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焚情【ABO】(先婚?后爱?)(6)

总目录


1  2  3  4   5


焚情


难得走心了一回,这里妈妈的设定用的是剧版的。


6



赵云澜到底也还是没有随沈巍去医院,他下午从特调处出来的时候,被一辆车拦在了路前,他那脾气不好官又大的老爹坐在车里,摇下了车窗看着他。

“上车,我们谈谈。”

赵云澜心里不愿意却也没有法子,他与他老爹快大半辈子没交集了,这一次专门来找他不是为了公事就是为了他被标记这事儿了,。

虽说两人除了有父子这层称呼上的关系几乎就等同于陌生人,但是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总不能孩子都嫁了还不知道这对象是谁吧?

“有话快说,我还有事。”赵云澜不耐烦的上了车,却没有系安全带。

“你就是这样和你的父亲说话吗?”

“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在无意义的对话上!”

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沈巍已经在学校下课了,这人没手机也没法告诉他今天可能晚些回来的消息,只能尽可能的快些结束这场谈话。

“开车!”

“你要带我去哪儿!?”

“带你去见你母亲!!”
赵心慈是个alpha,他对于自己儿子身上传出的那股强大又霸道的alpha信息素,心里十分的抵触。

在这车子里狭小的空间,使这股味道越加的浓烈!让他心里那股闷气更是压不住了。

“当初你分化性别的时候我是不是同你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被标记!”

“你现在才多大年纪!难道就想在家里养孩子带孩子了吗?!如果是这样,这个特调处处长,你不做也罢!”

赵心慈对许久不见的儿子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责骂,也许是赵云澜过于大条在人前也过于洒脱,经常会让人忘记他是个omega的身份,也让一个父亲都忘了平常人家的omega应该受到怎样的待遇。


他习惯了看着自己儿子永远冲在最前头,也习惯的看着自己儿子顶着所有的压力去让别人安心,看着他在饭桌上圆滑的模样他会不屑这样的行为,看着每次特调处送上来的报告他也不会去细究这过程有多么艰难。

因为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领导者应当要做到的最基本的事情,他当初就是怎么走过来的,赵云澜身为他的儿子也应该做到!


赵心慈把一切都看的透彻,可唯独忽略了…他的儿子只是一个omega。


身为一个alpha,赵心慈不用面对每次发情期来的时候的恐惧,也不必每次都在手臂上扎上几个针孔,还老是因为匆忙未处理好的情况下在原本完好的皮肤上留下几个青色的肿包!

赵云澜不是忧天自怜的人,也从未期望因为自己是个omega而要拥有什么特殊的待遇,他让自己变的强大,用心用力的护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然后他成为了大家的依靠,被新来的小家伙崇拜,被那些未曾见过他的人崇拜。

特别调查处的处长赵云澜是个厉害的角色,这是在内局里众人对他的刻板形象。



再厉害的人在自己偷偷往手臂上扎针的时候,也会有怕。。。


车在龙城的街道上行驶着,周围的喧嚣逐渐消失,换来的是乌鸦啼叫的声音,一片排列整齐的墓碑出现在了赵云澜无神的眼睛里。

到了。

父子俩站在墓碑前,相片上的人依旧笑的温柔如水。赵云澜恍如隔世,似乎那个做好饭等他回家的母亲就在昨天才见过一样。

“妈,我来看你了。”
他走上前,用指腹擦着那张有点灰尘的小照片,只有六寸的小纸片,里面却承载了赵云澜十几年的温情。

“我遇到了一个人,第一眼见着就特别喜欢。”

“他害羞腼腆的很,稍微开点玩笑都会脸红。”

“……”

“可是就这样的一个人,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都会挡在我面前,总是不厌其烦的在我耳边说些什么“让我小心”的话。每次见了我,这眼睛里就像承载了千年万年的委屈一样,搞得我有点莫名其妙…”



“他长的很好看,待人温和有礼,喜欢他的人也很多。”



“可我总觉得他很寂寞,孤零零的站在那。”



“乖巧又固执。”

“又让人心疼的很。”



“妈,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



“他站在那里,等了很久,都没人到他身边去。”

“于是我让他标记了我,我给他填上了那个空白的位置。”

“没想到却意外的合适。”

“就像他身边刚刚好缺了一个我一样。”

……

“他叫沈巍,我改天带他来看你。”
这句话赵云澜说的极小声,但你还是能感觉到这似乎是在心里扯大了嗓门吼过了。

赵心慈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在妻子面前,他一向都是静着的。



时至今日,赵心慈心里有亏欠,有心疼,但从没有过后悔。


他这次本就是带赵云澜来告诉他母亲这次被标记的事情,至于标记了赵云澜的那个alpha,有人已经告诉他了。


一个愣神后,他再次看清眼前的景物时,却看见赵云澜单手捂着肚子,脸色苍白。

“怎么?胃病又犯了?”

赵云澜没有回话,甚至都没有侧过脸看过他,他心里也不恼,毕竟这态度十几年都这样了。

“去吃点东西吧。”

“我要回去。”

“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

说着踉跄着步子就要自己走了。

“这地方荒郊野外的,没有车的,不是还有人在等你吗?”

赵云澜猛的一抬头,有点陌生的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脸?这话可不是赵心慈能说出来的,刚刚还在车上骂的他狗血淋头的人,怎么一下子就转性了?

“上车吧。”

腹部突然袭来的疼痛感让赵云澜几乎是短短时间就出了一身冷汗,他看着空空的马路,这天色也晚下来了,琢磨着实在是没有可能打到车了才妥协让赵心慈送自己回去。

赵心慈看着坐在一边疼的闭上了眼的儿子,也不想再去提起关于标记的事,他骂的再多,也不能挽回赵云澜已经被那个人标记的局面,切除腺体这件事,他身为一个父亲也实在是不忍心,那就便只能将错就错了。



事以既成,那多说也无异了。



赵云澜经过一路的缓冲,肚子已经不算疼了。

他等到赵心慈的车看不见后,急忙跑到小区的一角撑着围墙呕吐。

要是被他那位父亲看到自己坐个车都能晕的吐出来,指不定又是怎样的看不起。

吐的差不多的赵云澜拍了把自己没有血色的脸,看着自己房间应该暗下来的灯光如今却明堂堂的亮着,笑着上了楼。

而在一边,在赵云澜没有看到的地方,一辆车缓缓驶出,里面的人赤黄着眼,看着已经暗下来的楼道灯,眼神让人琢磨不透。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坐在餐桌前像一块掉了色的古碑一样的沈巍突然活了起来。

他一打开门就是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只脚都还在门外的赵云澜就在门口迫不及待的搂住了人。

沈巍对这样的行为还不知道该怎么很好的回应,两只手在西装裤边摩擦着,想抱又不敢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抱我。”
几乎是得了命令的同时,沈巍抱着了那段想了许久的细腰,也不敢搂太紧,搭在腰间的手慢慢移到背部,小心的碰着。

“你吃饭了吗?”

“没有。”

“我想喝你做的鸡汤。”声音埋在颈间闷闷的,听不出什么起伏。但沈巍仍是可以捕捉到里面的丝丝委屈。

“可以啊,你先去洗澡,我去热。”说着还安慰着拍了拍对方的背。

赵云澜紧紧抱了一会儿,才松了沈巍,又用力拍了下对方的肩头,笑着说“我洗完澡出来要喝到鸡汤啊!”

浴室里有稀稀拉拉的水声,沈巍从冰箱里拿出昨天还剩的半只鸡。

鸡汤昨晚已经被他倒掉了,过夜的食物总归吃着不好,所以沈巍也没有留。


但是赵云澜想要喝。

沈巍在饭锅里放好需要的食材和鸡,左手凝出了一团黑火,对着饭锅里的东西开始加热,没一会儿功夫,原本生腥的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焦黄,锅里的汤水开始快速的滚动着,室内瞬间弥漫了鸡汤的香味。

“嗯,真的香啊。”
赵云澜洗了澡摸着把毛巾就顺着味儿来了厨房,这时的沈巍已经拿了一个碗为他乘着汤。

“刚热好的,可以喝了。”
沈巍把碗和勺放到了赵云澜习惯坐的位置前,并笑着看着他。

赵云澜喝了一口,便停不下来了。这鸡汤并不油腻,和昨晚的有些不同,这一切赵云澜都归功于快一天没怎么进食的胃,忙碌了一天了,这暖暖的汤汁喝进口里简直就是慢慢治愈感。

赵云澜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沈巍啊沈巍!你简直是新时代好男人的典范啊!!”

“你喜欢就好。”
沈巍看赵云澜喝的差不多了,才起身拿了搭在一边的毛巾,过去给对方揉着湿哒哒的头发。

赵云澜舔了舔遗留在嘴角的鸡汤,把头直接靠在了站在他身后的沈巍的身上,对方的手掌在他头上隔着毛巾适力的揉搓着,他可算是明白了大庆每次被摸头时每次都发出的咕噜声是为什么了。

真TM舒服极了!!

赵云澜想看看沈巍,微微抬起了眼,向上看,却被餐桌上的灯光闪了眼睛。

他眯着眼看着沈巍低下头认真擦着头发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在脸上透下了一片剪影,灯光也模糊了他脸上的轮廓,在边上还围了一圈儿光圈,十分好看。

真好。


有你真好。


沈巍。

tbc



评论(13)

热度(1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