,把他的橡皮鸭子带过来了。罗非一直都很嫌弃。

堂堂一个混黑道的大男人,洗澡的时候,居然还要玩橡皮鸭子?这要是说出去?还有人怕你这个洪帮二当家吗?

罗浮生对此做出相应的解释,鸭子不是用来玩儿的,是用来检测水温的,如果水烫了,鸭子就会哔叽哔叽地叫,提醒你:“不要下来泡啦,先加点儿冷水吧。”

 

罗非听完表示冷漠。

哦。。。我不信。

 

罗浮生的鸭子一共有两只,黄黄的,一个手掌心能包住的大小。他们两个蜗居在浴缸里的时候,罗非老是能看到这两只鸭子随着他们的动作,佛性的飘着。

有时候罗浮生犯浑了,不小心压着了,他们还能跟着叫。

 

哔叽哔叽哔叽哔叽哔叽。。。。。。。

 

两只鸭子灵活的穿梭于他和罗浮生身体之间,罗浮生这人发情了不管不顾,眼里就光看着罗非了,哪还能注意到什么橡皮鸭子,可罗非不一样,被欺负的是他。

罗浮生在他身上开疆扩土的时候,最敏感的也是他,再加上罗非这操蛋的理智,只要不是昏迷,干啥他都能一秒找回清醒。


鸭子一哔叽,罗非就不行了。


心情被打断的罗非满脸都写着“用户体验极差”,死盯鸭子的同时,还顺带着牵连了正在努力的罗浮生。

 

就是很烦。。。

 

霸占他浴缸的罗浮生很烦,那两只飘来飘去的鸭子也很烦。。。


平日里精明睿智的罗探长,幼稚得和两只橡皮鸭子怄起了气,被莫名其秒冷了好几天的罗浮生一脸懵逼。

 

4-


罗浮生最近挺忙的,经常都是要到晚上了才披星戴月的回来。

罗非洗澡就是固定那个时间的,罗浮生刻意卡这个点回来陪罗非一起洗,然后两个人一起上床睡觉,第二天又是罗非自己一个人起床,旁边被子的余温都感觉不到。


今天的罗浮生,没有回来,罗非也没想着等他,反倒还为着来之不易的独处时间兴奋地搓脚脚。


他从浴缸放水,这两只一直窝在角落的橡皮小鸭子就从他开始倒水的时候就在哔叽哔叽叫了,罗非习惯性地放了点凉水。

然后自己躺了进去,给自己身上挤满泡泡,对着前方不知道哪个点开始发呆。。。

当两只圆滚滚的橘红色小嘴巴第三次戳到罗非膝盖骨的时候。。。

他觉得自己完了。。。

安静的浴室里。。。罗非用手戳着那几只小鸭子,脑子里想着的全是罗浮生。


5-

 

他怕不是疯了。。。。。。

 

寒冷的上海租界,连星星都看不到几颗,罗非裹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兜里揣着两只橡皮鸭子,在去美高美的路上。

 

罗非站在街口,天上零零星星的飘着几朵雪花,他看到了罗浮生。

 

罗浮生裤子上蹭了点灰,身上的衣服也划破了几道口子,脸上还带着青青紫紫的伤,很是单薄地蹲在街上,再哄一个哭花了脸的孩子。

罗非几乎是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看着罗浮生怎么做鬼脸都没有办法让女孩儿停止哭泣那手足无措的样子,捏了捏口袋里的橡皮鸭子,听见了隔着厚厚大衣里轻微的哔叽声,低下头轻笑了一声。

 

便大步走上去,在罗浮生惊讶的目光下蹲在了他的旁边,两只手捧着小姑娘冻红的脸,柔声柔气的说道: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小女孩可能在这大冬天的被冻着了,碰上罗非温热的手心和柔和的声音,下意识地往罗非身上靠了靠,哭声也渐渐停下了。

 

一双被冻得通红的小胖手颤颤巍巍地指向罗浮生。

 

“这个坏叔叔,他打我爸爸。”

“天地良心,我一来他爸爸就丢下她跑了,我怎么可。。。”

 

罗浮生话说到半截,就被罗非提着领子向后一扯,差点没勒得翻白眼。

 

被冤枉成坏叔叔的罗浮生还想说些什么给自己辩驳,就听到罗非用那同融化冬雪般暖阳春风的嗓音,一边用大拇指擦着小姑娘的眼泪,一边拿出了两只橡皮小鸭子。

 

“坏叔叔不好,叔叔回去教训他。”

“这两只小鸭子,就送给你当做赔礼了。”

小姑娘抽抽搭搭地接过那两只小鸭子,罗非顺着他的手指,在小鸭子身上按了一下。

 

随着“哔叽”一声,漫天雪夜传来了清清爽爽的娃娃笑。

 

6


罗非和罗浮生将那女孩儿送回了家,现在在回自己家的路上。

 

雪越下越大了。

 

罗浮生就穿了一身皮衣,却还站在包裹着羊毛大衣的罗非前面迈着轻快的小碎步为他挡风遮雪。

罗非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口袋,看着罗浮生的背影,鼻头被冻得有些酸涩。

 

他们经过一家小店里,难得还在这大雪夜开着,里面开着暖黄色的小灯,在橱窗下,有一窝橡皮鸭子被放在竹藤制的巢里。

 

罗非盯着那几只黄黄的橡皮小鸭子,拉住了罗浮生的衣角,然后顺着包住了罗浮生冰凉的手。

 

罗非说:“罗浮生,我没有橡皮鸭子了。”

 

罗浮生回头,看着白色的雪落在了罗非暗色的大衣上,连胡子上都沾了不少,他眼睛里委委屈屈的,闪着盈盈的光看得罗浮生心都软成一片了。

 

这还得了了。

 

买!马上买!!要多少买多少!!!


END



评论(115)

热度(2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