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焚情(3)(先婚?后爱??/ABO)

总目录


1  2


焚情

3.

忍几乎成了沈巍骨子里的东西,上万年都忍过来了,也不差这会儿了。

 

有些事,还没到做的时候,就不能做。

 

待沈巍在厨房平复完心情端着水出来时,赵云澜已经睡了。大字瘫开的在床上打着轻鼾,脸上还是红扑扑的。

沈巍眉眼轻柔,慢慢的走上前帮对方脱了鞋袜衣服,每一次的触碰都似若捧着珍贵的物件,小心翼翼,轻拿轻放。积攒了万年的爱意,仿佛就要从这片刻的温情里全数溢了出来,沈巍能够这样光明正大的看着赵云澜的机会,不多。

 

自然要珍惜,每一分秒的相处。

 

刚刚被标记的omega身体十分的虚弱,更何况是像赵云澜这种标记后不到几个小时就远离自己的alpha,还在外面劳心劳力的人。

一场高热似乎是意料之中。

沈巍大半夜的慌忙起身打凉水浸毛巾,往日的平整干净的白衬衫已经湿了一大块儿了也不曾在意。

关心则乱,一向处事冷静有条理的沈巍,在面对一场高烧时竟然忘了要给病人先来几片退烧药,而是笨拙的一遍又一遍的更换着被额间捂热的毛巾,就如上万年前急着要留下昆仑的小鬼王。

这些岁月的变迁,却也不曾在他心上留下过任何的印记,或者说,这小鬼王的心,只为了那个山圣昆仑而跳,旁人来是动不了的。

他就不断着擦着赵云澜滚烫的身体,数百次后感觉到了对方下降的体温,着急的心这才终于平静了下来,当然也不知道是真降下去的,还是被沈巍用冷水擦的太久,冻的。

沈巍替赵云澜换了汗湿的衣服,呆呆的坐在床边手里攥着温热的毛巾,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了。手边是装着水的盆,水渍滴的到处都是,全没了起初整洁的样子,整个人狼狈不堪仿佛入了定,兴许是繁忙后的平静让他一时间的不知所措又亦或是在反思自责。

 

一声鸡啼破晓,叫醒了涨红了眼静着的沈巍,他抹了把自己酸涩的眼睛,用手探了探对方的额头,觉得没事了才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并抽出一张小纸条在上面写着什么。

沈巍帮赵云澜掖好了被角,又反复抚平着因水干了后起皱的床单,再去厨房做了些粥,一直磨到真的要到上课时间的时候才离开。

 

 

赵云澜起来时,看着这陌生的摆设还愣了一下,随后又想起自己是在沈巍家才拍了把昏沉的脑袋坐了起来。

他身上的衣服是沈巍的,白白宽大的衬衫上还有点沈巍平时用的古龙香水味杂了蓝月亮苹果味的洗衣液。

 

嗯,他就没有这么香的衣服。

 

赵云澜转头看见了留在床头柜上的字条和压在上面的昨天被他扔了的钥匙,字见人,这字就和沈巍这个人一样,看起来古板的很但字体收尾所扬起来的小笔触就像根俏皮的小尾巴一样,挠的赵云澜发痒。

沈巍一直误会了一件事,赵云澜那天晚上其实是几乎确定了他的真实身份,也自然是知道了他不是个beta,毕竟。

斩魂使可是个纯纯的alpha啊。

 

他听话的去找了微波炉里的粥,几口就喝完了。又无聊的在沈巍家里转了几圈,发现这人确实无聊的很,真的也没什么东西可看的才拿着钥匙,笑着折起了那张字条塞进裤兜里回对门去了。

 

一回到家,赵云澜就开始嫌弃自己的狗窝了,真是有对比才有伤害!

“嗷呜,老赵你又夜不归宿!!”

迎面就袭来了一个大黑肉球,的亏赵云澜现在体力和精神都不错,伸手接住了,不然可能会被砸晕在这里。

“以后别搞这么隆重的迎接仪式,我可有点承受不住啊。”

赵云澜抱着大肥猫,走到沙发前用屁股拱开了散落在上面的猫玩具,坐了上去。

“你还没说你又去哪儿了。”

“老子当然是去找我对象去了,你以为我是和你一样的万年单身猫吗。”说着就开始抖起了腿,眉眼里那可都是自豪啊。

大庆看着赵云澜这副欠抽的得瑟样就想炸毛,朕在外面找了你一夜,你回来一条小鱼干不给就算了,还在这挖苦朕,不挠你就不是高贵冷艳的猫!

 

“嗷呜!”

 

“卧槽!”

 

“所以昵,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倒了八辈子霉标记你的人是谁?”

“哎哎哎,怎么说话呢,你这样我还真就想告诉你了老子的男人有多优秀!。”说着顶着三道白色抓痕的赵云澜十分严肃的凑到那对抖动的猫耳前,大庆都停下了吃小鱼干的动作,仔细着听着。

 

“那个人啊,就是斩魂使。”

 

。。。。。。

 

“我可去你的吧!!!大白天的做什么梦呢!“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崇拜斩魂使,居然已经没节操下限到这种地步了,丢人啊!”一张大饼脸痛心疾首。

“怎么着,还不信了。”赵云澜捂着又多出的三道杠,笑的眼睛都成一条缝了。

你这样我会信就是傻子!!

 

“你今天中午就知道了,我们先去特调处。”

 

tbc


评论(12)

热度(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