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小甜饼【破镜重圆梗】

巍澜

破镜重圆梗(他们什么时候破过▼_▼)

我再来问一下,泥闷真的不来点个梗吗?

总目录


赵云澜和沈巍吵架了。


据某只知情大肥猫透露,昨晚沈教授已经搬到隔壁去了,临走时把还在失明的赵云澜交给了一只猫。

特调处的人都惊呆了,这两个大神吵架搞冷战还是头一遭啊,平日里不都你迁就我,我迁就你的吗?多么和和气气的一对好兄弟啊!

特调处的众人捉住那只黑猫全窝到一边墙角探头看着带着个墨镜浑身发着冰渣子的赵云澜,还翘着个二郎腿,这就是黑社会老大本人了吧。

“哎,死猫,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林静拿出几只小鱼干在大庆面前晃了晃一边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昨晚我从外面溜达回来,就看见赵云澜跟疯了似的在客厅骂人,沈教授一点声儿也没出。”大庆挥着猫爪把在眼前晃悠的小鱼干打了下来,美滋滋的吃着。

“这俩祖宗哪个都不好惹,我也不敢上前去,就窝在房间里,具体吵什么我也没听清,只知道最后沈教授进来给我交待一下要怎么照顾老赵,然后自己就回对门去了。”

“我就说嘛,肯定是赵云澜这个鬼见愁自己发个神经,不然沈教授怎么可能会和他吵架!!”林静在一边仿佛看透了一切的样子说道。

“哼,赵云澜这个混蛋居然敢骂黑袍大人,我非得去教训一下他。”楚恕之说着就要挽起袖子出去揍人。

众人还来不及阻止就听见外头咚的一声,好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即而来就是一阵痛呼声。

赵处!!!

大庆是第一个窜出来,他看到要去揍人的老楚正在把躺在地上的赵云澜扶起来。


“你还真打啊!!不怕黑袍大人一刀切了你!!”


“我发誓我一出来他就掉下来了!”


“嗷,我去!!你发誓就发誓放手干嘛!”


“赵处!!您没事儿吧。”郭长城立马扑到赵云澜面前,把人扶上沙发。

“还是长城同志好啊,楚恕之你有种别趁我瞎的时候打击报复!!这个月的工资奖金全扣了!!而且这一个星期给我留下来加班!!!”赵云澜捂着膝盖撕牙咧嘴的摊在沙发上,现在的盲人生活真是不易啊,他就想起来去个厕所,路线他都算好了,结果被横在茶几上的电棒绊了个狗吃屎,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切-,不方便你就安分一点,这全是你自己作的。”楚恕之翻了个白眼,拿起绊倒赵云澜的罪魁祸首扔给郭长城,示意对方收好。

“哎呦卧槽,汪徵,把我裤腿挽起来,我怎么觉得膝盖好像出血了。”

汪徵闻言立马卷起赵云澜的裤腿,果不起来看见一片血肉模糊,膝盖那一块的肉都被磕烂了。

“我去拿药箱。”

“赵处,你这是直接磕桌角上了吧,这块都流血了。”林静嘶着嘴,一脸很疼的表情看着赵云澜的伤口,这酸爽,一定回味无穷。。。


“到底是哪个傻逼横个棒子在这害老子!!要我知道了一定给他头上来上几下。”


一个郭傻逼发着抖躲到了楚恕之的后面。。


“哎呦,汪徵你轻点,你这力度都要给我三次创伤了!!!”

“三次??”汪徵放轻了动作,抬头问道。

“一次自己摔的,一次老楚扔的,一次你按的。。可不就是三次吗?”

“赵处,你看你现在不方便就别乱动了,平常都有沈教授看着你,现在他一走,你就伤了,我们还是把他叫回来吧。”汪徵小心的帮赵云澜上着药绑好绷带一边乖巧的说道。

“人家沈教授有自己的事要做,哪能天天待在特调处啊,再说,我是瞎了没错,但我智商还在!!照顾自己也不是不可以。”

“你们赶紧工作去,别都堆在这,搞得我周围空气都浑浊了。”赵云澜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众人见他表现淡定,心里就算再好奇也不好问什么,也只得散了去。

“死猫?给我拿颗糖来,死猫??还在吗??”赵云澜伸长手往四周碰了碰,在触手到一片毛绒绒的地方时,用力拍了一把。

“喵嗷,老赵你干嘛!!”

“我就说明明听到呼噜声在边上,你怎么不应我!!”

“老赵,你这样我怎么和沈教授交待啊!!他昨晚刚把你交给我,今天腿就开了道口子!!!我这段时间的小鱼干要没了啊!!!嗷呜!!!”大庆跳到赵云澜肚子上,不停的挠着他的白衬衫,两只绿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

“有什么好交待的,不过你这小鱼干可以停了,这才几天,你又胖了!”

“嗷呜!!!”

赵云澜呼噜着大庆的下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我的事关他沈巍什么事。


赵云澜从沙发上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身上盖着什么,细细摸摸是一件西装,再加上这熟悉的香水味,是沈巍没错了。

结果还不是来了吗?赵云澜一把打开身上的衣服,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老赵,你醒啦。”

“死猫?沈巍呢?”

“沈教授在训人呢?”

“哦?训谁?”

“所有特调处的人啊。”

“理由呢?”赵云澜用手摸向绑着绷带的地方,轻轻按了把,一阵疼痛让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还不是因为你腿伤的事儿啊,今天沈教授本想来看看你,结果看到了你的腿伤,问清楚缘由后脸都黑了,直接把所有人叫到里间去,排着队挨骂。我还是因为要看着你,才能幸免。”

“呦呵,你们干嘛这么听他的啊,我才是你们上司好吗?”

“老大,你搞清楚那可是斩魂使好吗?光他站在哪儿,大家伙都得抖,能不听吗?”

“的确,那是斩魂使啊,可不是沈教授。”赵云澜刚坐起的身体又再度躺下了,他睁着眼睛,手放在脑背,似乎在等着沈巍。


沈巍先从里面出来,脸色苍白无比,没有一点血色。


“骂好了?”
沈巍站在沙发前,看着赵云澜低着头什么也没说,只是抿着嘴看着那包扎好的伤口和地上未来得及处理的血迹。

“说话!沈巍,我知道你在。”

……
室内一片安静,众人加上一只猫根本就没出现在画面里,神仙交战,凡人勿近啊。


人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赵云澜彻底没有耐心了,他直接站了起来,瘸着腿踉踉跄跄的摸索着。在快要撞到沙发的时候,沈巍终于出手将他揽了过来。

赵云澜似乎是同时推开了扶着他的人,沈巍被这一推直接没站住,靠在了柱子上。


“我在这多谢斩魂使大人给我这些不着调的下属们进行工作指导,大人应该很忙吧,赵某现在身体不便,就不送大人了。”这话说的疏远无比,听着沈巍的心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了,被冻的死死的。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吐出了一口血!郁结攻心,内力全散。

“沈教授!!”
“大人!!”

在听墙角的众人看到这情形直接冲了出来,却被沈巍挥手叫了停。

他无力的倚在柱子上,用手擦了把唇上的鲜血,缓缓开口。


“我知道我惹你不高兴了,我也知道这样做的不对。”

“可是赵云澜,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法子了。”

赵云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沈巍站的地方,这样的沉默让沈巍以为赵云澜还是在生气,还是要他走。

“你好好休息,注意别再受伤了。”沈巍说着就要调动能量,召唤黑洞。可能量聚集到一半,就散了,紧接着就是昏倒在地,无知无觉。

赵云澜看不见,可他听到了他们慌忙的声音,正当他迷茫的不知沈巍去哪时,肩上一阵重量。


“大庆,他怎么了?”


“强行调动能量出现的反噬,还在昏迷,不过你放心,以他身体的修复速度,晚饭前应该能醒过来。”


赵云澜点了点头,但心头的结却始终揪着。瞧这算什么事儿!!

沈巍做了一个梦,里面的赵云澜站在一片黑雾里,只用背影对着他,无论他怎么叫,也不应,怎么追,也追不上,最后消失了,只留他一个人在那一处黑雾里,找不到来的方向,找不到离开的路。


赵云澜,别丢下我。


你别不要我。。。


“赵云澜!!”

“在这呢!”
沈巍忽的一转头,用力攥住守在他床边人的手,赵云澜还在他身边,没有离开他。

突然沈巍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赶忙松开赵云澜的手,却被对方紧紧握住。

“沈巍,我承认我昨天是冲动了点,我也不该凶你,可是我就是心疼,你能明白吗?”

“我看不见没有关系,我自己都不在意的,不就一双眼睛,没有就没有了呗,真的没那么重要,这不值得你这样做!”

“很重要。”

“你的眼睛很重要,无论对大家还是对我来说,都很重要,赵云澜。”

“这世上很多人需要你去保护,特调处的众人也需要他们的处长,你要是看不见了,让他们怎么办?”


“要是看不见了,你眼睛里就再也没有我了。”


“沈巍,,”

“所以赵云澜,你再等等我,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之前那个法子你要是不喜欢,那我就不用了。”

“噗嗤!”
赵云澜突然笑了起来,沈巍不懂他为什么要笑,他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我就算看不见也能猜到你现在的表情有多认真严肃,沈教授你也太可爱了,哈哈哈!!”

“我。。我严肃点不好吗?”

“好好好,你哪都好,是我不好,我害你受伤了,害你为我担心了。”


“沈巍,我们做个约定吧。”

“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随意的伤害自己,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好好保护自己,怎么样?”
赵云澜的眼睛里一片涣散,里面什么也没有,课沈巍就是看到了在闪烁的星星,一眨一眨的亮极了。

“好。”

赵云澜笑的眼睛都没了,伸出小手指来就要去勾沈巍的手。

沈巍牵过在乱摸乱撞的手,在自己小拇指那打了个结。


打了勾,就要守约。


从那晚之后,沈教授又再次搬回了赵云澜家,虽然这只隔了一晚而已,但大庆的小鱼干,已经离开他很久了。


END




评论(13)

热度(1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