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衍生】带枪出巡(罗浮生×杨修贤)(下)

总目录

觉得自己的文笔太平淡了,写不出想要的感觉!

求推荐各种生贤的粮啊!!我真的超爱生哥!!

带枪出巡(罗浮生×杨修贤)(强强)

 

05

杨修贤是被罗浮生牵着进了会场,就算他一句话不说,也不会有人来招惹他,即便他只是穿了一套不得体的旧衣服,在场的人也不敢怠慢他。


罗浮生一进场,就被人团团围住,牵着杨修贤的手也被人群挤掉了。



杨修贤就在暗处看着,手里端着一杯香槟一饮而尽。


这酒不好喝,苦苦涩涩的犹如他现在的心情。


杨修贤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脑里闪过这些年同罗浮生干过的荒唐事。

他们在崎岖的山路上不要命的飚过车,几百上千万的车被蹭成自行车了连眼不曾眨一下。他们能在游戏厅里玩一天一夜的拳皇,次次都能把罗浮生这个游戏渣渣虐的抱头哀嚎。也能在街头上和别人打群架,然后互相笑着给对方擦着消毒水贴好创口贴。


这些时候,罗浮生就是罗浮生,同杨修贤而言就是在酒吧里和他一样的人,能玩,能闹,能笑。

可现在不是了。


被围在人群中心的人,过眉的刘海微卷,眉眼俊朗,脸上挂着得体又疏远的微笑,在灯光下美好的不真实。


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罗浮生原本的生活离他远着呢。


说实话,他有点累了。


他不想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在这段毫无意义的关系上面了,他也不想每天顶着酸痛的身体醒过来,面对的又是只有他一个人的房间,找个小姐来,抱在怀里都比他罗浮生更有存在感。

因为三年前输了的一场大冒险,他招惹了罗浮生。


这样不清不楚的关系,维系了这么久,也说不清楚是谁束缚了谁?

但是想想也该结束了。


他放下杯子,迈着长腿轻笑着走出了会场,偌大的地方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无所谓。


杨修贤是情场老手,甩人这件事儿,他做的多了。

当罗浮生应付完这些个难缠的女人后,才想起来要找杨修贤。可往大厅里扫了一通也没见着人,正打算打个电话的时候,看见了对方三十分钟前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我回去了,但你也别回来了。
我们结束了。


看着这行没头没尾的字,罗浮生眼神暗了下来。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短信分手。

俗套!


紧接着手机的电话就被他远投进了垃圾桶,刚刚才阴沉的表情被他换上了一副温雅的笑,朝着那群千金小姐走去。


结束就结束,谁还离了谁没法过了。。。


06

事实证明了,罗浮生离了杨修贤还真就没法过了。

他想杨修贤那腰和腿还有那挑衅他的笑想得快疯了。

身边投怀送抱的美女一大堆,还老是不要命拿她们引以为傲的大长腿往他身上蹭。

“蹭什么!你腿痒是吧!!”
罗浮生忽的摔了杯子,把围在他边上的人们都吓了一跳。


这几天这尊大佛心情一直都不太好,回回都在吧台上喝个大醉然后被下人抬回去,第二天晚上又继续喝。

今天有些不看脸色的小女人,见着传说中的罗少爷就想过去勾搭,碰碰运气,万一被看上了呢。


没成想却惹火了这位祖宗,有些只会撩没胆子肛的姑娘都快被吓哭了。

老板怕惹上事,连忙过去散了在罗浮生边上的人跟在他面前赔礼道歉。

“都给我滚!!!”

说着就踢翻了面前的桌子,所有的酒水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他还不嫌解气,抡起旁边一个大酒瓶子就往人吧台上砸,码得整齐的高脚杯就和段多诺米骨牌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倒。看得老板这个心痛啊。


“老何,怎么了?又有谁来闹事儿了?”

罗浮生听到这声音愣了一下,忽的眼睛都红了。


杨修贤拨开人群,挤到了前面。就看见罗浮生背对着他,手里拿着一破瓶子,站在一片儿碎玻璃渣里面。


老板急忙给杨修贤使眼色,让他别再说话了,不然惹恼了罗浮生,那在这衡山路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在我面前出现了。”

“呦,那我得多想不开啊。我还得玩呐。”


这话一落下,罗浮生就像只发了狂的狮子一样,扔了手里的瓶子,扑过去抓起杨修贤的领子就往桌上按。

“听起来你这些天玩的挺开心的啊!”


杨修贤吃痛的皱了下眉,还硬气凑到他耳边轻轻的回道。

“那可不,我都要爽到天上去了”
这句话可算是彻底惹火了罗浮生,让他脑子里名为理智的最后一根线都崩盘了。


所以这些天在意的人只有他吗?!!


他抓起对方的右臂径直把人往前方沙发上扔去,得到了对方一声闷哼。

在他想要俯上继续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手里一股湿腻感还混着铁锈味让他慌了神。


是血。


“你伤哪儿了。”

他过去半跪在杨修贤边上,一边询问着,一边查找着伤口。


终于在右手臂上发现了主要鲜血的涌出地。他立马抱着杨修贤脱了他的外衣,看见已经被血浸湿了的纱布,解开后就是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痕。


“谁干的。”
“不关你的事。”

“我问你谁干的!”
“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罗浮生!!”

“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怎样和你有关系吗?!!”

在场的各位听着这话都惊呆了,特别是平时经常在杨修贤身上揩油的伙计们。


他们脸都青了。。。


“可是。”
罗浮生低下了头,粘着血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嘴唇咬的死死的,落在杨修贤眼里就是有点儿可怜兮兮的样子。


“可是,我也没同意啊。”


07

“罗少,那几个人我们找到了,他们说是因为杨少爷上次和你抢女人,觉得恼火想替你教训一下,才去找了麻烦。”


“您看怎么处置?”

罗浮生坐在病床前两只眼睛熬红了看着因为伤口发炎起了高烧的杨修贤,缓缓的才吐出一句话。



“给我不吃不喝关两天,等我宝贝醒了看他想怎么处置。”

“是。”

待人走后,罗浮生又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床上人那苍白的脸,这才几天没见,连平时有魅力的小胡子都失了光泽。


“愚蠢。”
“打不过你不会跑吗?”


杨修贤醒来的时候,罗浮生正在旁边削苹果,看他醒了立马放了手下的活凑过去询问。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怎么样,就是手有点疼。”


“你活该!”罗浮生撇了撇嘴,趁杨修贤还没得及说下一句话的时候立马给他塞了一块儿苹果。


“你不许说话,你听我说。”

“分手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你也别想和我分手!”

“你要是觉得我哪不好了,我改。”
“但你也不能太过分了啊,你好歹也让我保留一点儿自己的特色吧。”

“你也不用想着要跑,反应你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翻出来,懂?”

“待在我身边没有不好吧,你看看我吧,长得好看,又有钱,虽然有时候脾气是不好,但我也没舍得凶过你啊。”

“你说说看?我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

……

“能让我在上面吗?”

“这不行!!”

……

大猪蹄子。


杨修贤似乎是认命一样,一头闷在枕头里,嘴里嚼着甜苹果笑着。

这小少爷嘚吧嘚吧的还说的没完了。

08

杨修贤出院后,罗浮生就压了一堆黑不溜秋的人跪在他面前,经过他仔细辨认,是上回在巷子里伏击他的人。


“放了吧。”
“啊?”
“他们都已经被我踢得不能人道了,这还被你折腾成这样,再补刀就过份了。”


罗浮生听了还傻了一会儿,随即才悠悠扬起了一个大拇指。


“还是宝贝儿你辣!”

END

评论(52)

热度(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