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带枪出巡(罗浮生×杨修贤)(短/架空/强强)【上】

总目录

离我们生哥C位出道还有3天。



全是私设。吹爆贤哥。沉迷生哥。又是一篇没看剧只看了B站大佬CUT出来的产物。所以只能架空。


OOC预警。


我就是想写点什么来表达我对生哥的爱!!!虽然我只看了一个动图就疯了!!


强强了解一下。

 

来啊,打一架好了。


带枪出巡

【上篇】猜猜看什么时候有下???


 
01
 
衡山路是上海最大的酒吧街,是鉴证夜上海魅力风情的首选之地。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形形色色的热血人在这片地界耗过了美好的青春年华,他们寻找刺激,他们在彩灯下狩猎,他们在唇齿交合中获得人生的快感。 
 
在每一个夜晚拼命嘶喊,才能在上海这个大城市中听到自己一点微弱的声音,就像是真的有在活着。 
 
杨修贤是这片儿地界的常客。他能喝,能玩儿,又长的好看,凌晨夜里一来,那这店今晚就不愁生意了,所以这里每一个能排上号的酒吧老板都和他拜过把子,都是酒肉兄弟。 
 

每天请他来店里喝酒的殷勤劲儿都快比得上伺候这后街的大老板罗浮生了。


 
说到罗浮生这个人,那可是上海衡山路的霸王,高富帅这词儿的模板。 
 
家里有个做大生意的老爹给他做提款机,花钱如流水。飙车,泡妞,喝酒,打架什么没干过,就差吸毒了。他这又是个独子,老爷子不舍得骂也没时间陪就只能拿钱砸。又怕儿子玩脱出事,还专门找了些打手跟着罗浮生,护着他安全。 

这不知情的人一看都以为这人是来收保护费的黑帮头子。


 

这样的两尊大神要是抢同一个女人,那必定要掀起一场腥风暴雨。


 
杨修贤趴在桌上透过还剩下半杯的龙舌兰日出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罗浮生,杯子里面的脸变的鲜红又扭曲,朦朦胧胧的变得迷幻起来。对方俊朗的五官模糊了,经过层层过滤,到达杨修贤瞳孔里的就只剩下那双黑曜曜的狗狗眼了。 
 
他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罗浮生是吧,听过。” 
 
 
罗浮生也跟着笑了。 
 
他紧了紧自己那半截皮手套,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没预料的事儿。他把挡着杨修贤半张脸的酒喝了,完了还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缓缓从口中蹦出了一个字。 
 
 

“奶。”


 

说完就拉着边上一个盘靓条顺的妞儿就要离开。


 
“哎,哥们儿,咱也要讲讲先来后到的规矩吧,这女的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杨修贤这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整个衡山路还没有人敢这样和罗浮生讲话。 
 
“规矩?”罗浮生嗤笑了一声,直接大手一挥揽住了旁边人的细腰,还刻意的往怀里带了带,眼睛里闪烁着名为兴奋的光芒。 
 
“在这儿我就是规矩。” 
 
杨修贤看着放在那细腰上的手,眼睛眯了眯,反手就是一个杯子朝罗浮生脸上扔过去。 
 
意料之中的被接住了。 
 
一直俯在吧台上的人终于起了身,他从凳上跳了下来,直接凑上前去扭过了罗浮生落在别人腰上的手,并在掌心里拽得死死的。 
 
“我们出去。” 
“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规矩。” 
 

“别砸了人老板的店。”


 
02
 
黝黑的房间里传来了无比粗壮的喘息声,罗浮生被人一拳打在了墙上,还没的及擦擦嘴角的血,一个扫堂腿就迎风而来。他一把拽住那条大长腿,用力一拉,前方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还伴着细微的闷哼声。 
 
他抓住对方摔懵的时段,立即欺身向前来到了杨修贤的上方。用膝盖顶住那人难以启齿的地方,把他的手高高架起,攥在手底下牢牢锁住。便缓缓俯身吻住了那咬的死死的唇瓣。 
 
正当他要开始撬开对方的牙关准备往里面夺城略地的时候,杨修贤一个挺身,直接用自己的额头撞了上来,这一撞把罗浮生的牙磕的蹦蹦响,差点没掉了。 
 

他退回墙边捂住嘴,有点怨怪的看着杨修贤。



 
“宝贝儿,不至于吧。让我亲一口都不行吗?” 
 
杨修贤没有答话,而是解开了自己前三颗的衣扣,踩着中筒皮靴慢慢走了过去。 
 
站到罗浮生面前蹲下,眼里全是一片阴翳。 
 

“你怎么不喊酒吧那女的宝贝。”

 
“。。。。” 
“哎呦,我那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你才是我宝贝,我的大宝贝。” 

说着就动身要往人身上扑,被杨修贤一个手指头给按了回去。


 
“今儿让我在上面,就原谅你。” 
“可以啊。”罗浮生笑了。“上床聊。” 
 
他在昏黄的灯光下,一步一步的向大床走去,单手抽出自己裤子上的皮带,随手往远处一扔,昂贵的路易威登logo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罗浮生乖顺的躺在了床上,呈大字摊开,一副令人宰割的模样,这让杨修贤想到了屠板上的猪肉,全是被安排的死死的。 
 
这么听话的罗浮生,让杨修贤有点方。 
 
“来啊,宝贝,上啊。”说着还蹬了蹬两条大长腿,一脸期待。 
 
得,更方了。 
 
罗浮生看着杨修贤的手放在扣子上,却一点儿都没有继续解开的样子,他突然变得急躁了起来。 
 
“宝贝儿,你再这样磨蹭下去,这天都快亮了。” 
 
“机会只有一次,过时不候啊。”话音刚落,脸上就丢过来了一件儿衬衣,上面全是古龙香水和着鸡尾酒的味道,紧接着自己的衣扣也被人一颗颗解开了。 
 

他被衣服蒙着脸,看不到杨修贤现在的表情。对方修长冰凉的手指慢慢划过胸膛,随后就是一阵柔软的触感,带着微微的水汽。


 

罗浮生被打红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坏笑。


 

他的双腿开始用力,把那盈盈一握若无骨的细腰快速夹住了。


 
“你干嘛!!!” 
 
“干你!” 
 
“罗浮生!你居然骗我!!”杨修贤被对方有力的腿部夹得动弹不得,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衣裤被解开,然后双手被按住,身体被翻了个个儿。 
 

安静的空间里,只能听见彼此的喘息 随着指尖的慢慢下滑,忽而触碰到了那一处禁地有着滋滋的水声。


束缚着的“利刃”,悄悄的解放……


 
 
操!!! 
 
老子信了你的邪! 
 
这是又被疼晕过去的杨修贤脑子里最后一个想法。 
 
03
 
杨修贤是被自己手机上的闹钟闹醒的,他现在浑身酸痛无力,连伸出一只爪子出来掀被子都艰难。 
 
他想死在床上。。。可罗浮生给他设得闹铃是不会放过他的。 
 

只要他不起床去按,就会一直叫!而且分贝往上不断叠加,直到他能听着这音乐开始蹦迪为止。


 

啧,他这是造得什么孽。


 
杨修贤像只没吃大脑的僵尸一样,拖拉着两只手,眼神呆滞的走到房门口的挂兜前,翻出自己的手机,按掉。 
 
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1点,不错。比以往晚了2个小时,某人对于昨晚的战况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逼数的。 
 
他揉了揉头发出了房门,却意外的看见盘腿坐在客厅地上,嘴里还叼着颗棒棒糖的罗浮生在打游戏。 
 
“你怎么没走啊。” 
 
罗浮生一般都是干完之后就提裤子走人的,除了微波炉里做好的午饭有提醒着杨修贤不是在做春梦以外,他醒来后是肯定见不着人的。 
 
“你昨晚发了点儿低烧,我不放心。”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罗浮生一边应付着游戏,一边还空出一只眼睛来看杨修贤。 
 
“还好,就是头有点昏。”杨修贤拍了拍自己冰凉的额头,比起头晕,他的胃现在更需要拯救。 
 
“粥在锅里,刚煮得,盛的时候小心烫。” 
 

掀了锅,盛了粥,杨修贤端着碗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罗浮生冒红条的hp值和无比垃圾的操作画面下饭。


 
“哎,宝贝儿你今晚陪我去参加个局呗。” 
“不去!” 
“这么绝情干嘛,你看看我这脸,还有这耳朵,都肿成什么样了,明眼人一看就不是正常的伤。” 
 
“你要是不陪我去,那我不要面子的。”罗浮生的手速玩刀还可以,可一摸这些游戏按键,这手就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一样,玩个人机都能输。 
 
看着屏幕上巨大的K.O界面,他丧气的丢了手柄,直接一脑袋靠在了杨修贤的膝盖上,还在那上面使劲的蹭。 
 
杨修贤没有管腿边的那一坨东西,淡定的把自己的粥喝完,抽了张面纸抹完了嘴,把瓷碗往玻璃桌上重重一敲! 
 
“去,把碗洗了。” 
“我就答应你。” 

 

04

杨修贤真的显少和罗浮生出现在同一个娱乐场合。他们两个当了三年的炮友,却不是彼此的情人。



在生活中互不干涉,也不用为对方守护什么贞操,该怎么high就怎么high 。

 
 
你别看罗浮生浪得很,其实他有洁癖。在酒色风情里片叶不粘,就只栽了杨修贤一个。 
 
而杨修贤可是只要对了胃口就干,活生生的一个情场老司机。 
 
罗浮生知道他的性子,也不阻止他撩小哥哥,清纯少女什么的,只要别玩到床上,只要别在他面前干这种事,其他的随便。 
 

杨修贤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因为一旦和罗浮生的名字扯在一起,谁还敢陪你玩儿。


 
今天这个局是罗浮生家里给他安排的一个商业局,也是老爷子让他儿子多接触名媛小姐的相亲局。 
 
这种场合是罗浮生最讨厌的,按他的话说,那些踩着尖高跟扭着腰凑到他面前的女人还没杨修贤一半辣。 
 
全是在装乖巧,虚伪的很。他还是更喜欢和杨修贤一起开几瓶烈酒下肚,然后发酒疯两个人对骂,骂着骂着就开打,打的开心了就上床的程序。 
 
多简单粗暴啊。 

 

罗浮生上午看杨修贤没什么事后,就出去办事了。一直到晚上要去宴会的时候才给发了个短信要他下楼。

 

杨修贤下来的时候依旧是一件皮夹克里面配了件白T,连裤子都是昨天穿的那条,这让罗浮生有点不解。


“我下午的时候不是让人给你送了一套新西装吗?怎么不穿?”那套手工西装,是他专门让家里的意大利裁缝给杨修贤做的,都是对方喜欢的样式和面料,应该没道理不喜欢啊。


杨修贤给了他一个白眼后自己上了车。


“那套西装的领口太低,脖子上的印儿都遮不住,你要我穿着出去见人?那我不要面子的。”

罗浮生低头一笑,这眼睛里全是得意。

 

“那不正好,向别人宣布一下我的主权,省得你天天在外头给我招蜂引蝶。”

 

“说我招蜂引蝶的人也还真是不要脸,是谁现在要去参加全是莺莺燕燕卓越多姿女人的大型交友会的。”

 

“宝贝儿,是我们俩儿。”

 

TBC

(下篇我要写他们分手!!!)


评论(27)

热度(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