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非】巡捕房不姓罗(一发完/小甜饼)

总目录

我就不信,这个点儿还限我流!!!!

 重发一下。。。

之前有个小可爱的点梗,我改良了一下,希望你喜欢~@微尘

 



巡捕房不姓罗

 

0-

“姓名?”

“罗浮生。”

“年龄?”

“26岁”

“来报什么案?”

“人口失踪案,我男朋友离家出走了,从昨天到现在,刚好24个小时”

“他离家出走时的穿着是什么样的?”

“带着一个黑帽子,一件棕色的小马甲和白衬衫,黑裤子,没有穿外套。”

“相貌体征?”

“身高一米八左右,和我一样的小卷毛,但是他的比较长,眼睛不算大,嘴唇粉粉嫩嫩的,还留着胡子。”

“你男朋友的姓名?”

“罗非。他叫罗非。”


1-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沙威探长把秦小曼拉到一边的小书架后面,两个人就透着书架上的小空隙看着赖在巡捕房不肯走,现在正像个老大爷一样瘫在橡木椅子上吃糖的罗浮生,旁边是刚刚给他做笔录的新警探,正畏畏缩缩地站在一边,捧着罗浮生的小蛋糕瑟瑟发抖。

“我也不知道啊?昨天我从警局回去晚了,一回去就听见罗浮生在房间里砸东西,您也知道,这房间里的东西哪一样不是罗非的宝贝啊,这么大动静,他罗浮生能当着罗非的面儿砸吗?我就估摸着,罗非不在家。

那罗非不在家,我就更不敢去敲他们家门了,我可不愿意一个人去撞枪口。”


“那罗非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啊!”


沙威探长看着已经无聊地开始翻起卷宗的罗浮生,不忍地闭了闭眼。“本杰明呢?他也不知道罗非去哪儿了吗?”

“本杰明也没来。”


“这都多少点了?还没来??叫人给他打电话!!问问罗非在不在他那里!!”

“哦!好的!”秦小曼刚冲出一半的身体,又折了回来,她为难地看着沙威探长。

“探长,要是罗非在本杰明那里呢?”

 “那就让他们过来啊!”

“探长!让他们一起吗?”

沙威探长一愣

“不,分开着来。”

“探长!”

“又怎么了!!?”

“他们已经来了。”

“谁?”

“罗非和本杰明。”

“你说什么!!”


2-


“你说说你,昨天晚上拉我喝什么酒!!今天上班都迟到了!”

“我哪知道你连个表都没定,比还抱怨呢,我说什么了!你看我,衣服头发一个也没弄好,就急匆匆地跟你出来,你赔我形象!!”

“那你看看我这头发!我这领带,我的形象就有了吗??”

“套上白大褂,谁知道你里面穿成什么样??我呢?我今天还有个饭局要参加呢!我怎么办!”

两个人一边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嘴里还一边碎碎念,浑然没觉得巡捕房的气氛有什么不对,直到寂静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让所有在巡捕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众人心里咯噔一跳,直道“要完。”

罗非和本杰明也 被这一声响吓了一跳,他们这才抬眼注意到了巡捕房,所有的人都直愣愣地看着他们俩,站在书架后面的沙威探长和秦小曼,一人占了一个书架位置,放了颗头出来,又努嘴又挤眉弄眼的,就是没一个人说话。


罗非歪着头表示不解,随后便听见了旁边本杰明,小声的骂了一句“shit!”


他顺着本杰明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见罗浮生一张阴沉的脸,黝黑的眼睛里瞪得大大的,透露着愤怒,仔细看看,还有点儿小委屈,脚下踩着刚刚被他自己踢倒的椅子。


罗非对出现在巡捕房的罗浮生好像并不惊讶,他轻哼了一声,拍了拍已经被吓得僵直的本杰明,黑色的雨伞在大理石地板上随着罗非的脚步,一点一点哒哒作响。


他走到罗浮生面前站定,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


罗非偏了偏头,问站在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小警员“他来干嘛的?”


“我报案。”罗浮生抢先开口。

“你报什么案?”

“我男朋友丢了。”


罗非皱着眉,一副宛如看智障的表情看着罗浮生,他提溜着旁边暗戳戳挪着小碎步企图逃出他们两个视线范围内的小警探。


“你跟我进来!探长!给我开一个单独的审讯室,还有你。”罗非走到门口,用雨伞指着罗浮生的脸。“把椅子给我扶正,然后滚进来!”


3-


审讯室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桌子和三个凳子再加一盏昏暗的灯,罗非拿出自己的手帕在落了些灰的椅子擦了擦,再坐了上去。


罗非脊背挺得笔直端正,双手搭在雨伞的把手顶上,微微撅着嘴,罗浮生落在后面,看着罗非,很自觉地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


小警探就这样被这两尊大佛盯着,可怜巴巴的视线望向了在门口探脑袋看戏的众人。

 

却无人回应。

 

“我要报案。”

罗非见罗浮生坐好后,慢慢开口。

“按正常程序来。”罗非示意小警探拿好纸笔。


小警探刚来巡捕房任职,案子都还没经手一件呢,哪见过这阵仗,方才这人坐在椅子上吃糖的时候,有好心的警员悄摸摸给他介绍了这个让整个巡捕房都不敢惹的上海玉阎王,罗浮生。


当今最大的黑帮洪帮一手遮天的二当家兼上海最大的娱乐会所的老板兼洪老爷的义子兼他们巡捕房的支柱罗非神探的男朋友。

 

现在这情景,摆明是人的家务事,他一个弱小又无助的外人,怎么敢插手这两个神仙的事,可按着架势,两个人摆明了是不想好好回家关起门来解决事情了,他这是骑虎难下了。


小警探颤颤巍巍地拿起了笔咬了牙硬着头皮问。

“姓。。。姓名?”

“罗非。”

“年龄?”

“28岁”

“请问是报什么案?”

“家暴。”

“???”

这两个字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静不住了,站在门口偷听的人已经叽叽喳喳开始说小话了,罗浮生坐在椅子上难以置信得看着罗非,小警探的笔在洁白的纸上愣是一笔都不敢动了,已经在那一块留下了一滩墨迹。


“怎么不写了?不会写这两个字吗?那我教你。”说罢罗非便站起身来,绕到了小警探的背后,并握住了他的手,准备带着写字。


“你给我松手!”罗浮生坐在椅子上,死死盯着罗非包着警探拳头的手,整个人周身的气场就跟冻了冰渣子一样,在这炎炎夏日,冒着森森寒气。


小警探整张脸已经被吓得煞白,看样子都快离魂了。


4-

 

“罗非,你怎么能污蔑我?我怎么家暴你了?”罗浮生急的站了起来,梗着脖子冲着罗非喊。


罗非冷漠地看了一眼罗浮生,坐回了自己的椅子,清了清嗓子。

 

“我有证据,我身上有伤。”


“不可能!我平时护你护得小心翼翼!连根头发都舍不得你少,你身上怎么可能有伤??”罗浮生突然朝罗非扑过去”你伤哪儿了?什么时候伤的?谁伤的你??”罗浮生的手在罗非身上摸来摸去,摸得罗非好不容易维持的高冷样子彻底绷了,他脸上挂不住,胡乱挥着手一脸嫌弃得驱打着罗浮生“哎呀!你干什么呢!这么多人呢!!”

 

“不是,你哪儿伤了??给我看看?”

 

“脖子,手臂,肩膀,背,还有坐臀肉。”

 

罗浮生:“。。。。。。”

 

5-

 

“你还生气呢?”’

“是啊,你看不出来我生气吗?”

罗浮生撇了撇嘴,在罗非身上也不起来了,直接拿脸贴在了罗非的肚子上,手抱住了罗非的腰,整个人趴得死死的。

 

“你给我起来。”罗非羞的脖子都红了,慌乱地看着门口一堆脑袋,发现他们都在这个时候很有默契地转开了头,罗非推了几次罗浮生无果,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让你起来你听见了没有。”

 

“你跟我回家我就起来。”

“能不能要点脸?”

“要脸,不要这张脸的话,你就该不喜欢我了。”


罗非翻了个白眼。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肤浅一人??”


罗浮生抬了抬头,罗非也顺着低下头看着罗浮生,姿势有些困难,还挤出了点下巴上的小肉肉,罗浮生福至心灵,突然向前这么一凑,正好啵了一下柔软的小肉肉。

 

“你果然不要脸!”

 

“你不在,我昨天晚上一晚上也没睡着。”罗浮生开始一眼尾小垂二撇嘴三挎下脸,惯用委屈三连。

 

“那我昨天晚上让你停的时候你怎么就不听呢?我有没有同你说过,我今天中午有个酒会要参加。”

“说过。”

“你有没有答应过我要适可而止?”

“有。”

“那你昨天是在干什么?”

“我错了。”罗浮生埋下头,在罗非沾着些许酒气的衣服里蹭眼睛,企图把自己这双大眼睛蹭红点儿,看起来更加可怜。

 

罗非看透了他的目的,直接扳过他的下巴,捏着他的脸,让对方看着自己。

 

罗非拿自己的手表凑到罗浮生眼前。

 

“离酒会开始还有2个小时,你要是在这里赖着不放我回去换衣服的话,今天晚上你又得一个人睡。”

 

罗浮生听到这,蹭得抬起了头,迅速跳了起来,“哪还等什么?走呀!我也要换衣服!!”

 

“我不带你去。”

 

“可。。。”罗浮生原本兴奋起来的样子迅速焉了下去“可。。。参加酒会的人都带他们的小朋友了,你为什么不带你的小朋友去?”

 

罗非静静地看着罗浮生,手指在雨伞上有节奏的敲打着,大约打了四下的功夫,罗非拉着罗浮生的手直接往外走!

 

“换衣服去。”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探长,我今天请假,去参加一个公董局的酒会,要是有什么事,你让小曼来通知我就好,再见啦。”

 

“再见各位。”被拉着往前走的罗浮生笑得美滋滋的,一边打招呼一边跟着罗非离开了。

 

6-

被留下的警探:“???”

被通知的探长:“岂有此理!他们把巡捕房当成什么?!!”

迷迷糊糊地小曼:“坐臀肉是什么?”

逃过一劫的本杰明:“屁股,专业术语叫做臀部。”

被吓傻的小兄弟:”◑▂◑“


END


昨天的评论




 





评论(69)

热度(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