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送你一朵小发发(段子/一发完/脑洞)

总目录


啊。。没心情细写,就这是一个段子~

我今天给妈妈发了一条母亲节快乐,还用我兼职的钱送了她一个超好看的礼物,信息发出去后,眼巴巴地盯了手机许久。。却只被回复了一个拼多多砍价链接(* ̄︶ ̄)

我心寒了。。我的妈妈不爱我了。。。




送你一朵小发发


0-

“我们今天得回去给母亲过节。”


“哈?”


1-

“刚刚小郭在群里说,今天是母亲节,是全天下妈妈要过的节日。”


“哦~那打个电话回去就行了吧,你忘了上回咱们回去给我妈过妇女节的时候,她可从头到尾都没给我个好脸色。”


沈巍推了推眼镜,想起上回回去,赵云澜一开门见到母亲就扑过去抱着说“三八快乐,我滴妈!”


要不是沈巍在边上一边赔笑一边示意着父亲收好擀面杖以及他早有准备买了母亲想要的高等丝巾,赵云澜恐怕就不是被冷脸对待这么简单了。


“这次必须得去,这个节日比上次那个更重要。”


“那你去,我好累啊。”

赵云澜说完又把自己卷进了被子里,露出一双一秒变迷离的眼睛,把自己的腿搭到沈巍的身上,用脚指头扣着他大腿内侧的肌肉“打死大庆我都不要离开我的床。”


“你这样像什么样子。”沈巍无奈地笑了笑,他被赵云澜逗弄得有些痒,沈巍抓着一只手就能完美包住的纤细脚踝,揉着凸出来的小骨头,瞄了一眼已经过了十一点的钟,俯上去亲着赵云澜的额头。


“云澜,我们得去。”


“一定得去?”


“要不是母亲的话就没有赵云澜这个人了,云澜。”


“我很喜欢赵云澜。

“所以想去感谢她。”


2-


在风月场上稳如一尊不倒翁的赵云澜,却总是被沈巍这些随口冒出但正正经经的情话扰乱心神,你看看,这就是美色误人,自他从床上起来到镜子前洗漱换衣服,这嘴角扬起的笑就没下去过。

赵云澜娇得像朵花儿,他忙活了一周,就剩今天一天休息,本来他应该在床上抱着沈巍酱酱酿酿一天,连饭都要人伺候着吃下去的那种米虫生活,现在却要被催促着回家伺候他们家太后娘娘。


偏偏这人是沈巍。。。

偏偏今天是他们家太后娘娘过节。。。


3-

 

赵云澜浑身骨头又懒又酥,偏偏又被沈巍哄得开心,所以他在出门的路上就扒着沈巍,整个人都赖在他身上,还时不时就哼哼。

沈巍知道赵云澜不愿意出门,这回儿确实是他勉强赵云澜了。所以也没有制止这种在外面有辱斯文的行为,只是托着赵云澜的腰,带着他走,不过所幸楼道里也没有什么人,两个人就像连体婴一样,半拖半就的来到了车前。

 

“你来开。”

赵云澜拒绝了沈巍递给他的钥匙。


“有这么不乐意吗?连车都不开了?”

“你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是你要回家的。”


赵云澜这话说得确实是没皮没脸,也不知道是谁之前因为关于案子的资料太多就直接把这个案子丢给沈巍来处理了,沈巍要是没课,就会被拽着一起去上班,工作全部由沈巍来处理,赵云澜就在一边看着,时不时玩玩沈巍的眼镜,沈巍的衣服领带,沈巍的手和耳朵什么的。

 

沈巍看文件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但这些东西下班前就要处理完,被闹得凶了,就也只是轻轻柔柔地说了一声“别闹”,赵云澜是从来都没听过的,然后明明是来工作的两个人,却总是黏黏糊糊一天下来,一半的文件都看不完,最后还得拜托特调处的人一起加班。

 

简直。。。

 

没个正经样子。

 

沈巍想着便笑出了声。

 

4-

 

“你想到什么笑得这么开心?”赵云澜正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呢,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轻笑,他扭了扭腰酸背痛的身体,伸手去捏沈巍有些绯色的耳朵。


“想到什么了?说来给老公听听。”


“你别闹,我开车呢。”


“快告诉我。”


赵云澜已经开始揉着沈巍已经变得通粉的小耳朵了,“不说我就要亲你了。”

 

“我在想你。”

“。。。。。。”


冲动了。。。


这坦诚得过分了。。。。

 

赵云澜都能感觉到,自己手指尖尖上的小耳朵,在发热,连细小的汗毛都要羞涩得扬起来了,软软的耳朵,软软的沈巍以及赵云澜软软的心。

怎么办,他现在好像把沈巍从椅子上按下去好好亲上几口啊。。。

 

 

赵云澜不知所措地摸了摸鼻子,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正好路过一家花店,赵云澜眼睛突然一亮。

 

“哎,咱们下去给妈买束花吧。”

 

“花?”


5-

 

赵云澜要了一束康乃馨,数量不算少,在店家进内间配货的时候,赵云澜一把把沈巍按到花架上,手就开始往沈巍衬衫里伸。


“云澜。。。你。。。”


他们头顶吊着花篮。沈巍怕赵云澜的头被磕着,一边搀着赵云澜的腰一边护着他的头,他由着赵云澜亲他,自己却还在注意着花店内间里的动静。


赵云澜亲了半天木头,很是不开心,他咬了口沈巍的嘴,掰过他的脸,突然想到今天早上,沈巍直接把他从被窝里刨出来的那句话。

 

“你说你喜欢赵云澜?”


“嗯。”


“那你是更喜欢赵云澜还是昆仑?”


沈巍知道,赵云澜又是在逗弄他了,但还是乖巧地回答了。



“更喜欢昆仑还是喜欢赵云澜?”


“你现在是谁我就喜欢谁?”


 
“你在敷衍我,男人。” 

赵云澜笑着挽上了沈巍的脖子,让自己完完全全地进到了沈巍的怀里。“这个答案我不是很满意呢,沈老师。”

 

“你这像什么样子啊。”


“这可是道死亡选择题,你得好好答。”


“我要是答不出来怎么办?”


“那今天晚上你就在爸妈家睡怎么样?”


沈巍不懂处理这些人情世故,在面对除赵云澜以外关心他的任何人,他都会显得手足无措,特别是,面对赵云澜最亲近的父母,让沈巍自己一个人单独同他们相处,他恨不得下了黄泉去和阎罗殿那群老不死的打太极。


赵云澜当然舍不得,他只是因为方才沈巍的不专心而想惩罚他而已。


6-



“昆仑与我,是信仰,是追随,是邓林之阴的惊鸿一瞥,是一泄而下的瀑布,能击穿山川河石,来得热热闹闹。”


沈巍抱紧了赵云澜,眉眼在光里变得认真虔诚起来。

 

“赵云澜与我,是爱人,是生活,是龙城大学的一眼万年,是江南烟雨里的涓涓细流,在那一小方天地,安静得淌走。”


“所以,选谁?”

“昆仑是爱,云澜是爱了之后得的平淡烟火。”

“昆仑让我变得炙热激动,云澜让我变得温和平淡。”

“这是一个过程,昆仑是初始,云澜是经过,我们是未来。”

 

赵云澜看着沈巍很久,只觉得这个在阳光里噙着笑,用温润嗓音娓娓道来的这些爱意,把他泡在了蜜糖罐里。


他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来回应沈巍这些正正经经的句子,毕竟他现在只是赵云澜,肚子里没有什么墨水。

 

不过他知道,无论是赵云澜和昆仑。

 

都爱着这个坦诚又可爱的人。


7-

 

“满分答案。”

赵云澜从旁边的花瓶里抽出了一朵玫瑰,插进了沈巍的胸前口袋里。


“奖励你的~”


他凑上去吧唧亲了一大口,便笑着转身回车里了,脖子窜上了粉色,不过还在思考奖励到底是玫瑰,还是赵云澜的吻的沈巍,并没有看到。


END

 


评论(48)

热度(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