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小甜饼(吃醋+醉酒)梗

小甜饼(吃醋+醉酒)梗

总目录


因为原来那个吃醋梗被屏了,所以修改重发,新加入了一个醉酒梗!


。。。。。这是被 屏的第三次。。。我也没办法了。。。


5000+一发完


巍澜


吃醋梗!醉酒梗!


啊啊啊,我真的超爱奶凶奶凶的沈教授!!!

你们真的不来梗吗??


沈巍回到家时是一片黑暗。

赵云澜还没有回来。

他打开了客厅的灯,放下公文包,挺直了背坐在沙发上,呆呆的。

这一室的安静,让沈巍突然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他往四处看了看,搭在膝盖上的双手不停的摩擦着,有点不知所措。


以往赵云澜在这个时间段是在干什么?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颗糖


以往赵云澜在这个时间段是在干什么?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颗糖,用遥控器毫无目的的翻着电视,看到某些爱情剧时还在吐槽着男女主角的样子和剧情。


“现在这些电视剧里的什么绝世美人都没我们家沈教授一半好看,是不是?”



所以,赵云澜,我这么好看你怎么还要去找别人。



沈巍在沙发上如坐针毡,这么大的房子实在是寂冷的可怕,明明自己一个人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那黄泉水下的极恶之地要比这里寒上千万倍,怎么会就这么一会儿的寂寞就受不住了?

他站起身,挽起袖子走进厨房,准备开始做饭,刚打开水龙头,却想着往日吃他饭的人今天不回来了,顿时就没了做饭的兴趣。

赵云澜今天和祝红一起去蛇族调查些事情,要明天才会回来。

沈巍把水关上,蹲下身来打开脚底下的柜子,里面放着一个铁盒子。

他拿了出来,打开盖儿,里面全是各种口味的棒棒糖。这几天赵云澜长了蛀牙,疼的每天晚上都要折腾许久才能睡,沈巍就把他所有的糖都收了,放到这个盒子里。

他对着这五颜六色的棒棒糖看了一会儿,随便拿了一颗用力拆开,塞到嘴里含着。舌头不停的搅动着,甜腻的口感瞬间充斥着整个口腔,手里的糖纸已经被捏的揉皱无比,没了起初的样子。

太甜了,,,,他真的不喜欢吃甜的东西。


沈巍把灶台上的碗洗了又洗,嘴里的糖都快化了大半块了,这淅淅沥沥的水声也没有停息,其实有着水声,这地方也不至于这么安静。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突然就把手中的碗用力往水槽里摔去,发出了大大的乒乓声,原本完整的碗上缺了一个小角。

沈巍知道他这么想是不对的,可是他就是心里堵的厉害,温文尔雅的沈教授真的少有一颗抱怨和吐槽的心,就这点小情绪还是赵云澜惯出来的。



特调处的人这么多凭什么就要你赵云澜陪着去!


沈巍手撑着灶台,嘴里的糖杆在不停的搅动。他也知道赵云澜对于祝红是一点想法也没有,可是孤男寡女共度一夜这种事情他只要想着就觉得烦躁无比。

斩魂使大人现在就想一个瞬移去蛇族长老的竹房子里,坐在那两个人的中间。可这样做不就代表着他不信任赵云澜吗?才离开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实在是挂不住面子。

沈巍嘴里吃着糖,慢慢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现在的时间是八点二十分,按照赵云澜的速度,应该已经在吃饭了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又不听话在喝酒,蛇族的酒可是烈的很。

想到这,沈巍突然就停了脚步,嘴角轻轻扬了起来,抓起了搭在沙发背上的外套,打了一个瞬移就离开了。



屋内的赵云澜的确坐在祝红旁边,对面是蛇族长老。他们已经吃好饭了,正在木桌上闲聊。

“赵处长,我最近可出了一坛老酒,不多不少今天正好一百年,怎么样,要不要吃一碗啊。”

“四叔,赵云澜他胃不好,不能喝酒。”

“哎~,这就是你不对了,蛇族长老亲自做的百年老酒我能不来一口吗,来来来,今儿要好好喝喝啊。”

“赵云澜!”祝红在一边想拦着却被赵云澜挥着大手打回去了,这酒鬼,一看见酒就跟见了妈一样,眼神一动不动的,就差往上扑了!!

“海量啊,赵处长。”蛇族长老笑的眯了眼,一碗一碗的往下倒。

“四叔~你别灌他了,这明天还开车呢!!”祝红在一边看着脸色酡红,眼神迷离的赵云澜,心里急的想拦也拦不住。

“你这丫头懂什么。”

“就是!!嗝~祝红你就别管了,你不喝别在这坐着,回去睡觉去!!”赵云澜红着一张脸,手里还抱着坛子,酒洒了一身。


“你以为我想管你啊!!”祝红瞪着眼看着已经喝醉的赵云澜气结道。她看了看他四叔,对方依旧镇定自如,没有半点喝醉的样子,也是,赵云澜怎么能和已经喝了上千年酒的四叔比呢。


可是,她不懂,她四叔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赵云澜,怎么就一直想灌他酒呢?


突然一阵疾风打来,吹开了木门,祝红看见她四叔霎时脸色一变急忙把她拉起来,站在一边。

“四叔怎么了?”祝红被搞的奇奇怪怪的。

“别说话!低头!!”

从夜里的浓烟里走出来一个全身黑袍的人,平日里依着赵云澜的关系,他们对于知识渊博,待人温和的沈教授来说算是熟识了。但是这个完全形态的斩魂使大人,还是让她的小蛇躯止不住的发抖。


“在下不知黑袍大人突然到来,有失远迎,请黑袍大人赎罪。”


“无妨,本君就是办事路过此处,过来看看而已。”沈巍表面上是在与蛇族长老交谈,但眼神已经飘到在里桌醉倒的赵云澜身上了。隐藏在面具下的眉头皱了皱,一阵黑烟过去,身穿马甲风衣的沈巍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趴在桌子上的赵云澜迷迷瞪瞪的睁着眼看着远处一团黑的人一下就换了套衣服,揉了揉眼睛,一手撑着头特别开心的往远处招了把手。

“哎呦,这不是我家的沈教授吗?老婆你怎么来啦!!”

话音刚落,就有三道目光投在他身上,一道惊讶,一道鄙视,一道羞愧。

沈巍扶了把眼镜,舔了舔唇,红着耳尖急忙走到赵云澜身后,他把醉倒的人搀起来,抱到怀里,这一身浓酒味熏的他别过了头去。

“他的房间在哪?我送他回去。”

“往里走第二个就是了。”祝红连忙答道,她四叔还是一脸震惊的样子,已经指望不上了。

祝红怕斩魂使,可她不怕沈巍啊~

“好,多谢。”沈巍往里走了几步,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来笑着补了一句“那个,你们继续吃吧,不用顾及我。”

“是,黑袍大人。”

这会儿她四叔倒是回过神来了。

等沈巍完全走远后,他四叔做出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


“阿红啊,你这是在和斩魂使大人抢人呐!!这可怎么赢得了哇!”


呵,四叔你可想多了。。。我哪敢去抢啊,这斩魂刀的威力我可不想受,都是一群死给!!


在屋内的沈巍刚想帮赵云澜把衣服脱了,却被对方一个大熊抱抱住,还被咬了嘴。


“老婆~你是不是偷我糖吃了,嘴里真甜。”


沈巍无奈的看着像考拉一样缠在他身上的醉鬼,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

“从我身上下来,到床上抱被子去,我去给你打水。”

“不去,不去,我就要抱着我老婆!!”

“嘿嘿,老婆你身上真好闻,搞的我都想吃你了。”一只一米八的赵云澜正在死命的往沈巍身上爬着。


“赵云澜,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沈巍压着声音,看着趴在自己肩上的人,喉结动了动!

“想吃你!”赵云澜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清明,拉着沈巍就往床上倒。

“没醉?”沈巍撑在赵云澜的上方,眼神微微眯起,看着对方取下了自己的眼镜。

“嗯。”

“那我就不客气了。”

。。。。。。


早上要离开的时候,赵云澜整个人都倚在沈巍身上了,精神不算好。

“赵云澜,你怎么一脸死相啊,昨儿没睡好?”祝红问道。

“去去去,你们这大山里头蚊子太多了,咬了我不知道多少口,我现在身上还全是红点呢。”


“咳咳咳!!”沈巍在一边通红着脸咳嗽着,脸上的笑容有点僵。


昨天沈巍专门在他们房间外面设了个结界,把室内所有的声音都隔绝了,所以房间里发出的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啊,外人都听不见。


“如没有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沈巍拽着赵云澜就要离开了!

“请等等,黑袍大人。”蛇族长老手里拎着一个封好的玻璃瓶,匆匆从室内出来。

赵云澜看着这东西眼睛都直了。

“这是昨天还剩的一些酒,我看赵处长喜欢喝就带走了吧,也多亏了赵处长平日里照顾我们祝红了。”

“那多不好意思啊,但是既然你要给。。”

“不用了!”

哎?

沈巍抓着赵云澜的手,脸色淡然。

“祝红小姐在特调处也是十分努力的,任务也能完成的很好,所以也谈不上照顾。”

“这酒,长老还是自己收着吧,赵处长胃部有恙,不宜饮酒。”

“啊。。对对对,我这胃不太好,不能常饮酒,蛇长老,我们来日再聚吧,到时再小小尝一下您亲手酿的酒。”

“既然赵处长都这么说了,那这酒我就再放些时日吧,我们之后再聚啊。”蛇族长老心思缜密,怎么能不发现,这气氛的微妙。看着黑袍大人不太好的脸色,自知是不能再说什么话了。再看看已经拉开车门的侄女,心里叹了口气。


亏他昨晚还想帮她试试这个赵处长,没成想,哎!。。


难啊难啊。

赵云澜身上不舒服,沈巍就留他在后座休息。

他自已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只能让祝红来开,但是放一个女人在前面开车,怎么着也是不太放心的,所以沈巍没有跟着赵云澜在后面照顾他,而是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沈巍本就话少,祝红与他的关系也就只是一个赵云澜,两个人在一个小车厢里面静了几个小时也无话,沈巍觉得没什么,可祝红就有点尴尬了。

这老赵睡觉怎么一点鼾声都没有,快闷死老娘了!!

她原以为这种尴尬会一直捱到她开到龙城,但赵云澜果然没让他失望,在半路上就作起了妖。

这在后面睡的好好的人,突然就扑了上来,从后面隔着椅子搂着沈巍,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赵云澜?”沈巍抓着放在他脖子两边的手,把头扭了过去,发现对方眼睛眯眯的,身上全是酒气。

“老婆~”说着就开始摸索着要解沈巍的西装扣。

“哎,你别乱动。”沈巍立马拦下了赵云澜的动作,原本扣的紧紧的扣子还真被秃噜开了,露出了里面和赵云澜同款的蚊子叮!

祝红的大蛇眼睛瞄到了,羞红着脸轻咳了一声。

沈巍被她看的害羞了,直接拔开了放在他身上的爪子。没想到?现在已经神志不清的赵处长被拒绝后瘪了瘪嘴直接换了一个位置扑!!

“我去!!!老赵你干嘛!”

一辆红色吉普在马路上蛇形走位,幸好这里偏没什么车。

“赵云澜!松手!!”

赵云澜突然的咸猪手开始往祝红身上摸,嘴里还叫着老婆。

“老婆,你怎么变软啦?”


你老婆在边上,你别摸我啊!!祝红虽然被赵云澜摸着还挺开心的,但是比起开心。。她还是觉得保命要紧。

旁边沈巍看那只手的眼睛里都要喷出火了,祝红突然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卧槽!!沈巍在车里的影子怎么开始扭曲了??

卧槽!!!沈教授把眼镜摘下来了???!!


“停车。”

“哦…好好。”

祝红现在慌的一批,沈巍说什么就立马做什么,原本好好?在行驶的车,突然来了一个急刹,把车后座不安分的小澜该给晃了下去,滚到了车座下,当的一声。

“嗷呜!”

沈巍面无表情的下了车,到了后座,把还在车座下嗷呜的赵云澜提了上来。


“继续开车!”


好嘞,黑袍大人。

祝红感觉自己的小蛇命保住了。。。

赵云澜一感觉身边有人,就要命的往边上拱,连头上刚磕的包都不管了。


“沈巍啊~”

“我在。”


我们的镇魂令主啊,在手下面前死要面子的赵处长啊,一直在强调自己是个纯1的赵云澜啊。现在正像只小猫一样,竖直的胡子窝在沈巍怀里奶奶的蹭着。


沈巍斜着眼看着在撒娇黏人的赵云澜,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给对方一巴掌把他打醒喽。可手刚伸出来,却还是偏离的脸的区域,往后脑上的大包移过去了。

打不得,说不得。

沈巍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不是被气死,就是憋屈死!!



“他怎么会突然这样?”

沈巍扣上了自己的扣子淡淡的问道。

“可能是我们蛇族的酒对人类来说反应慢了点吧,后劲现在才上来。。。”

“……”


是一段该死的沉默。。。那是再别的康桥。。。


“你以后别带赵云澜喝蛇族的酒了。”

“好…好。”

又是一段沉默,但祝红觉得这气氛比刚才好多了,她透过后视镜看着沈巍用自己的大衣裹着迷糊的赵云澜,一只手还在轻轻拍着他的背,眉眼温柔,就和哄孩子睡一般。

无比耐心,又无比体贴。

祝红的大蛇瞳突然有点发酸,心里有着苦涩又有着莫名的感动!!


操!!老娘怎么没眼光会喜欢上一个“0”



回到家中,沈巍给赵云澜煮了些醒酒茶,给人喂了进去,蛇族的酒平常人是喝不得的,现在不喝点茶,待会儿头疼起来也是不好受的。


“沈巍?”

“我在。”


赵云澜后知后觉的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像只企鹅一样走向沈巍。

在快要到厨房的时候直接放弃行走的往前一倒,被稳稳接住了。他抱着沈巍吧唧亲了一口,依旧是满嘴都是酒味儿。。。

“你以后不许再喝酒了。”

 

“哎呦,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赵云澜摸着头作无辜状,企图萌混过关。


“我不是在为难你,我是在和你商量。”沈巍将乘好的粥放到赵云澜手上,自己在旁边的毛巾上擦好手就出去了。

 

赵云澜吸溜着香喷喷的粥,已经快成一团浆糊的脑子使劲的摇着,他喝醉后做了什么事儿惹沈巍生气了?

莫不是吐了他一身?还是酒后那啥了??

他晕乎乎的拿了个空碗出去了,看到坐在书桌上看书的沈巍。


嗯,坐的依旧端庄笔直,帅气不减。。。除了脸有点僵。。。

 

“我错了。。。”

“我以后不敢了。。”

“你别生气了。。。”


对于凡事都喜欢憋在心里生闷气的沈巍来说,赵云澜早就总结出了一套经验。

 

一不高兴来个道歉愧疚三连发总是稳的,先哄着,再敲口子,然后顺着口子继续哄,直到不生气为止。

当然了,赵云澜也就是仗着沈巍不会认真真的生他气所以才这么有持无恐的作死的,不然你下地界问问。。。有几个敢惹斩魂使生气。。。

 

“你不能老是这么敷衍我,赵云澜。”

 

你看,有用!

 

“不敷衍,我态度十分诚恳,真的!”

“我绝不贪杯!”

 

“以大庆的小鱼干发誓。”

 

“。。。。。。”


“哎唉唉??这碗怎么缺了个口子啊。”

赵云澜看明显已经松下来到气氛后连忙转移了话题问道,在避重就轻这点上他简直就像只圆滑的泥鳅!

 

沈巍看着被自己摔坏的碗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可能是不小心磕着了。”


“是吗?那你以后可要小心些了”


。。。。。。

END


评论(17)

热度(1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