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面面的四连发】长段子(带小孩系列)(醉酒梗+生病梗)

这是属于面面的长段子!!还剩两个梗你们继续挑呐!!你相信我这篇真的超可爱呐!!

小段子本体:面面今天喝醉啦面面今天生病了

看文前最好看下小段子!!

(小可爱们注意了一定要点进评论区里的链接呐,里面有完整对话,图只是截取片段而已啊!!


挑梗楼在这里。面面迷路要哥哥

总目录



前言:(可不看)

大战过后,一切都重回平静,地星和海星之间建立了一道屏障,从此成了两个世界。

存在万年之久的镇魂令被撕毁后,地君殿同海星鉴签定了新的镇魂令。在新条约中,地星人若想要越过屏障到达海星,必须在镇魂令上签署名字,得到镇魂令主的通行令方可进入海星。

凡是名字上了镇魂令的人,自身所带的异能将会受限,并且随时听从镇魂令主的调遣,不得反抗。名字随着地星人离开海星后而自主消失,除此之外,无任何去除名字的方法。

以上。




1-【哼唧唧醉酒梗】

冬季的夜来的很快,赵云澜写完报告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黑沉沉的一片看的人有点闷。

接近年末,特调处那帮人真是越发的懒散了。一个总结报告他催了几天了还没交上来,这一分钟磨一个字儿这几天也能磨出来了,还美名其曰要冬眠。气的他今天直接自己过来把它写完了,还扣了祝红不少的年终奖金。


赵云澜不太想这么早回去,习惯了一回家里就有温暖的灯光和饭香,现在就有点讨厌满室的黑暗与寂冷了。

快到年末了,他那爱岗敬业的沈老师在学校忙的不得了,满心满念的都是那群学生,连地星的重大会议都还是让夜尊代着去的。


论一个双生弟弟的各种功能用处。


特调处离龙城大学近的很,赵云澜抬起头就能看见那灯火通明的大建筑,在滚圆的月亮下立着还真有点哈利波特小说里魔法学院的意思。

现在是龙城时间7点15分,离沈巍下课还有1个小时,赵云澜想在附近晃晃,然后接沈巍一起回家。冬日的寒风在耳边呼呼的吹着,赵云澜裹紧了自己的小皮衣,往特调处对面那片灯红酒绿走去。



周围噪杂无比,拼酒声儿,小贩的吆喝声和着店门前的喇叭声此起彼伏,鼻尖冲上来无比浓郁的酒味和烧烤气熏的他有点反胃,但又无比怀念着这种久违的感觉。

自从他和沈巍在一起后,已经很久没有来这种地方了。

想当初啊,他在这片地界儿可是混的风生水起,和谁都能打声照呼,来杯伏特加。这酒瓶上手,从街头喝到街尾,没有一夜撂不下来,你再看看现在,时间才不到一年,他赵云澜就风流不在了。。。这人生啊,就是这样。

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就像往日的赵云澜从没想过他会在不到30岁的年纪里心甘情愿的为了一个人不沾烟酒花色,为他生儿育女。

他还在这错乱的小巷里游荡着消磨时间悲春伤秋呢,一个转角就看见远处马路牙子上团着一颗白色汤圆在那一晃一晃的。




呦,这是谁家的小孩喝醉了在这蹲着呢?

再走近一看,卧槽,好像是我家的!!




“夜尊?”赵云澜大长腿跨了几步就来到了汤圆跟前,汤圆听到名字哼唧了几声,连头都没抬起来,又继续摇着。

“喝醉啦?”赵云澜看着小孩这可爱样儿,连语气都变的宠了起来,他有点困难的坐在了夜尊旁边,用大手撸了把那头顺滑的白发。

“唔,你干嘛!”夜尊虽然喝的迷迷糊糊的,但还是很讨厌别人摸他的头。两只手伸出来想打开放在他头上的手,可拍了好几次都没拍对地方,还把自己给拍疼了。



“我的头只有哥哥才能摸!你…你不许摸!!”打不着就只能生气的骂惹,但这喝醉了连吼人都是奶里奶气的。就这张长的和沈巍一样的脸,正眯着眼睛,双颊通红的看着人,还时不时哼哼几声,可真是把赵云澜稀罕死了。

他一直觉得沈巍这个人实在是老干部的很,烟酒不沾也没半点情趣,赵云澜逗着都没什么成就感。

幸亏这还有个长的同一张脸的夜尊,供他平静生活中尽情的蹂躏,不然啊,他这没有通宵打游戏和美酒生活就要无聊死了。


“来,叫爸爸。”赵云澜抓了一把头发绕在手心,还空出一只手在挠着夜尊的下巴,软软的,粘了点酒所以还有点滑滑的。嗯,这娴熟的手法一看就是个有猫的人生赢家。

“不叫!!我要告诉我哥哥你欺负我!”说着就别开头从兜里摸出一个手机,在上面按着什么。



“我告诉你啊,我哥哥可厉害了,没人能打的过他。唔…不对,我也很厉害的,我可是曾经要毁灭世界的人…对,所以我比我哥哥厉害……我最厉害了,可是哥哥在我心里是最厉害的怎么办?。。那还是哥哥最厉害吧。。毕竟我最喜欢哥哥了。。。。”



赵云澜就看着他在手机敲敲打打,嘴里嘟嘟囔囔的也听不清在说什么,这还时不时抬起头来幽幽的看自己几眼,让赵云澜有点莫名其妙了。他凑过去瞄了一眼,是沈巍的对话框。

干嘛?就算你打了小报告,你哥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况且你这还找得到哥哥的名字那说明也不是醉得太狠,哄着自己走回家应该还是做的到。



北风呼呼啦啦的吹,这么冷的天,赵云澜也不知道夜尊在这里坐了多久,反正他看着那手和鼻子都已经冻红了。



“哎,你乖乖在这坐着,我去买点东西。”他也没指望在和哥哥聊天的夜尊会理他,嘱咐了一句就进了后边儿的超市,再出来时,手里已经拿了一大杯温温的鲜牛奶。

他坐在那儿瓷砖地上确实是有点凉,不舒服,而且还硌的屁股蛋子疼。于是他换了姿势,半蹲在夜尊前边,把吸管插进牛奶里递给他。

小醉鬼看着放到手里的牛奶还愣了一会儿,明白过来是可以喝的东西后,就把手机丢给了赵云澜,自己用两只手捧着低着头在那认真的吸奶。

赵云澜看着用一杯奶就换过来的手机,心里已经决定再也不允许夜尊在外面喝酒了。。。照这么迷糊的换下去。。赚再多钱也得败光喽。

这手机还是赵云澜给买的,三星最新款的旷野灰,七千多块呢,他自己用的都没这么贵,就这么被一瓶奶换过来了,,,他心痛!


“要是哪一天你哥的工资不够你花了,我就把你给卖掉。”赵云澜捏了把夜尊鼓着腮帮子包着牛奶的脸,拿着手机站起了身。


手机还停留在与沈巍对话的页面,对方正好最后一条消息是提到自己的。哦,认得人就好,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夜尊被人骗手机了。

他回了沈巍的消息又往上翻了翻在看到记录的时候头上降下了两道黑线。。。类似于这样的【-_-||】



谁是芒果!!啊!!这小孩果然还是不认得人啊!!!气的赵云澜就想去给那小鬼头上一个爆栗,可回头一看。。。他有点想去后边超市再给夜尊买个奶瓶的冲动。



这小孩。。。居然在玩吐奶。。对着吸管咕噜咕噜的吹气,还有点奶返到脸上了,嘴边白花花黏哒哒的几个小点儿,蹭了蹭把衣领都弄湿了,他还玩的挺高兴的。。。

其实。。要是换上奶瓶,效果会更佳!赵云澜把目光看向超市。。。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了,,,这样子。。啧。。有点丢人了。。。还是要给夜尊留点面子的。。。。。。



哎?家里沈巍是不是备了几个奶瓶给没出生的孩子啊。。。!!?




“咳咳,那个夜尊呐,我们去找哥哥好不好啊?”

“哥哥。( ’ - ’ * )。”



你看看,就算喝醉了,这属性也没变。



“来,起来,我们去找哥哥一起回家了!”

夜尊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伸过来的手,想了一下才牵住了。

“去找哥哥!٩(ˊvˋ*)و”

“对对对,和爸爸一起去找哥哥哟。”赵云澜一个使劲儿把人拉了起来,这力度太大还把自己绊了个踉跄,这拉着的夜尊本来就喝醉了更是站不稳了,直接一个挺身砸在了他身上。

“哎约喂,你可悠着点儿,不然我俩都得躺在这大街上等你哥来收尸!!”


“哥哥。 (´・ᆺ・`)”


“我们走啦。”赵云澜拍着夜尊的背,把牵着的手换成拉着头发,还在上面蹭了蹭手上刚刚弄到的牛奶。

啧。。这奶洒在手上现在都变的黏哒哒的了,一回去就要抓着他洗手,不然这被子上全抹上奶味儿了!

“冲鸭!(*/ω\*)”




“夜尊,那是电线杆不是你哥哥。”

“啧,那个发光的球是灯不是月亮!!”

“你怎么还要喝奶,刚刚不是灌了一大杯吗!”

“你能不能给我走个直线!!”



最后赵云澜从抓后面的头发改成揪前面的须须,比起在大街上他这样丢人现眼大呼小叫的管着人。。不如牵着走来得痛快直接些。


2-【惨兮兮生病梗】

赵云澜现在相当于无业游民,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整天在家里过着米虫一般的生活。起先他觉得这样虚度时光这心里还有点罪恶感,到后来被宠的舒服了就直接放弃挣扎了。

就算老子成一条咸鱼了,这肚子里那也还有珍贵的鱼子酱呢。别慌!都是小事儿!



赵云澜就这样催眠自己。。在家里开始养起膘了。



这是一个很平常一样的清晨,除去卫生间里那惨绝人寰的呕吐声,那并不是赵云澜在孕吐。。他本人正在沙发上瘫着吃酸橘子看脑残综艺呢。

是夜尊。。。昨晚喝多了今天早上迟来的醉酒反应。有人看着就想问了,这声儿听着这么可怜为什么赵云澜不去看看?不是当嫂子的不心疼小叔子。?而是他去看了差点儿没跟着一起吐,这特殊时期嘛,是可以理解的。

随着抽水声的结束,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接下来就是一阵虚浮的脚步声,赵云澜“早餐在桌上,牛奶在微波炉里”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咚!”的一声重物落地,连带着脚下的地板都震了。

他愣了一下,僵直的转过头去看,这嘴里还叼着一瓣儿橘子。只见一个白白的东西像只壁虎一样扒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夜尊?”赵云澜叫了没反应。

不会是睡着了吧??他放下手里还剩的半只橘子放下,走过去扶人。



这一触手就是不正常的高温,再看看人,这脸色都红的像只猴了,额头上还擦破了点皮是刚刚摔的。


哦哟,发高烧了啊,肯定是昨天晚上在外面吹风冻的。



“你哥都和你说过了要你这天气多穿点衣服别老是一身单袍子往外跑你就是不听!”
“你看看,现在感冒了吧!!”赵云澜一边啰嗦一边把人搀进房间。给脱了鞋子,盖上被子,拿了几片退烧贴和药进来了。



“起来吃药。”赵云澜推了推夜尊,倒好了温水拿在手上。

夜尊被烧糊涂了,迷迷瞪瞪就坐了起来,赵云澜喂他什么,他就吃什么,吃完了又乖乖的溜回被子里躺尸体。

赵云澜看了眼时间,算好了什么时候过来换张退烧贴就去客厅了。

在十几分钟内,赵云澜已经往房间方向看了好几眼了,这电视里放的综艺他是一点儿也没看进去。要是这烧一点都退不了怎么办?这地星人生病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海星的医院能治吗?

他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从客厅抽屉里拿了支温度计进去了,赵云澜把人从被子里刨出来,探了探额头却发现根本就没降下去一点儿热度,反而还升高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来,张嘴。”他把温度计放进夜尊嘴里,又给他换了一张新的退烧贴。



“咳!咳!”本来就只是高烧的人突然开始咳嗽起来,有好几次都没喘上气,把脸色都憋青了,这可把赵云澜吓着了。

“!!,这是怎么了!!”赵云澜赶紧拿出温度计,把人扶起来拍着背,顺便看了一眼上面红线在的数值。



好家伙!都39度了。





skr!!【我写累了。。。那啥。。下次继续啊!】

 


评论(13)

热度(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