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先婚?后爱?)(8)

总目录


焚情

1  2  3  4  5  6  7



这章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流水账文笔吧。。。


8


“赵处!”郭长城满手是血在抢救室门前,看着那亮起来的红色灯,急的团团转。



该死,他要是知道赵处现在的情况他是拼了命也要好好保护赵处。



想着刚刚赵处明明都这么疼还要忍着开车到医院,明明血越流越流多,却还要笑着让自己放心的样子,让小郭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



“我对不起你啊,赵处!!啊!!”



他就在门口呜哇呜哇的哭着,脸上被擦上了血,又哭的凄厉,路过的人都被这场面吓到了,都跑过来安慰他,同情这个这么年轻家里就出变故的孩子。



“死小子哭什么!!!”

“赵云澜还没死呢!!!”



赵云澜?



郭长城拨开人群看到了眼里全是鄙视的黑猫和一脸苍白盯着抢救室的沈巍。



“副处!!!怎么办啊!!”

小郭这一刻终于见到了亲人连忙扑过去想搂着大庆,却被大庆嫌弃的甩开了。

“啊!沈教授!!”
这个不行可以扑另一个,受到惊吓的小郭现在已经脑子全无了,就想着要抱着个人哭。


没想到沈巍看也不看他,匆忙的往前走去。



“沈教授?那是抢救室你不能。。。”

话还没说完,抬眼看人已经不见了。

“他们???怎么不动了!!!”

郭长城不仅没有看到沈巍,反而发现之前还在七嘴八舌说话的病人全部都安静了,一动不动的就像静止了一样,只有大庆还在淡定的趴在医院椅子上舔毛。

“副处!!”吓的又苦着脸要哭,却被黑猫一个肉爪拍了嘴。



大庆本就胖,那一掌也没有留力,打的郭长城呲牙咧嘴的,牙床都红了一片。



“别对着我哭啊!”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不会又来一个地星人吧。”



“是啊。”大庆依旧淡定舔毛。



“啊!!那…怎么办!!我们…要保护赵处啊!!”说着就抖着手慌忙要拿出包里的电击棒,但却不知道敌人在哪儿。

大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感叹着赵云澜真是不容易,这孩子是不是智力没有被开发?还是眼睛确实有点瞎???

“刚刚和我一起来的就是啊!!你没发现他不见了!!”

“啊??沈老师?”郭长城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叫什么沈老师,这里面的可是地星的头头!!”

“什么头头?”小郭还是一脸困惑。

“地星的头头还能有谁???!你不是前几天才看见他吗?!!”



。。。。。。

“黑。。。黑袍使!!”小郭吓的嘴里都能塞进一捆炮仗了,说话都不利索!!

“叫黑袍大人!!”大庆又给了郭长城一个肉掌,这次是他脸上唯一干净的那块儿地,有三条爪痕。

“你…你是说沈…沈教授就是…!!”

“对!没错!是他!就是他!!啧啧。。看你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大庆嘲笑郭长城的样子就好像刚刚被沈巍的瞬移吓的呆滞到口水都流下来的蠢猫不是他一样。。。



“我…我的天呐!!”



“你有这功夫在这给我看蠢样子,还不如识相点儿去清理干净老赵的宝贝车,那一车的血,我看着都吓了一跳,就别说是沈巍了!”

“都怪我,要不是我随便乱说话,赵处也不会出事。”郭长城哭丧的脸就一直都没换下去,本来五官长的就不是很立体,再揪成一块儿,就和揉成一坨的干面团一样,又皱又丑!

“我就猜到是你这个现世报又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不然赵云澜这个老狐狸还能把自己搞成这样?”

“行了,别哭了!!趁黑袍大人还没出来,你还是乖乖的去把车洗了,想着讨好一下老赵吧!”


“那赵处?!”郭长城担心的看着抢救室的门,但又实在是怕沈巍出来会怪罪他什么,就扭捏在那儿走也不是,不走又不是。



“这儿有黑袍大人你还担心什么,赶紧去!!”

”对了,沈教授是黑袍大人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听到没?“

”为什。。。“

”敢问为什么我就拍死你信不信!!“



“哦…好。那副处我就先去洗车了。。赵处他…”

“赶紧去!!”

大庆气的毛都炸了,墨绿的眼睛里全是不耐烦,身为一个男人,胆子小也就算了,这性子怎么还和娘儿们一样磨磨蹭蹭的!!

“是…是!”

郭长城磕磕巴巴的跑走了,只有大庆一个人窝在椅子上,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急救室的门,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有黑袍大人在,肯定会没事的。。。



沈巍一进去,重重的血腥味熏的他眼都红了。



赵云澜。



他粗鲁的推开围在手术台边上的医生,自己扑了过去,想也没想的就拿起放在托盘里带血的手术刀,在自己手臂上重重的划了下去。那一瞬间,鲜红的血迹喷射出来,成了一条线溅在两人的脸上。



“赵云澜。”

“听话。”

“喝进去。”


已经昏迷的赵云澜意识稍微恢复了点,他口中灌满了腥甜无比的液体,入喉呛的恶心。可那声音就好像有一种魔力在作祟,驱使他不受控制的往下咽。

随着血液的摄入越来越多,赵云苍白的脸色也在逐渐转好,反观沈巍,脸上唯一的血色,就是刚刚喷上去的自己的血迹,横在眼镜和鼻梁上。



如此大量的消耗精血,即便是沈巍也扛不住它带来的后果。



赵云澜因着这血,麻药的效果在逐渐退去,他肚子如被生撕一般疼痛,下体一点也动不了,还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往下走。

眼睛露出一条小缝,朦胧之间看到了沈巍,赵云澜一下就明白了。他拼命的想别过头去,闭紧了牙口,却被对方将脸掰了回来,放在他嘴边的手被柔软的唇瓣取代了。

对方的舌尖撬开了他的牙齿,将源源不断的血液给他渡过去。



赵云澜现在动不了,肚子疼的他快要疯掉了,却还有心情在心里吐槽着沈巍唯一一次的主动居然是为了这种事,还是在这种环境下。



赵云澜拒绝不能,只能接受。



时间在过去,沈巍也不知道给了他多少血,反正赵云澜能感觉对方攥着他的手越来越无力了。

他的身体在恢复,但是下腹的坠痛感却一点也没有减少,赵云澜闭上了被手术灯刺的生疼的眼睛,心里涌出了绝望与不甘淹没了他整个胸腔,五脏六腑都难以呼吸。


扎着针管的手用了可以用上的最大的力量,赵云澜推开了侧在他边上的沈巍。



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沈巍也没法再强制赵云澜再做什么了,况且。

看着赵云澜已经变好的脸色,沈巍觉得现在也够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沈巍擦拭着赵云澜嘴边因喂血而流下来的血迹,关心的问道。

赵云澜没有回答他,只是睁着半眼看着他。许久了才用沙哑无比的嗓子缓缓的说了话。

赵云澜说的极其小声,但沈巍还是听到了。



他说:


沈巍。

你救救他。

求你。




沈巍一下被酸红的眼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赵云澜,被疼的大汗淋漓,身下全是未干涸的血,嘴边还留着未擦尽的红色。他的心就和被人抓在掌心里掐着一般的疼,他恨不得绑在边上护着的人,怎么就一下就成了这样。



这样的赵云澜,若是在此时要求了什么事情,沈巍就是要把命付上,他也会做到的。



他说:

好。


tbc







评论(67)

热度(1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