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面面的四连发:长段子(带小孩系列)【生病梗续写】

总目录

小段子本体:面面今天生病了

哼唧唧的醉酒+惨兮兮的生病【这是上】

面面的四部曲:

龙城大学论坛贴(上课梗)(学生视角)

 

下:

“我说你怎么还没熟呢!!!”

赵云澜皱着眉头开始帮着夜尊脱衣服,一边骂骂咧咧的。

“你…你干嘛!咳咳。”夜尊身体软的像颗旺仔QQ糖,被赵云澜提着对方往哪个方向他就到哪个方向,一点挣脱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由着对方抓着自己把身上的衣服扒的干净。

一只光溜溜的夜尊被赵云澜塞进被子里裹好喽,然后他真的十分可怜的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坨,脸埋在枕头里弱弱的说道“你就会趁我不舒服的时候欺负我,上次在地星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这发出来的嗓音真是比嘎嘎叫的唐老鸭还哑上几个度,赵云澜差点没听清。

“上次在地星你自己干了什么事儿你心里没点儿二三数??还好意思再提!!”赵云澜一手撑着腰,一只手拿着夜尊换下来的衣服。“我去给你煎点儿药。”

“不喝药!”
“啧,那就去医院扎针!”
“我不扎针!”
“那你想要干嘛!把自己烤熟了给我当午餐吗?”赵云澜不耐烦的又拆了一包退烧贴,直接往夜尊脑门上一粘,压根没有管对方的反应。

“咳…你不是老说去医院很贵吗?咳…我在帮你省钱。”夜尊蹭了蹭额头上不舒服的退烧贴,侧过了身去,没有看着赵云澜。

这一句话倒是让赵云澜哭笑不得了,当初有这话是因为沈巍三天两头老是拉他去医院检查,他烦了才随口说的,怎么就被这小子当了真了。

“我要是付不起药费,可以把你当在医院啊,反正你长的这么好看,当个吉祥物也是可以的。”赵云澜坐在床边,用手轻轻摸着小朋友的头,语气里全是笑意。

“……咳。”
“你…你怎么老是想着要把我卖掉啊。”小朋友有点儿鼻塞,再加上这奶奶的小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撒娇。

“你值钱呐!干嘛不卖!!”

叮咚~赵云澜这个专门为夜尊觉醒的坏叔叔属性又上线啦。

“唔。”被子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当赵云澜以为夜尊可能不想理他的时候,手底下的人居然在开始发抖了,接着就是一阵呜咽声儿。

赵云澜心里咯噔一下。

糟糕,玩脱了!!!

“夜尊呐~我开玩笑的啊…你别当真呐!”
“哎~我们不喝药不打针了,也不卖你了!你…别哭了。。”赵云澜现在慌的一批,这把人弄哭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啊。

“我要我哥哥!!”
“不是,你哥哥现在还在上课啊,我们等一会儿再找行不行。”
“我要哥哥!”
“……真的只要哥哥??。。”
“我要我哥哥。”
“…”要不是被子里还有吸鼻涕的声儿。。赵云澜都要以为夜尊放了个复读机在那和自己对话。

“我这上哪给你找哥哥去。。要不我给你拿面镜子你照着自己的脸看一会儿??”

被子里又开始不说话了。。紧接着就是一阵痛苦的咳嗽声,然后突然一个头冒了出来,俯在床边一个劲儿的猛咳,还咳出了什么东西。

被吓着的赵云澜:“???”。他凑近一看,这不是他刚刚给喂进去的药片吗???全卡在喉咙里没咽下去!!

完了,这连药都吞不下去了。

“来,喝点水。”赵云澜心疼的帮夜尊顺着气,递了杯水过去。
“哭岔气了?”
“…嗯…”
夜尊两眼红红的,。。用牙咬着杯壁两只手捧着杯子,小口的喝着水。
赵云澜叹了口气又说道:“这回儿我肯定得给你煎药去了,你看你西药又吞不进,总不能就这样耗着等你哥回来吧!”

“…我可以。”
“你可以什么?可以把自己烧傻?!”
“……那你哪来的药可以煎…”夜尊还想最后再挣扎一会儿。
“你哥上次给我治感冒还剩下一些,我去把它煎了。”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哎,你的血可以治感冒吗??”

“……不能。”
“哦,那你再躺会儿我去给你煎药。”夜尊已经被即将到来的中药支配得不愿意说话了,把水喝完就又当鸵鸟窝回被子里去了。

他现在很难受,头是昏的,嗓子干的,喘口气来连胸口都是疼的。平静的时间太久了,他还以为他再也不会生病了。

同为双生子,夜尊身体却比沈巍差得多,小时候喝药看病总是少不得。但从他被封印开始,已经有一万年都未曾生过病了,几乎都要忘了,曾经把他折磨的痛苦不堪的病痛是有多么可怕。

屋外逐渐飘过来了药香,是夜尊熟悉的味道。没一会儿赵云澜就端着一药黑不溜秋的东西进来了。

“赵云澜,你能叫我哥回来吗?”被子里的声音沙沙哑哑的说的极小声,可能他自己也觉得这事儿是不可能的,这就像是喝药前小孩子的一个习惯,必须要提出什么要求才能喝药,不然就觉着要亏大发了。

赵云澜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算着沈巍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他其实出去煎药的时候掐着课间的时间偷偷给沈巍打了个电话,让对方赶紧赶回来,现在因为要换课就有些耽搁了,但应该也不会拖的太迟。

“你把药喝了吧,说不定沈巍就回来了。”
“哦。”夜尊似乎是知道对方是在哄他,也没有拆穿,但也没有起来喝药。

“赵云澜。”
“我每次生病的时候就经常会想,是不是就这样死掉了还比较好。”
“瞎说什么呢!”
“本来就是啊,死掉了就不用会再难受,也不用再喝很苦的药了…也不会老是让哥哥这么担心了…”
“……”面对一个有一万年心理病患者对自我的厌弃赵云澜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开导。。。就只能端着碗快凉的中药,坐在哪儿熬时间,面对这操蛋的安静,赵云澜心里已经召唤沈巍无数次了。。

突然空中出现了一缕黑烟,然后就从里面蹦出个沈巍,赵云澜再一次感叹他和自个儿老婆真是心有灵犀啊。

沈巍看着这场景心里了然,过去接过了赵云澜手里凉了的中药。

“夜尊,起来喝药。”
“唔…哥…我不喝药。”等等,哥哥?
“哥哥!”
本来认为自己已经逃脱喝药的夜尊都已经快要睡着了,听到沈巍的一句话开心的窜了起来。

坐在一边的赵云澜看着这差别待遇心里的落差感别提有多大了。。多么和谐的一家人。。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该有姓名。。他应该出去看会儿综艺,而不是坐在这看什么兄弟情深。。。

“把药喝了。”被沈巍手心捂过了药已经在开始冒热烟了,夜尊端过那碗药,习惯性的撇了把嘴,但还是乖乖喝了下去。

赵云澜的表情无比狰狞,仿佛喝药的人不是夜尊而是他自己。他从兜里拿出了一颗苹果味的硬糖,扔给了夜尊。

“?”两兄弟同时回过头去用同一个表情歪着头看着他,很是疑惑。
“那个啥,去去苦味也好啊。”
“哦。”

这药仿佛就有催眠的功效,折腾一下就把人弄睡了,赵云澜靠在门前看着被拉住不能走动的沈巍心里是一阵叹息。。。

得,今天晚上又要一个人睡了。

END

评论(20)

热度(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