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先婚?后爱?)

总目录


1


车是不可能有的,把芒果吃了都没有。


焚情

2.

沈巍坐在床边不停的搓着手,整个人绷成了一块石头,床上的赵云澜浑身赤条条的,稍微露出来的锁骨和手臂上都是红扑扑的一片。穿着一件被崩坏了几颗扣子的沈教授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背上全是一道一道交叉的指甲痕,脖子上也是一大块淤青,嘴还被啃坏了。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他自己反而比较惨。

 

可是,他标记了赵云澜。

 

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焚香味和香草味的信息素,两种味道交合在一块儿,刺鼻的很。

 

错了,都错了。

 

沈巍心里从未像现在这般慌乱纠结,他不能离赵云澜太近,可是他却在昨晚做出了无可挽回的行为。压抑了万年的兽性终于在昨晚心上人发情期的到来分崩瓦解了,躲了无数个轮回,现在全都化为零了。


他恐惧又兴奋,想了上万年的人终于成了他的了,他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小心翼翼的在一边看着,担心自己的行为会让对方觉得不对劲,日日守着那条疏远疏近的友情线小心难安。可是他又担心,赵云澜会恨自己,恨自己标记了他,恨自己骗了他。


昨晚他来敲门的时候,是以为住在门里的沈教授是个无害的beta。

错,沈巍入世以来为了避免麻烦,一直都是以beta这个方便的性别与他人相处的,他使用了能量压制住了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个温文尔雅,安全可靠的大学老师,包括赵云澜,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会恨我的吧。


我们一向以冷静自持的沈巍沈教授因为怕看见被心上人憎恨的眼神,选了一个最愚蠢的方法,没出息的躲!


可不是没出息吗。

所以才躲不过。

 

“沈巍!”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门前站了许久的人在听到对方唤他名字时冲了出去。

“赵云澜!”

属于自己alpha那舒服的信息素瞬间席卷了赵云澜的全身,原本已经情迷的意识终于找回来了点。

 

“你TM是想热死老子吗?”

“愣着干嘛,扶我进去啊!”

“啊?,哦。”沈巍慌乱的推了下眼镜,却发现他自己根本没带眼镜,一只中指差点没怼到眼睛里,却还是在赵云澜的嗤笑中红着耳尖把人扶了起来。

“是。。是回你自己家还是我。。我家?”沈巍弱弱的开口。

“废话!我都这样了还能一个人在家?!”

“.....”


好好的一个大学教授,怎么就傻了呢。


沈巍把软滩滩的赵云澜放在床上,本想去打点水给对方擦擦却被赵云澜一个勾肩给勾到床上去了。

“赵云澜,你别这样。。”说着就要起来。

“我哪样?沈巍,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比如,你骗我的那些事儿?”说着赵云澜发骚的凑过去咬着那火热热的软耳,毛毛糟糟的胡子如一株株小尖刺扎的人心肝痒痒的。沈巍的红已经从耳间蔓延到了脖子和脸,常年冰冷苍白的沈教授,从未像今天这般有~颜~色。

“对不起。”

“对不起我什么?”赵云澜感觉到了身前人明显加粗的呼吸声,便再接再厉往人身上蹭去。

“我,,我不该隐瞒我alpha的性别,也不该这么冲动标,,标记你。”

“还有呢?”赵云澜埋在沈巍的颈后,贪婪的呼吸着alpha腺体处浓郁强势的焚香味,那表情与享受感就如一个磕了药的人,畅快时所有的意乱情迷。

“就。。。就没有了。”


眯着眼睛的赵云澜忽然睁开了眼,俯在沈巍耳前小声说了什么。


沈巍一下收紧了抱着赵云澜的手,慌乱的表情中终于出现一丝严肃。

“为什么这么说。”

“也怪你自己没出息,放不下我,还特意出现在特调处在暗处帮我平息了乱窜的信息素,要不然,我也不会就这么抓住你的证据了。”

“不然你还能用这个身份再驴我一段时间?对吧,斩魂使大人。”攀附在沈巍身上的赵云澜卸了力,整个人就这样紧紧贴在对方身上不停的扭动着,他在一步一步的瓦解沈巍的理智。

“我这样,是为了不想给你们,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的身份,始终还是不便于让众人知晓的。”

“你若是生气了,那。。那我随你处置便好。”

认错的态度十分的诚恳,这委屈的样子都要让赵云澜以为错的是自己了。


我是不是对他逼的太紧了?


我这态度是不是太过强硬了?


我应该要温柔点对待他才对?

 


我可去你的吧,老子可是被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人上了啊!!

 


赵云澜一头的黑线,看着依旧像块木头一动不动的人,他终于惹不住了。

 

“我渴了怎么办?”

“那。。那我去给你倒水。”说着就硬把挂在他身上的赵云澜拉下来,在床上放好,逃似的去了厨房。


倒水。

 

卧——槽——!!!


赵云澜震惊了,我都暗示成这样了还不懂??

 

昨天那个恨不得把他骨头都啃掉的沈巍去哪儿了??


老子真的被他标记了吗?

被丢在床上的赵云澜生无可恋的怀疑着。

 

tbc

 

 

 

 

 

 

 

 



评论(28)

热度(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