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 (先婚??后爱??)(5)

总目录


1  2  3  4


焚情

5-

众人排成排,坐在沙发面前,就这么看着这惊奇的一幕,除了大庆一只猫还在吃着小鱼干。


他们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平日看起来柔柔弱弱谦和有礼的沈巍沈教授居然能把他们的鬼见愁领导给标记喽!


这人心都疯了吧!!!


“很疼吗?那我轻点。”沈巍手里拿着小棉签,面前是一个大的医疗箱,瓶瓶罐罐都拿了出来,摆了一桌。他又放轻了给赵云澜上药的动作,细细微微的擦拭着,仿佛在面对的是一个刚出世的婴孩,稍微一个用力就能将人捏疼惹哭的那种。

沈巍上药上的仔细认真,丝毫没注意到方才疼的抽气的人正对着自己的手下挤眉弄眼的,满是炫耀的神情。

大家此刻充满默契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原本想要为赵云澜讨个说法的想法在这一刻都转变为了:


沈教授这是瞎了吧怎么会看上赵云澜这个不靠谱的人!!


“你这手肿了,用冰块消肿上药会比较好。”沈巍抬起头用两只大眼睛看了看赵云澜又转头看了看还像木桩一般定在原地的众人心里叹了声气。


“你们这有冰块儿吗?”


“有!在里面!有个小冰箱。”关键时候还是小郭出了声。“我。。我带你去吧。”

“好,谢谢。”沈巍起了身,拿了个抱枕垫在了赵云澜肿着的手臂下面。“你别乱动,手伸直,让血流通了。”

“哦,好。”


沈巍一走,守在那已久的大家伙蜂拥而上。


“唉唉唉!一个个的悠着点!慢慢来啊!”赵云澜被围的连头都冒不出来了,护着手把自己缩的小小的,尽量减少在沙发上的占地面积。

“赵云澜!!你之前说的只有alpha才能标记你这话是拿去喂狗了吗?!!”祝红长长的红指甲在赵云澜耳边的刮着沙发皮,一双毒蛇眼睛凶狠的锁着人,看的赵云澜脚底板有点冷!

“就是啊,沈教授不是个beta吗?”林静也跟着问。

“怎么…怎么说话呢!!就不许爱情突然来了吗!!啊??”赵云澜胡乱的挥着手,把帖在自己面前的几张脸打开,一个个都凑老子面前说话,这二氧化碳全让老子吸了!

“可你这爱情,性别不太对吧!”林静回道。

“就是啊,我可闻的清清楚楚,这么强的信息素肯定是出自alpha。”处里唯三的omega汪徵说。

“啧啧啧,你看看你们这样子!!拉出去别说是特调处的啊,太丢人了!!他说他是beta你们就信了?现在这社会还不准人装个b??”

这话一出,众人都顿住了,也对啊,沈老师在学校工作以alpha的身份肯定会惹上不少不必要的麻烦,那装个b也不是不可以啊。

“老大,你就这么突然被标记了搞得就像场梦啊。”林静满脸的纠结一屁股砸在了被小郭推过来的滚轮椅上,头朝天花板没有梦想的往后滚着。

“你这话说的难不成你平日里对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

“唉唉唉,老大可别诬陷人啊。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要说有想法的也不是我啊!”说着便往祝红那里悄咪咪的看了一眼。

“什么想法?”

沈巍手里拿着块用毛巾包好的冰和小郭一起走了出来,众人马上远离了沙发处,只有祝红还在原地。


“沈巍!!”

这突然的一嗓子把正被冰的透心凉的小澜孩吓了一个小窜。


“你要是不好好对他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
沈巍看了眼刻意别开视线的赵云澜,心中了然。

“我会的,你放心。”

这还是赵云澜第一次听见沈巍说这样的话,这悬着的心总算有点回肚子里了。


其实他一直心里也挺没底的,这次的标记并不是双方自愿的,或许说,是赵云澜单方面的。

他喜欢沈巍,所以在发情期的时候在知道对方可能是alpha的情况下还是去找了他,被标记这件事,沈巍心里怕是不愿意的。

那天晚上十有八九是出于一个alpha的本能,在这点上,赵云澜始终是不能很好的与沈巍正面谈论这件事。

反正他想着,人都已经是自己的了,感情什么的还怕没有吗。

今天祝红这句话让赵云澜第一次觉得,或许沈巍对自己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长路漫漫,继续征战!!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把沈巍拿下的!


“好啦好啦都散了啊,身为一个负伤的人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好好工作,不许偷懒,宋玉还在外面浪着呢!”
赵云澜推了推沈巍示意对方扶他起来,他的老腰都快折了。

“你要不要再休息会儿。”沈巍担忧的说。

“没事儿,你不是说今天中午给我做饭吗?我饿了!”

“我也要回去!我也要吃!”大庆说着生怕两个人丢下他跑了似的,连忙窜到沈巍的肩上,把刚刚勾起来的西装线继续勾着。

“啧,就你耳朵厉害!”
只能吃盒饭的林静等单身狗们看着两个人一只猫的背影,从心底里发出了呐喊:

有对象儿真好!!



沈巍从学校下课回来,经过信箱时发现里面的信已经满到塞不下了,他取了小钥匙打开信箱,将里面厚沓沓的信件拿了出来,全数丢在了垃圾桶里,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两个月了,这两个月以来每天他都会收到一封信,无地址无名字。里面总是写着对他表示爱意的露骨的话,家里电话也时常无缘无故响起来,接听了对方却一点声音也没有,他似乎。。是被什么人正在骚扰。

这些招数不痛不痒,当看不见也没什么影响,所以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告诉赵云澜。


想到赵云澜,沈巍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人一直忙着宋玉的事情这些日子经常累的动不动就睡着了,而且胃痛也时常发作,沈巍想着法子要给他改善伙食,但对方总是吃的不多。

一段时间下来,原本就不胖的人变的更瘦了,他是急在心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沈巍打开家门,发现赵云澜已经俯在桌子上睡着了,脸下还垫了几张报告。

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足以让人的关系有所改变。都说二十一天养成一个习惯,那两个二十一天足够让两个人彼此适应对方的存在了。

沈巍心里有事儿的很,他表面上总是在拒绝赵云澜,对对方所做的所有暗示都视若无睹,却不忍心让对方真正的失望,他总能在别的方面把赵云澜的心收回来,若即若离,勾着人这点小兴趣,让赵云澜无法放开。


得到了就会怕失去。


“醒了吗?醒了就起来吃饭吧。”
赵云澜是被一阵饭香叫醒的,他醒来时自己已经到了床上,而沈巍正端着一锅鸡汤。

“我又睡着了啊。”

“嗯。”

“哎呀你说我最近怎么老困总是没精神。”赵云澜伸了个懒腰晃着来到了餐桌前。

“你工作太拼了,总是不注意休息,困是正常的。”沈巍说着盛了碗汤放在赵云澜面前。“把汤喝了,熬的挺久的了。”

沈巍的汤用的也不是那种吃的胖的鸡做的所以也不是很油腻,可赵云澜看着就是有点反胃,他抬头瞄了眼一直盯着他的沈巍,硬着头皮就把那碗泛着黄色鸡油的汤喝了。

沈巍还没来得及问他味道如何,在餐桌上的人就急匆匆跑了。

卫生间传来一阵呕吐声,沈巍心疼的过去拍着对方的背。

“你喝酒了?”

“没有!呕~”

“那胃疼?”

“也没有,我就是想吐。”

就这样连着吐了五六分钟,赵云澜差点没把胆汁都吐出来,沈巍帮着冲了马桶,把人扶着到了洗漱台前。

赵云澜咕噜了几下,吐了几口清水便回到了餐桌上。

“还吃吗?”

赵云澜难受的摆了摆手,这一大桌子好菜他今天是无福享受了,心疼了沈巍做了这么久。

“你说我是不是得什么绝症了。”

“不许胡说!”

“我就开个玩笑,别生气,昂。”

赵云澜倚在凳子上看着一脸严肃的沈巍笑着说,这木头,开个玩笑都不行。

“我去床上歇会儿,你好好吃饭啊!”


赵云澜坐在床上了沈巍也没出声,等到他一被子盖头的时候,沈巍才强硬的说了一句话。

“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明天我有个局要去参加。”


“不许去!”


“。。。。。”


“好好好,不去就不去。”


tbc

评论(31)

热度(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