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先婚?后爱?)(7)

总目录


1  2  3  4  5  6


我可算是把这章给磨出来了!!


焚情


7

龙城的夜晚人气少的很,有极少几个醉醺醺的人还摇摇晃晃的寻着回家的路,马路上连跑业务的出租都看不见。

这是晚秋的时候,过不了几日就要入冬了。平常人不会在这凌晨时分跑出来挨冻。风不大,却刺的脸生疼,稍微卷起几片蜷起来的叶子,拖拖拉拉的前进。

一个穿着驼色长款风衣,头发微卷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在这安静的大街上,她五官端正,化着淡淡的妆容,身上的项链耳饰看起来也挺名贵的,挎着个小包优雅的走着。仔细瞧瞧,这腹部好似有隆起的小弧度,与她纤瘦的四肢格格不入。

她拐进了一条小巷,尽头是灯火通明的高楼小区。


尖锐的高跟鞋在水泥路上哒哒的响着,在这狭小的巷子里回荡。

身后突然传出了一处声响,她回过头去,看到原本立着的垃圾桶倒了,以为是什么小野猫就没太在意。

等她回过头来时,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就离她不到1cm的距离,连对方呼哧呼哧的粗气都听得见!

她吓的尖叫了起来,面色惊恐的往后面退去,却发现自己的嗓子一点儿声也不能出。


那个在前方的人,佝偻着身形,头发杂乱,看不清脸,穿着一条破旧的白色长裙,在快入冬的晚上赤着脚,嘴里还一直在念叨着什么。




赵云澜好好的一个双休日,本想计划着和沈巍一块儿窝在家里读读书,看看报,调戏调戏美人,睡个大觉的,全被这突然交下来的一个案子给搅黄了!!




龙城现在,真是多事之秋啊。




出事地点是龙城一个高档小区的入口,死者名叫张静静,女性beta,今年32岁。是一家国外企业的经理,平时待人冷淡,却也没有与他人有过争端。

据上面说,这是这个月第三个相似的案子,因为实在过于蹊跷和诡异才请出了特调处。



赵云澜嘴里叼着个苹果,拨开了围着的人群,从警戒带下钻了进去。



“老赵!!”一只黑猫从树上窜了下来。

“怎么只有你?小郭呢?”

“那没用的小子还在那吐呢。”说着黑猫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哎呦,这都多久了还没习惯呐。”

赵云澜走了过去,踢了脚那个撅着屁股弓在那里吐的人,小郭被这一脚踢的起窜,慌忙中头还磕到了墙上,咚的一声,清脆极了。



“赵处!!”脸色苍白的小郭哭丧着嗓子,可怜巴巴的看着赵云澜。

“啧啧。”

“别瞅了,过来拍照!!”


赵云澜蹲下身,掀起了那块粘了血的白布。



上半身完好,连衣服扣子都好好的系着,不看下半身,这女人就真像是喝醉了在大街上睡着一样。

白布被完全掀开,那女的的肚子被剖了一个大口子,内脏都外露了,还有几根肠子流在外面。


现场其他地方没有任何痕迹,只有尸体周围有一圈暗红色的血迹,手肘关节处有擦伤,脚腕上有红肿,应该是逃跑的时候不小心崴到的。

“她丢的东西找到没?”

“没有,我每一个地方都闻遍了,都没有!”大庆说。

“那就是被凶手带走了。”




这个尸体很完整,除了子宫没了,连带着里面的胎儿也摘的干净。




赵云澜在等着郭长城哆哆嗦嗦拍照的功夫,已经把手里的苹果吃完了。

一只手抓着盖着尸体的白布,对着血淋淋的内脏还能淡定的吃苹果,而自己光是闻到这个味道就已经吐的脱水了,郭长城今天对自己处长的敬仰之情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所以?这个案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吗?”赵云澜问。

“上面说如果只是被取了子宫倒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个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每次事发的地点都是在街区上,又不是什么偏远的山区,为什么案发时周边的人一点受害人的求救声都没有听到?”

“你看,就这女的死的地方上面就有个窗户,那个屋主说他整个晚上一直都待在房里打游戏,也没有带耳机,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大庆说完后小郭也拍好了照片。

赵云澜把手里粘了血的白手套扔进了垃圾桶,打了个电话给沈巍。

对方的电话没通?按道理应当是能接到啊?他今天不是周末在家吗?

拨了几次还是电子合成的机械音,赵云澜也就不打了,想着说不定对方有事儿出去了。



“走吧,我们去她家看看。”


这个小区的后门,离这人死的地方只有不到50米的距离,只要再多跑几步,里面就有守夜的保安。赵云澜在心里叹了口气,离家就只有这么近的距离,却还是没能搏着走过去。



可惜了一条人命。



赵云澜还没到门口,就听见这屋里哭哭嚎嚎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先把郭长城推了进去。



张静静一直忙于事业,与丈夫结婚8年多了,也没有为这个家里添上一个孩子。

这两个人平日也挺忙的,也顾不上要孩子。直到在30岁的时候看着同事都一家三口天伦之乐了,才觉得应该要个孩子。


Beta受孕本就不易,这两年来吃了多少药,打了多少针才好不容易怀上个孩子,一家人都还在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中呢,现在孩子被拿的干净,人还在自己家门口死了。



这事儿落到谁家都是一个惨。



“她昨天下午给我打通电话说有个同学聚会,晚些回来,我喝醉了,就没去接!!”

“是谁这么狠要这样对我老婆!!”一个一米九高的留着大胡茬的大男人坐在地上哭的鼻涕口水全脸都是,郭长城被他死死抓着手,也不知道怎么劝。

“你先冷静点儿,你先告诉我你妻子怀孕以来有接触到什么人吗?”

“没…有!因为老一辈的人说…怀孕前三个月最好不要告诉别人…,所以…除了我们夫妻两个,谁…也不知道……”

“警察同志…这…这和我妻子怀孕有什么关系啊…”

“啊?没事儿…我就问问。”

这件案子因为是连环做案,手段也十分残忍,上面为了不让众人恐慌,尽全力在封锁消息,所以龙城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儿。



“因为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都是妊娠中的人被杀害,并且没了子宫。”

“我说的对吧,赵处!”



对你个头啊!!



赵云澜努力的挤出一个假笑看着一脸正直的郭长城气的恨不得咬自己一口!!

“已经是第三次了?”

“都已经是第三次了你们都还没抓到人,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说着就朝蹲在他面前的赵云澜猛的扑了过去,郭长城抓都抓不住。



“卧槽!”

“都是你们没用!!”

“要不是你们我老婆孩子也不会死!!都是你们!”

赵云澜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措手不及,一时间也忘了反抗,竟也由着他把自己按到在地上。

“赵…赵处!!”小郭被这场面吓到了,掏出电击棒就要往人身上杵。

“住手!”
赵云澜制止了郭长城,自己抓住那个人的手把他倒翻在地。这么一大团肉就这么扔到地上,连地板都重重的震了一下。


赵云澜撑着地坐了起来,粗喘着气,额头上布满了汗,试了好几次都没站起来。



“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不知道来扶老子吗?”

“哦哦好!”

小郭连忙放好电棒,过来搀着他那个刚刚单手摔过100来斤人的领导。



“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有什么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



说完两个人就离开了,留下还躺在地上默默流泪的人。



“赵处!!”

赵云澜一出那人的门,就撑不住了!他用手死命的揪着如针扎般发疼的肚子,腿肚子都在打颤!!

“有什么话下去再说!”


郭长城好不容易把赵云澜扶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疼的把头埋在方向盘上的赵云澜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处,你伤到哪儿了??”说着就又要哭了。

“给老子闭嘴!我又没死!”赵云澜疼的岔气了,连话都说不太响了。

“呃啊。”赵云澜疼的直接趴在了方向盘上,手里的手机被汗湿的滑溜溜的,按了好几次才有反应。

听筒里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女声,赵云澜烦的直接把手机重重的砸在了驾驶台上。



这个沈巍到底tmd去哪儿了!!



“你…会开车吗?”

“啊?什么?”赵云澜声音小的很,郭长城第一次没听见,就凑过了头去。

“我问你,会开车吗?”

这回他听清了。

“不会。”

“艹!!”

“对…对不起!!赵处!!我我回去就考驾照!!”

因为凑的过近,郭长城突然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他低头一看,赵云澜坐的位置上有一大片血迹,而赵云澜也正死死的盯着自己身下的那滩血。

郭长城这才明白,原来刚刚不是在骂他。



“赵……赵处!!你流血了??!!”



“小子,把安全带系好。”



“啊?”



TBC








评论(61)

热度(1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