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龙本人

朋友,一起去吃牛记生煎吧~

脾气很好,随意调戏

请叫我霸王龙٩(ˊvˋ*)و
wb 霸王龙龙龙本人

【巍澜】【ABO】焚情(先婚?后爱?)(11)

总目录


为什么这么久没更呢?因为最近磕上了居老师水仙呐!!


前文戳: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杨慧慢慢走了进来,5厘米的高跟鞋踏在瓷板上发出尖锐的声音,在寂静的医院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赵云澜护着肚子,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挪到枕边,悄悄握住藏在里面的枪,目光如炬的锁着带着笑脸逐渐靠近的杨慧。

“杨医生还真是负责的好医生啊,这么晚了也不忘记照顾病人,等我出院了一定给你送条锦旗。”

“赵处长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说着就面带微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金属听筒戴上。

之前见这位漂亮医生笑,他还感觉心旷神怡的,现在才发现,那人的笑似缝在脸上一样,就像只游乐园里的小丑木偶,笑得僵硬,让瘆得慌。

杨慧笑着靠近,在手即将触及赵云澜的衣领时,就感觉腰间被一硬物抵住了,之后便是子弹上膛的啪嗒声。



“杨医生今天上午不还叫我赵先生吗?怎么现在就是赵处长了?”

“那是我听成医生说的,原来赵先生是特别调查处的处长,你们为龙城那么辛苦尽责,连孩子都顾不上了,我是从心底里佩服你们。”

“行了,别废话了!”赵云澜不耐烦的把眼神暼向那身白大褂的衣兜。“把你口袋里的那管麻醉剂拿出来。”

“明人不说暗话!我怀疑你与龙城三起杀人案件有关,你什么要说的吗?杨慧医生。”赵云澜拨开了手机屏,把上面仅有的一个名字怼在人脸边上,枪口也往前抵了抵。



“赵处长,你可真是鲁莽。”
“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怎么能轻易的就和一个嫌疑犯独处呢?”杨慧低下了头,梳理好的长发掩着面,发出了咯吱咯吱的笑声。

赵云澜听着十分怪异,鼻尖倏然涌进了一股极重的香味惹得他喉部发痒,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不断流失,便立即给了对方一枪。

杨慧吃痛的捂住被击打的位置,踉跄的倒退了几步。



“黑能量枪只对地星人有作用,咳…咳…杨慧,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赵云澜难受的俯在床上,用手扼住喉咙,十分辛苦的呼吸着。


“我没什么好说的,赵处长。但是你以为你自己还能无恙吗?”



赵云澜不知道他吸进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看到在意识远离之前,对方一瘸一拐的拿着冒着水珠的针管走向他的时候,心里只想对沈巍说句果咩那撒,对自己来句哈利路亚。




赵云澜再次苏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皮带绑在了手术台上,周围全是那种大只的玻璃罐子。

他晃了晃头,让自己昏沉的脑子清醒了一些,才发现他被带进了一间人体实验室,周围全是被福尔马林泡得发白的器官,最新鲜的那几个还带着点血,赵云澜看清楚了,那是被摘除的子宫,还有成型的胎儿蜷在里面,隐约露出一只小手还是嫩嫩的眼球。

赵云澜从脚底窜上来一股凉意,随即就是大把大把的恶心感涌上喉部,他使劲歪过头去呕着酸水却被皮带勒着肚子一阵剧痛。

他不敢动了,泄气似的躺了回去,任由黏腻的口水加着胃道里的消化物顺着脸部流向耳边。



早知道就该一开始就通知沈巍,而不是一个人装逼似的想先问出点什么!!!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狗习惯!!!



正在赵云澜懊恼的时候,门开了。

赵云澜的心蹭的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但随着脚步声临近,空气中逐渐清晰的味道,让赵云澜又放下了心。

是沈巍。

脚步声突然变得凌乱了起来,还有点急切,赵云澜以为是沈巍找不着他着急了,就想叫沈巍过来。

但嘴巴动了好一会儿,耳边却听不见任何自己的声音。

赵云澜心里有一个可怕的想法,但又不敢证实,就一直瞪着眼睛直到沈巍终于找了过来。


“赵云澜!”沈巍看到绑在台子上的赵云澜慌忙走了过去,手忙脚乱的帮对方解开了束缚住的皮带。

“你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要不是成医生联系大庆说你不见了,你就要在这地方绑上一夜了!!”

沈巍扶着对方从手术台上下来,又生气又担心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看着赵云澜等着他的回复,却看到对方死死的攥住了他的手,下垂的狗狗眼里全是沮丧。


赵云澜用手指着自己的喉咙,用力的摇了摇头。



“你…”沈巍不敢相信的开了口,眼睛忽的就红了,一句话梗在喉间不敢说出来。

赵云澜看着心疼,就上去抱住了沈巍,伸出了手安抚性的拍着他的背,还在上面用手指划拉着什么。



沈巍知道他在写什么,可是赵云澜越是这样,他就越自责痛心。



如果他今天不回去就好了,如果他能稍微注意一下那个医生就好了,那么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我们先回去吧。”沈巍沙哑的声音破碎的传进赵云澜的耳中,听得他心里全是涩苦。

他现在没法说话,就只能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希望能让对方好受一些。




啧,赵云澜你自己作死也就算了,怎么还连累了沈巍这么伤心!他坐在病床上,看着沈巍怅然若失的连水倒满了都无知无觉,心里已经骂了自己无数次了。

他抓起一边的手机,啪嗒啪嗒的打着字,然后给沈巍看。



“宝贝儿,我有点累了,陪我睡会儿呗。”



沈巍对着手机屏愣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给赵云澜叠枕头。

“好,你先休息,我…我去给你再烧一壶水。”说着就匆忙拿着水壶离开了,也没给赵云澜反应的机会。



喂喂!我本来是要你陪我一起睡的!!!



赵云澜啊了半天也发不出声儿,挫败的摊在床上,裹紧了他的小被子。


这下好了,他生孩子都不用叫唤了。



沈巍的一壶水打得特别慢,赵云澜等着都睡着好一会儿了,他才回来。

回来的沈巍,眼睛红肿无比,衣衫上还沾了不少水,他轻轻放下水壶坐在床边上。

看着赵云澜好一会儿,又别过头。沈巍深吸了口气,手上开始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能量球,刚运作没多久却又泄了下去,随即就是一声闷哼。沈巍用手狠狠抹去自己唇齿间涌出的鲜血,慌忙的看了一眼赵云澜,确认他还在睡觉后,才放心的去洗了自己手背上一大片血迹。



沈巍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口腔中弥漫着浓浓的铁锈味,刚刚擦的时候,还带了一道在嘴边。他摘下眼镜,用水往自己脸上扑了几下,就这样撑在洗手台上想着什么。


他要怎么办,先不说现在他不能说话的,杨慧没有抓到,赵云澜随时会有危险,而他能量又没有恢复。




到底要怎么办。。。

谁能来告诉他。


tbc




评论(25)

热度(799)