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知足(一发完)

被结局虐的都快丧失理智了。。。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抒情什么的我是最不会写了,但心里就是难过的不行,总觉得还是要写点什么。。。就艰难的码出了这篇。。。


不管怎么说。。。还是很高兴能在这个夏天遇见镇魂

表白巍澜

表白镇魂全员


总目录


一首歌一个故事

知足



终于你的身影消失在尽头,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沈巍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连走道上学生给他打招呼他都没听见。



课铃响起,夕阳上了树头。



暖橘色的光顺着大玻璃窗户,透了进来,正好有一片照在桌上,就在沈巍面前。

手中的讲义已经被他折的没有一个角是完好的,整个办公室里,也就只有他一个人在。



这是他头一次,这么怕回家。



巡值的保安已经来过几次了,沈巍也一直都在和他们答着马上就好的话,但坐在椅子上的屁股却一点没动过。

沈教授待人谦和,在学校的好人缘更是被公认的,所以保安也没有一再不停的催促他。

今天沈老师像失了魂一样,平日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都没了光,让人看的有点儿心疼。询问了几次后也就随他在哪儿了。




沈巍低下头,用手枕着脸,把自己放进那片夕阳中去,半蓋着眼使光线不那么刺眼。



赵云澜是最爱看沈巍这个样子了,乖乖的坐在哪儿,连平日里绷直的背都卸了力了,长长的睫毛像把小扇子,不扇动的时候落下一片剪影在眼睛下,明明只是静着,却将所有的光与美好都吸了过来,让周围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为什么?

明明是很好的一件事,他却能搞砸呢?




赵云澜今早的冷漠仿佛清晰的就好像刚刚发生了一样,刺的他心痛,让他恐惧。

沈巍一直都不是个自信的人,别人敬他,怕他,尊重他,全都是因为沈教授这温和的性子或是一把斩魂刀。没了这两样东西,剥了这层皮,他就什么也不剩了。



这本也没什么,一万年都过去了,他人的眼光感受他早就不在意了。



可是赵云澜不同,他喜欢谦谦君子般的沈巍,他喜欢时常耳尖微红的沈巍,他也喜欢关心他时会霸道生气的沈巍。

可他不会喜欢杀人如麻的沈巍,不会喜欢如野兽般粗鲁吓人的沈巍,也不会喜欢懦弱逃避的沈巍。

就像他之前同赵云澜讲过的。



“你从来没有见过我真正的样子。”



沈巍他啊,就因为有人在万年前随口说的一句玩笑话,就把它深深记在心里,并学着做了一万年,就为了能变成对方喜欢的那个样子。

斯文公子这个笼子,牢牢圈了他万年之久,而且被圈的心甘情愿,一如既往。。。


他很累很,可只要想着昆仑给着他的一点甜,就可以撑过千年万年。

沈巍累的很,可只要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赵云澜了,也能笑着坚持下去。


可如今,他又要失去了吗?



外面的余晖被云朵遮住了,沈巍最后一点光也没了。

天色暗了下来,伴着狂风呼啸,窗户被打的碰碰作响,沈巍终于从恍然若失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他走过去,想关上窗户,却看到之前赵云澜在他窗户下随意扔的一颗桃核居然已经发芽了。


小小的,嫩嫩的,在狂风下依旧顽强的将根死死插进土中,就像沈巍于昆仑的情,从小小的芽,经过万年真心的浇灌,如今长成大树,开了花,还结了果。

只是后来,果子已经开始烂了,一个一个的掉落,最后成了一颗死树,荆棘丛生,枯枝败叶散了一地。



天空飞下一道闪电,把黑暗的办公室照亮了,也照出了沈巍苍白绝望的脸。

紧接着就是雷声不断,大雨倾盆。

豆大雨点如投生的婴孩,迫不及待的接踵而来,不一会儿,龙城的水泥地上就积了一小层水,他们都顺着地势,留向了沈巍的窗下。



那株小小芽儿在的地方。



沈巍慌了,他做出了万年来最愚蠢的事情。。。

堂堂一个斩魂使,一个生物学教授居然顶着暴雨跑到窗下用手掌护着那株桃树芽。

蹲在那个角落,不停的用手扒开要涌过来的水,固执的不行。

他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干的地方了,打理好的头发现在湿塌塌的贴在脸上,光滑干净的皮鞋已经蹭上了不少泥土,整个人都狼狈不堪。



无根之水从天上而来,落入地下经过层层泥土岩层与黑暗再入无间。

沈巍身处于黄泉水下极深极寒的大不敬之地,这地上的水自然与他住处是比不得,但打在身上还是会冷。
可是他不在意,大雨模糊了视线,淋着他眼睛酸涩无比,朦胧的就剩一点儿翠绿在眼中,他就这样用身体挡着雨,用掌心扶着芽,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



“沈巍!”



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沈巍心跟着一颤,涌出了喜悦和庆幸。

他抬起头,雨中的人撑着伞,只有一个身形,其它的看不清。



人影逐渐走近,是他想着的人。

“你来啦。”沈巍狼狈的仰着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赵云澜,笑着说道。



“你在这干嘛?”

他一问,沈巍猛的低下头,发现他护着许久的芽已经被水淹了,只有一小片儿还露在外面。

已经塞满泥土的指甲用力的抓了把地下的湿土,最后又全数放下,沈巍低着头,塌下来的刘海遮了眼,雨水顺着他的脸缓缓往下滴。

“到底怎么了?”

……

“我还是没救回它。”

苍白的脸上又挤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混着雨水,苍白着一张脸,无故的让人心疼。



这是赵云澜见过的最难看的笑。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要怎么去收藏和拥有。


赵云澜憋着一肚子气,晃到平日里爱吃的小餐馆里,要上了几瓶啤酒和一盘清蒸饺子。

他饿了一天,白花花的饺子上桌让他迫不及待的拆了筷子,蘸上香醋就往嘴里放。

大饺子被他一口咬破,滚烫的汤汁溢满了嘴,疼的赵云澜呲牙咧嘴的,还硬是把它吞下去了。

喉部嘴中的灼热感褪去后,就在舌面儿上的酸醋味,与心里那股滋味重合。

又勾起了令赵云澜窝火的伤心事。



昆仑是谁?


这怕是赵云澜得知真相后觉得自己这辈子问的最愚蠢的问题。

沈巍谈之色变的名字,让他梦中一直唤着的名字,让他想起来会笑出蜜来的名字。

这个名字。。。逼的赵云澜快发疯了。

他自诩万花丛中过,处处留过情,也没有想过一辈子就爱上一个人,死抓着不放。所以他有许多个前任,男的女的,每个都被他宠的好好的,哄的好好的,他几乎是分手后零差评的那种完美男友。



可到沈巍这儿。。怎么就不是个事儿了。



他承认自己的确有轻度?好吧重度颜控,但他赵云澜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少年了,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可就单单沈巍这张脸,如一个棒槌一样死死打进了心里去。




看一眼,卧槽!这人真好看。

看两眼,卧槽!眼睛真大真亮。

看三眼,卧槽!老子没见过笑的这么好看的人。

看四眼,卧槽!想日!

看五眼,卧槽!老子这辈子就非他不可了。

看六眼,卧槽!把命都给你好了。

看七眼,卧槽!我这是找到宝藏了。




赵云澜喜欢沈巍,比以往的欢喜来的更加猛烈。



他将沈巍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伤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能放在心尖尖上好好供着。

生气了哄着,不开心了哄着,事事都只会顺着。他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可愣是在沈巍面前用了一辈子的耐心,天天笑的没心没肺,变着法儿来逗着这个心里藏了不知名深深苦楚的人。



就这样,对方还念着前任??

那个叫什么昆仑的人。。。



今天早上他终于是绷不住了,和沈巍摊了牌,打算好好来一次严肃的,认真的“关于能不能在现任面前老是提前任”的家庭会议。

大庆可以不用参加。

没想到他的脸都拉的这么长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生气了,只有沈巍还茫然着一张脸,听到昆仑的名字还笑了。

这操蛋的样子,让赵云澜直接没了要好好说的想法,直接被点了爆点的赵云澜像只打鸣的公鸡,竖着长毛在哪儿gegeda的叫着。

沈巍依旧是没有任何回话,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还是在笑着。


妈的,笑个鬼啊!!


说着就冲动的说了几句难听的话,,走了,关门前,沈巍的笑还僵在脸上。


现在想想,这算什么事儿啊。因为一个名字就发这么大的火,赵云澜你可真不争气。。。



待他喝完了几瓶冰啤酒,吃完了饺子,天色也已经暗下来了,这黄昏来来去去赶着回家的人,没一个与他赵云澜有关系。

都说这个时候和秋天一样,让人总是感觉有点悲伤,那是一天与一年即将结束的过渡期,代表着黑夜与寒冬即将就要到来,所以都格外的珍惜这最后的一点美好,有光,有热。

周边吃饭的人都凑成两三个人一桌,有说有笑,因着夜幕的将近,工作一日的人回了家,酒足饭饱后一家人一块儿,唠着嗑出来消食儿。

所有人都结伴了,就只有赵云澜一个人。



他想沈巍了。



他的宝贝儿现在是不是也这样一个人待在家里,孤孤单单的心里全是委屈,却还是会做好他喜欢的饭菜,在桌上乖乖的坐着看着表数着数等他回来。


想到这,赵云澜几乎是飞奔着回了家,打开门触目却是一片黑暗。

沈巍还没回来。。。



心里的激动被一缸凉水浇的透透的,赵云澜恍惚着摸着黑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亮堂着灯火的大楼。



有炊炊香烟缓缓飘上空际,有浓浓饭香从窗口传向四周。



一道惊雷打了下来,把赵云澜吓的一蹬腿。



他看着快要下雨的天色,想都没想的就拿着伞跑了出去。

雨越下越大,赵云澜的皮靴已经进水了,走起路来都能晃出声响。他来到了龙城大学,刚想进去找人,却在雨帘中看见一个缩成一团的东西。

雨下的很大,赵云澜也不知道他看见的是什么?

可他心里却有种直觉,那是沈巍。

鬼使神差的叫出了声儿,居然真的被回应了。



卧槽,真是你!!



赵云澜看着大雨天还蹲在外面不知道干什么的人,也不知道被淋了多久了,心里是又气又心疼。

他走过去,把沈巍护在伞下,看着对方低着头,手里不知道在包着什么东西。

抬起头来的第一句就是没救活,依旧是笑着。
他喜欢看沈巍笑,平日让他次次心弦荡漾的笑容在今天竟是觉得无比的难看。

“没救活什么?”

他蹲下身,看着沈巍手底下那一团烂泥,想不明白。



“桃树种子。”


“。。。。。。。”

“你是不是傻!!啊?一颗破种子你在这儿守半天,你是不是没看见儿这雨有多大!!”

“都快把龙城淹了!!”



赵云澜这暴脾气又上来了,在这偌大的雨声中拼命的吼着,而沈巍还是一声不吭,赵云澜就像是一个沙包大的拳头打在了一堵棉花墙上,用了多大的劲儿都能被接受的无声无息,不痛不痒。



他直接把伞扔给了沈巍,自己踩着水坑气呼呼的就要走。



“关于昆仑。”
“我以后会告诉你他是谁。”

沈巍沙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让赵云澜停了步子转了身去。

那一幕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心就是在被扎的生疼。他从没见过的沈巍绝望的站在不远处,已经被水糊了的眼镜被摘了下来,露出里面那双红着血丝充满苦楚的大眼睛,又是在努力的笑着。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你一颗心在我这存了上万年了,”

“我有好好护着的,但你若是现在想收回去,我便还给你。”


“它依旧如刚开始般鲜活炙热,二斤上秤不多不少。”沈巍说的极其洒脱,但眼里的神情却直接让人心碎。



赵云澜不懂沈巍在说什么,但他又好像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连绵不绝的高山映入眼前,他坐一处山崖上,将天地一切尽收眼底,旁边俯着一个小小的少年郎,看不清脸,只有眼睛里一片清澈光芒。



他是不是很久以前对一个人说过什么十分重要的话?



“哎呦,这都存了上万年了,拿回去得不少利息吧。”想不起来的赵云澜直接顺着沈巍的话往下说,细节什么的他不愿深究,他现在只想把人捞回家。



沈巍沉默了。。。



赵云澜看着他居然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对沈巍死心眼的认知又上了一层高度。


“我的命轻贱的很,这些年来孑然一身,来去赤条。”

“原本还有个弟弟,如今也没了。”


“就剩一把斩魂刀和一身破黑袍。”


“想来也是不够付给你的。。。”


沈巍缓缓的说道。

赵云澜一时间不知道拿什么话来回。



“那不如?再加上你自己。”



沈巍瞪大的眼睛,里面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你还要我啊?”

看这可怜的样子,就像个被妈妈丢掉的孩子,看的赵云澜心里就像放了一块棉花糖,暖化了变的又粘又甜。

“干嘛不要?”

“我还倒贴一个赵云澜给你”


“怎么样?”

“要不要?”



“要。”

沈巍顿了顿。。。。

“那…那你的那颗真心…可以继续放在我这儿吗?”


沈巍嘴笨的很,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这句唯一勉强称得上是情话的话,让赵云澜觉得这可真是从心窝窝里头想要说的好好的话。



“本来就是你的,给回我我还不要了。”

赵云澜摆摆手。


这场雨来的突然,也去的也快,居然在一场大雨后还有几缕金色的霞光从云后面跑出来了。

沈巍站在几柱光芒里,笑的开心。



傻子。



“回去了啊,浑身湿漉漉的,烦死了。”

“好。”

两人并肩,沈巍手里还拿着一把黑伞,正直的不行。

赵云澜直接一把把人揽进怀里,还不小心撒了几滴袖子里的水在人脸上。

“回家我们先洗个澡,然后再吃饭啊。”

“要不然今天就吃饺子吧!我和你一块儿包啊?。”

“你会?”

“实在不行就把特调处那群人叫来,人多力量大嘛!!”

“好。”


“那就说好了啊,我回去就给汪徵他们打电话。”


“嗯。”



漫上来的水消了下去,冲刷了泥土,露出新叶。

被风吹的摇曳的小芽儿,还在好好的立着。



END


评论(30)

热度(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