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先婚?后爱?)(有生子)(10)

终于摸出了10.。。。看文愉快!!

总目录

前文戳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焚情

10-

赵云澜就跟个在故宫参观的游客一样,在医院里左看看右瞧瞧,从产科到精神科,内科到肛肠科哪处都没落下。别人来这都是苦不堪言的,就赵云澜这一朵奇葩还在人病人面前挺乐呵,惹来了不少仇视的目光。

就当他的脚快要涉及太平间这个区域的时候,被人给叫住了。

“赵先生,那里可不能随便进去啊。”

赵云澜转过身,十分尴尬的看着对方。

这是一个挺漂亮的女人,黑长直,五官端正,嘴上抹着淡淡的唇彩。身材匀称,腿很白很长,穿着黑色包臀裙和白衬衫,外面套了一件白大褂,身上散发着白雏菊的香水味儿,还混了点抑制剂。

这又是一个女强人类型的omega。

赵云澜眯起了自己的小眼睛,真的是拼了老命的聚神往人那衣服口袋上别着的名牌上面瞅。

“我叫杨慧,是你的主治医生。”
“……”
“那个,真不好意思,我昨天昏迷了不太记得人。”这本来被抓住要进太平间就很尴尬了,不认识别人还被拆穿了就更尴尬了,赵云澜除了摸头笑,还真不知道该做什么带过这段丢脸的时段。

“没事,你的确是第一次见我。”
“这太平间可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不如我们边走边说。”
“额,好。”

“赵先生可真是厉害了,昨天刚还在急救室抢救,今天就能下床乱逛了。而且精神还这么好。”
“嗨,这没什么,我这人皮糙肉厚的不娇贵。不过这主要还是你们这些为人民服务的白衣天使们医术高明啊。”

“可我们昨天并没有做什么,你被送进来的时候,严重大出血,那时我已经准备摘除你腹中3个多月的胎儿了,可是这刀还没下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赵先生你的各项生命指标居然都恢复了,胎儿的情况也跟着安稳了下来。

“我们准备的那些血包医疗器具只好全都换成了葡萄糖。”

“赵先生在我们科可成了神人了。”

”。。。。。“

“额…也许是这阎王爷不想要我,就把我打发上来了,这就是你们常说的,那个,医学的奇迹,对吧?!”赵云澜被杨慧眼镜片里睿智的眼睛盯得很不自在,嘴上连忙打着哈哈想混过去,心里又在吐槽着这沈巍也太卖力了,怎么就没想着要刹个车,给他留下个贫血的毛病也好啊。你看现在这局面多尴尬。

“赵先生真会说笑,也许这还真是个奇迹呢,特别是你肚子里还好好留着的孩子。”

刚刚还和颜悦色谈笑风声的医生突然就变的有些魔怔了,她慢慢的伸出手,向赵云澜的腹部摸去,在快要接近的时候,眼神变的火热了起来。

赵云澜看着不对就一把打开了那只伸过来的手,并顺势护住了肚子。

杨慧在一瞬间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样子,平静的笑着,就好像刚刚那个奇怪的反应不曾有过一样。

“我还有个病人要去接待,就先离开了,晚些时候我会来为你检查的。”

“好,慢走。”

赵云澜看着杨慧离开的背影,心里头若有所思。

这人刚刚的样子很奇怪啊,妇产科医生,也在嫌疑人名单里面吧。

啧,这大庆也是,怎么还没把名单发过来,他这边都有怀疑的人了。

沈巍找到赵云澜的时候,这人还坐在石板凳上和大爷下象棋,见着他来了,就挥了挥手让他过去。

“快快快,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走,这都要输了。”

沈巍一只手把赵云澜从石板凳上提溜了起来。

“你现在不能坐在太凉的地方。”
“那我不坐了,你快帮我赢啊。”

沈巍看了一眼棋盘,动了一个棋子,就把赵云澜从窘迫的局面拉了出来,再落下了几个子儿,那兵就逼到人将跟前了。

这过程不过5分钟,沈巍甚至都没打算要坐下,他看着赢了,就想拉着赵云澜走了,直接拒绝了对面老头邀请他再来一局的请求。

“哎!哎!你慢点儿,疼!”
听到赵云澜喊了疼,沈巍这才停下了要去和人竞走的步子回头询问。

“你那里疼?”

“哪都疼,头疼手疼肚子疼!”说着又要往一边的石椅子走去。这真没说笑,他肚子确实在疼,刚刚沈巍拉着他这架势就像是要去逃命一样,差点儿没跟着跑起来,他现在就想找个地儿好好休息会儿,缓缓。

这人还没走过去,他又被沈巍拉住了。

“都说了你不能坐这种地方,你要是真的不舒服。。。”

“那…那我抱着你。”

“嗯~好啊!让我坐你腿上。”

于是医院花园就有了这么一个画面,一个有着小胡须并且开心的很的人坐在了一个带着眼镜耳尖芭比粉,背绷的僵直的人大腿上,而且还是扒开腿坐的,这动作有些微妙和不可描述,过往的行人都羞红了脸跑开了。

“我们…一定要这样子吗?要不还是回去吧,你现在也不宜吹风。”

“哪来这么多不宜,再说也没风,你看这太阳多好啊。”赵云澜故意把头往后一仰,完完全全的就遮住了沈巍的脸,对方高挺的鼻子和眼镜硌得他后脑勺有点发痒,他还特意的在上面蹭了蹭。

沈巍知趣的把眼睛摘了,由着对方把他当靠椅靠着,鼻尖蹭着赵云澜几撮头发,还带着和他同一钟洗发液的香味,沈巍不自觉的猛吸了几口气。

赵云澜感觉到了沈巍的小动作,轻轻的笑了笑。现在沈巍的心情应该很不错,此刻正是提出那些欠扁要求的最好时机。

“我明天想出院。”
“不行!”
“可我觉得我已经好了,反倒你更需要住院。”

沈巍沉默了一会儿。

“我的力量还要过几天恢复,但身体上没什么大问题。”
“反倒是你,现在你执意要留下这个孩子,就算我用耗费了大半的心血去护着,也还是不能保证对你一点儿伤害都没有。”
“所以你的身体不可能好,今后还会越来越差。赵云澜……这个孩子,你真的确定。。”

“我确定!”
“沈巍。”

赵云澜从沈巍的腿上下来,并没有回头看对方,他心里不好受,这是沈巍第二次要放弃这个孩子,就在两天之内。

“那时我要你救他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所有要承受后果的准备。”

“我不会有事的,所以…沈巍。你就别再不要他了好吗?”


夜色降临,赵云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看天花板入神。

今天下午的那个问题沈巍没答上来,赵云澜看着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是憋的厉害就随便找个理由打发他回家了,再说沈巍这脸色一天了也没见着好转,再不好好休息估计就要休克了。

他其实没指望沈巍能回答他什么,就像沈巍从来没对他说过什么一样。

憋屈!难受!!真不是个事儿!!

手机传来了一声震动把赵云澜从正在自嘲的心境里拉了出来。

是大庆传过来的名单。

三个不相关的人若是找到了相同之处,那么这嫌疑人范围基本就可以锁定了。

比如,去过同一家医院,看过同一个妇产医生等等。


“赵先生,您休息了吗?我想最后再给你检查一下。”

赵云澜慢慢抬起了头,对着外面贴在玻璃窗上那双反着镜面光的眼睛诡异的笑了笑。

“可以,请进。”

“杨医生。”

tbc





评论(23)

热度(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