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速打小甜饼【喝药梗】

求抛梗啊!!小可爱们!!


巍澜

喝药梗

速打小甜饼!

总目录


赵云澜生病了,打了好几天水都不见好,天天咳的肺都快要出来了,听的整个调查处的人都心惊胆战的。


“唉,那个,汪徵,咳,你待会把资料整理好了给我送进来,咳咳。”

“好的,赵处。”


赵云澜起初病的时候,就打了几个小喷嚏,沈巍除了给他喂点感冒药也没做什么,想着过几天就好了。可耐不住本人强力作死啊,零下七度的龙城,走在外面的哪个不是羊绒帽,针织毛衫大棉袄上身,就连不怕冷的斩魂使都加了一身长款风衣。

我们赵处长就是英雄啊,嫌弃衣服太厚重了不肯穿,大冬天的就套了件皮衣里面内芯还是短袖,又白又薄的衣服上绣了棵绿色的小椰树。

整天在风里雪里缩着身子蹦哒来蹦哒去的,特调处的人看在眼里都觉得冷,但除了沈巍也没人敢说他,也不知道沈教授怎么会就让赵处穿这么点衣服就出来了?

沈巍当然不可能看着赵云澜作死,每天出门前都把人裹的严严实实的,他也不知道赵云澜等他一走,把能脱的都脱了,皮的不行。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赵云澜要是不病,那龙城的冬天可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咳,咳咳!!咳!!”
整个调查处都充斥的赵云澜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每咳一声,大家的心都跟着颤一下,大庆看着咳的满脸通红的赵云澜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赵,你不会是要死了吧。”

“你才要死了!!咳,你死我都不会死!!”赵云澜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窝在暖气片旁的肥猫,手里的纸巾还在擤着鼻涕。


“老子就是感冒了而已!!”


“你都咳了多少天了,每天都往医院跑怎么还没好啊。”祝红担心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咳咳!现在龙城的医院各个都不靠谱!!,都灌了多少药了,屁用都没有!!”

“卧槽,鼻涕又出来,快!给我拿盒纸,手里的用完了!!”


“啧啧,你这鼻头都擦破皮了!”祝红连忙递了盒纸过去,顺便换了办公室已经满了的垃圾桶。

“你快别说了,都疼死,那也得擦啊,总不能让我吸回去吧。”说着又用了一张纸。

“你这样怎么来上班,沈巍都不管管你的??”


怎么不管啊,就是没管住。


“你看看你们啊,轻伤不下火线知道吗?任何病痛都不能阻止我想要来工作的心!!你们要好好向本处长学习,别一个个都想着要偷懒!!啊啊啊。。啾!!”

“切,想一套说一套!咳死算了!”祝红立刻翻了个白眼,扭头去弄电脑了。


啧,一个个都不懂得体会领导的辛苦与不易!!!


一天就在赵云澜的擤鼻涕声,咳嗽声,打喷嚏声过去了。下班的时候,祝红看着精神不好的赵云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让别人怎么放心。”

“不用,咳,我自己没事。”赵云澜撑在办公桌上揉着眉心,嘴唇发白。

“可是。。”

“的确不用麻烦你了,我来接他回家。”沈巍披着一件黑色的尼子风衣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进来了,眼镜片上还有些白色的雾气。

祝红看着自己站在自己面前的沈巍,又看了一眼正低着头不知道怎么了的赵云澜咬了一下红唇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的确还是不甘心,可又有什么用呢。


看着祝红离开了,沈巍脸色算不上好。

“起来了,我们回去了。”
坐在办公桌前的人不但没有站起来反而咚的一身,趴在了桌上。

“腿软,走不动了。”感冒后的鼻音软软的闷闷的,沈巍听的心都要化了,也顾不上气今天赵云澜不听话好好休息硬要来上班的事情。

“怎么了?”沈巍大步上前,过去查看摊在桌子上的人。


赵云澜的体温低低的,在有暖气的房间里,手也是冰凉无比。


“还去医院吗?”沈巍脱下自己的外衣包住那凉凉的人,他看着赵云澜手背上几个青色的针眼,眼里透露着心疼,无论是吃药也好,吊水也好,似乎都对这次的感冒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白白受了这些苦。

“不去了不去了,医院就是坑人,害老子白挨这么多针。”赵云澜依旧保持着摊着的动作,伸出手挥了挥。

沈巍一把抓住那只手,托着赵云澜一点劲都没有的身体搂在怀里。


斩魂使身为地星的领导者本就为致阴致邪之体,所以沈巍的体温常年都是处于低温状态的,他抱着赵云澜也不能为他带来一点温暖,只能用衣服好好裹着,不漏风进。

这人病的不轻,他也不愿再让他出去挨冻了,一挥手身后就出现了一个黑洞,眨眼间,人就没了。


利用瞬移回到家里的沈巍把赵云澜扶到房间躺好,脱了衣服和鞋,又在他脚下垫了个暖水袋。


“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把熬好的汤端来。”

“嗯。”

沈巍煮了一锅银耳雪梨汤,书上说有止咳的功效,赵云澜喜欢甜的,所以他炖煮时特意加了一大块冰糖进去,这汤,对方应该会喜欢。

他坐在旁边看着人连灌了几碗汤水,终于在第三碗的时候拒绝供应了,晚上喝太多水了也不好。

“你今晚还不在这睡?”赵云澜侧着头看着准备起身的沈巍连忙抓着手问道。

“嗯,你现在寒气太重了,我在你边上始终不好。”

“而且我就在隔壁又不远,你好好休息。”沈巍拍了拍依旧冰凉的手,示意对方放开,但赵云澜就好像没看着一样,依旧拉着。


“斩魂使会被传染感冒病毒吗?”

“不会。”

“那,,沈老师,你已经有很多个夜晚不和我共睡一床了,我可想的紧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再想这种事。”沈巍笑出了声,握着的手微微收紧,耳根有点粉红上头。


“我还是在这看着你睡着,我再走。”

“快睡吧,趁现在不是很想咳嗽,待会咳起来了就又睡不好了。”

赵云澜知道沈巍在关于他身体方面总是固执的很,也就不再劝了。感冒带来的昏沉感,手被紧紧抓住的满足感让他迷迷糊糊的就睡着。


赵云澜睡着时喜欢打着一个小灯,沈巍就着这点光线看书,看的差不多了,就会撑着头,这么盯着人的睡颜熬过一晚。


这几天赵云澜的感冒时好时坏,总是会在晚上烧起来,所以得守着。


其实就算是没有生病,在赵云澜睡后,沈巍也会睁开眼睛在一侧看上一夜,从毛毛砸砸的小胡子,再到粉嫩的唇珠,从长长煽动的小睫毛到高挺的鼻梁,样貌早就刻在心头里,爱到骨头里了。


赵云澜于沈巍来说,就是命。


他曾在远处守望过这个人上万年,不曾相遇,未有交集。多少次午夜梦回有着近在咫尺的眉眼突然的消散,只留下一室的清冷与不甘。沈巍不敢闭眼,他有多怕这还是一万年里的一场平常的梦,醒了就没了。

在属于赵云澜的几十年的生命里,一起的每一刻,每一秒,他都不想错过。

人还是在夜里发了热,沈巍急忙动用了黑能量压下了那人的体温,看到床上人已经平静的脸色,他才松了口气。

打了盆水,用毛巾擦了擦赵云澜额头起的汗,也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冒出的汗珠。黑能量不适宜多次使用,这样对赵云澜的身体会有损害,沈巍眼色暗了暗,只能用那个法子了。

赵云澜醒来时,身上黏黏腻腻的,像是发了场汗,头还是昏昏沉沉的,鼻子没鼻涕下来,因为都干了塞在里面了。

我堂堂一个镇魂令主居然被一个重感冒折磨的生不如死,丢脸啊!丢脸!


委委屈屈的赵云澜想找老婆求抱抱要亲亲。


他摇摇晃晃的坐起身来,刚准备下床就看见自己老婆端了碗黑乎乎的东西进来了。

“????”

“把这中药喝了,对感冒有效。”

“还喝药啊。”说出来的声音把他自己和沈巍都吓了一跳,这嗓子已经哑的彻底了,连唐老鸭都不如了。

“喝,必须喝!”
这架势肯定没得商量了。


赵云澜鼻塞,啥味也闻不见,特别胆大的把那一碗药一口闷了,结果入喉后的滋味返在嘴里,都把他刺激成表情包了!


卧槽!!老子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苦的药!!!


看着被苦的在床上抽抽的赵云澜,沈巍竟然笑出了声,两个小酒窝在脸上一跳一跳的。

“沈巍,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赵云澜在床上痛心疾首,吞口口水都是那种味,苦的他身上全是鸡皮疙瘩!!

“爱啊。”说着便俯下身往赵云澜嘴里塞了颗水果糖。

“多含一会儿就不苦了。”

“这还差不多。”赵云澜舌头搅着草莓味的糖,忽的蹭上前去往沈巍还未消下去的酒窝上亲了一口。

“嘿嘿。你快去上课吧,我今天就不去特调处里了。”

“那,那,你好好在家里休息,别再乱跑了。”沈巍有点慌张的扶了扶眼镜,舔了下唇,这么久了,面对赵云澜没皮没脸的耍流氓,他还是没办法冷静的对待。

赵云澜掐了掐发疼的鼻头,躺在床上美滋滋的笑着。



这中药还挺有用的,才喝了两天,赵云澜就不咳嗽了。


“果然还是我们老祖宗的中药最有效啊,那些个西药都是绣花枕头。”

“今天这是最后一碗,喝完就没有了。”
“终于快完了,我身上都快被熏出味了!!”


赵云澜接过沈巍手里的碗,通了的鼻子终于闻到了黑色液体散发出的气味,刚想捏着鼻子往下灌的时候,满是中药味的碗里突然参了点腥味。

赵云澜似乎是立刻就明白了。

“怎么了?”沈巍看着赵云澜停在嘴边的碗迟迟没有下一个动作,急忙问道。

“沈巍,你又往里面放血了对吗?”赵云澜端着碗的手微微发颤,抬起眼死死的盯着沈巍,里面有说不出的阴沉。

“我,,我只是放了几滴进去,就手指上扎了个口子,很快就愈合了,,不信你看。”沈巍怕赵云澜不信,连忙伸出手来给他看。


“你的血怎么这么厉害,什么都能治!!”赵云澜把药放下,用手撑着脑袋斜着眼看着毫无痕迹的手指,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赵云澜,。。我,,”沈巍看着不为所动的人慌忙俯到床边,坐着就要去拉他的手。

赵云澜也随他拉,只是脸色依旧淡然,这才是让沈巍最怕的。

“云澜,,你别生气。”

“你是不是又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我不需要你用伤害自己为代价来换取的健康!!”沈巍,你怎么就不明白吗?人总是要死的,我要是真的哪一天不在了,你要怎么办,用命来换吗?

赵云澜心痛的要死,老是这么死心眼,怕不是两个人真的要同生共死!!


我怎么舍得让你死。


“我没事的,真的只是一点点血。”

赵云澜看着垂着眼的沈巍就知道他肯定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便直接伸长手拿过在床头柜上的小刀,在自己手心上划了一个口子!

“赵云澜!!你做什么!!”沈巍还正在努力的假装忏悔,并没有太注意到床上的动作,猝不及防的见了一道血。

“你疯了吧!!”沈巍红了眼一把按住那出血的口子,从袋里抽出几张纸裹在上面。

“给我按住了!!”说完便急急忙忙出去了带来了一个医药箱。
赵云澜冷着眼看着对方帮他止血,上药包扎,手里的动作慌乱无比。


“沈巍。”赵云澜用嘶哑无比的嗓音缓缓说出这些话。

“你以后在自己身上拉一口子,我就在我身上还一口子,看看我们俩的血谁的更耐流。”

“赵云澜,你不能。。”

沈巍托着赵云澜已经包裹好的手,眼眶通红,听的每一个字都重重砸在心上。

“所以,你要听话吗?”赵云澜用另一只好好的手摸上沈巍低下的头,他怎么舍得真的这样逼他,那是沈巍,他放在心上捧着,宠着的人啊。


可是没办法啊,这固执的要死的性子,要是自己真出什么事了,保不准会做出什么气死人的行为,得让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他真的会生气,他真的会心疼。


“那你会听话吗?”
“嗯?”
“赵云澜,你会乖乖听我话好好吃饭,好好穿衣,好好保护自己吗?”
“啊??”本来觉得可以好好教训一下的时候,万万没想到会被反咬一口,赵云澜懵逼了!!

“你要是答应我,那我也答应你。”沈巍粘着血迹的手指推了把眼镜,眼神微微咪起向赵云澜看过来。


卧槽,我好像看到了斩魂使!!


“这个。。。”

“所以,赵云澜,这一点都不公平。”


“额,那个。。沈巍啊,不是小巍啊。”赵云澜渐渐感觉到了不妙,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突然觉得这事儿他是不是做的太冲动了点。


“赵云澜,你今天真的过分了!”


沈巍拿着医疗箱冷着脸出了房间,连赵云澜叫他都没回头理。



完了,老婆被自己惹生气了怎么哄,在线等,超急!!


END





评论(48)

热度(2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