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先婚??后爱??)

总目录


焚情


掉马前

沙雕脑洞系列

流水账文笔系列

abo生子系列

终于有个中长篇系列
和剧版原著没有太大关系系列。


赵云澜虚浮着脚步走进了特调处,他今天足足迟了半天才到。

“我的天,赵处你!!!”郭长城身为一个omega对信息素都敏感的很,而今天,他在赵云澜身上闻到了不属于上司自己的气息,这强势的焚香味分明是属于一个alpha的。


我的老天爷啊,他厉害的赵处,被人标记了!!


“怎么了?被人标记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一个个都围在这干嘛!!你们很闲吗?”赵云澜躺在沙发上,脸色算不上好。

刚刚被标记的omega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有的甚至还会和alpha在床上度过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安抚躁动的信息素。

赵云澜这显然就是才被标记没多久,这味儿昨天还没有,所以说就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出来浪了,处于发情期信息素还是满当当的往外溢,就喷了几下遮味儿的香水,能掩盖的了什么。

楚恕之都躲的老远去了,众人顿时就对着标记赵云澜的alpha更加不满了。

“老赵,你说!到底是哪个混蛋干的,姐去帮你收拾他!!”祝红通红着大眼睛坐在沙发旁的小凳子上死咬着牙说道。

早知道就不观望这么久了,虽然她一个beta的确不如alpha,但是也不会这样欺负人啊!!对自己的omega这么不上心的人,会是什么好货色!!

“哎呦,我都说了没事了,你们工作去吧。”赵云澜声音无力的很,连话都不愿意多说,虚的像只濒死的鱼。

哪个混蛋?的确是一个混蛋,还是个吃完就跑的混蛋!要是能打得过他,老子还至于变成这个鬼样子吗!!

“可是。。”

“你就别可是了。”

谈话间,特调处的温度骤降,赵云澜被冷的打了个颤,门自动打开了,一阵阵雾气涌进了室内。

 


“喏,标记我的人来了,你去打他啊。”说着赵云澜一个侧身,双臂抱的紧紧的扭过头去闭上了眼。

“老赵你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斩魂使!!”说着惊恐的祝红还拍了一下在装睡的赵云澜,便立刻站起身来和众人站成一列迎接即将要到来的人。

从黑色雾气走出来一个全身黑袍的人,步伐稳当,眼神凌厉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却在看到沙发上那个背对着他睡的人那里顿了顿。

“黑袍大人好。”

“无须多礼。”说着便在众人面前站定,刻意的挡住了躺着的赵云澜。

“本使此时前来是想给你们特调处一个消息,地星最近又逃上来一个犯人,异能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在地星却凭一己之力打伤了镇守大门的数百名守卫,危险程度极高,希望你们在抓捕时务必要小心。”

说完便转身看了看至今都不曾有反应的赵云澜。

“特别要转告你们的赵处长,他是你们的领导,无论是行动还是有什么想法,都要慎重些。”

“额,今天我们老赵有点不舒服就休息会儿,不过黑袍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转告的!!”大庆看着盯着赵云澜背影不放的黑袍使以为他在在意对方没起来迎接他的事连忙解释道。

“那本使就不打扰你们处长休息了,先告辞了。”


一股黑烟飘过,原本站在那里的人突然就不见了踪影,众人终于把绷着的身体卸了下来。

几乎是在黑袍使走的同时,赵云澜便睁开了眼,这时他的脸色和精神显然已经比刚才好了。他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倒把坐在他旁边的大庆吓了个踉跄。

“我去,老赵,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你,先是夜不归宿被人标记,然后就是当着黑袍使大人的面装睡,你是不是想要上天啊!”

“去去去, 没听见刚刚黑袍使说的吗?赶紧找人去啊!对了,给我拿颗糖。”

“呦呵,你又活过来了。”

“那可不,现在精力充沛,盯你们工作绰绰有余!”

“你可拉倒吧。”祝红接过大庆叼过来的糖,帮着撕开了糖纸递给了赵云澜。

“你还不想说谁标记了你?”

“有功夫八卦还不如好好工作,抓不到人上面怪罪下来这个月的奖金就都没了啊!”


赵云澜这么转移话题显然就是不愿意说,众人也只好按捺住心里的好奇工作去,只有祝红还在时不时盯着赵云澜看,她就是不甘心也不敢相信,她盯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突然就成别人的了,谁这么有能耐能把鬼见愁给标记了。


等老娘知道是哪个混球,一定把他扒皮抽筋吊在房梁上晒三天!!!

 

“老赵,你真不打算说啊,被人标记这是很严肃的事情,我身为你的监护人,不能就这样把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大芒果送出去了啊!”

 

“我可去你的监护人,你才是芒果,你天天大清早挠着我要吃小鱼干的时候你怎么没说是我监护人!。”赵云澜使劲搓着肥猫的后颈,嘴里的糖棍小小的转着圈,眼里有止不住的笑意。

“你就等着吧,这人你绝对不会失望的。”

 


被暂时平复的信息素可不能撑上一天,赵云澜几乎使了全力才从从楼梯哪给摸上来的。

颈后的腺体火热无比冲的脑子都在阵阵发晕,属于赵云澜甜腻的的香草味充斥着整个楼道,还好这层就住了他和沈巍两个人。

赵云澜扶着墙弓着身子走着,大汗淋漓。下  体的那个穴  口早就出了水了,明摆着想要被操,他真的十分讨厌这个无力又不可控制的样子,特别是他都这样了,昨天标记他的人依旧把门关的死死的,根本就没有想要出来的样子。


明明被上的是我,你TM躲什么!


他颤着手抖出了钥匙,试了几次都没插进锁孔,身体的不适和心情的烦闷让他索性就把钥匙用力往前一扔,贴着门就坐在了地上,放肆的任由信息素乱窜。


老子就破罐破摔了,就不信你不理我!!

 

“沈巍!”


tbc

 

 


评论(18)

热度(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