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先婚?后爱?)(9)

总目录

焚情【ABO】【先婚??后爱??】

1  2  3  4  5  6  7  8

我这日更也是很不容易好伐,明明孩子大人都没事儿啊!!要救沈巍的姐妹儿们还是在后面的文里救救吧。😘【比心爱你们】

焚情

9

赵云澜已经走过了人生的二十多年,他从未觉得自己omega的身份与他人的有什么不同。

直到这一刻,隐隐作痛的小腹散着温暖的热度,赵云澜有些畏惧的摸向那里。平坦如初,什么也感觉不到。

但依旧不能否认那里就有一个未成形的生命孕育其中,十几个小时前他还因为这个小胚胎差点把命丢了。

唉,他堂堂镇魂令主,龙城交际圈的扛把子,真的要离开那些喝酒蹦迪的性感热辣小年轻们从此与推着婴儿车的妈妈桑们大清早的在公园聊着自己孩子喝的奶粉牌子啦??!

人间悲剧啊!没想到他老爹前几天刚放的话这么快就变成现实了!!赵心慈你可真是我亲爹!!

赵云澜心里生出无尽的苍凉,全忘了前几个小时躺在手术台上要死要活求沈巍救孩子的人是他自己!!


他不喜欢孩子,却也不至于太讨厌。

他还记得在他读初中时候的一年暑假,隔壁邻居王二婶的媳妇儿生了个小娃娃,卧槽好家伙像个消防车的警笛一样没日没夜的在叫,吵的赵云澜不得安生,连打游戏都不在状态,有好几次都被这孩子哇的一声哭吓的手抖一不小心把队员给炸死了!!

偏偏他母亲还喜欢把别人家的小孩偷到家里来玩。

那一段时间,赵云澜仿佛置身地狱,大大小小的鬼都凑他耳根呜哇呜哇的嚎,还是带3D循环效果的那种,音质特别好!!

后来只会哭闹的小娃娃大了点,开始跟在他屁股后头转奶奶的叫大哥哥时,赵云澜这才发掘出一个小屁孩儿的优点,至少说啥听啥,打游戏都不用自己倒水的。

之后他就离了家,这个孩子听说在他走了之后还哭的挺厉害的,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赵云澜想着便入了神,连沈巍进来了也没注意到。

房间里开着窗,有大把大把的阳光撒进来,赵云澜就在那光里,发着亮,眉眼柔和,周边温暖
沈巍看着这景就像一副用毛笔轻轻勾画一样水墨画一样,在洁白的宣纸上点上一笔,就能温柔的蔓延,寥寥几笔洒脱就成了一幅图。

他不舍去破坏这个画面,心里又无比的庆幸那时决定用一半的力量去换回了这个孩子,原本来说,这个孩子,实在不在他的计划里。哦,对了,沈巍的计划里只有赵云澜一个人。

一个alpha标记了一个正在发情期omega,是很容易中标的。可沈巍当时想的是,赵云澜注射了抑制剂这么多年了,按照科学理论,应该很难受孕了,但是他忽视了自己优秀的技术和强大的小巍巍,嗯,一击就中!百发百中!弹无虚发!确实优秀!

海星和地星的能量相斥.

而沈巍还是地星最强大黑能量的拥有者,所以,这个孩子必定是个变数。它留下来了,就是在赵云澜身体里留了一个定时炸弹,没有人知道他的威力如何,也不知道今后会带来什么样后果。但赵云澜想留下,所以沈巍便消耗了自己一半的力量来稳定这个孩子,护不到足月的安稳,但是提前两三个月也是勉强可以。

“呦呵,你来了。”赵云澜在自己童年回忆中回来的时候就见着沈巍提着保温盒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发呆。这怎么了?难道是阳光下我的盛世美颜把他看呆了??

“噢是,我做了些粥你要不要吃点。”沈巍猛然回神,连忙走上前去说着就要将盒里的粥取出来,一只扎着针管的手按住了他。

“怎么了?你还不饿啊?”

“你上来睡会儿吧,我自己吃就好。”

“不用,我不累。”

“啧,你看看你那脸色啊,比我还像病人!”

“让你休息你就休息!不然我就不吃饭了啊!”赵云澜见沈巍还想说什么,立马放出威胁来堵他的话,不仅脸色白的像鬼了,还有这眼圈里面也都是红血丝,赵云澜不用想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在这守了一晚上,刚刚才回去煮粥的。

沈巍看赵云澜瞪着两只不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这里面都是不能商量的坚决,知道再坚持什么也没什么用,再说他其实知道赵云澜的身体现在也没什么问题了,还在医院待着也只是多一分保险和给他人做个样子。毕竟几个小时前还半死不活的人现在就已经生龙活虎了怎么着也是令人不敢相信的。

赵云澜的醒来放松了沈巍一直紧绷的神经,体内气血的亏空带来的虚弱和疲惫在这一刻全都涌了上来,沈巍真的连再起身的力气都没有,直接俯在床边睡着了。

赵云澜惊讶的看着几乎秒睡的沈巍,这心里头真是又心疼又哭笑不得。。。

得,他还得把人搬上床!

赵云澜把饭盒放好,直接拔了手背上已经快见底的输液管,小心的从床上下来移到沈巍身后。

他抬了对方一个胳膊放到颈后,想以一个十分男人的公主抱的姿势把人抱到床上,就像影视剧里那个霸道皇帝抱美人下浴的那种。可试了几次。。发现根本就抱不起来,他还怕把沈巍摔了。。。

沈巍这个人,看起来瘦弱可身上的每一块肉都是精精练练的肌肉,半点儿都不注水的。

嗯,都是因为他一天没吃饭了,再加上肚子有点疼所以才抱不动的,和他的力气没有关系,也不是他太弱了!对,就是这样。

赵云澜退而求其次的把人搀着到了床上,给人脱了鞋和袜,宽了衣解了带,盖了被摸了头。

床上的人睡的乖巧深沉,赵云澜这么大动静都没弄醒。其实仔细想想,要不是这是在医院里影响不好,他就可以直接办事了!!!

呵,不得不说,我们的赵处长在想要扑到沈巍的事上真是特别的坚持,已经忘了自己已经被人家标记了还怀了人家的孩子这个事实了。

赵云澜为了不吵到沈巍休息,拿了粥和电话,又从沈巍脱下来的衣服里摸了摸,果然摸出了一颗葡萄味的棒棒糖,这是他昨天早上顺手放进去,沈巍没来得及换衣服,所以它还在。

拿着这些东西,走到了阳台,他三两下的吸完了粥,又拆了糖往嘴里一塞,手里撮着锡做的糖纸,一边打着电话。

“喂,死猫。”

“放心!我活着呢。”
“沈巍?沈巍也活着呢!”

“你没把我的事儿在处里说吧?”

“没有?我就说怎么老子住院都没一个人来探望一下的,,就算其他人没良心,这小郭和祝红也得来啊!”

“不是,没说好!继续瞒着啊!这事儿说出来确实有点丢脸!!”

“。。。。。你tm的才腰肌劳损!你编理由不会编个好听的吗!!说我感冒了也行啊!!”

“行了行了,你也别废话了,我有点事要让你们去查!”

“关于张静静他们这几起案子,你让林静给我找出所有他们就医医院的资料和负责接触他们的人,拟好名单给我发过来!”

“为什么?你傻啊!张静静老公说,他妻子怀孕这事儿从没向别人提起过,你也知道这前几个月可还啥也看不出啊,那凶手是怎么知道她怀孕了呢?”讲到这,赵云澜下意识的往自己肚子那儿看了看,又继续说道。

“那他们自己又是怎么确定怀孕的呢?”

“笨!!去医院做产检呐!,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这其中交错的人和事,一定会有一个相同的点,这就是突破口。”

“其他没什么事了,你就再让我腰肌劳损一会儿吧!”

“小郭还在给我洗车?”

“那就让他继续洗呗!洗完了赶紧去给我考驾照!”

挂了电话的赵云澜,嘴里搅着糖,晒着太阳,背靠着阳台围杆隔着玻璃门看着睡着的沈巍。

现在阳光正好,微风和煦,美人在床,眉眼如画。

赵云澜不愿意去多想昨天沈巍为什么不愿意救孩子这件事情来打扰他现在的好心情。

他这个人待人处事大条爽快,很少有能让他陷入纠结与烦恼的人和事。现在有了一个凡事都喜欢往心里压又生性谨慎敏感的沈巍,赵云澜不得不开始抽出心力来好好将人护着,生怕自己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就让自己宝贝心里不开心了。

可就算是这样的赵云澜还是赵云澜,就算明天天要塌下来了,他今天晚上也能喝酒撸串,穿着大拖鞋和人笑侃人生趣事。

就这点上他与沈巍可谓是两个极端。

沈巍心里有事儿不愿意说,他就不问,至于孩子这件事,反正现在都已经保住了,他也不想去搞沈巍那套什么未雨绸缪的想法,现在好好的不就行了吗,未来怎样管他呢!

凭着这没心没肺的想法,赵云澜穿着一身儿病号服,也没给睡觉的沈巍留个字条儿啥的,自个儿就像个老大爷遛弯儿一样,边做着广播体操就开始在医院里晃悠去了,也没想过要是沈巍醒了没见着他得会有多着急。

tbc




评论(15)

热度(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