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小甜饼(修罗场梗??有生子,慎!!)

巍澜

修罗场设定??

关于abo设定。。全是我私设!!

这里有个bug,图书室应该不用这样下去的,写的时候没注意给搞混了。

一发完

总目录


赵云澜怀孕了。


大大咧咧的他根本没注意自己发情期已经好几个月没来了,整天忙案子风里来雨里去的,还是沈巍发现不对劲硬拉着他去检查的。

的亏是留了个心眼去检查了一番,要是赵云澜这次跟着处里去趟安徽山里头,那孩子都得让他蹦掉了,为此沈巍还真是事后发了一场冷汗。


沈巍去上课了,赵云澜自己在家无聊就抱着大庆来特调处乱逛。林静他们都去出外勤了,整个处里就剩汪徵小两口和老李,冷清的不行。


想到这个外勤任务,赵云澜就心塞的无以复加,他在龙城这个小地方都待了大半年了,好不容易赶上次外勤想着终于可以出去放放风了,背着个行李包脚都还没踏出特调处的门槛就被沈巍一张报告给打了回来!

那群没心没肺的人说句恭喜笑的嘴都要咧到耳朵后面了,别以为他不知道就是想趁他不在偷懒呗,也就沈巍这种老实人才相信还嘱托他们工作不能太累。


唉,他的沈巍啊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会转弯,和小郭都是一条筋走到底,怎么扳都不弯。


赵云澜今天穿着一身军绿色连体裤,黑色中长皮靴上别了把枪。他身材均匀,又高挑,纵然是肚子里有了个四个月的孩子,也看不出什么不同,充其量就是肚子上结实的肌肉慢慢软化了而已,这也是为什么沈巍这么久了也没发现赵云澜怀孕了,他大晚上摸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伙食喂的太好了,把人给喂胖了,为此他还挺开心的。


贪吃的肥猫已经被小鱼干勾走了,赵云澜来到图书馆的通道,一个纵身就绕着铁管遛了下去,稳稳落地。

“赵。。赵。。处!!你。。你怎么来了。”桑赞吓的立马站起来,汪徵和他说过,赵处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要好好小心照看着。

赵云澜手一撑坐在了桌子上,两条大长腿在空中晃悠的,他向桑赞招了招手,问他要了些关于养孩子的书。


他可算是接受了未来大半年要待在家里吃睡养膘的事实,反正每天都能吃沈巍做的饭,大晚上的能帮着暖床讲睡前故事的,赵云澜想着还是有点美滋滋的,虽然像只毫无追求的咸鱼,但开心最重要不是吗?


“啧,我没事儿,前些日子我翻楼搏击大战鬼族的时候都没事,现在能有什么事,这孩子皮实着呢。”

赵云澜翻了几页后发现桑赞还是用一种小心翼翼的表情看着他,生怕会出什么事,便不耐烦的说道。怎么他怀个孕都像得了绝症一样,各个看着他做什么都心惊胆战的,天天绷着个脑子也不嫌累。

他看着桑赞这个实心眼还是直勾勾的盯着他,便挑了几本书从桌上下来,走到一边的沙发上躺着,这才解除了对方的警报。


赵云澜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往自己腰上垫了个抱枕,拿了本书看着。


他的精神不太好,容易困。再加上这书上都是专业术语,他实在是看不进去了。

都交给沈巍吧,他就不要为难自己了。这是睡着前脑子里有的最后一个想法,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再醒来的时候,太阳都红了,漏了几丝霞光到脸上。身上被人盖了条绣着白花的小毯子,应该是汪徵的。


“赵处,你醒了。”汪徵端了杯冒着热烟的茶水飘了过来。

“喝口水吗?”
“嗯。”赵云澜接过水,把毯子递了过去,笑着说“谢了。”


一人一魂一起坐在沙发顶着落日红霞品着茶,享受着此时特有的安静。


沈巍今天在学校因为请假的事情要晚些回来,赵云澜就在特调处里呆着久些,等他要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大庆和别的野猫出去玩了,现在还没回家。赵云澜拒绝了汪徵要与他一起回去的请求,一个大老爷们儿需要女人送,这算什么事儿啊。

赵云澜想着自己溜达溜达就回去了,反正也不算远,可没想到变故就生了。


这人要是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的亏他刚刚在处里喝的是热茶。


赵云澜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鬼面,太阳穴突突的疼。


我去,这怎么搞。


“那个,前面带面具的朋友,我们能谈谈吗?”赵云澜对此没有抱希望对方能理他,可他也不敢有任何动作,他对起鬼面来肯定是没有半点胜算的,所以他得想办法通知沈巍来。

鬼面站在哪,什么也没说。赵云澜就这样和对方对视许久,根本不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直到他觉得身上开始热了起来才觉得不对劲。

赵云澜腿一软直接半跪在了地上,这操蛋的omega体质。对方在慢慢释放着属于alpha强势的信息素,在赵云澜倒地的一瞬间突然变的凛冽起来,直直的往赵云澜腺体灌去。

“呃。”赵云澜难受极了,他本应该已经不受信息素影响的他,却被鬼面这与沈巍相似的气息强行勾了起来。

腹中一阵尖锐的剧痛,让赵云澜疼的差点趴下了,他粗喘着气看着已经到自己面前的鬼面,吃力的问道“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别搞这些虚的!!”

鬼面还是什么也没说,反而蹲了下来和赵云澜平视,眼睛里带着一丝迷茫,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变的深邃起来。

“赵云澜,你想要吗?”

卧槽??!

这把赵云澜问懵了,他还以为对方会想要圣器什么的,他都做好周旋的准备了,这是要搞哪一出??这也太澜为情了。


沈巍,你老公孩子要被睡了你怎么还不来!!!!


“那个。。你。。。”赵云澜还没说完就被揽进了一个怀抱,紧接着就是斩魂刀划破空气的声音。

“你没事吧。”沈巍寒着一张脸紧紧搂着赵云澜,眼睛却死死盯着鬼面!

“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一刻四周疾风突起,附近所有的沙石都被震了起来,属于斩魂使的威压形成一圈黑色的雾气开始把鬼面包围了起来。

“呃啊。”赵云澜揪紧了沈巍的袖口,软在他身上痛苦的呻吟着。沈巍忽的撤了能量急忙查看着怀里不好的人,该死,他怎么忘了,赵云澜现在也受不得这样强的能量压制!

鬼面已经在刚才的松懈中逃脱了,沈巍也无心去追捕。

他把赵云澜放平,让对方的头枕在自己肩上。


“赵云澜,你怎么样?”沈巍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安抚赵云澜躁动的情绪,手同时结印往他腹部输入能量。


“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少用一些无差别攻击啊,这样很坑队友的。”赵云澜捂着肚子靠在沈巍怀里闭着眼睛说着。


“对不起,是我的错。”沈巍反复的输送着能量脸色凝重。


“你又道什么歉啊。”赵云澜经过沈巍的调节,脸色已经好很多了,他示意沈巍扶他站起来。

“学校的假我已经请好了,从现在起我会寸步不离在你身边,今天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赵云澜看着低着头的沈巍就知道他自己一个人肯定又在自责了,要是不好好开导,指不定又是一个牛角尖。


大的小的一个个都不让老子省心。


赵云澜觉得自己压力比山还大。



“沈巍啊,搀我过去坐会儿,我们聊聊。”

两个人坐在长椅上,沈巍怕他着凉脱了外衣给他披上,还给买了一杯热牛奶。

赵云澜喝了一口牛奶,清了清嗓子就要开始进行严肃的思想开导了。

“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这里太凉了会冻着的。”沈巍说着就要起身却被赵云澜按了回去。

“你别紧张,我又不是一碰就碎的瓷娃娃,没事的。”

“沈巍,你别老是皱着眉头,这样不好看的。”赵云澜能感觉到这段时间沈巍的紧张,堂堂一个斩魂使被没出生的一个孩子天天弄的都快精神衰落了,像什么样子。

“放轻松,我不是好好的吗?”赵云澜抓着沈巍的手,把他放到小腹处,那里温温热热,孕育着一个鲜活的生命。鬼族至尊与山圣昆仑所有的子嗣本就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仙胎,来的不易也自然不会去的简单。

道理沈巍都懂,可他就是怕,生怕这个孩子可能给赵云澜带来什么危险,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不会有事的,你是对你的能力不放心还是对我的能力不放心,再说还有特调处的人,他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可是,,”

“再不济,你就陪着我,像那会儿我眼睛看不见的时候,怎么样?”

“我本来就想这样陪着你。”沈巍托了下眼镜,用手不断摩擦着赵云澜手背。

“那不就好了!”赵云澜用力拍了把沈巍的手笑着说“所以你啊,每天把心放到肚子里,别整天绷着个脸,搞的我都紧张起来了。”

“你别紧张,这样不好。”

“那你就开心些,别整天担心这担心那的。”赵云澜一只大手搭在沈巍的肩上,自己把头仰着,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对方身上了。

“我尽量吧。”沈巍转过头来努力笑出一个笑容,虽然勉强,但比刚才好多了。


别皱着眉就好,本来长的就不老,一皱起眉来活像个没讨着糖的孩子,看的他都心疼死了。


“对了,在我没来之前鬼面对你说什么了吗?”
两个人牵着手走在亮着灯光的大街上,一人黑色西装,严肃挺拔,一人军绿色连体服,轻松随意,背影拉的挺长的,都重到一起去了,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

“没什么啊,我不太记得了。怎么了?”


“我闻到了你身上有他的信息素,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一定是你弄错了,怎么会呢。”


“赵云澜,你眼睛飘什么,你可不能因为他与我长的一样就对他有什么别的感情!”


“赵云澜,你怎么不说话?”

“赵云澜!你不能这样。”

“赵云澜!”

END

评论(35)

热度(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