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生贤】我喜欢你(一发完/小甜饼/论坛体联动来了)

总目录

我来更新啦!!!

我最喜欢生生啦!!!



我喜欢你

 

0-

罗浮生还是在别人嘴里得知了杨修贤回来的消息。

那时,他正带着他那些朋友在美高美轰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罗浮生只是愣了一下,冷漠地回了一句:“哦,那又怎么样?” 然后就当没事儿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


怀里的美人照样抱,手里的酒杯照样往嘴上送。


1-

对方的样子看起来像是真的不在乎了,杨修贤都回来了,罗浮生居然还能淡定地坐在这喝酒。


2-

想当初,罗浮生有多喜欢杨修贤大家都看在眼里,有了杨修贤之后,夜不归宿,身边鲜花不断的东江小霸王,不但晚上都准点回家了,连美高美都很少来了,就算要来也是大部分时候都是陪着杨修贤来,来了之后也守在杨修贤边上,就跟杨修贤身上有强力胶一样,就黏着他,一会儿没黏着就不好过。

朋友聊天,张口闭口就是杨修贤,嘴里把他们家杨修贤都夸上天了,那段时间,整个人就像个刚谈过恋爱的傻小子一样,浑身都冒着粉红泡泡,天天就这么飘啊飘的,齁得人发腻。

要说这个杨修贤,也是个神奇人物,才来东江不到一年,凭着一副好皮相和招惹人的好本事在酒吧混得风生水起,就跟个妖精似得,一双小眼睛对着你稍微这么一笑,就能把你的心神都给勾走了,连堂堂东江小霸王也不能幸免。



这两个不得了的人在一块儿了,自然受到的关注也多。


大家都在赌他们这对能撑多久,有的是说他们只是玩玩而已,玩腻就各自祝福,有的说,这次罗浮生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认真的了。猜来猜去两年多,罗浮生虽然已经没有像刚开始那样张嘴就是杨修贤,可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啊,倒是有些老夫老妻的样子来了。


还记得有段时间,罗浮生闹胃病,在饭局上疼得都直不起腰来了,还是杨修贤过来把人接走的,一边搀着人还一边批评罗浮生“胃不好还喝什么酒。”

那语气,啧啧,旁边的罗诚要不是碍着人,估计一句大嫂就喊出来了。从那次之后,罗浮生来美高美,手里必提着一瓶蜂蜜水,谁让带着的,大家都心照不宣。

大家都觉得他们可能真的就这样要过一辈子了,直到有一天,罗浮生自己在美高美喝了个烂醉,谁劝都不管用,打电话叫杨修贤,对方手机关机,问罗浮生杨修贤在哪儿。


他一边灌着酒一边说:“杨修贤不要我了。”



大家也不敢问,只是从那天起,杨修贤就在大家生活里消失了。罗浮生颓废了一大段时间后,又回到了以前花天酒地的样子,却再也没开过荤。


他们都以为罗浮生这回听到杨修贤的消息会立刻飞奔过去,没成想居然还淡定的在喝酒, 众人都觉得这一年的时间,总算是把罗浮生对杨修贤的这点挂念给磨得干净了.


可谁也没注意到罗浮生的酒消耗得越来越快。


3-


局散了之后,罗浮生在美高美吐得昏天黑地,被罗诚扶着,送走了朋友,就被带到了自己的房间,罗诚刚想伺候罗浮生睡觉,鞋还没脱掉半只,原本醉得语无伦次人都认不全的人,眼里现在居然一片清明。

“老大。。。你。。。”

罗浮生掀开了自己的被子,坐在了床边,单手撑着自己的头,脸在一片阴影里看不出表情。罗诚在旁边站了许久,也不敢再说话,整个空间静得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罗诚就这么等着,等到他都以为罗浮生撑着头就这么睡着了,对方才顶着沙哑的嗓音说道:“送我去杨修贤家。”


4-


杨修贤刚把自己一年没住的房子收拾了一通,正打算好好休息一下,自己的门就被人敲了起来,“咚”“咚”“咚”这一声声的,就跟他有仇一样,在大晚上听着异常吓人。

他为了不招来邻居的投诉,黝黑的眼睛看着那扇咚咚作响的门,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瓣,深吸了一口气,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了一样,去打开了它。


杨修贤在东江只有一个仇家。


打开门后,门口依旧只有漆黑的楼道。他这层的声控灯一年没用了,已经坏了。

 

他摇了摇头,正准备把门关上,旁边漆黑的地方突然扑上一个黑影,杨修贤眼疾手快,一个大跨步出来,立刻关上了门,自己被按在门上,肩头被一双有力的手按住了,膈着他锁骨疼,随后一股浓烈的酒气喷洒而来。


“罗浮生。”杨修贤话音刚落,嘴上就被堵上了一个软物,苦涩的酒气和记忆深处那熟悉的感觉铺天盖地从他埋藏在心里的地方向杨修贤脑子涌了上来,冲得他鼻头有些发酸。


一年了。


杨修贤无法自已地回应着罗浮生,一边用手托着罗浮生不断往下掉的身体,正当他以为,还要再进一步的时候,对方已经将全部的重量都放到了杨修贤身上,脑袋轻轻撞了杨修贤的肩膀,这一撞,直接撞散了杨修贤的心。


耳畔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他抱着罗浮生,笑了笑,脸摩擦着这人软乎的小卷毛。

 

我终于又能这么抱你了。


5-


罗浮生第二天顶着巨疼无比的头从宾馆的床上爬起来时,看着陌生的天花有点懵,还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梦,他在梦里亲了杨修贤。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尝到了点甜甜的奶味。


罗浮生:“???”


他昨晚在做了什么?

为什么会在这个酒店里?

他什么时候喝奶了?


这个房间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痕迹,身上的钱包啊卡啊也都还在,除了他的衣服被脱了,一切都很正常。


也没有其他人在这,能回答他的问题。

 

 

6-

 

罗浮生觉得自己也真是贱,被人不清不楚地丢下了,现在一听到这人回来的消息就魂不守舍的,还做了个春梦?罗浮生焦躁着揉着自己的头发,暗骂自己的不争气。

他现在头疼得快炸了,胃也有点不舒服,根本无暇去回忆自己怎么到的酒店,摸索着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床头柜上放着一杯蜂蜜水,罗浮生的眼睛“唰”得一下亮了,心里带着点欣喜和小激动,带着一种想相信又不敢相信的心情,犹豫地伸手,端起了那杯蜂蜜水。


入口的甜度让罗浮生心里有点小飘飘的同时还有点生气。


杨修贤又把他丢下了。


7-


罗浮生喝干净了那杯蜂蜜水,连瓶底都添了一遍后,鼓着嘴巴气呼呼地就跑出去准备找杨修贤算账,结果一出门就被来打扫的阿姨叫住了,阿姨从侧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房卡,用蹩脚的普通话传达着杨修贤给罗浮生的话,罗浮生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他还是理解了。


类似于是说,如果罗浮生还愿意和杨修贤在一起,那就今天晚上8点的时候来这个地方。”


想走就走,想来就来,还对他罗浮生呼之即来招之既去的,他东江小霸王不要面子的吗?






8-
晚上八点,酒店的门被打开了。


 

9-


仿佛一切都在杨修贤的意料之中一样,罗浮生进来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


他朝思暮想的人啊。

手里端着红酒,靠在阳台的栏杆上,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衫,刚好遮到私密部位,交叉着的腿,在月光下越发的修长白皙。

罗浮生咽了口口水。

杨修贤头发有些湿,低垂在眉眼前,被风微微吹动着,应该是刚刚才洗过澡,他看着罗浮生,噙着笑,喝了一口酒。

 罗浮生呼吸一窒,慢慢地,踩在柔软的毛绒地毯上,走向这个人。

他拉过对方有些冰凉的手,稍皱了些眉,将人带到床边,按着坐下。

拿起一边的大毛巾,包住了那人湿漉漉的头发,两个人就像没有经过这一年不明不白的分离一样。就像昨天,杨修贤才给罗浮生泡了一杯蜂蜜水,叮嘱着他今天不要喝酒,而罗浮生,像往常一样回家,看到又没有吹头发的杨修贤,不高兴地把人拉过来,用宽大的毛巾,力度适中地帮人擦着头发。

也不知道是谁先亲的,是杨修贤先亲了罗浮生放在他脸侧的手臂,还是罗浮生隔着毛巾亲吻了杨修贤的头顶,两个人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带着急促的呼吸,和身体的记忆,滚上了床。

 

情到浓时,杨修贤粗喘着气问了他一直等着对方来问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问我这一年去哪儿了?”

罗浮生亲着杨修贤的额头,眼里全是快溢出来的柔软。

“不重要。”

“因为你还是回来了。”


10-


罗浮生在第二天被杨修贤蒙上了眼睛,牵回了家。

他听见杨修贤轻手轻脚的打开了一个房间,随之传来了悦耳的铃铛声,和浓郁地奶香味道。

 

他被牵着,踩到了柔软的地毯上,随后被摘了眼罩。

 

“睁开眼睛。”

杨修贤说。


罗浮生抖动着细长的睫毛,因着眼睛突然见了光,刚开始能看到的画面还只是一片粉,他还疑惑着杨修贤的审美怎么突然变了。

等到,画面逐渐清晰,他看到摇篮车里面,熟睡的肉团子的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罗浮生瞪大了眼睛,蹲到婴儿车面前,带着疑惑地眼神询问着杨修贤。


“这是我这一年送给你的礼物。”


“我。。。我。。。我的?”


“你需要去做亲子鉴定吗?”


杨修贤靠着门,饶有意思地看着罗浮生。


“不。”


罗浮生捏着小家伙的小手,笑得眼睛里都有着细碎的光。


“他好软啊,杨修贤。”


“嗯。”


“他叫什么名字?”


“叫笙笙。”


罗浮生转过头来,兴奋地说:“我的名字!”


“嗯。”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把我拉黑了。”


“那你为什么要走?”


“不是说不问吗?”


“我改变主意了,你快说。”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要去意大利进修三年,你不同意。”杨修贤来到婴儿车旁边,陪着罗浮生一起蹲下。


“不记得了。”

兴许是太高兴的缘故,罗浮生这话听在杨修贤耳朵里还说得有点骄傲。


“那你还记得什么?”

“记得我喜欢你啊。”

说完就被狠狠地亲了一大口。


杨修贤嫌弃地用袖子擦了擦脸,嘴角带着笑说道:

“你亲我一脸口水。”



END

 


小狼崽预售中,购买链接戳 这里

评论(31)

热度(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